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4:05
  冷雨倾斜下来,杨小凡撑着一把黑色的伞,踩着一双廉价高跟鞋,失魂落魄的走在城市郊外的泥泞中,苍白的唇角一丝苦笑。
  她刚刚离了婚,净身出户。而且净的是一干二净的净,杨小凡根本没想到相处五年的婆婆,到了她离婚的时候会这么绝情。
  出门的时候,婆婆说衣服都是她儿子花钱买的,包包和卫生纸也是她儿子买的。
  除了身上这一身在大学的时候买的衣服,杨小凡离开那个家的时候,连卷擦眼泪的卫生纸都带不走。
  所以杨小凡选择了不为这段婚姻流一滴眼泪,明明出轨的是丈夫许志文。明明在外面搞大别人肚子,现在要和她离婚,娶一个年轻稚嫩的九零后,也是她的丈夫许志文。
  可是被迫在写有净身出户的条款的离婚协议上签字的,却是她。
  因为杨小凡不想把离婚的案子闹上法庭,闹的人尽皆知。当初,全家人都反对她大学一毕业就嫁给所谓的“凤凰男”,结果她还是义无返顾的嫁了,现在“被”离婚了。还被许家人,在大下雨天赶出了家门。
  这种时候,如果被其他人知道,只会笑她咎由自取吧?
  她可以没钱、没工作、没地位,但是她不能没有自尊。结束婚姻生活之后,她第一件想做的事情,就是把婚后丢弃的自尊找回来。
  也不知道在没有行人的街道上走了多久,杨小凡忽然眼前一亮,就在前方不远处的废品收购站旁,竟然开着一家占地十平米大小的房产中介。
  一个中年妇女在门外的雨披下磕着瓜子,无聊的时候打几针毛衣,地上全都是她磕的瓜子皮。
  她见杨小凡走进,马上将身上的瓜子皮全都抖在地上,手上装瓜子的盘子往杨小凡面前一递,笑盈盈道:“来租房子啊?”
  这个行为有些突兀,杨小凡脸上一红,随手拿了一片瓜子,问道:“有没有便宜点的房子。”
  “有、有、有……你林大姐这里别的没有,就是便宜房子最多了。”说着中年妇女的屁股一扭,走到了屋内的电脑旁,打开了一个表格文件,又起身让了一步,让杨小凡坐下,自己找满意的房子。
  杨小凡扫了几眼,发现这些郊区的房子也不便宜,就算最便宜的交了押金后,她的生计也难以为持。
  忽然,杨小凡的目光落在了一间叫做“黎氏祖宅”的房子上,上面的价格写的是“-1500”。哪里有房子租出去还要倒贴钱的?
  杨小凡一头雾水的问中年妇女:“阿姨,我看到表格里面最后一行的‘黎氏祖宅’的价格是负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出租“黎氏祖宅”的人给了这个中年妇女一大笔中介费,还许诺,只要中年妇女能把房子租出去,就再追一笔中介费给她。
  她还正愁想方设法租不出去这套大宅子呢,现在杨小凡问,马上眉开眼笑的回答杨小凡的问题:“这间房子的主人现在是一个出国留学生,因为房子没人照看所以出价想要人照看一下房子。一会儿带你去看房子,你要是觉得可以,我就付给你他放在我这,一千五百块的佣金。”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4:05
  杨小凡已经是无家可归了,虽然觉得没那么便宜的好事,却还是跟着房产中介一起去看房。
  中年妇女从房间里推出来一辆电动车,把房产中介店铺的大门锁上,穿好雨衣,载着杨小凡往黎氏祖宅的方向开去。
  “对了,小姐我还没有问你怎么称呼。”一路上风大雨大,中年妇女开着电动车狂吼了一声。
  闭着眼睛,忍受着迎面袭来的雨滴,杨小凡大声道:“免贵姓杨,林大姐雨天路滑,您能不能开慢点。”
  “不快了,平时没有载人的时候,速度还要快一倍呢……杨小姐,你看这不是就到了……”
  电动车猛的一刹车,杨小凡处于惯性,身子前倾紧闭的双眼睁开的一霎,恰好就撞上了眼前的建筑。
  黑色的铅云下,屹立着略显老旧的黎氏祖宅。
  那是一栋民国时期的建筑,复式三层结构,通体用的都是灰色材质的砖石砌成的。从紧闭的欧式铁门看进去,宅前是一片破败的蔷薇花园。
  这些蔷薇花,应该是原来就有了,只是久了没人打理,就成了野生野长的样子。
  从外观上看修缮保存的比较完好,所处的地段也很好,就在市区和郊区的出口,附近就有到市区的公交站牌。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4:05
  黎氏祖宅外面的铁门上锁了,中年妇女皱眉说了一声“奇怪,平时这个铁门都是不锁的,怎么今天锁上了?我手上只有房门的钥匙……”就匆匆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了以后,中年妇女的声音格外热情。
  “喂,小黎啊,我是你林大姐,我跟你说个事,房子租出去了……恩,对,现在租户要看房子,你这个门锁了我们进不去。”
  杨小凡满头黑线,脑海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过,她只说了来看房……
  眼前这个黎氏祖宅真是处处都透着邪门,中介白租房子,还要倒贴钱让人住进来,杨小凡总有一种受骗上当的感觉。
  “对方姓杨,一会儿你喊她杨小姐就行了。人我给你领来了,另一半订金的事情,那就这么说定了。”
  中年妇女挂断了电话,喜气洋洋的对杨小凡说道:“杨小姐,你的运气真是好,房东先生刚好在家,一会儿就下来开门。我跟你说,这座房子的房东先生,可是在美国的名牌大学学金融专业的,平时很少回来的,我都只见过他两面……”
  杨小凡咬着唇,强行挤出一丝笑脸,眼角的余光瞄进蔷薇丛里,几条老鼠的死尸腐烂的不成样子,白骨森然,甚是吓人。
  这里根本就是一座废弃的荒宅,根本就不像是有活人住的地方。这么大的宅子,不仅不要租金,还要倒贴租金,说不定这一切都是房屋中介和荒宅主人的骗局。
  想到这里,杨小凡心中更是惴惴不安,她孤身一个人来到这里,万一他们要对自己做什么,岂不是没的反抗了?
  脑海里不断回荡着人体器官倒卖,人口贩卖的画面。
  正胡思乱想着,从花园的小径走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皮肤白净,穿着白色T恤和水洗牛仔库,手上也撑着黑色的雨伞。
  他将铁门上的铁链打开,单手拉开大门走到杨小凡近前,阳光般的笑容荡漾在脸上,“你就是杨小姐吧,我叫黎少煌,是这间宅子的主人。”
  声音好听的可以直接当播音员!
  杨小凡握住黎少煌的手,尴尬的笑了一下,心想着人年轻就是好,连笑容都比别人灿烂。
  心里自嘲着。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4:05
  杨小凡啊杨小凡,你学人家什么不好,学人家早结婚!二十岁出头就嫁给了凤凰男学长,二十八岁离婚,净身出户,以后想要结婚就是个二婚女了。
  发现杨小凡是个拘谨的人,黎少煌松开杨小凡略微有些粗糙的手掌,温温一笑道:“杨小姐不必紧张,以后我就是你的房东,你把银行卡账号给我,我每个月都会给你打钱。现在我们进去看看房子……”
  杨小凡很想大喊出声,她只是来看房的,还没决定要租房呢!
  可是她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
  不过眼下这个光景,如果租不到房子,就只好露宿街头了。一个人要落魄到什么地步,才会到需要露宿街头的地步?
  她不敢想下去,兜里的钱已经维持不了几天了。到时候熬不过去,肯定要拉下脸和朋友借钱,最后说不定还要求助她那个当初极力反对她和许志文结婚的妈妈。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4:05
  这几年跟着许志文,不管再苦再累,杨小凡都咬牙忍过了,从来没有拉下脸向身边的亲戚要过一分钱。
  许志文因为她不肯借钱,不知道跟她吵了多少回。
  呆头呆脑的就跟着黎少煌进了宅子,回头眺望了一眼铁门,中介处的那个中年妇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骑着电动车走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唯一的开往城区的公交车三十分钟才来一辆,如果黎少煌真的要对她下手,她是肯定逃不掉的。
  “杨小姐坐。”黎少煌好像是个自来熟的性格,很大方的就让杨小凡在客厅里的老式沙发上坐下。
  杨小凡坐下之后发现宅子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破败。沙发虽然看起来像是上个世纪的古董,不过被打理的很干净,上面的暗色花纹比现在市面上的那些布艺沙发用的花纹要好看的多。
  客厅摆着一口老式大摆钟,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看起来也有些年头了。只是墙上的墙灰看起来很新,应该是近几年新刷上去的。
  正四下观察屋子里的情况,黎少煌用茶几上那两套紫砂茶具泡了两杯茶,和客气的请杨小凡喝茶:“杨小姐,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聊租房子的事情吧,租房子的合同我已经打印好了,杨小姐要是觉得没问题,在上面签个字,今晚就可以住进来了。我晚上十点,要赶去机场坐飞往美国的班机,所以在这里不会逗留太久……”
  面对递过来的合同,杨小凡轻轻一推,“先看过房子,再提合同吧。”
  “抱歉抱歉,我总想着今晚要飞的飞机,一着急把看房的事情都忘了,杨小姐自己四处看看吧。”黎少煌随和的说完,喝了一口茶。
  杨小凡起身在一楼转了一圈,心中对黎氏祖宅的格局很是满意,一楼的占地面积很大,总共有六间房。
  包括厨房一间,厕所一间,饭厅一间,客厅一间,主卧两间。
  刚打算上二楼,又听见黎少煌声线略微有些性感的声音传来,“杨小姐,三楼的阁楼一直都是黎家的禁地,你就不要进去了。”
  听完这个,杨小凡心里真是拔凉拔凉的,果然和小说里的荒宅一样,都有一个密不可告人的阁楼。这个木制底板,高跟鞋踩上去,就会有堂堂踏踏的踩踏声,四周围又很静,耳边只有自己高跟鞋的声音在回荡,听得杨小凡心里堵得慌。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4:05
  一路走来,不免蹑手蹑脚的。
  二楼,有一条幽深的走廊。
  走廊朝内的一面总共有五扇漆了红漆的门,杨小凡猜想着楼上应该有五间房。朝外的一面则是包着红色铁框的玻璃窗。
  从走廊上的窗子朝下看,正好可以看到下面破败的蔷薇园。朦胧的雨幕中,刚好有一辆开往市区的公交车停下,上去了一个背着黑包的女人,就头也不回的朝市区方向奔去。
  心中叹了一口气,杨小凡多希望自己也能坐上那班公交车,然后回到家,和妈妈认个错,应该就能得到妈妈的原谅吧。
  可是毕竟已经走出这一步了,难道还要再回去求人吗?她杨小凡想要更有自尊的活下去,就必须靠自己走下去。
  站在窗前看了一会儿,杨小凡总觉得安静昏暗的四周,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4:05
  难道是黎少煌也跟着上来了?
  杨小凡下意识的回头,一只黑猫漫步而过,一双黄橙橙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和黑猫对视了一会儿。黑猫喵喵叫了两声,钻进了走廊的拐角,消失得无影无踪。
  顺着走廊一路追过去,每隔一段距离,墙上就会挂一幅肖像画。走廊的拐角通往一个桌球室和档案室,穿过桌球室,推开档案室镶了玻璃的木门走进去,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股尘土的腥气,四处都落着厚厚一层的灰尘,天花板上挂了蜘蛛网。
  这件档案室应该很久没有人进来过了吧?
  稍作停留,杨小凡就将档案室的门关上,在桌球室里走了一圈,发现了桌球室的角落里还有一件很小的房间,一开始杨小凡还以为是厕所。
  刚刚打开门,里面就漏出了一只带血的人手,血液还在顺着手指的指缝流下来,杨小凡轻轻用手捂住唇,感觉掌心一片虚汗。
  耳边还传来了一阵阵的猫叫,猫叫之中似乎还有一个女人在喊她的名字。
  “杨小凡,杨小凡……”
  四周围阴冷一片,垂在两侧的双手隐约之中开始颤抖。
  朗朗乾坤,难道还有妖孽作祟不成?
  杨小凡猛然回头,身后空荡荡的一片,那个声音好像是从头上的天花板上漏出来的,脑海里想到刚刚黎少煌的嘱咐,禁止上阁楼。
  难道阁楼上,真的藏着什么妖魔鬼怪不成?
  乱跳的心,此刻都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
  “杨小姐,杨小姐……”黎少煌喊着杨小凡上来了,他走到拐角看到杨小凡,有些焦虑的看了一下表,才问道,“杨小姐,你看的还算满意吗?”
  看样子,好像很赶时间。
  满意?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4:05
  她怎么可能满意,杨小凡鼓起勇气,气恼的质问道:“你到底是做什么的?为什么房间里还有带血的手臂?”
  “带血的手臂?哪一间房里有?”黎少煌脸色一下沉了下来,严肃问道。
  口气好像是不知情的样子,杨小凡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也不怕黎少煌是设了骗局骗人的骗子,指了指桌球室角落那间小房间。
  一个箭步上去,黎少煌用力一拉门柄,哗啦啦的掉了一地带着尘土的老式扫帚。房间里面堆满了簸箕和这种扫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女人和手臂。
  黎少煌摊了摊手,一双如叶秀眉皱了起来,这明显是一间扫帚间,怎么这个女人偏偏说里面有带血的手臂。
  杨小凡感觉到黎少煌异样的眼光,也觉得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大概因为刚刚离婚,心里受到了打击,所以才会这么神经兮兮的。
  “真抱歉黎先生,可能是我看错了,我们下楼去看合同条款吧。我会尽量快一点,不会让你赶不上飞机的。”
  尴尬的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也就是她上二楼看房已经耽搁了一个小时左右,难怪黎少煌要上来催她。
  “没关系,这是我的手机号,如果有事需要我帮忙,随时都可以打给我。”黎少煌随手递给杨小凡一张便签条,沿着走廊下楼。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4:05
  “没关系,这是我的手机号,如果有事需要我帮忙,随时都可以打给我。”黎少煌随手递给杨小凡一张便签条,沿着走廊下楼。
  杨小凡看了一眼便签条上的数字,顺手塞进水洗牛仔裤中,跟着下楼回到客厅。合同还摆在客厅的茶几上,杨小凡在老式沙发上坐下,拿起合同认认真真的读起来。
  合同上的大部分条款和其他租赁合同一样,只是在合同的最末,有四条特殊的要求:
  1.租客在晚上12点之前必须返回宅子,过了这个时间,建议找其他地方留宿。
  2.三楼的阁楼并不出租,所以租客得到屋主允许之前不能擅自上阁楼。
  3.一楼厨房有通往地下室的路口,租客也不能擅自进地下室。
  4.超过12点之后,不管谁喊租客的名字,都不要答应,否则后果自负。
  面对诡异到离谱的条款,杨小凡手中的钢笔轻轻的一顿,迟迟都没有在签名处下笔,这个宅子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可是这些条款要求的内容也实在太奇怪了。
  “怎么?杨小姐对于租赁条款有什么疑义吗?”黎少煌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抽烟的时候笑得也很阳光。
  “我……”杨小凡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提最后那四个条款,一般出租房子的时候,房东是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在租赁合同的条款中加一些特殊条款。
  抖了抖烟灰,黎少煌扫了一眼合同上最后四个条款,“其实这四条条款对于普通人而言,并不难办到。”
  最后,杨小凡都没有对合同最后的四个条款提出疑义,头脑一片空白之下,提笔就在合同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杨小凡,这个名字倒是挺常见的。”
  黎少煌接过合同,将烟屁股摁入烟灰缸中,行云流水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外面的雨刚好停下来,暮色下,一片灰蒙蒙的天空。
  这里到机场大概需要两个小时,黎少煌看了一下手表,提了沙发上的黑色公文包,说道:“不好意思,杨小姐,我就不多留了,希望你在这里住的习惯。”
  “多谢黎先生关心。”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4:05
  杨小凡点点头,将黎少煌送出大门。
  黎少煌叼着一根新点的烟,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远处开来一亮黑色的BMW,开车的男子摇下车窗,吹了个口哨。
  “煌子,把宅子租出去了?租给谁了?”
  打开车门,黎少煌点点头,看向杨小凡,说道:“就是那位杨小姐。”
  “身材还挺靓的,就是不知道胆子够不够大,要是被你宅子里的女鬼吓的花容失色,你去美国的这段时间,还有我英雄救美的机会。”男子叼起一根烟,用打火机点燃,满眼的飞笑。
  “你少胡说八道,你家宅子里才有女鬼,少废话去机场吧,赶不及飞机,你就开车送我去美国吧。”黎少煌看了一眼窗外的杨小凡,挥了挥手。
  黑色BMW缓缓启动,带着小股的水花,扬长而去。
  杨小凡目送了一会黑色小车的背影,才缓缓的拉开铁门,走进黎氏祖宅。仅仅用了四个小时,就搞定了住处,住进了一所复式三层的宅子里。
  这一切来得太快,也太突兀了。
  坐在沙发上发了一会儿呆,杨小凡决定今晚好好的睡一觉,明天来个大扫除,将宅子打扫自己可以满意入住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