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3:38
  以前就听说吃了祭拜死人的东西能招鬼,我以为只是民间迷信,可直到自己也吃了死人的东西后,才知道,有些事真的不是道听途说,死人的东西真的不能吃……
  我叫靳晨,今年十八,刚上大一的新生,父母不祥,小时候被庙里的和尚在河边捡到,后来因为庙里不收女童就被我现在的六叔抱养了。
  因为庙里的方丈说我命格硬,当女孩养多半活不成,所以自小就被我六叔当做男孩养。
  后来养着养着,不但平时衣着打扮与发型也完全按照男孩子的路子来,就是填户口的时候,性别也给填成了男的。
  于是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了,所有人都不知道我的真实性别,反而以为我是一个样貌偏女性化、长得比较好看的男生而已。
  至于我自己,习惯成自然,我也从来都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感到烦恼过,除了来大姨妈的时候。
  而我被吃下死人饭这事,却正是因为这个不太美丽的‘性别’误会造成的。
  “靳晨,你他妈给老子站住!”
  那天晚上放学,我收拾了东西刚准备离开,同班的一个富二代同学陆烨叫住了我,然后他的一众狗腿子兄弟迅速堵住了我的退路。
  陆烨抱着胸,俊朗的脸笑的流里流气的朝我走过来,186的身高直压我一个头的距离。
  一看这阵势,我不由得绷紧了神经。
  陆烨这富二代平常不干好事,学校好多漂亮女生都被他霍霍了。
  而且大学入校报道的第一天我就已经听说过他的名头,他今年24,不知道什么原因,从上大学以来就一直蹲在大一,每次公布挂科名单的时候也从没见过他的名字,竟然就这么在大一蹲了五年,没想到我跟他做了同学。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3:38
  不过都开学俩月了,我因为自己身份的原因一直很低调,在班里也不经常跟人说话,应该没有惹到他的地方。
  “你有事吗?”我看着他问。
  他哼笑一声,说:“小子,听说万瑶给你表白了?”
  万瑶?
  我怔了一下,迅速在脑海里搜寻这人是谁。
  不等我想完,衣领就被人揪住,陆烨放大的脸凑到我面前。
  “就你这小身板也想觊觎万瑶?也不怕干到半道死在床上。”
  “陆烨,我不知道你说的人是谁,请你嘴巴放干净点!”
  “老子说了又怎样?”
  他跟拎小鸡崽一样把我腾空拎了起来,一挥手甩给他兄弟说:“带走,给他长长见识。”
  在学院里,他的霸名早就‘远近闻名’,我被他们拖走,班里的同学没一个吱声的。
  他们拖着我朝校外走,期间我一直挣扎,还曾试图跟校门口的门卫求救。
  但陆烨是谁?校董都要给他面子的人。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3:38
  他们把我拖到学校旁边的街道里,上来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我护着头蜷缩在地上咬紧牙关忍耐,心里恨不得把陆烨这孙子大卸八块!
  这场围殴大概持续了一二十分钟左右,就在我以为自己要被他们打死的时候,陆烨突然喊了停。
  我以为他要放过我了,没想到竟然听到陆烨玩味的说:“听说活人吃了死人的祭品能招鬼,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睁开眼看过去,就看到不远处的十字路口中央摆了一个香炉,一碗米饭,还有几个水果。
  这明显是哪家人为了送鬼准备的。
  我看过去的时候,陆烨的兄弟已经去把那碗米饭端了过来,而且正朝我走过来。
  我一惊,感觉喉咙都绷紧了。
  他不会是要让我吃吧?!
  陆烨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米饭,随即招招手,他那帮兄弟就又上来摁住我,掰着我的嘴,用手挖着那碗米饭朝我嘴里塞。
  “唔唔……唔……不……”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3:38
  我被米饭噎的几乎翻白眼,米饭也没嚼,被迫咽下去了几口。
  等到那碗米饭被糟蹋的实在是塞不下去后,这帮人才住手。
  我趴在地上不停的呕吐,嘴里面充斥着一股馊臭的味道。
  陆烨走过来朝我大腿上踹了一脚说:“靳晨,再敢让我看到万瑶去找你,下次就废了你‘小兄弟’。”
  妈的,万瑶万瑶万瑶!万瑶到底是哪根葱?!
  再说了,她要来找我,我还能管得住她的腿?!
  回到租住的地方,洗澡的时候看到自己满脸的伤,我忍住骂娘。
  老娘要是真有‘小黄瓜’,今晚上肯定把那该死的万瑶给办了!
  洗完澡,我没有心思再预习明天的课程,一瘸一拐的爬到床上睡觉。
  就在我准备伸手摁灭床头灯的时候,余光一撇,惊恐的发现床边的桌子上摆放了一只装满米饭的碗,碗里的米饭还冒着热气。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3:38
  而且,那装米饭的碗,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就是今天陆烨让人喂我吃死人饭的那只碗!
  盯着那只碗看了一两分钟,我打了个冷颤,鼓起勇气端起那只碗,同时在心里不停的安慰自己,可能是房东太太在我洗澡的时候开门进来端过来的,这世上朗朗乾坤,绝对没有什么鬼怪的东西。
  虽然心里这么安慰自己,可我始终没有胆子找房东太太证实。
  直到把米饭跟碗都处理干净后,我这才放心的关灯睡觉。
  睡到半夜,我被胃里的恶心感给弄醒,大概是吞下去的那几口给死人祭祀米饭的原因,老感觉嘴里面都臭臭的。
  正当我准备起来再刷一遍牙的时候,卧室的门突然‘吱呀’一声响了。
  刹那间,我撑开的手猛地攥成了拳头,整个身体都绷紧了。
  第一个念头,就是家里进贼了!
  大学入学报到前,六叔嘱咐过我,如果晚上睡觉屋子里进了贼,一定不能轻举妄动,能逃就逃,逃不掉就装睡,一般他们拿走了财物就会离开了。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3:38
  我侧卧着身子一动不敢动,支着耳朵听脚步声想要判断来了几个贼。
  就在这时,室内刮起一阵微弱的阴风,我冷的忍不住瑟缩了下身子,然后感觉身后的被子被人掀开了,一团冰冷的气息从身后传过来,我的腰就被人从身后揽住了。
  靠!不会还是个色狼吧?!
  感受到后背贴着的凉意,我紧张的指甲都陷入了掌心。
  要不要反抗?他会不会宰了我?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揽在我腰上的那只手已经慢慢朝我摸了过来。
  呼吸一滞,我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心脏跳动的飞快。
  今晚上被陆烨那帮人打的浑身都疼,洗完澡就没弄束胸,只穿了件睡衣,里面空荡荡的,这下肯定完蛋了!
  当那只手快要摸到我胸前的时候,我猛地抓住他的手腕,刚想大声拒绝,一睁眼,就看到一张惨白的脸,披散着头发的女人吊在窗外,双眼翻着白眼,舌头伸的长长的,粘稠的血液滴答滴答的从舌尖低落下去。
  我看向她的时候,她翻着的白眼突然翻了过来,两行血泪嘟嘟的从她眼角滑落下来。
  “妈呀!!”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3:38
  我惊叫一下,也顾不上躺在我身后的人是色狼还是小偷,转身抱紧了身后的人。
  身后的人似乎早就料到我会有这个动作似的,我转身扑过去时,他适时的松开手,胳膊一揽直接把我捂在了怀里。
  我吓得浑身瑟瑟发抖,闭紧眼睛默念:“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这套驱鬼咒语是朋友郁佳人亲口传授给我的,说是用正义之光碾碎一切封建邪恶。
  此刻我不知道这套驱鬼咒语顶不顶用,就觉得抱着我的这个‘色狼’全身冰凉的厉害,冷的我都忍不住打冷战了。
  正在这时,卧室的窗口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玻璃被什么东西划拉的滋滋啦啦的响,听着诡异无比。
  我越发的用力抱紧面前的人,听着窗口的声音,尿都快给我吓出来了。
  “咯咯……咯……”
  “呼……呵……”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3:38
  就在这时,抱着我的男人突然翻身压了下来,我连惊叫声都没来得及喊出来,嘴唇就被堵住,那冰凉而又柔软的触感,像一股电流一般,刺激的我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我瞪大眼,目光与身上的人的目光对视上,当看到那双在黑暗中泛着血红的瞳孔的时候,嗡的一下,大脑突然变的空白了。
  难道……真的是鬼?!
  突然,他噙住我下嘴唇用力一咬,嘴唇瞬间被咬破,他像是疯了一样噙着我下嘴唇伤口的位置猛吸血,我疼的直皱眉头,眼泪在眼眶里不停的打转。
  我拼劲全力的挣扎推搡他,挣扎中,我错手摁开了床头的台灯,橘黄色的灯光照射在身上男人脸上的那一刻,我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在回转。
  陆烨!
  竟然是陆烨!
  可是看着他血红的双眼,我又有点不敢相信这是他,毕竟晚上睡觉前见到陆烨的时候,他还是好好的一个小流氓。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3:38
  大概是嘴唇的伤口停止了流血,他有些不满足的寻着我的下颚朝我脖子里舔过去。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陆烨,但照着这形式来,今晚上他估计想把我的血吸干。
  人在性命垂危的时候,都会爆发出强大的反抗意识,置之死地而后生。
  当他的牙齿穿透我脖子上的皮肤时,我用尽全力踹开他,疯了一样朝卧室门口跑。
  身后阴风阵阵的从我耳边呼呼的响着,我刚拉开门,陆烨的手就从后面抓住了我睡衣的后衣领。
  我慌乱的扯开衣扣,摆脱了睡衣只穿了件小背心朝客厅跑。
  整个室内,刮起的阴风让我有种身处在荒郊野外的感觉,我拉开公寓的大门,刚抬头,就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穿着红裙子,披散着长发,脸色惨白无比,两个眼睛像铜铃一般的,嘴唇血红。
  而她手里,正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米饭,是我丢掉的那碗。
  我感觉脊背猛地一凉,全身的血液都凝聚住了。
  小女孩双手捧着碗伸到我面前,裂开嘴咯咯咯的笑起来,声音喑哑的说:“姐……姐,吃……饭。”
  “啊!!!!!”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3:38
  我打了个冷战,下意识的摇头拒绝:“我不饿。”
  最后一个‘要’字刚落下,小女孩脸上的笑容突然定格住,双眼变得阴森的看着我,声音保持不变的重复:“姐姐,吃饭。”
  我大力摇头,朝后退了一步:“我……我不饿。”
  “姐姐,吃饭。”
  啪!
  我猛地关山门,手忙脚乱的反锁上,但那喑哑的声音似回音器一般,不停的在耳边回绕:“姐姐,吃饭。”
  “姐姐,吃饭。”
  “姐姐,吃饭……”
  我哆哆嗦嗦的捂住耳朵转身,刚转过身一回头就撞到一堵身子。
  陆烨像个怪物一样,脸色惨白,血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我,双手的指甲又尖又长,他抬手扣住我双肩,声音低沉沙哑的说:“你是我的,跑不掉。”
  说完,他猛地扑过来,张口要在我脖子的血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