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鬼话 > 通灵术之问米
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58:14
  问米是请先人上来问事的一种召灵术,据说准到能让你怀疑人生。召灵术或者说通灵术北方叫出马仙,出马仙要看你请来的仙是否是善类,还要看你有没有出马的资质。问米问的是先人,请的是先人,能请得上来提点你两句是祖先福荫,请不上来问米婆也只能表示遗憾,不会误导。
  小时候我妈妈就经常去仙婆那里问米,带一升米去,回来只剩半升米。我因为好奇也很想跟着去看看是怎么个回事。可惜被妈妈拒绝了,拒绝的方式五花八样,比如给个糖果让我一边玩去,又或者直接拿出扁担将我赶到一边玩去。她给的理由是因为我还是个小屁孩孩,不允许接触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
  知道问米是怎么回事还是因为后来我突然多了个妹妹。不是韩剧里失散多年又过来认宗归祖的白富美的那种妹妹,而是一个外地逃荒过来被我家收养的讨米妹。
  这个该怎么说呢,一切还得从我小时候说起。
  So
  我要说的这个故事将会很漫长。如果你不慎掉下这个坑,当秋风落叶堪悲时,请原谅我,我真不是有心来挖坑的。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58:14
  先从野湖说起吧,在我老家那边有一个山塘,官名叫花石湖。呈半月形,十几公倾大小,看上去水茫茫一片。俗话说欺山莫欺水,有水的地方一般都比较野。
  在湖西边有一块开阔的草地,文革时批判大会都在这里进行。批斗完后把该反省的拉去牛棚好好反省,该处决的就地处决了事。
  行刑时民兵站在罪犯的身后,对着五花大绑的犯人后脑“碰”就是一枪,然后一脚把犯人踢下湖里。有时也会用刀来行刑,节省点子弹。不过刽子手也会有手软的时候,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不怎么专业。一刀砍下去只砍掉犯人的半个脖子的话,犯人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躺在地上不断抽搐哀号。狠一点的就会再上去补刀断头。不敢补刀只有再狠点把这些半死不活半边的直推入湖里,任由犯人在湖里挣扎。
  那时谁家半夜有小孩哭闹不停,大人就会说:再哭外面的半脖子的人就要来了,小孩马上止啼禁声。
  每逢天要下大雨前花石湖里有很多鱼冒出水面吐泡泡透气,鱼长得又大又肥。但我们周围村子的人宁肯天天吃自家种的青菜下饭,也不愿去那个湖里捞两条鱼上来开荤。有种骇人听闻的说法,那些鱼是吃人肉喝人血长大的,连鱼眼长得都像人眼。
  捞鱼来卖也基本卖不出,除非你没说明这些鱼的来源。如果给买主知道这些鱼是产自花石湖,第二天他就会来踹你家大门,你除陪罪道歉还得出钱请师傅来帮人家做场法事。传闻是吃了湖里的鱼晚上睡觉时,床就会像是大海里的一叶扁舟在爆风雨中飘摇,把人一抛一抛的让人难以入睡。晚晚失眠,白天干活都不利索。
  然而世上总有人喜欢动歪脑筋,有两位仁兄就想趁月黑风高四下无人只得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时候,去湖里面捞点鱼到镇上卖给外地人。然后那天晚上附近村民就听这哥俩鬼哭狼嚎般的在那湖里喊救命。村民打着火把赶过来时,发现这哥俩正在湖心边喊救命边奋力划船,但船就只是转着圈老划不到岸。村长有点见识,大声叫他们把船上的鱼倒了,然后这俩货一人划船一人去把捞到的鱼往湖里倒,这样船才终于一点一点往岸边靠。快到岸边时船还是翻了,幸亏这俩货水性不错,又在村民的帮助下才狼狈不堪地游到岸上。
  这哥俩虽说后来成了大人们教育小孩的反面教材成为笑谈可也算是命大,因为这个湖每年都会带走几条人命,要不怎么说它野。小孩子在这里游泳溺死已不算是新闻。有个妇人只是来湖边洗衣服,有件衣服不慎飘出有点远,在岸边捞不着,妇人就一边试水一边下去捞,不想竟随着件衣服一步一步往湖里走,岸上有人见到就大声喊叫她回头,但她充耳不闻像痴呆了一样直往湖里走,直至水渐渐没过她的头顶。
  那时候放牛的都是些老人小孩这类弱劳力,平时很温顺的牛一到湖里却容易暴戾,人拉着牛绳很容易被带落水。
  南方水田多,养的一般是水牛,水牛力大势猛趟水能力强,耕水田比黄牛快,黄牛适合犁耕旱田。但水牛有一个缺点就是喜欢泡澡,特别夏天不在水里泡上一半小时,你拉也拉不上岸。
  那个湖边本来就是一个天然的水牛牧场,水草丰茂又有湖可以给水牛去泡澡。只是接连几年出了水牛拖人入水的伤亡事故后,很多村民都改养黄牛。黄牛没有水牛力大但耐力持久,也好放养,而且黄牛不像水牛那样经常需要泡澡,这样可减少大家放牧的时间,释放更多的劳动力。而那个湖更是让我们这边十里八村的人都忌讳莫如深。
  我家没有改养黄牛 。家里的水牛从刚脱奶的牛犊就由我爸买回来一直养到现在,一直很温顺。就是训练牛犊耕田时有点曲折,甩着牛头就是不肯戴上耕地的套具,好不容易戴上,又不愿走,拿竹条鞭两下牛屁股走两步,鞭两下走两步,打狠了就耍牛脾气躺下身子在田地里摆工。后来还是我妈拉着小牛的缰绳在前面牵,老爸在后面把好犁头一步一步教着牛儿拉耕耙。家里的牛儿悟性很高两三天学会犁田,叫它停就停叫走就走,耕田的效率非常高。
  我家的水牛一直由我来放养,清晨把它放出牛栏,然后我骑在牛背上,不用带路它自然就懂得去湖边那片草地。到了湖边它自个儿在悠闲吃草,我在一边玩。听到上课铃响了,我才骑着牛一路狂奔去学校上学。
  尽管我和小牛已经尽力,赶到学校还是经常迟到。老师对我的迟到已经感麻木,指指教室一角落,我自动自觉站到教室一角,大概站四五分钟,老师用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表情传达过来我自然就懂得回去自己的座位。
  我们上学时可没有现在这些小屁孩这么幸福。老师上课是拿着教鞭的,所谓教鞭是指老师们自制的树条竹枝,教鞭第一个功能是用来指认黑板上的字,第二个功能……嗯,算了前尘往事提起来令人伤心,不提也罢。
  那时候家长带孩子去报名读书时说得最多的一句是:老师,俺没什么文化,就想孩子多学点文化,要孩子偷懒不听话,你就放心的打。
  相比起来我妈带我到学校报名时对校长说的话就比较惊世骇俗了:先生,我这孩皮得很,叫他来学堂也没指望他将来能考个状元,会算个数懂几个字就行。要他不听教,你就把他往死里打,我当我没生过这孩子。
  有次我快牛加鞭赶去上学时的情形被校长看到。校长气得手都发抖,指着我说:你,你几年级的 ?
  我说:三年级。
  然后淡定地去课室上学。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58:14

  当校长回到办公室拿出教鞭气势汹汹地来到三年级找我算帐时,我却在四年级的教室拿出课本装模作样地朗读课文。
  下午放学后老校长亲自带着我来我家家访。我爸边着织萝框一边和悠然喝茶的校长交流着关于问题儿童教育的双方观点,我见双方交谈的气氛还算愉快友好还以为没啥事。送校长走时还问校长要不要留下吃个饭。只是校长刚走我妈马上就不愉快了顺手就抄起条扁担,我见状拔腿就跑。老妈举着扁担追着我绕着村子足足跑了一圈。要不是她气力不继,估计还想陪我再跑多几圈。
  之后早上放牛的任务就不用我管,我只负责安心上学。只有下午放学后才让我去做放牛娃。不过就算早上不用去放牛,我上学还是经常迟到。至于迟到的原因嘛。总是彼时年少诸多原因一言难尽。
  每当下午放学后到湖边放牛,我把牛放在湖边草地任这吃货敞开肚皮去吃,我就到湖里游水。尽管村里大人一再告诫小孩不准到湖里游水。湖边也竖有几块木板上面用石灰水写着:禁止游泳。从书法来看这几个字应该是出自校长的手笔。但小屁孩有几个是肯乖乖听话的,特别是我,想我乖乖听话,简直是痴心妄想。
  花石湖的湖水清澈温和,不用来游泳实在浪费上天的赐予。在湖里我可以自由自在的闹腾,甚至无师自通就学会了狗爬式仰泳蛙泳蝶泳,后来没有成为奥运会游泳冠军为国争光,不是我天赋不高只是有点异禀。四周青山绿水暖阳和风,太适合陶冶性情,躺在湖里容易陶醉。
  然而我陶冶性情的日子也没能维持多久。有天我正在湖里游得正欢,校长骑着他的双杠二八寸自行车刚好路过。我悄悄潜入水里不让他瞧见,不想校长比我还眼尖早已经发现我,当下就把车子停下来到岸边吼着说:你给我上来!
  上就上呗,那么凶干嘛,知道逃不过我只好往岸上游。这时湖面忽然间就起风,水面碧波粼粼。我打了个寒颠,一下子感到很无力,我想我是感冒了,只是感冒得很不是时候。我扑腾了几下也没能往岸上游近一两寸,这样的无力感让平时精龙活虎的我脸色顿变。就在这时我身后出现个水旋,很小的水旋,只能把树叶卷入,这样的水旋用手一拍就会散开去。但校长看到那个水旋,脸色却大变,马上跑回到自行车从公文包中拿出一卷红绳,一个木钉。把木钉钉在岸边,系上红绳,红绳另一头系在校长的身上。就卜通地跳入湖里向我游过来。
  快把手伸给我。校长边游边说。我努力把手伸向校长。校长抓到我的手后,就向岸上游,游了几一下,后面有一阵更大的吸力将我们向那个水旋卷去。校长拉着我猛力向前游。但那水旋的吮吸力非常大,校长游前一步就被拉后两步。就这样我和校长一点一点的被拉向湖心。直到系在校长身上和岸边木钉的红绳开始变得紧绷笔直。我和校长就像急风中的风筝一样在水面飘扬。
  万分紧急的时候在岸上休闲吃草的小牛,突然哞昂一声就冲下水,一路声势浩大直奔湖心。小牛冲到旋心了,在水旋中直冲横撞,好像在和什么东西拼命一般。最险时我看到小牛只剩两个牛鼻子露出水面鼻孔一张一合。就在小牛快要沉下去的时候。小牛奋力一挣,竟然摆脱了旋涡。
  当小牛驼着我和校长上岸时。校长气喘吁吁地看看小牛又看看我说:以后好好对待它,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校长
  小时候上课下课一般是由校长拿着他那条柳木教鞭来敲悬挂在屋檐下的一口钟来提醒。那口钟只有碗那般粗细,长是筷子般的长短,在檐下风吹日晒显得锈迹斑斑。不过小归小,敲一下却响彻四里,各村在地里种庄稼的人都能听到。奇怪的是只有校长拿教鞭来敲比较响亮,其他老师用教鞭来敲只有卜卜的沉闷声,校长出外面开会,其他老师都是用摇绳晃铃铛的方式来哗响这口钟。
  有天我课间休息十分钟的时候,突发奇想,我们都是听到校长敲的钟声,才知道上下课。那么假若那个钟没有了呢?我岂不是不用上课,我顿时陷入深思。我思考的结果是趁四下无人偷偷把系在屋檐边的破钟摘下扔到了学校附近一条河里。
  当校长对着手表准备来敲铃时,却发现原来屋檐下挂钟的地方,只剩一缕麻绳在风中飘扬。迫不得已校长只能拿着菜刀敲个铁桶来当上课铃。边敲边扬开大嗓门喊:别玩啦,上课啦,上课啦……!
  那天的下上课铃一直是用铁桶替代,而校长脸色一直是铁青色的。
  这件事我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神不知鬼不觉。但和校长斗我还是显嫩了些,也不知道是那里落下个蛛丝马迹。第二天就被校长揪着耳朵来到河边要我把那个口钟捞起来。幸好我是个翻墙爬树,游江趟河的好手,没多久就把那口钟捞起。这时校长紧凑的额头才得到一丝舒展。我把钟交给校长时,校长叫我转过身,然后用教鞭一下一下的鞭我后背,其实这种教育方式比我老妈用扁担温柔多了。而且刚从河里上来,冷得直哆嗦。校长每鞭一下我感觉身上就暖一分。当我被鞭得全身热气腾腾的时候校长才叫我穿上衣服。
  放学后其他人都回家了,只有我被罚留下来拿着一个油漆桶和校长一起去学校围墙上刷标语。标语是:百年大计教育为本,相信科学破除迷信。虽然就这么几个字,但那时候工具有限,刷这几个字也要花不少的功夫,我帮着校长打下手,泵铁丁,绑红绳,弹墨线,印出字架后我在校长旁边拿着油漆桶,校长就慢慢的在上面刷漆。
  当好不容易刷到破除迷信的信字时,有个人骑着自行车急冲冲赶来。
  那是个四十多岁中年人,穿着的确凉衬衫,胸前袋口别有一支钢笔,这装扮在那时是知识份子的代表,知识分子把车停好后对校长说:老师这事还得要你去一趟。
  校长转过头问:啥事?
  那人说:边走边说吧,这事挺急的,迟了怕赶不来。
  校长放下刷子:弄的啥事这么急?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58:14
  然后他俩就蹲在一旁也不知嘀咕些啥。
  没多久校长站起来攢着眉说:啊生你是不是帮人碰了这类阴事阴物,多研究下宿土帮人人看看风水就可以。你在宿土这方面天赋很高。还有算命茅山术也不要沾太多。
  那人说:也就看那家可怜,正值中年起势,却沾了这个事,家里少了一大劳动力。
  校长沉吟一下说:嗯,我跟你去一趟。

  我看看围墙上破除迷信几个字就差个信字没刷就问:校长咱不刷了吗?
  校长:不刷了,留着明天再刷。这是钥匙你把凳子和油漆拿到我宿舍,然后你就回家吧。记得锁门吖。
  然后他两丫的就各自骑着自行车走了。留下我一人收拾东西。
  学校的教师宿舍,规格在当时还是很高的。一排整齐的小平房。每间宿舍间隔两房,前面用来批改作业办公用,后间放一张床就是老师们休息的地方。还有一个后院一口井,一块菜园。老师们在菜园种点青菜,葱姜之类,不时打打牙祭。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58:14

  我把东西搬完后,正想回去。看见校长书架上放了很多书,就打算找找有没有武侠小说之类课外读物看看。比较失望的是大多都是正儿八经的语文数学课本,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每册都不漏,就是陈旧了点。我翻找了一下,从一个抽屉里找到几本阵旧的线装书。
  我拿出来翻了几下书页,里面写的东西我半懂不懂的,但有道题让我觉得很有意思。就是算经里很经典的鸡兔同笼一题上数几个头,下数几只脚问鸡同兔各有几只?还有就是能让人把头发里的蚤子全挠下来也是无解的货郎题。
  我顺手拿起校长的钢笔和记事本推算下来。没写多久很快把校长的记事本画得密密麻麻。再顺手又在校长办公桌上待批改的作业本上扯了本不知那位同学作业薄在后面的空白处写画。划着划着,不知糟蹋多少同学们的作业本。天色暗下来,我拉着电灯继续。算着算着我感到困了,就和衣躺在校长的书堆里睡着,半夜觉得冷,还扯了几张报纸盖在身上 。
  早上醒来,发觉自己正躺在校长的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
  我翻身起床,发现校长正在井那边打水洗脸。见我醒来就说:来这洗把脸,手指‘沾盐抹一下牙,再漱下口。等下还要上课。甭担心我已和你父母说了,说是我叫你留下来学习,以后不要再调皮就是。
  初春的早晨还很冷,井口冒着霭气缭缭。井水很暖 我用手指沾点盐,胡乱刷了刷牙齿,漱口洗脸准备去课室早读。
  当我刚差半步就能迈校长办公室的门槛时,校长突然说:给我站住。
  我见校长手上拿着那本算经以及我乱七八糟写画的作业本,就心知要糟。
  我说校长:我该要去早读了。
  校长没理我,指着那堆作业本:这个是不是你干的。
  我点点头,校长用命令般的口气说:你先给我过来。
  我一步一挪地走过去,等着挨校长的教鞭。没想到校长只是给了我一张数学试卷。
  我说:校长快要早读了。
  校长:少废话,你给我做完这张考卷再去早读 。
  我只得是老老实实地坐过去答题。没多久我就头大了,这些题虽然没有货郎题那么变态,却也没有我平时考试时的题目那么简单。
  上学铃很快响了 。我正想借口去上课。一旁收拾书架的校长瞄了我一眼:给我坐下,答完题再去上课,其他的我会跟你班老师说。
  我只好老老实实的坐下去答卷。
  好不容易答完试卷校长才让我去课。第一次觉得还是上课好。
  放学后我又被校长留下,我以为是要帮手粉刷标语。没想到校长又是给了我一张数学试卷,吩咐我答完题完再回家。他一人拿着漆桶自个儿去粉刷标语。
  没多久校长就拿着漆桶回来,看来是刷完标语了,我正对着最后一道题咬笔头。见校长回来,我站起回说:校长再不回去,妈妈会骂的,家里的牛还等着我去放呢。
  校长没答话拿过我的试卷一边阅卷一边挥手示意我回去。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58:14
  第二天,放学后我再次被校长叫去办公室。校长拿着教鞭指着一张凳叫我坐过去。我战战兢兢地说:校长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校长不由一笑:什么不敢了?
  我说:我再也不敢迟到了。
  校长摇摇头拉过一张椅子在我对面坐下说:我问过你班数学老师你每次数学考试成绩都是60分。这怎么回事,你最好少耍花样给我老老实实给我交待,别说那些题你不会做。
  我看了一眼校长的教鞭,只好一一交待。
  平时数学的考试对我来说真的很简单,当考卷发下来我刷刷两下就做完,别人还在埋头答题。做完试卷呆坐着很无聊,而我有严重多动症,就扔纸条给挠头抓腮的同学提供答案,揪前桌女同学的小辫这种幼稚的方式来表达我对她的爱意等等之类,影响十分恶劣,屡教不改后。老师就特批我考完可以提前交卷,并可以出去玩。所以每次数学考试我都是只做到分数合格就没再做,当同学们还在课室答题时,我已经在外面捉虫子给蚂蚁送粮食。要不是考试不合格放学后得留下学习,我基本上是打算交白卷的。
  老校长听完我的陈述后,把教鞭高高扬起又慢慢放下,说:以后考试你还是可以提前交卷。但必须给我认真做完题目。交卷后你就来我的办公室不准去玩。放学后先不要回家,也要来一趟这里。其他的我会和你父母说的。
  然后我每天都会被校长留下读类似算经这些课外读物。
  当我破天荒第一次把期末考试的奖状拿回家时。我看到老妈眼里有泪花。然后发现妈妈对我温柔了很多,至少后来我和她怼的时候,她只是用掐的方式来教训我而不是用扁担。
  再后来当我一张又张奖状往家里送的时候,发现老妈越发对我温柔,那时候我家下饭的都是自家种的瓜菜,除逢年过节大多数时候都我家都是在吃斋。自从我有了奖状之后早上我的早餐多了一个鸡蛋。那时候我家的早餐标配是白粥加腌酸豆角。大哥大姐们坑议他们为什么没有这的待遇时,老妈理直气壮的表示,谁有奖状谁就有蛋吃。
  有天是星期天,因为不用上学所以我准备多睡会。没想到校长一早拎着一袋就来敲门。当我几乎是被我老妈拎着耳朵叫起床时我说:妈今天星期天,让我多睡会。
  还睡校长叫你。
  见到校长我问:校长今天不是星期天吗。还要上学。
  校长说:孩子不是去上学,是要带你去镇上比赛。
  我顿时来精神了什么比赛,拔河,还是五十米冲刺,五十米冲你老就交给我,不拿第一我愿挨我老妈一顿扁担。
  校长微笑着说:是奥林匹克数学考试竞赛
  孩子我跟你说这次你可得认真点给我好好的考。
  吃完,我就坐上校长那辆双杠二八寸自行车的后座去参加什么数学比赛。
  一路上
  校长说:孩子你这次你可得要好好考我可是好不容易才给你争取到的名额,像我们这样的民办学校分配给的名额很少,你一定要争气,给我考好。
  我弱弱的说:校长那要我不考好呢。
  校长听言发出一爽朗的笑声:只要你认真考,绝对能考好。
  那时候我们的山路还没实行硬底化,有时候过河的桥就几条光秃秃的石条。校长由于心情大好带着我一路狂奔。路上风景秀丽,山清水也秀,就是有点鸟寂静岭。路过那个湖时,我一时磕睡虫上来竟然迷迷糊糊地打起磕睡,然后华丽地从校长的自行车后座滚了下来,直滚滚地滚入到湖里。头还和湖边的石头来个亲密接触。
  之后我不省人事,醒来时人已经躺在医院,头上缠着纱布。耳边听到校长在不断自责,说自己粗心麻痹大意什么的。跟我学期手册里班主任对我的评语几乎一模一样。我妈倒看得开反过来安慰说:校长没事,我这孩子命硬得很,我平时一扁担下去他都当没事似的。
  听到这里我不得不发言说:妈…
  老妈说:瞧这不就活过来了么
  校长还是在自责:错过这次考试太可惜了。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58:14
  讨米妹
  每逢秋收后,我们这边都会有一些外地逃荒者过来挨家挨户的讨米。一般是一个妇人带着一个小孩,小孩在一边不停地双手作辑,妇人拿着布袋张开袋口躬着身求施舍。那时候我们也是才基本解决温饱,富余相当不足。开始时大家比较心软,见怜大多都给一碗半碗米。后来随着丐帮的人越来越多,大家觉得不能再这样惯着。就不再给了,但你不给那些丐帮弟子会在门口一遍又一遍的给你唱莲花落柱着门口不走。非常令人头疼。
  有天家里人都下地里干活,只有我在家看书。门口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个讨米的老头,用拐杖不停地边敲我家的门槛边唱:好心的大爷爷奶奶们,施舍点米呗。
  我听着烦就出来说:老头米没有,有些锅巴要不要。
  老头没应答我只是不停地说:好心人啊,施舍点米丫。
  我想给碗米打发他走算了。就回家里米缸掏了碗米出来说:老头你的袋子呢?
  老头从肩上摘下一个挂褡,我把米倒给入他的挂褡,话讲别人都是拿一个袋子来讨米,这老头用挂褡不说,这个挂褡居然绳带了九个袋子。
  我倒一碗米给他后,他还不肯走犟在我家大门口唱莲花落。
  我就说:老头欺负小孩是不是,不快点走等我妈回来信不信连这点米都不会给你。
  老头没理我,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小丫头却突然在屋角转出来,穿着打满补丁的花衣服洗得却干净,手里也拿着一个小袋子,乌溜溜的大眼睛怯生生地望着我。我攥紧拳头又松开,忍了,又回去给拿半碗米出来倒给这个净衣派的小乞丐。小丫头躬了一躹说:谢谢大哥哥。
  我说:别谢了,你们再不走我可要倒霉。让我妈知道非得给我一顿胖揍。
  老丐这才拉着小丫头走了。小丫头可能讨到米心里高兴,走路时一蹦一跳,还回头对我眨眼微笑。我却正双手抱肘托腮沉思怎样应付我妈。因为家里的米缸本来只剩几碗米的量,少两碗老妈肯定发现。想了一下,我决定今晚溜去校长那里蹭饭。
  校长一个人住在学校里。其他的老师家里都在附近放学后一般会回家。只有校长是外地人,听村里人说校长解放前当过解放军打过仗,解放后没去当官却跑去教书,而且专门喜欢到些山区从事教育工作。来我们这山旮瘩做校长也有好几年了。在我们这里校长威望很高,有校长做靠山相信老妈不敢对我怎么样。而且我以学习为名晚上去校长那里已经。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58:14
  大家端午快乐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58:14
  去到校长那里,本来想先去读些课外读物。校长却叫我帮忙洗米煮饭,而校长在井边给一只山猄子净毛开肚。看来我的决定是对的,今晚有口福了。
  没多久就听校长自言自语地说:哎,忘了买花椒和八角。
  然后对我说:你煮好饭先看会书,我出去一趟再回来。
  校长才刚走不久,外面就传来一阵笃笃声。然后中午那个老丐出现在我面前只是没见那小丫头。我脸顿时一黑说:老头这里没有米,只有书,要不给你一本。老丐没答我用手指了指井口边校长解剖好的山猄肉。
  我说:老头你知不知道你过份得令人发指。快走,想要山猄肉,门都没有。老丐一屁股坐在门槛上赖着不走。我气不打一处来,却也没办法只有等校长回来处理。没多久一个胖子骑着自行车过来,这年头一个人能长成胖子简直是大罪,饭都没有吃饱,农活又重,大伙那个不是面黄肌瘦。
  胖子走进来问:小哥校长在不在。
  我说:校长出去去说一会就回来。
  胖子:咦,怎么有个乞丐在这里,小哥快点把他赶走。
  我没好气地说:我可搬不动这尊神。
  胖子:喂老丐子快点走,我身上可没钱。
  老丐在地上用拐杖画个圈,点点圈子说:此地无银三百两。
  胖子转过身对我说:你身上有没有钱,给点他算了。
  我刚想答,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屋外响起:要钱没有,命有一条 ,奸商你算算我条老命值多少钱,估摸着你给个数,合算命你拿去,钱你给老洪。
  随着话音刚落校长宿舍又进来一个人,样子长得很凶,凶得见识如你怕也会吓一跳。这人长得高大粗壮,往他身上加一斤叫肥,减一斤即弱那种,给人压迫感很强。眼睛是眼白多过眼黑,而且他只有一只左眼,右眼黑洞洞的只有一个眼窝,没装假眼也不用眼罩遮挡,就这样乌漆漆地显露着。他身后还有两个人。一个我见过,就是上我和校长刷标语时见过的那个知识分子。另一个是背着个萝框的老大娘。
  大娘把萝框放下说:大驴你吼啥,没个顾忌的,甭把孩子给吓着孩子了。
  说着往我手上塞了几块糖果,十分不好意思地说:大娘来得急,校长也没说有孩子在,就没带啥来。
  我觉得这些人挺古怪的又不认识,不由把眼睛看向知识分子。
  幸好校长这时也回来了说:哟都到齐啦,你们先坐,我去把那山猄给解决先。这附近山上没什么好东西了。打了半天才打到一只山猄。
  这时胖子说:老胡来不,我电话问的,说是人在国外公干。今晚到不了。
  老丐哼了声,冷冷地说:人家都当大官啦,那还会瞧得上我们这些三教九流之辈。
  校长迟疑一下,很快笑着说:小见你先摆好碗桌,我去焖山猄。
  我就去摆桌凳,校长在里面炒菜。刚摆好碗桌就闻着一股香味,那味诱得我直咽口水,想不到校长还有这手艺。很快一大盘山红炆猄肉就摆上桌。几人围着坐好我瞄准了一块肥肉就等校长一开筷我就马上抢到嘴。
  校长向那坐在门槛上的老丐说:老洪过来一齐坐吧
  老丐摇摇头:自古以来那有丐子上主家人桌的吃饭。倒点残羹剩饭肯让我在门槛边吃了再走已经算是福份了。
  说着抖抖索索地从身上拿出双筷子和一个大碗。
  校长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只叫我夹点菜去
  给他。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58:14
  我心想这老丐没几片牙了,帮他夹菜时专挑骨头硬带肉少的里脊。
  我把菜夹好拿去给老丐,老丐接过来说:好心的小哥,今天施舍了两次给老丐。可算是有缘。
  这不骂人么,谁肯和乞丐有缘,我说:去,谁跟你有缘,告诉你千万别想着天天都来讨。尽早死了这条心,地主家都没有余粮呢。
  大家哄堂大笑,胖子说:这小子不错挺伶俐。
  校长说:这孩子就没让我省过心呀。
  大娘说:我看这孩子长得挺来福的,将来…
  老丐忽然插口说:那个人没来,今晚谁来坐位。
  校长笑着摇摇头然后从身后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铃铛。对我说:它连文革都逃过了想不到差点给你弄掉。幸好你又把它捞回来。这个钟现在就给你了,往后你可要好好的保管它。
  我接过来一看原来是学校的那个上课铃。我没明白这个给我干什么,难道以后上课要我来敲铃?
  众人脸上不由一阵肃对眼几下,都齐声说:恭喜校长。
  那老丐对我招了招手:校长收了个好弟子。丐子一生行乞穷身上也没藏得个什么,只有几个讨米的袋子,你拿着吧。
  说着从肩上摘下那个挂连褡递给我。
  我说:你这是叫我去要饭不是,不就夹几块骨头给你,用得着这样咒我。
  校长叱道:小见不许这么没礼貌,还不快多谢人家。
  我看了一眼校长,只好把那挂褡收下弯腰向老丐躬了一躬。
  吃饭时校长叫我帮人倒酒,帮倒酒第一个是那个知识分子,知识分子:连乞丐都那么大方,把藏粮的家伙都给你。我今天来得急,没什么什么准备,这把木尺给你吧。
  说着递给我一把黑漆漆的木条。我拿过来一看还真是一把尺子,量度是刻出来的,也不上点金漆,这样的尺子画个三角形都十分费眼力。
  第二个是那个大娘,大娘摸了一下我的头:孩子乖,大娘没什么好东西。身边只有支尘扫没事你就拿去扫扫尘。
  说着递过一支晒干的霞苇,又名狗尾草。
  第三个是那个面相很凶的那个,胸前用红绳挂着个小竹哨,他从脖子上解下给我挂上,只说了句:没结婚不要吹响它。
  第四个是那个胖子,胖子摸摸鼻子。从身上拿出一张大团结,一个雕琢精致的桃核,一把小算盘放在桌上一一摆开说:,我也不知给你点啥,你自个挑一样吧。
  我看了眼胖子把手伸向那张大团结上面,当时一张大团结能买到好几斤的猪肉。但我又慢慢把手移到那个桃核上边,胖子装作不在乎的样子把脸转开一边。
  “一上一二上二三下五落二”我边背珠算口诀边着拿起那个算盘,胖子的眼角不由一抽。
  众人大笑:奸商也敢考校长的学生,孩子好眼力把奸商的算盘拿走,免得他以后再打小九九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