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1:30
  心情不好。写个故事,借以忘却这现实的痛苦。虐是肯定的,不喜欢的别浪费时间了。愿陪我一起伤心的,就耐心看下去吧。更新不定时,看心情。
  发个题记吧
  不然不够字数。

  我终于知道这世间繁华,一切美好的人或物,不过是片刻幻像,终究还是生离死别才是永恒的真相。
  不如不要相遇相见,便不会有离恨别愁。不要缘起,也就不会有缘灭。



  等有一天,等你也爱上一个人,你就会知道,无能为力才是最悲惨无奈的事,若可以为爱人牺牲付出,无论多么艰难痛苦,其实是件很幸福的事。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1:30
  楔子 一
  这是一个早已湮没在了时光灰烬中的故事。是真是幻,无从考据。只知道故事发生的年代,还是个人神混居的年代。
  相传天地为盘古所开辟,他能成就此番伟业却又多亏了一鸿荒灵兽相助。此灵兽乃一巨龙,有通天彻地,穷通造化之能。那盘古却有一柄上古神剑,名曰轩辕。凭此剑他驭使神龙创下了这宇宙洪荒,日月星辰并山川河脉,开创了世纪之先。
  后来天地清者日清,浊者日浊,感化遂有诸仙神灵,万物苍生,妖魔鬼怪,聚族而居,各遵造化,倒也相安无事。再后来沧海桑田,斗转星移,那盘古终于归道于自然,重返虚无缥缈之境,驭下神龙也随他归隐,尸解时却遗下了两颗龙珠,或曰:青冥紫宸。
  那盘古归位后,群龙无首。一时天下纷争不断,几番厮杀,终于慢慢形成了天人魔三界并立的局面。
  那天族统领一脉也属龙族,世代相传的圣物便是那轩辕神剑和龙珠。魔族觊觎宝物,却屡次起兵不敌,终究忍气吞声,偏安于那无间深渊的老巢一带。此乃天地初生时至阴之地,最是污浊养晦。那天族势大,却也奈何不了魔族,不能赶净杀绝。
  人界诸国夹在这两大势力中间,一面被那魔族掠为血食,一面又幸得天族还有其他一些海外散仙神灵相助,人族中也多有修真成仙得道之人,危难时勉力相救,兼之生养众多倒也不致被那魔众灭族。
  另有大大小小幻虚通灵之境并行于世,其中最有名的,便是那青丘国。国中所居皆为精灵散仙,在九尾天狐一族统帅下,过着与三界无争,逍遥自在的生活。
  如是寒来暑去,时光流转不提。
  却说那魔族阿修罗王弥眉生性贪淫,虽已姬妾成群。闻听得那人界小国比梁的琼花公主惊艳绝世,竟悍然掳了来充入了后宫取乐。公主强颜欢笑,忍辱偷生。那魔王也爱她颜色,甚为怜惜,数年间竟屡有身孕,可惜不知是否水土不服,每每胎死腹中。后来好不容易生养了一个男孩。
  那阿修罗一族本来只女子面容姣好,而男子皮相都粗鄙丑陋。偏这小王子生的俊美无双,酷肖其母。只是一头黑发,却不似别的修罗族人生而为银发,那魔王爱之如珍宝。可惜公主却在生产后血崩而亡,撒手尘寰。那王子容貌虽美,行事却果决狠辣。又不知从哪里寻来朵早已灭绝的妖花蔓因陀罗,日用心血饲之。花开后修炼成魅,专能惑人心智,却与那王子心意相通。
  这修罗王子羽翼既丰,对内剪除异己,培植亲信,对外却利用那妖花迷惑那人界君王,上贡血食,免了魔族多少征战劳碌。几百年休养生息,魔族势力大增,那弥眉应劫归元之时,竟将那大位传给这位人魔混血的庶子,恨得那几个异母兄弟牙根痒痒,却是无可奈何。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1:30
  先铺陈铺陈。想名字好难啊,有网友想在我的故事里印个脚爪儿,留个名字的。可以留言哈。我尽量在后面的故事中把你们的名字或者加以修改后用上。就是题材是仙侠玄幻的,太现代的名字可就见谅不能用了。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1:30
  这修罗王子继位称王,但野心却远不止如此。他远交近攻,合纵连横,逐渐将魔族的势力渗透扩张。对海外仙境也是或鲸吞蛮夺,或日拱一卒,渐成连城之势。偏那天君年老,只图明哲保身,每每自欺欺人,妄图用绥靖之策换得暂时的和平。终是有一日,那阿修罗王起兵攻城。天君赫然惊觉,然而已是遍地狼烟,回天无力。羞愤中禅位于太子,自己退隐离恨天兜星宫闭门思过去了。
  新任天君临危受命,仓促应战。虽极力筹谋,仍左支右挡,险象环生。幸而此时有那紫霭仙宫的孔雀神君举族前来助战。那孔雀一族人丁不旺,神君膝下只得一独养女儿,生的闭月羞花,乃天界第一美女。娇滴滴一个美娇娃却自幼喜读兵书,行军布阵以至观星占卜之术,无不精通。这鸾羽公主独力支撑大厦于将倾,与那修罗魔君在阵前厮杀的真是日月无光,天昏地暗,偏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彼此难分高下。战事由是僵持。
  忽一日,那鸾羽公主突然不见了踪影。无独有偶,那公主失踪后不久,阿修罗王称旧疾复发,竟而罢兵言和了。天界一场泼天大祸消弭于无形。至于那鸾羽公主的去向,众说纷纭。一说战死一说被俘。更有甚者,竟风传那公主与那魔君不打不相识,彼此间情愫暗生。那公主是随了阿修罗王去了无间深渊。
  本来孔雀一族与那阿修罗族便多有渊源。昔年孔雀族曾有一不世奇才就曾立誓要度化修罗鬼族。他只身深入无间深渊,堕化为魔,尸山血海中终于顿悟超脱成佛,是为大孔雀明王。那明王往生西天极乐净土时,发下宏誓大愿,终有一日,要叫这无间深渊灰飞烟灭。可惜那无间深渊孽缘深重,净化殊非易事,至今还是饿鬼罗刹出没之地。
  干戈既止,歌舞又升。想那神仙也罢,凡人也罢,也多是贪恋安逸舒适之流。一时蝇营狗苟,重匀脂粉,依旧整肃的是个繁华盛世。只那孔雀神君,伤心爱女,其后天界数十年的时光,人界不知多少春秋,仍四处寻找,可那公主依然杳无音讯。
  一日,孔雀神君在宫中独坐。却有青鸾传书。也不知道那书信中所记何事,神君读后竟而自刎而亡。偏他那老妻也是性烈如火,不言不语操持了丈夫后事,却一头碰死在了那棺木之上。天君闻而哀之,赐谥号比纯刚景神君,其妻徽惠恭厚君夫人。其女鸾羽公主为天界捐躯,也特封为端敦光和公主,身后哀荣,一时无双。而公主之事也盖棺定论,余人不得再妄加非议。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1:30
  今天最后一更了。好像没有人看,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1:30
  东海一座无名小岛上。那阿修罗王一身玄衣,跪地拜于岛上一座仙府前。

  岛虽无名,岛上住的神仙却大有来头,乃盘古开天辟地时,历劫至今硕果仅存的上古金仙。
  可惜那仙尊修为虽高,却早已不闻世事,退隐三界以外了。不知那修罗王却为何事前来,只依旧和众人一样,吃了个闭门羹。
  那魔王也不言语,似一块顽石,兀自守候在那两扇紧闭的青石大门前。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初生婴儿的啼哭,竟从那魔王衣襟中传了出来。

  那真妙尊长本在府中打坐清修,耳听得这婴儿啼哭之声,竟一时心血来潮,暗自喟叹天命难违,遂命徒儿且开了石门迎客。
  那两扇青石大门也不知几万万年未曾开启过,苔痕苍碧,葛藤纠缠。那仙童甚费了些力气,才将那两扇石门嘎嘎的推开一道可容人通过的缝隙。一张小脸倒累得通红,额上也挂了些亮晶晶的汗珠子。

  那魔王见石门开启,大喜过望。忙不迭向那仙童深施一揖,烦请代为通传。那仙童还了一揖却道不必,那仙尊已知来意,正在前厅侯客。说完自在前面引路不提。
  这石门也甚简朴,无有出奇之处。进得门来,却是处处美景,步步奇观。目之所及,皆奇花异草,灵禽瑞兽。仙风习习,祥云缭绕。果然是方寸间别有洞天,造化钟秀的神仙府邸。

  那啼哭的小儿到了这洞天福地,竟也忽而安静了下来。魔君看了个眼花缭乱,心驰神往,不觉把来时心意更为坚定。见到那仙尊,竟纳头便拜,把那云萤石地砖磕得咚咚作响。
  那仙尊见状,意亦甚悯。敛容正色道:“尊驾不必如此。你所求之事,非我不允,实是某力所不及。”

  阿修罗王闻言不觉颓然,颤声道:“仙尊修为,世所未及。如此说来,是天要绝我了。”
  真妙仙尊默然片刻,方又道:“我有一事不明。尊驾春秋正盛,贵族之势又如日中天,为何要把这点子骨血抛舍了?”

  那魔君见问,仔细把那前襟解了,从中小心翼翼捧出了个小婴儿,目中含泪回到:“仙尊有所不知。此女惜如我当年一样,甫临人世,就没了亲娘。她娘亲,她娘亲临去虽未有一言,我却总是懂她的。何况此女生有异象,我怕终是留她不得。”
  真妙仙尊闻言,不觉度步近前,细细端详那婴孩。果然粉装玉琢,浑身隐隐有紫气精光护体,确是有些来历,沉声道:“何种异象,可仔细道来。”

  那魔君俯首望着怀着熟睡娇儿,垂泪道:“龙族离火。此女胞衣被离火所覆,经宿方灭。或曰此乃灭族之兆,不祥之极;又说乃,乃是祥瑞,天地一统可望。”其实那阿修罗王还有一层隐虑未提,却是和藏于心中那个惊世秘密有关,也不知当讲不当讲。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1:30
  网络抽风更重了,怎么办?强迫症的人真伤不起。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1:30
  那仙尊又沉默了半响,方缓缓说道;:“怕是那盘古神龙。。。”不知何故,却没有把话说完。阿修罗王听得那盘古神龙四字,有似心里炸了一个疾雷,心中隐虑恰被那仙尊点破,当下再无迟疑,把婴儿放在一旁,头磕得山响,以至血流披面。

  他原生的极俊美,血色掩映下的一张面容说不出的凄恻动人。

  “也罢”,那仙尊叹息着复又问道:“此女可已有了名字? ”

  “未曾取名,还请仙长赐名为是。”魔君眼里复又燃起一线希翼。

  只见那仙尊也不搭话,来来渡了几个圈子,又出了一会子神,方才徐徐说道:“混沌未凿,或许一线转机在此也未可定。我亦非能赐她姓名之人,若尊驾肯依我言,此事日后自会应验。”
  “但凭仙尊吩咐。”

  “此女与你大有夙缘,且孽根深重。连我也不能为她拔除魔根,超拔仙籍。唯有转托人世,于无尽光阴中受那生老病死人道轮回之苦,若天见可怜,或可慢慢化去冤孽宿债,有朝一日,或可得证正果。你,可舍得?”

  “舍得。”却是语音微颤,俯身把那婴儿复又抱在了怀中。

  “此女命犯天煞孤星,此后在人世间也注定了是孤苦一人,却无父母兄弟姐妹扶持相伴,那姻缘簿上更是有名无份,生生世世似这般孑然一身。你可舍得?”
  那魔君咬紧牙关,半响方从牙缝中逼出两字,“舍得。”

  那仙尊也是不忍,只是天意使然,不得不硬着心肠继续问道:“此女转世原为渡劫,红尘羁绊却是越少越好,只是她生俱绝世姿容,若如此这般转世,却恐有变。我欲隐去她真容托胎。你可舍得?”

  那魔王低头见那襁褓中婴儿虽闭眼熟睡,却生的眉目如画,一张小脸皎如明月。且依稀就是亡妻模样。如何舍得?一念辗转,忽然恶向胆边生。纵是拼上自己合族上下乃至天下三界生灵的性命又如何?未必不能保得她一世平安。便欲起身抱了那婴儿夺门而去。一抬头却对上那仙尊勘透世情,清澈澄明的一双眼。

  那魔君终是双膝一软。闭了双眼,将那婴儿高高举起,哽咽道:“舍得”。

  真妙仙尊见那魔王泪下如雨,且闭了双目。知他也断绝了日后翻悔相寻的念想,心下也觉恻然。双手接了那婴儿过来,温言道:“此间事已毕,尊驾请回吧。”
  阿修罗王诺而再拜,膝行后退数步,踉跄掩面而去。

  那尊者目送至不见魔君身影,方朝怀中婴儿望去。见那孩子着实生得玉雪可爱,睡梦中又不知梦得何物,正自咧嘴甜笑。迟疑再三,方一狠心,用右手食指轻轻点在那孩子额上。
  却似一瓯浓墨倾入清池。那孩子额间一痕墨色迅速洇开到大半个脸。且又有的地方隆起,有的地方凹下。原本一张天使般甜美的模样顿时丑陋不堪。
  那孩子似也感知了自己悲苦的命运,突然哇哇大哭起来。真妙仙尊也是长叹摇首,吩咐那仙童守好门户。自己携了那女婴,飘然而出。

  过了一个昼夜,那仙尊方一人而归。童子忙上前迎了,却见那仙尊面带倦容,形色憔悴。那仙童只道仙尊累了,歇息片刻就好。未料那仙尊却道自己真元已尽,性命只在顷刻之间,又叮嘱了那仙童几句,方如那盘古大仙一般,鹤驾返归虚无。

  消息传开,三界震动。

  那阿修罗王竟也不甚吃惊。却将那王位传给了自己的异母哥哥,簪了那朵满因陀罗花,出门大笑而去。不知所终。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1:30
  总算把女主身世交代完了。
  专注于故事之中,倒是真不怎么胡思乱想了。

  这个故事灵感来源自己十五岁时的一个梦。谁知道人近中年,远离故土,竟会在灯下慢慢编写这个梦。
  也许世间事,真是早已注定。
  如果可以,我会把这个故事写完,哪怕没有人看。
  算是给自己的承诺。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1:30
  @当心恶性黑色素瘤 2017-09-25 04:18:31
  总算把女主身世交代完了。
  专注于故事之中,倒是真不怎么胡思乱想了。
  这个故事灵感来源自己十五岁时的一个梦。谁知道人近中年,远离故土,竟会在灯下慢慢编写这个梦。
  也许世间事,真是早已注定。
  如果可以,我会把这个故事写完,哪怕没有人看。
  算是给自己的承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