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02:10
  日本活人偶灵异事件
  日本人形是日本流传相当久远的人偶,随着时代跟使用方式的不同,其实也有相当多不同的种类、甚至称呼,在日本普遍的日本人形已经没有像古早一样有这么多用途,多半都是商业用途或是拿来自家摆设。但今天我们讲的是关于一个活着的人偶故事。
  稻川淳二有个讲到电视灵异特辑时不可或缺的经验谈。(注:稻川淳二是日本的广播主持人,常讲怪谈)这个故事现在连稻川淳二,以致于电视、杂志、漫画都敬而远之。到底是为什么会这样,据说,是有怨灵作作祟,正确来说,是这个人偶会对跟她有关的人作祟。现在要说这故事的我都有点怕怕的。人偶的诅咒,是从昭和53年(1978)6月开始。
  这天,稻川先生他在日本放送有一个深夜广播节目的工作,前半部先放录音,后半部则以现场广播的方式进行。录音开始拨放后,坐在沙发上放鬆的稻川听到有一个男的在大声哭泣。纳闷“发生什么事了?“他走到走廊上,看到前方有两个男的在说话。其中一个男的蹲在地上哭,是南高节。(注:日本民谣歌手,是1970年代『竹林公主』这团体的团员)
  而安慰南高节的是稻川认识的导播。大家知道“也让我听听“吗?在『竹林公主』的唱片中,混入了迷之少女的声音,这个不明声音被流传成灵异事件了。工作人员说,南高节一听到那个神祕的声音就哭了,这个声音是南高节在自己广播节目中认识的女粉丝的声音。

  这位少女在一直期待的南高节演唱会前夕因病过世。所以一听到这声音就知道是谁的南高节马上就悲伤的哭了出来。深夜,稻川的广播节目终为结束了,但因为发生了迷样声音事件,那个导播害怕一个人回家,所以就在等稻川下班后一起走,稻川就跟导播一起搭计程车回家。

  回家途中,坐在后座的稻川,在公路上看到了奇怪的东西。那个指示牌好奇怪喔……“公路上的指示牌吗?“我当时觉得看起来是像指示牌。一会儿,前方的路上又出现了同样的东西,随即我发现那不是指示牌后恐惧感瞬间袭来。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02:10

  
  稻川淳二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02:10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02:10
  那是个穿着和服的少女,站在公路隔音墙的上面,是个个子小的女孩。当稻川意识到那是个小孩时的同时,那个女孩突然“哗“的一下升了起来,以惊人的气势穿过车子。因为太突然了,稻川吓到声音都发不出来,但是注意到、看到这诡异之事的人,只有他一个。

  隔天早上,他老婆说了件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昨天借宿的客人怎么了吗?“当然,当时下计程车的只有他一个,所以进到屋内的也只有他。但他老婆坚持在他进门之后还听到另一个脚步声,而那个脚步声一整晚都在屋里走来走去非常的吵。

  隔天,昨晚一起搭计程车的导播有点疑惑的来问他说,“我觉得应该不太可能……但你有跟谁一起下车吗?“这天中午,稻川接到了一个工作,是一个木偶戏叫“咒女十夜“。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02:10
  讲述不幸的女人们在十个晚上的故事,是短篇集锦的奇幻剧。由人偶演出不幸的女人,其他的出场人物则由真的演员来演。稻川做为主持,自然就跟整齣剧有关係了。讨论会议中,在人偶业界有名的前野先生,给稻川看了一张现在正在制做的人偶照片,令他吓了一大跳。

  那张照片里的人偶,跟他在公路上看到的女孩子一模一样。而在剧本快完成前夕,做好的人偶送到前野家了,稻川想说那就跟剧本一起做讨论,而去前野家看人偶了。要在舞台上演出的人偶有两尊,一尊是男孩,一尊是女孩。而女孩人偶就是跟公路上看到的一模一样,并且在往后引起许多怪奇现象。

  顺带一提,这两尊人偶是出自知名的人偶制作师“桥本三郎“之手。前野家里有上百尊人偶,而送到的女人偶,右手及右脚有扭曲的现像。稻川问前野说:“为什么不把她修好?“前野回我:“想修也修不好。“

  而制作这个人偶的桥本,在人偶完成后就失踪了,隔天,写了台词的作家,家里发生火灾,房子全毁。到预演第一天,剧本都来不及拿到,所以稻川一行人,就用这个坏掉的人偶和没有剧本的状况下进行练习。操作人偶的前野,有一个表弟突然不明原因死亡,在从他用电话通知我们这消息的那天开始,练习预演的每个工作人员都遭遇奇怪的现像。
  装着演出服装的包包或柜子竟然出现积水、或是演出用的假髮突然烧起来、连续好几人的右手右脚都受伤了。“咒女十夜“的公演第一天,在演出的几个小时前,演出者竟一个个倒下。像是突然无法言语、被鬼压床般全身动弹不得。公演第一天有两次演出,分别是中午和晚上,但不得已的,中午这场被迫取消了。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02:10

  
  因为才第一天,所以来的较多是业界相关人士,我们就拜託他们把中午和夜晚的演出当作一场来看。之后提议大家“总之先去收集护身符吧。“就到附近神社或寺庙去找,大家把各个种类的护身符拿回来贴在休息室。或许是有效,当晚公演就平安开始了,但是,公演途中发生好几次诡异现像。像是人偶突然流泪、不应该在台上的黑衣辅佐员竟多了一个。(注:台上出现穿着全身黑的工作人员)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02:10
  人偶的右手突然飞了出去。虽然几乎要引起众人恐慌,但演员还是持续演出。之后,演出总算来到尾声,最后一幕是要把人偶放进棺材中,当要把人偶放进棺材里时,她的主干掉了,人偶的头、手、脚,掉成一地。然后不知哪里来如干冰般的白烟弥漫了整个舞台。明明就是夏天,整个剧场确像被强烈冷气吹着般寒冷。但总不能跟大家说有恶灵太可怕了,而想在演出途中离开舞台吧。
  稻川虽然很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撑到公演日期结束。最后,总算把所有的公演场次给结束掉。全部的团员都不想再次演出这齣戏了,稻川也是。可是,公演结束后,在庆功宴上稻川一行人接到来自剧场的委託。公演追加。
  本来有一场戏要在这舞台演出,突然的就不演了,所以剧场希望他们可以加演。但是所有的工作人员跟演出者都非常反对,可是人偶操作师的前野却异常强烈的坚持要演,所以又追加了公演场次。
  隔日,传来前野的父亲猝死的消息。追加公演也撑到结束的几个月后,TBS有个叫“相会在三点“的节目知道了这些诡异之事,而想要拿来当“怪奇系列“的拨放题材。因为那个人偶是由前野保管,所以为了摄影要用前野就把人偶拿过去,但当时的前野变得有点诡异,他把那人偶当做真人般在搭话。果然,奇怪的现象又发生了。
  首先是节目预演时照明用的灯掉落下来,实况转播的节目中,吊在人偶后面的布帘突然像切开般覆盖下来。女工作人员们都因为害怕而哭了出来,全部乱成一团不像个节目。之后,这节目的工作人员有好几人都受伤,跟这节目有关的人都陆陆续续的去跟电视台请辞。
  后来,又有听到以上事蹟的东京电视台工作人员想制做成一个节目,竟然把失踪已久的人偶制作师桥本三郎给找出来了。因为有了先前的事,稻川不想协助东京电视台制作新节目,因他再也不想跟那人偶扯上关系了。但电视台的人说知道桥本在哪了,所以稻川勉强同意摄影。
  桥本三郎竟然是躲在京都一个深山中雕佛像,工作人员为了採访而前去京都找他。但是採访人小松方正(注:日本演员、配音员)不知出了什么差错,没有在京都跟工作人员匯合,工作人员也分散各处,最后没有成功采访。
  之后改了日期,并只有工作人员去进行摄影採访,这次是导播的妻子因不明病因脸有肿伤、安排交通票劵事宜的人小孩出了车祸,诸如此类的不幸事件频传。工作人员们多少也感受到不祥气氛,但为了把节目给做完,也把稻川叫来录音室,做个采访。
  但当要拍稻川的採访片段时,摄影机竟然陆续坏掉,在连坏三台后,只好把16厘米摄影机拿出来拍。稻川开始讲起开场白,“这是一个与人偶有关的故事……“这时,明明是摄影途中,录音室的门一直传来“叩叩“的敲门声,一打开门后,却没有半个人在外头。而为了京都的取材不知道为什么,竟把制作费用到超支。电视局也觉得这样下去好像会发生更糟的事,所以强制停止节目的制作。
  那段影像,现在还放在东京电视台的仓库。因为稻川实在太害怕了,就把人偶拿去给认识的零媒看看。但灵媒却说:“我有不好的预感,不太想看到这个人偶。“因此只好用布把人偶包起来,强力请求对方感应一下这个娃娃。
  灵媒拿着布包起来的人偶,感应到一半就脸色铁青说:“这个人偶是活着的,并有许多女的怨灵附着在上面。其中力量最强大的是战前在赤坂地区一个叫青柳的日式料理店里的七岁小女孩所变成的怨灵……这个女孩在空袭中被炸飞右手右脚……还有另一尊人偶吧?是一对的。若是放着这人偶不管可是会成魔物,赶快拿去寺庙供奉吧。要是随便拜拜会被邪灵反噬……知道了吗,把跟她成对的人偶一起拿去寺庙供奉。“之后,这个灵媒师因不明原因死亡。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02:10
  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后来太想知道人偶在哪里供奉,就去查了一下!因为这具人偶引起了许多灵异之事,稻川跟前野,一起去找有名的灵媒师久慈玲云,久慈玲云还没看到人偶就说:“不要,我不想看到这人偶。“而他好像已经知晓了一切般的说:“这种最可怕,人有灵魂,人偶当然没有,所以很容易被其他的念力入侵,要是被动物或小孩的灵给附身,我也没办法了。“
  但是拗不过两人强烈的请求,后来久慈玲云还是勉强帮他们供奉了这个人偶。两天后,稻川跟前野一边讨论着人偶的本体是什么、到底成佛没,拜访了久慈玲云的办公室。可是,大门深锁。觉得奇怪的两人用电话联络以后,也是没人接,所以就决定改日再来。一个礼拜后,只有稻川一个人拜访久慈玲云,却仍大门深锁,但他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办公室招牌已经拿了下来了。稻川还是无法跟久慈玲云取得联络,她完全是失去踪跡。
  过了不久,稻川才知道久慈玲云过世了。稻川有个认识的杂志记者,他也在找久慈玲云,而这个人详细调查了久慈玲云的事后,刊载在杂志上。原来是稻川跟前野带着两尊人偶去拜访久慈玲云的当晚,她就倒下了。在场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倒下,很快速的送到医院去了。久慈玲云其实是个体重超过八十公斤的女性,但却在三日内急速瘦了下来,死时剩三十公斤,头歪斜着,脸上带着不明意味的笑容。
  稻川知道后大吃一惊之后,稻川跟前野说,把这个人偶拍个照,然后小心的捧着照片,再次去跟寺庙谈供奉人偶的事。前野也说好,稻川就找认识的摄影师拍了张漂亮的照片。从久慈玲云办公室那里取回人偶后,由前野带去摄影棚拍照。
  稻川跟前野两个人在休息室里休息时,洗好照片的的摄影师却突然从暗房间尖叫冲出。吓了一跳的两位,看了照片后也忍不住发出惊讶的声音。三人眼前的人偶明明就很普通,但是照片里的人偶却是个少女。头发长到地板,眼睛细长,双唇妖艳,肌里透白、脸很小,完全是个成人少女的姿态。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02:10
  三人当场吓得不得动弹。稻川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很后悔没有两人一起把人偶拿去寺庙供奉。因为稻川之后就跟前野说,“小心的把人偶拿去供奉吧。“也没有去确认,结果前野竟把人偶带回家了。之后,这次是大阪有名的电视局又来拜託稻川说,因为想制作这个人偶的节目,所以拜託稻川演出。

  这个节目每个礼拜一到五的下午两点开始播放,是个很受欢迎的节目。“稻川先生,从杉浦先生那里听说了喔,现在很红吧!大家都想做这话题喔。““不要了吧,我真的不想再说这件事,非常对不起请让我拒绝。“稻川这次郑重的拒绝了。因为也不想再次经验这些可怕的事了。但是被拒绝后的导播却越挫越勇的一直邀请他,连跟稻川很熟的人都来拜託他,总算在拒绝到不能再拒绝的情况下,又答应演出这个节目了。

  “我知道了,那么操作人偶的前野也请他一起来吧!“之后,稻川跟前野两人就搭新干线一起前往大阪之后节目先彩排,稻川做在摄影棚中间的椅子上说话,稻川的背后有黑布从上头垂下当背景。黑布前有个大看板写着节目名称。预演开始后,稻川从位子上的天花板听到“嗶───“像笛子般的声音。稻川心想:“喔喔,真是有气氛啊。“但突然间声音开始大声的传来,这个一般摄影棚放音乐的情况不一样,“好了大家,今天的节目要让他成功喔!要是失败的话也别怪在幽灵身上!““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啊笨蛋。“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02:10
  大家都很开心的说着话,因为到正式开始时还有时间,稻川就打算约前野去休息区喝杯咖啡,这时,摄影棚却好像突然出了问题,好己的工作人员很大声的在互吼。不知发生什么事的稻川就折回了摄影棚。“喂,这什么声音?““不、不知道啊!“,“什么叫不知道,你们是音控吧!“后来,现场的工作人员就去控音室里找操控人员。是刚刚帮大家加油的工作人员,并且把管理人也叫来了。
  “来了,他就是负责人。“
  “怎么了吗?“
  “从刚刚就一直听到一个声音,那到底是什么?“
  “呃……我们完全不懂你在说什么?“
  “喔,好吧,是不是在捉弄我们啊~“空气中的紧张感稍微和缓些,笑声四起。
  “我们才没做那种事,少玩弄人了。“
  “又来了~讲什么啦~喂~“
  “我们真的没有!“负责人很生气的说。见状,工作人员间又弥漫着沉重的气氛。这时,稻川和前野想说别打扰他们,静静的躲到一旁喝咖啡,离稻川不远的走廊上有一个工作人员跑了过来。快速的冲了过来后,上气不接下气的要跟稻川说话。
  “对不起,稻川先生,这次要参加节目的灵媒,在电视台前的路上被车子给撞到了!“稻川一惊,望向了窗外后,听到了路上响起警车跟救护车的声音。
  “是那个吗?现在要怎么办?“稻川问。
  “虽然不知道赶不赶得上节目,我们已经在找别的灵媒了,等他来前您撑一下吧!“了解情况后的稻川,又看到来跟他报告事情的导播了。
  “稻川我跟你说,其实情况变得有点糟了。“导播说。
  “恩,我刚刚有听工作人员说了,您辛苦了。“稻川说。
  “不是这件事……“导播说。
  听导播说才知道,被撞到的灵媒其实是第二个找来的,一开始有找了另外一个,前天晚上导播在电视台对面的饭店酒吧里跟灵媒约好见面,打算谈谈隔天的节目录制。而这位灵媒对节目录制没有任何问题,却突然在讨论到一半时跟导播说:“很抱歉,还是让我辞演明天的节目吧。“
  “诶!为什么这么突然!“导播很讶异。
  “我只能跟您说抱歉,但是我还是不要去比较好。“
  灵媒说。“您突然这样说,到底是为什么?“导播说。
  “这件事真的很棘手啊。“灵媒烦恼的说。
  “是什么意思?“
  “从刚刚开始那个地方一直有个女孩很很的看着我。“灵媒边说边指着导播后面的角落。
  “没有人啊?“往后一看的导播说。
  “只有我可以看得到,我想一定是那个玩偶,我要是去了一定会出事。“灵媒说。
  “不会有那种事的。“导播安抚。
  “不,真的很危险。“
  “真的拜托您了!“
  “哀,我知道了。走吧。“灵媒答应演出。
  结果还是决定由第一次找到的这位灵媒来上节目,但在跟导播各自离开后,这个灵媒发起了不知名的高烧而倒下,因此还是没有能演出节目,在紧急情况下,又赶快找了第二位灵媒来上节目。而第二位灵媒就是刚刚在电视局外被车撞到的人。
  因此,节目就在灵媒不在的情况下开始,而且是实况转播。稻川坐着看前方,发现正面照过来的光强烈的让他看不清前面。因为不知道谁会下指示开始,稻川就看了旁边一下,这时黑布开始放了下来。为了补足现场资讯不足,以黑布外层隔开稻川一方,而黑布后为内层。内层要是有人跟一些道具在那边,黑幕会往稻川那一方突起。但却不是这样,从稻川的那一方往内部陷入的样子,不过,当然没有东西在那。而哪凹痕渐渐稻川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