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3:20
  先说明白,我不是什么网络写手,也不是什么文科生,文笔是一点没有,烂的一笔,现在的天涯鬼话基本上变成小说聚集地了(有的还出版赚钱了,我真的是不理解,这是鬼话当时创建的初衷意义么),但是这不是小说论坛,所以我就用我这蹩脚的语言表达能力,把我自己经历的事情发出来,没有什么条理性,我想到哪说到哪,我都是当场打字发表的,有点慢哈,但是说假话天在看!
  我是1990年人,父母都是上班族,在镇子上的公务部门上班,父亲是在供电所,母亲是在医院,我是14年毕业,通过内招进入供电公司,成为一名农电工,后来经过培训什么什么的,被安排到了到了家乡,也就是苏北地区某个以运河命名的县里,也是我的老家,但是,不是在我长大的那个镇子的供电所,是在北边和山东接壤的一个镇子,因为刚开始上班,年纪轻,所以干的活就多,本来每四天值班一次的抢修班,到我这变成两天一次了,就是那种24小时在单位的,接到工单就出勤抢修的那种班,但是苏北农村嘛,一道晚上9点钟往后,大部分村子里都是黑灯瞎火的了,就算是有事故什么的,老百姓也不会去报修什么的了,都睡觉了,但是诡异诡异在那天。。。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3:20
  那天大概是,嗯,15年的8月份,天气热的很,出了空调屋就没办法喘气的那种热,当然天气越热,用电负荷就越大,负荷越大,就越容易出事故,可不是,那天周几不记得了,时间我却记得清清楚楚,大概是晚上十一点左右,我说一下,大家应该知道,镇级抢修班,是五个人值班,一个值班班长,一个司机,三个抢修人员,但是班长从不下去,抢修的一个老师傅,也不下去,到点就睡觉,就我和那个姓宋的师傅下队,宋师傅年过50了,也是个老师傅,平时对我还不错,教了我很多东西,所以我平时都亲切的叫他大叔,那天我洗完澡,早早的躺在了床上,吹着空调玩着手机,因为十一点了,按照常理,这个点是没人会报修的,但是那天邪性,十一点接到了县公司的一张抢修单,是一个叫黄墩(假名)的村子,多户无电,有投诉倾向,需紧急处理,马丹,大叔起来骂布咧咧的,说一群SB,坚持睡一觉不就行了,大半夜的,折腾什么玩意儿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3:20
  但是心情再不好,还是要出勤的,因为没电,老百姓也是热的受不了的,将人心比自心,我笑了笑穿上了穿了一天的黏不呼呼的土黄色的工作服,黄墩村离镇子还是比较远的,路不好走,之前还下过雨,路很泥泞,司机师傅姓周,我叫他周叔,是个老司机,一路上,大叔和周叔都在说一些比较下流的笑话,或是议论这个谁不好,那个领导脑残什么的了,我插不上话,就在那玩手机,黄墩村,我们这的方言,黄墩黄墩,语速快,就会说成 魂归 村,尼桑皮卡就是NB,一路硬开,不到30分钟就到了村头,大叔说,这个村子地邪,当时上变压器的时候,老百姓没一个愿意让步出地方给上的,找村委会,村委会也是不大支持,但是为了供电电压什么的,还是硬给上了台变压器,上在村尾的玉米地里。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3:20
  到地方了一看,乖乖,周围盖了好多的毛坯房,就是那种农村盖得,红砖房,连墙上的水泥都没泥,盖得乱七八糟的,都是为了拆迁用的,有七八处房子,房子连大门都没有,房子的大门跟个什么东西的大嘴似的,玉米地,还种了一些黄豆啊什么的,车子是过不去的,皮卡就只能停在大路上的,周叔说,老宋,麻利的,估计是变压器跳闸速去速回,这个地方有邪性,让小韩(我)和你一起去,然后我跟着大叔开始趟玉米地,其实也不远,也就是大概三百米的距离吧,在一百多米的时候,有条泥路,估计是建那几处房子时候车子压出来的,我从那几处房子路过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想往里瞅,里面特别黑,我不敢往里看,就抓紧跟着大叔过去,到了变压器跟,是跳闸了,大叔上去送开关,我以为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但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3:20
  开关像是被什么东西抵住了一样,就是送不上去,大叔骂了句娘的,变压器因为有安全距离,上的比较高,所以,大叔下来了,他穿了脚扣,好方便有支撑点,又送了一次,送上去了,我刚松口气,马丹,又跳了,大叔,来火了,我倒是乐了,第三次还是送不上去,大叔下来围着变压器看了一圈,抬头一看,操蛋,令克未吸合,这样能送上去就真出鬼了,大叔说“二子”(我在家排行老二,大叔和我父亲都是一个战壕出来的老同事),你去,到车上把令克棒拿过来,要不送不上去”,我一听乐不出来了,我看看了黑压压的玉米地,又看了看不远处几座像坟墓一样的房子,我说“啊?我,我一个人去啊?” 大叔说“你特么一个大劳力,又没有狼没有虎的,你怕个蛋,五分钟,速度” 我抬头看了下,目光穿过玉米和那几处房子,看到了停在路上的皮卡,大灯发出的暗黄色的光,行,我去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3:20
  我按照来的时候的路,一口气小跑,到那几处房子的时候,人都是这样的,越害怕的东西,越好奇,越好奇就越不由自主的想去看,我用眼神的余光,不自主的往房子里瞅,黑乎乎的,啥都没有,我松了口气,到下一处房子的时候,我从门口过去,余光一扫,还是黑的一笔,我刚收回目光,却瞅见了,里面的黑好像动了一下,对,就是黑的不和谐那种,怎么说呢,就是有个更黑的东西在黑乎乎的房子里动了一下那种,我特么转过来脸,不看不想,小跑,从玉米地里钻出来,喘口气,我看了下手机,十二点了要,身上又热又粘,我走到车跟,拿了瓶矿泉水,一口气喝完,凉快了点,然后我问“周叔,这地方是有点邪性哈,”但是没有人回我,我又说“大半夜的出勤,是操蛋”还是没人理我,我抬头一开,特么的,驾驶位空空的,哪还有什么周叔,得,刚刚喝下去的一瓶矿泉水,现在不是有点凉快了,是有点透心凉了,操蛋啊,我用我最快的速递到车后边去拿令克棒,拿了转脸就跑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3:20
  刚进玉米地,就被绊倒了一下,我拿出来手机,把手机上的手电筒打开(单位发的出勤手电在大叔那),我一有亮光,心里就有点安稳了,我自己想想,笑了,自己怎么感觉跟玩似的,然后想到这,我就开始大不咧咧的往前走,开始唱歌,又走到了那几处房子跟,还是有点怕,我就用手机灯光,远远的照着那几处房子,能隐隐约约看到里面都是一些建筑工程剩下的余料什么的,我不敢细看,就往前走,走到了倒数第二处房子跟,就是我刚刚来的时候看到里面有东西不和谐的那个,我用手机就照,啥都没有,我松了口气,刚想走,我看到了,房间门处有一个鞋子,是鞋头,我手机往上照,卧槽了,看到了,一个黑人影,对,我绝对没看错,是个男的体型,好像也在看着我,我转脸撒腿就跑,往大叔那跑,一口气跑到大叔身边,大叔拿着手电在那抽烟,看我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喘着大气,他说“你跑什么的,慌里慌张的”,我顾着喘气,来不及和他解释什么,他接过令克棒,上杆,送电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3:20
  他下来后,看我心有余悸的样子,说,“你平时不是这个样的,闹什么的”,我缓过来气就把这个事情和他说了,他一听,笑的哈哈的,说,“有意思么?有意思,走走走,我也去看”,他以为我在逗他玩,他拿着令克棒,走在前面,我拿着脚扣和电工包走在后面,到那房子时,大叔在门口停了,转脸叫我快点,我走过去,他问我“哪处房子啊” 我说“那个第二处”他看我吓得这样,又笑了笑,他直接往第二处房子那走,大不咧咧的走进去了,工程手电照的满屋子透亮,他喊我过去,他说,房子是盖的蛮瘆人的,但是有个几把人啊,我进去左右看看,除了一些泥沙,不完整的砖头之外,却是什么都没有,大叔转脸说走吧,我紧跟着他走了,出玉米地,我说,车子有古怪,周叔不见了,大叔转脸说“你是不是被吓着了?一惊一吓的,老周不是在车里么”我一开,周叔可不是在驾驶位眯着眼呢,我带着不解和大叔一起上车,周叔睁眼,说,怎么这么久啊,大叔和他又开始扯了。。。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3:21
  这是我遇到的第一个灵异事件,嗯,或者说不能称之为灵异事件吧,反正就是现在想想还有点后怕的事情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3:21
  后来,回到单位了,我去问周叔,我说你之前去哪了,我回来过一次,你知道不,他疑惑的看着我说“去哪?啊?我不知道啊,你说的什么,我特么一直在车里好不,一个小事故,你们爷俩捣鼓半小时,丢人不”,我越听特么背后冷汗越多,愣在那了,周叔一边说一边看着我这懵逼的样子,终是忍不住笑了出来,说“你个小屁孩,我在玉米地里方便呢,看你那慌慌张张的样子,我听到你喊了,我就故意不理你的,看你着急的样子,有意思的很”,我挠挠头,也许,是我眼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