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1:56
  养小鬼又称请神童,盛行于泰国、香港等地。众所周知的养鬼之法有:古曼童、镀金婴尸、婴儿干尸、晴天娃娃、佛牌……
  据传闻养小鬼、供奉古曼童可提升自身的运气,能使艺人大红大致、能使赌徒逢赌必赢、能使仕途一路平坦、能使商路一帆风顺。
  经常关注娱乐圈的朋友可能听过一些娱乐圈艺人养小鬼的绯闻,比如说著名的Z姓港星,因为养小鬼让自身运势大涨,没多久便以一部影片红透大江南北。可据传她在养小鬼之前,连三流艺人都算不上。
  再譬如说,家喻户晓的C姓女星,死于非命的原因就与养小鬼有关,听闻是在小鬼面前许了愿,愿望达成时没有按照规定的要求供奉小鬼,惨遭反噬。
  不仅是明星,就连普通人也同样有想要以养小鬼改变自己运势的想法。对此,我只想说这类人只看到了养小鬼可以改变自身运势,却没看到养小鬼招惹来的横祸。
  前不久出现过一则新闻,新闻上说某艺校女大学生因为想要用婴儿干尸制作成小鬼供奉,酿造出虐杀婴儿的惨祸。
  说到这,有很多人或许会表示疑惑:你说的这些都是古曼童、镀金婴尸以及婴儿干尸,那养小鬼和晴天娃娃以及佛牌有什么关联?
  曾经我对这种问题也异常不解,可后来经历过一系列关于此的事后我才明白,晴天娃娃不光只是晴天娃娃,而佛牌也不单只能做到祈祷以及精神寄托的作用。
  你们或许不知道,晴天娃娃与佛牌里面,可能也隐藏着鬼。
  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没有阿赞师傅制作小鬼的本事儿,也没有龙婆为佛牌加持法力的能力。只是一位用着有限的笔力记载着无限故事的写书人。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1:56
  你要问我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我只能保守的回答你,信则有、不信则无。我本是一个无神论者,可在我为了提升写作灵感尝试着请了一个古曼童后我才发现,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东西,是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

  养小鬼的经历,需要从我的上一本灵异故事完结之后说起。
  我本名叫丁一,二十六岁。谋生的工作与别人有些不同,每天蹲在家中利用天马行空的思维,编造出一个又一个子虚乌有的灵异故事便能赚取稿酬,稿费虽然一直不多,但养活我自己还不算问题。
  那段时间我的上一本灵异小说完结,经过再三考虑新的故事最终被我定位与泰国的佛牌与古曼童。现在的灵异小说不比以前,要想有读者,故事的题材就得新颖。泰国的佛牌与古曼童充满了神秘与真实,正是我所追求的新颖内容。
  只不过,我迟迟不肯动笔写下新故事的原因也和古曼童与佛牌太过真实有关系。
  泰国的佛牌与古曼童传承了上千年的时间,就像是国内的佛像,如果不懂装懂的胡乱写,很容易被有心的读者找到弊端,破坏整本书的完美感。
  为此,那段日子我没少搜查有关佛牌与古曼童的资料,可查来查去也都是一些官方的解释,并不适合做参考资料。
  想来想去我一咬牙,准备自己请一尊古曼童供奉,以此来证实有光古曼童与佛牌的传言是否属实。
  打定主意后,我就开始在网上以及朋友圈内发布想要请一尊古曼童或者是佛牌的消息,并且特别标注佛牌只要阴牌,不要正牌。
  泰国的佛牌虽然和国内的观音吊坠差不多,但却有明显的差距。查询资料的时候我发现,泰国佛牌有正派佛牌与阴派佛牌之分,佛牌种类不同,功效自然也不同,至于具体的差距在哪当时的我知道的也不多。
  出乎我意料的是,朋友圈的消息发出去还没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有人联系我说有门路买到佛牌,而且还是我想要的阴牌。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1:56
  联系我的是一位叫彭展(化名)的远方亲戚,我们虽是亲戚但关系疏远,至今只有一面之缘。除此之外,他这人是出了名的赌徒,平日里没有个正经工作,只要手里有些闲钱就拿去赌,这也是我和他交情不深的主要原因。上次见面也只互相留了微信,不过一直没有聊过,万分没想到我们竟然会因为这事儿联系在一起。
  确认彭展手里有卖佛牌的门路,我就和他约定了见面时间与地点。本来我打算约他在附近不远的一个咖啡厅见面,可彭展却说那种高档地方他没去过,也去不惯,不如直接去他家。
  无奈之下我只好问了彭展家的地址以及电话号码,随后就坐车赶了过去。
  到地方后我按了半天门铃也不见彭展给我开门,只好拿出手机拨通彭展的手机号。电话里彭展告诉我说,他有个牌局还没结束,让我等上十分钟。还说家里的钥匙就在门垫下面,让我自己开门进去喝杯茶。
  我有点儿无语,心想要不是他有门路,打死也不和这种人有过多的交涉。
  在门口的门垫下找到开门的钥匙,我就打开房门走了进去。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彭展住的地方还挺豪华,房间是二室一厅,虽然有些凌乱,但是精装修的格局却还在。不仅如此,客厅的茶几上还放着许多价值不菲的电子产品。
  彭展的情况我知道,平日里的爱好与职业都是赌博,赌博这东西十赌九输,他肯定没能力住那么好的房子,买这么多的奢侈品。而且彭展家里的条件也并不是很好,这一点让我想不明白。
  好奇归好奇我也没细究,直接坐在沙发上等着彭展回来。
  就在我玩着手机打发时间的时候,忽的听到房间里传出一阵奇怪的响声。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1:56
  这声音让我感觉有些熟悉,玩具遥控汽车大家都知道,房间里发出的声音就像是遥控汽车马达发动的声音。
  我皱着眉收起手机,心想彭展也没告诉我家里有别人啊,怎么会有遥控车的声音?
  类似于遥控汽车发动的声音还在响起,我禁不住心中的疑惑站起身慢慢的朝着声音的来源走去。
  彭展家除去卫生间和厨房外有两个对门的卧室,我站在两个卧室门前听了半天也不知道声音是从哪个房间里传出来的,只好伸手拧开左边房间的房门。
  房门被我推开,里面是一间卧室,床上的被褥和衣服都很乱,并没有其他人。我退出房间关上门,走到另外一间房门前,犹豫了一下拧开门把手把门打了开来。
  让我有些好奇的是这间房间不比其他房间,其他房间光线十足,而这间房间却很暗。
  虽是如此,但我还是在打开门的一瞬间就看到了一辆遥控汽车在我面前来回跑动,遥控汽车上有着红色的炫光灯,跑动的时候忽闪忽闪。
  我皱着眉,感觉奇怪。心想这房间也不像是有人啊,这遥控车怎么还无缘无故的跑了起来?难不成是失控了?
  这时,那辆小型的遥控汽车忽然跑到了我的脚下,我立即弯腰将遥控汽车抓住,被我拿在手里的时候遥控车的车轮还在嗡嗡的响着。
  遥控车我没玩过但是见过,我手里的遥控车最底部就有一个开关,上面显示开着。
  我也没多想,真的以为是遥控车失控了,这就把开关给关上。
  可是开关被我刚关上,我就听到房间里传出一个小孩的声音:叔叔,还给我。叔叔,还给我。
  这声音虽然是个小孩儿的声音,但却很是沙哑,就好似这孩子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喝水一样。
  声音突如其来,我被吓的一个哆嗦,心里忍不住埋怨彭展就知道赌,把小孩关在屋里都忘了。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1:56
  “好,叔叔给你,然后陪你一起玩好不好?”因为房间有点儿暗的缘故,我也不知道那孩子在哪,只能把遥控车重新打开放在地上,随即就摸索着墙壁找房间灯泡的开关。
  只是摸索了半天我也没找到灯的开关在哪,只好把手机掏出来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
  手电筒打开的一瞬间,我看到一个人影从我面前一闪而过,我本以为是刚才说话的孩子,连忙举着手机寻找着,生怕那孩子磕着碰着。奇怪的是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那孩子在哪。
  最后我只好把手机举高,这样一来整个房间都能照亮。
  可房间亮起来的时候,我却是被房间最东面的景象给震惊到了,整个人犹如遭到雷劈一般,僵硬的站在原地。
  房间最东面靠着墙壁的一面,放着一张长桌,长桌上则摆着一个高约十多厘米的婴儿铜像。那婴儿铜像呈现乳白色,身上就只有一件肚兜。在那婴儿铜像下面,则是摆放着许许多多的零食、饮料、玩具。
  除此之外,房间里根本就没有孩子!
  即是如此,那刚才手电打开的一瞬间,小孩的影子是哪来的?
  刚刚传出来的声音,又是哪来的?
  遥控车又是怎么动起来的?
  我蠕动了一下喉结,脊背发凉。虽然我一直再写灵异故事,但还真没遇到过真正的灵异事件,今天这次算是头一遭,我双腿都有些发软。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1:56
  也就在此时,我忽然听到了外面有开门的声音,连忙做贼心虚似的离开了房间并且把房门给关上,接着就快步走到了客厅。
  我能感觉到额头上还有冷汗,也相信此时我的面色苍白如纸。不过彭展已经打开门走了进来,我也没机会擦拭额头上的冷汗。
  幸好彭展没有发觉我的异常,只是扫了我一眼和我打了声招呼,让我先坐一会儿,随后他就进钻进了刚才我进去的房间,并且锁上了房门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我心不在焉,满脑子都是刚才那间房间的景象,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出现了幻觉和幻听,还是真的看到了以及听到了。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的时间彭展方才从刚才那间房间里走了出来,并且表现出一副如重释放的样子,也不知道到底在干些什么。
  彭展的年龄和我差不多,按照辈分来算的话我应该叫他一声小叔,不过因为我们两个不经常见面的原因,辈分这东西直接就被我给忽视了。
  彭展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丢给我一瓶笑着问我:钉子,怎么想起来要请佛牌了?
  我打开啤酒喝了一口,平复了一下心情,回答说:“一直都听说佛牌有效,想请一个保平安的戴着。”
  “那你可找对人了。”彭展喝了一口啤酒,顺势坐在我旁边,说:不过请功效是平安的佛牌用不着请阴牌,正牌就能达到你想要的功效。
  我疑惑的问:这东西管用吗?别等着请来了,一点用处没有。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1:56
  “别的不敢说,但是佛牌我还真能给你打包票。”彭展信誓旦旦的说着,同时从领空拽出一条佛链,上面还挂着一个类似吊坠一样的东西,只是彭展并没有摘下来,而是拿在手掌心一边让我看一边说:“前段时间我认识了一个中泰佛牌古曼的中间商,从他那里请了一块阴牌,也就是我手里的这个。”
  我来找彭展就是为了这个,听彭展这么一说顿时就来了兴趣,连忙伸头看去。
  彭展手掌心的佛牌有所不同,这条佛牌的边缘镶嵌着金丝边,里面则是一个身穿古代官服的人,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用。
  像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彭展解释说:“这条阴牌是‘赌神二哥丰佛牌’出自泰国一个叫阿赞吉的师傅之手,可保佩戴者邪财不断。”
  “不是我跟你吹,自从带了这块佛牌,我逢赌必赢,从来没有输过。”彭展得意洋洋的对我说:“就连最起码的划拳、比大小都没输过,要不然我怎么能住得起这么好的房子,买得起这么多贵重的东西?”
  我恍然大悟,心想怪不得彭展住得好用的好,感情都是赌博赢来的。
  只是不知道这条佛牌有没有彭展说的那么神,可转念一想如果没有这奇效的话,彭展根本住不起这么好的房子,也买不起这么贵的东西。这么一想的话,归根结底好似都和这佛牌有关系。
  彭展又说:还有个事儿我说出来你别不信。
  “我有个朋友经过我的介绍请了一块保平安的正牌,回头他因为在公司业绩好被老板安排出去跟团旅游。结果在山路上因为下大雨引发了泥石流,整辆车都被砸到了山沟下面,虽然救援及时山沟不深,但还是有人死亡,其余人都是重伤。唯独我那朋友一点儿事儿没有,就连皮都没破。”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1:56
  我有点震惊,是真的震惊。因为我在网上看到过这个新闻,当时报道中就说泥石流引发车祸,司机不治身亡,全车三十人,二十九人重伤,唯独只有一人安然无恙。
  如果这些都和佛牌没关系,那未免也太巧了吧?全车人多多少少都受伤怎么就唯独他没事儿?再者来言,彭展的例子尚还在这放着,还真有点儿让人不得不信。
  我舔了舔嘴唇,有点儿迫不及待的说:你能不能把卖佛牌的联系方式给我?
  彭展很是爽快的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我接过来看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中泰佛牌古曼中间商-老鬼”,下面紧跟着一串电话号码。

  不过,除了姓名和电话号码之外,名片上并没有住址。
  彭展看出了我的疑惑,解释说:做这种生意的人行踪飘忽不定,肯定没有具体的地址。你和他电话联系,并且告诉他是我介绍你过去的就行了。
  我点头高兴的把名片收进钱包里,并许诺彭展事情办成了请他吃饭。
  彭展笑了笑说我太客气了,在他送我离开的时候,我一直想问他家房间里供奉的是什么东西,可想来想去还是没能问出口。我和彭展虽然是亲戚,但终归就只见了两面,平时根本就没有交情。
  从彭展家离开后,我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拨通了中泰佛牌古曼代理商老鬼的电话。
  电话号码的归属地时我们当地的,想来老鬼目前还在我们城市。电话接通后,我自报家门并且说是彭展介绍的,老鬼想了半天疑惑的问我:是不是那个从我这里请了一尊古曼,以及一条阴牌的赌徒?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1:56
  我稍微一愣,立即想到了彭展脖子上挂着的二哥丰佛牌,至于古曼是怎么回事儿我就不知道了。
  难不成彭展那间屋子里供奉的就是古曼童?可是古曼童怎么会有乳白色的?
  这个问题我想不明白,但也没过于深究,连忙点头说是,并且问老鬼方不方便,想请他出来吃个饭并且详细了解一下佛牌和古曼童。
  “吃饭就不必了,你直接告诉我想请什么,要什么功效的。”老鬼说。
  我想了一下,坚持的回答道:电话里说不清楚,想请您吃顿饭或者喝杯茶,细聊。
  “也行,地方你选,来回路费和吃饭的费用全都是你出。”老鬼简洁明了的道。
  我心想这个老鬼不愧是生意人,抠得有够可以的。不过转念一想,并无道理。我请老鬼出来势必耽误老鬼其他生意,到时候和我没做成生意,他又赔上了别的生意以及路费,那岂不是有些蛋疼?
  因此我也没多说,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并且约定下午一点在山桥路的红楼火锅店见面。
  快挂断电话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问:老鬼先生,我想事先问一下,如果请一尊古曼的话,需要多少钱?
  “那就要看你要什么功效的了,如果是普通功效的地曼童的话,价格也就在3000-5000。如果是普通功效的天曼童,那价格就会在5000-10000。偏门功效的话,价格也会跟着有所上涨。”老鬼嘿嘿笑了两声,提醒我说:“你要是想请古曼童,那就带上三千块钱来,这是最低的价格了。”
  我咂了咂舌,感觉价格有些超出我的预料。不过也没超出多少,我本以为古曼童的价格也就三四千,却没想到还有上万的。
  只是不清楚地曼童和天曼童的具体差别,到底在哪。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1:56
  我在网上搜索的时候也知道古曼童分为地曼童和天曼童,至于差距则是众说纷纭。
  挂断电话后,我一边往回走一边在心里合计着和老鬼见面后,到底要不要请一尊古曼童?
  单是佛牌的话,我个人认为发展成小说题材的空间并不是很大,如果请一尊古曼童的话,那发展空间就大了去了。
  新书以泰国的古曼和佛牌为题肯定会让人眼前一亮,其中若是再穿插一些鲜为人知的知识,不愁没有读者看。到时候读者多了,收入自然也乐观了,一尊古曼的钱很快就能赚回来。
  不仅如此,我要是真的请了古曼说不定古曼也会有奇效呢?
  想到此处,我一拍手觉得可以尝试着请一尊古曼童,唯一的难题是囊中羞涩。
  我上一本书这个月刚完本,稿费要等到下个月十五号才能发,现在我身上也没多少钱。真打算请古曼的话,那就只有借了。
  我抬手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距离和老鬼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我一边打电话一边找地方坐出租车准备先去红楼火锅店预定一个包房等着。
  因为职业的缘故,让我严重与社会脱节。目前为止,我最要好的朋友只有两个,一个是我家小区里的小卖部老板王三醒,另一个就是在城东白事一条街开白事店的方成。
  我平日里有抽烟的习惯,所以经常在小区的小卖部买东西,时间长了就和小卖部里的老板王三醒结下了关系。王三醒和我年纪相仿,脾气也豪爽幽默,很是对我胃口,一来二去就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而方成就不一样了,方成从小生活就苦,与开白事店的爷爷相依为命,这也让他有了沉默寡言的性子。我和他是大学同学,大学毕业时方成的爷爷就去世了,临终前他爷爷将白事店交给了方成并且让他一直经营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