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59:56
  严重烫伤过,还差一点转成白血病。掉进冰窟窿,点着过厨房,被高压电打过,拿着伞跳过房,河里游泳好几次差点淹死,还跳过井,学电视里上吊,那个年代孩子都淘,不过像我这样玩命作死也少见,很多人都跟我父母说我养不活,就是一个讨债的,谁知道过了十二岁,我一下好了,虽然还是淘,懂得轻重厉害,不再做那些让大人提心吊胆的事了,我慢慢长大,但因为先天原因,我比普通人接触了更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现在写点短篇,主要是我自己的经历,跟听闻,我不准备排序,想到哪里里就写哪个故事,愿有人喜欢。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59:56
  怎么能接着写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59:56
  鬼压床,我们老家叫压虎子,很多人都经历过,现在有人解释说是睡眠障碍,对于这个观点我不去做评论,下面说说我所遇到的几次鬼压床。

  我十几岁时候,一天晚上大约八九点,我躺着床上看书,听见很清晰的脚步声,从大门口走过来,经过院子,走进厅堂,然后又进入里屋,我以为是大人回来了,就没有动,继续看书,突然身体一下不能动了,我看见两个胖女人在我身上,一个按着我胳膊,一个站在我肚子上,看着我狞笑。我拼命挣扎,身体一点也不能动,想喊发不出来声音,感觉这样很长时间,心里一下子愤怒了,心里骂她俩,你谁呀,跑我家里来,我弄死你,手一下抓住其中一个脚腕,往地上摔去,然后我就一下子坐了起来,浑身汗水,喘着粗气,知道这个是遇到鬼压床了。起身下床洗了一把脸,还是有点惊魂未定,走到厅堂坐着等大人回来,却发现条几上放着一个石膏人物像,居然跟刚才压我的两个一模一样,我一下火了,心里说原来是你们这两个烂东西,拿到院子里摔了一个粉碎。

  过来一会母亲回来,我问这个石膏像是哪里来的,母亲说是今天去醮坛看打醮,门口有人送的。(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59:56
  鬼压床二

  这次鬼压床发生在我在零件城开门市的时候,那个时候没有空调,夏天人们热的不能睡,都在门市门口房檐下睡,当时社会治安好,人们都没有什么戒备心,我躺在房檐下,感觉似睡没睡的时候,一个黑影从上往下压到我身上,虽然我看不清楚他的脸,但我知道是一个男的,在此之前,我已经经历了很多次鬼压床了,所谓见怪不怪了,甚至有点了。我身体不能动弹,它(我不知道这个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所以用它来称呼)

  想用嘴吸我鼻子里出的气,我就憋着不呼吸,心里说滚你妈的吧,猛地挥拳向他脑袋打过去,结果一下子能动了,也醒了。(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59:56
  写在前面。我一直想写点东西,把这些年经历过的,听说过的记录下来。但我比较懒,光想却懒的写,再着,文笔不好,写的东西怕丢人,我喜欢随心所欲,所以更新不会按时,高兴就发两篇,没有兴趣了就等两天,不过只要有人看,我一定会写下去,没有人看我也会写,就当自己的回忆录了。

  我出生在七十年代,在我出生到三这个阶段,丢魂是家常便饭一样的存在,父母带着出门回来会丢魂,有时候在家也会突然发烧昏睡,我们村的神婆看了告诉我父母说,我的魂自己跑出去了,然后就是叫魂,盛一碗小米,绕着脑袋正三圈,反三圈,口里念念有词,如果满满的一碗米中间出现一个大坑,那么就可以肯定是丢魂了,然后父亲就拿着烧纸在村外十字路口点着,叫着我的名字往家走,中间不许回头,每次父亲刚到门口,我也就好了。老是这样也不行,父母就找了好几个阴阳先生看事,结论是,看不出来我的前世,不知道我从哪里来的,每个人出生到三岁这段时间,都会有主神看护,我却没有,据说,每个小孩三岁以前都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但因为有主神看护,往往没有什么事,我缺了保护,所以经常不是被吓丢魂还是魂被勾引出去。接下来就做了很多法事,我懵懵懂懂记着,栓过锁子,还拜入一位神仙的门下。后来我问过母亲,我是拜哪位神仙了,母亲没有说,我也没有再问过。

  三岁到十二这个阶段我处于意外不断状态中,按现代的话说,就是奔跑在作死的路上,其实这一段是开头,我第一在天涯上发帖,还不熟练,就弄乱了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59:56
  太行夜话之红衣女孩
  十七岁那年,有一次去姐姐家玩,到晚上十一点,我骑车回家。姐姐家跟我家是邻村,两村之间有一条大沟,沿着沟沿,有一条小路,两边有好几处坟地。当时月明星稀,周围除了几只蟋蟀的叫声,一片寂静。
  走到一半路的时候,后车座猛地晃了一下,我回头看看,什么也没有,就没当回事。回到家,父母早睡了,给我留着门,那个时候,小孩都是散养的,玩的晚了,大人就先睡觉,留着门,小孩回来自己插门睡觉。我插上大门,回厢房睡觉,在似睡非睡时,看见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孩飘了进来,年龄跟我相仿,笑眯眯的站在床前看着我,对我说,你出来接我一下,我进不了大门,。我有点害怕知道又遇到不干净的事了,跟她说,我不认识你,你为啥跟着我,你走吧,我不会接去接你的。
  她还是笑眯眯的,说,你骑车驮我来的,你出来一下,我就能进来了,我们一起玩,好久没有人跟我玩了。
  我想起来当时车座晃了一下,肯定是那个时候她上了我的自行车。我对她说,你赶快走吧,我不跟你玩,你快走。这时我一下子醒来,拉亮灯,看看屋里什么都没有,我心有余悸,不敢再睡,就拿到床头的一本(天龙八部)看,没有多久,睡意袭来,眼皮一合,看见红衣女孩又飘了进来,她还是笑眯眯的,不过看得出来有点生气,说,你把人家带来,又不让人家进门,我在门口转悠好长时间了,你出来接我好不好,我不会吓唬你的。我挺害怕的,对红衣女孩说,求你了,你走吧,我不会去接你进来的,我又不认识你。
  这个时候又猛地醒来,看看灯还亮着,手里还拿着书,这时,我真的害怕了,浑身大汗,第一我虽然也心里吃惊,但还是以为是一个梦,这次就明显不对劲了。我不敢睡也不敢看书了就瞪眼看着门口,只不过眼皮一会就不听话,一合眼就看见她,一睁眼就没有了,就这样折腾好几次,红衣女孩也越来越愤怒了,我心里的火也一下起来了,心里骂她,还没完没了了,还不依不饶了,你以为我怕你呀,我下床想出去看看她到底想怎么样,当面骂她,走屋门口,我就怂了,没有胆量拉开屋门,更别说去大门外了,我再也不敢上床,拿了一把蒙古刀壮胆,走屋里不停的走,一直到窗户外面亮,我也坚持不住了,倒在床上就睡。
  这件事就这样结束,我也受到什么影响。过了好久,我打听到,是有一位早逝的女孩埋葬沟沿不远的地方。好多年过去了,我依旧能想起来她笑眯眯的样子,其实很可爱,很清纯。当时胆子还不大,如果是二十岁以后,我想我至少不会那么害怕,但阴阳两隔道理我还是懂的,也不会跟她做朋友。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59:56
  太行夜话之夜探鬼屋~鲁班术
  在我们村西边,有一座荒废的老宅,听大人说,那里以前是一个地主大院,因为不干净,地主家搬走了,一直空着。几十年过去了,这座卧砖到顶的豪宅,已经破烂不堪了。
  小时候,大人经常嘱咐 不让小孩去那里玩,说闹鬼,于是乎,不管白天还是晚上,我们都觉得那个地方阴森森的,大家都尽量避免去那边,如果确实要从那边路过,都会加快脚步,一秒都不愿意多呆。
  我十岁那年,前面说过,正是没事找事的时候,越有危险来来劲。一天,本家二哥把我叫到背人处,说晚上去地主大院看看,你敢吗。我心里有点怵,但还是满口答应,又害怕又好奇的感觉确实很刺激。
  二哥说,那就说定了,不要告诉别人,吃了黑晌饭(晚饭)我去找你,咱们就说去打四角玩去。我说行。
  晚饭后,我们向村西走去,离大院越近,心跳的越厉害,我不自觉的脚步就慢了下来,二哥问我是不是害怕了,我硬着头皮说,怎么会,就是大人不让来这里玩,怕知道了挨骂。二哥说,男子汉大丈夫,不能临阵脱逃,有我呢不用害怕。说他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小旗子,旗杆有筷子长,上面是一个三角形的黄旗,中间写着一个令子。二哥把小旗给我,他又从裤裆里拿出来一把木头剑(以前都是穿大裆裤,),对我说,我偷你大娘的(他母亲,我叫大娘,后面会我会写这位大娘的传奇故事)。如果有脏东西,你就拿旗子打它。
  我们找到围墙倒塌处一个缺口进去,只看见满院子的荒草,一片凄凉,刚走几步,突然草丛中窜出来俩东西,惊的我嗷的一声叫出来,二哥忙说,别叫,是野猫野狗。推开房门,一阵噗噗嚓嚓的声音,接着飞出来很多小鸟,这次我倒没有害怕,我知道没有人房子里都会有麻雀住,我平时也去过空房子里逮麻雀玩。
  中间是客厅,两边各有一个里屋是卧室,看过去去,空荡荡的连一个家具都没有,只有厚厚一层尘土。
  二哥拿着手电四处看看,没有发现什么,说,咱俩躲起来,躲到门后,门是往里开的,万一有东西进来,它要先推开门,往前走两步,然后扭头才会瞅到咱,门一开咱就知道了,他还没回头咱就先下手,占先不占后,打架不挨揍。

  二哥其实比我就大两三岁,但很早熟,井井有条的像个大人。
  我们蹲在门后,开始我还还紧张,紧紧抓住小旗子,过来一会没有其他动静,就慢慢放松了。
  我们俩小声嘀咕着,一直等到半夜,也没有什么特别事情,我们俩也困了,二哥说咱回去吧,记住不要告诉别人,明天我们还来。
  第二天晚上,我们俩又呆了半夜,还是没有发现异常,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们俩还是每天过来,只不过毕竟都是孩子,贪玩,'每次过来呆一会觉得无聊就出去玩了。过了二十多天,已经是深秋的天气开始变冷,半轮弯月冷凄凄挂天上,阵阵西北风吹到身上,凉飕飕的。
  我们俩照例拿手电四处照照,然后蹲在门后,因为一直没有异常,心里早就把咱俩闹鬼的事是大人的瞎传,每天过来成了了例行公事一样。还有就是小孩的自豪感,这座全村人都害怕的院子,现在成了我们俩的秘密基地,成就感不言而喻。
  我们俩嘀咕着一会去哪里玩,这是听到隐隐约约的呜呜声,像风吹瓶子的声音,又不像,我一下子感觉汗毛的竖了起来,后背发冷,刚要喊二哥,二哥对我摆摆手,表示他也听见了,让我别说话。我手忙脚乱掏出小旗,后背紧紧靠在墙上,小旗当挡在胸前。
  呜呜的声音断断续续传过来,不过越来越清晰,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女人在低声哭泣,又不敢大声哭出来。
  我感觉我的心都到嗓子眼了,一动不敢动,转头看看二哥,他倒很平静,拿木头剑横在胸前,眼睛四处张望,寻找声音是哪里传过来的。
  哭声断断续续传过来,却也没有东西进来。二哥小声问我,你听听是不是从里屋传过来的,我忍住害怕,仔细听听,对二哥点点头。二哥说别害怕,我们去看看,你跟着我。
  二哥右手拿木头剑,左手拿手电,走在前面,我拿小旗在后面跟着,走到里屋门口,二哥停下来,拿手电仔细四处看看,还是什么都没有,只不过哭声更清晰了点
  。二哥放松的对我笑笑,说,没事,是吓唬人的,跟我猜的一样。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59:56
  二哥告诉我,看来是地主被人坑了,这是厌胜的一种,叫鲁班术,把椽子掏成哨子,在风向跟风力合适的情况下就会发出声音,以前的都木匠很多人都会。方法很多,比如在房梁刻小鬼,在大门上涂某种动物血,吸引蝙蝠撞到门上,跟人敲门一样,开门看不见人,还有把动物尸体砌在墙里等。
  在以前工匠很受气,往往被主家欺负,干完活找理由不给结工钱,所以会提前做点小手脚,如果活干完了,能结了工钱.或者少克扣一点,也就认了,会不知不觉中解除,否则就算一个报复,一般主家出现这种事情,会找一个懂行的人看一下。如果确实被下了厌胜,大部分陪个礼,把工钱结了也就算了,看来这个地主没有找到懂行的,以为是闹鬼,吓的搬家了。这么好的院子就这样荒废了,因小失大此为一列也。
  我很奇怪二哥小小年纪怎么懂这么多,他说是听大人说的。
  后来,我也看了几本这方面的书,对厌胜术有了一点了解,厌胜者,压制取胜之意。其实厌胜在我们生活中很常见,大部分都是明处的,包括影壁墙,泰山石敢当,房顶上五脊六兽等。
  暗地里的,大部分都是工匠感觉受气了,出出气,吓唬一下主家罢了,除非是深仇大恨,不会设置太恶毒的厌胜术。
  二十年后,机缘巧合下,我帮朋友解决一桩厌胜报复事件。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59:56
  好的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59:56
  怎么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