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3:25
  混迹天涯少说也有4年了。以前大学的时候每次等到室友睡去,我便就着故意调黑的手机昏暗光亮,打开蓬莱鬼话看个起劲。呵呵。那感觉挺恐怖的。呃呃呃。首先声明,我是有神论者。现在第一次发帖,都是我个人经历,家人亲戚朋友说的。真实性我可以保证,本人不才,错字,病句在所难免,望海涵。

  故事一 在池塘洗澡“人”
  这事也是听我爸爸说的,具体哪年他也记不清了,应该是1975 6年。在农村的夏天的傍晚,在地里干活的大人都赶着回家做饭去了,我奶奶跟爸爸说:我先回去干活,你把剩下的麦子割完,能干多少就干多少,半小时之后记得回家。我爸说好。半小时过去了,我爸爸一看还差最后一点,十分钟就搞定了,就没急着回去。此时,太阳已落半山,残阳西挂,周边灰蒙蒙的。很快麦子都割完了,我爸也哼着小曲走了,走到村头的池塘边上,我爸听有人叫他下去洗澡,“二弟二弟下来洗洗澡啊 大热天的”。仔细一听那人是他隔壁家的大哥,好嘛,我爸就大声回应他说好叻。于是就扒拉芦苇,此时听到有人在拨河水(农村的孩子都知道收麦子的季节河面上往往都罩着一层灰尘),我爸刚把芦苇弄开,一抬头就看到水面一个人影都没有。连忙退出芦苇,此时太阳已经落山,四周冷风嗖嗖(那个池塘确实有点邪乎,因为之前芦苇丛生,树木高大,总之很阴凉。后续还有很多灵异事件发生再此),一个机灵,我爸赶紧往家跑,快到家的时候看到他所谓的大哥在门口吃饭,于是我爸就问他刚才那个人是不是他,那人说:瞎扯啥,我今天发烧(也可能是起水痘,谁都大家都知道吧?不能沾凉水不能吹风),一天都在家呆着门都不敢出。前段时间回家,我爸借着酒意也说起了此事。汗。



  故事二 那个穿花衣裳的黄鼠狼
  这事是我高中放寒假回去听邻居说的。中国的农村大多是一排排房子门对门中间留个3-4米的巷子,在我家后面的后面的的后面有一户人家,妇女那几年得了肺病(就是晚期的时候大肚子的那种病,挺折磨人的,家里也没钱治疗,不知道是啥病),当时她也应该有四五十岁,后来去世了。去世时是在夏天。去世不多久有天午后,人们都在故事一的池塘边上的林荫道上凉风,忽然有个刚嫁到我们村的新媳妇说好冷啊,怎么感觉凉飕飕的?别人都说她别是感冒了吧?话音未落,那个新媳妇忽然惊恐万分的指向她对面的野草丛大叫到“快看快看一只穿着碎花衣的大黄鼠狼!!”,离野草丛最近的几个小破孩也都看到了,但是那只黄鼠狼瞬间就没了。事后很多人都问那新媳妇是什么样的碎花衣,她描述的样子就跟那去世的妇人生前所穿的一模一样!!

  故事三 梦里的那个黄衣女鬼
  12年年底,我实习结束带女朋友(下文m)回家。当时我跟m住的是新房,爸妈住在隔壁的老房子里。当时新房里面只有床,没家具,电路也没。我从老房子里扯得电线接的灯泡。12年冬天好冷……那夜已经过了十二点,m睡着了,我在玩扑鱼达人(好吧,那段时间我很迷恋这个游戏),玩到一点的时候吧我就睡着了。做了个梦(下文句号前都是梦境),梦里有个黄衣女鬼一直跟着我,我自己也知道却不怎么害怕,在每年的同学聚会上,有人听说有个女鬼老是跟着我,让我拿出来看看(我记得很清楚他们就是这么说的让我拿出来),我四下望了望说没看到她人在哪里,又突然感觉她在桌子底下,于是就掀开桌布用右手指着她大声对同学说快看她在这里。梦醒了,醒来,我看到我的右手突兀的伸出被窝,满是冰凉。很是害怕当时。后来昏昏沉沉又睡去了,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刺啦门,我家的大门是铁门,当时寒冷的冬夜,四周一片寂静,一丝风都没有。就是感觉有‘人’在用东西划拉我们家的大门,那声音很真实,我动了下身子,这时m也醒了,她问我是谁敲门。我说我家门口有野草,可能是风吹的划拉到门上了。可是我家门口都是新铺的路,干净的连个鸟毛都没有啊。第二天,我开大门的时候也没发现啥异常。无语

  池塘:位于村头40米处,周围有很多高达的树木,和茂密的芦苇丛。池塘不大,总长也大概就在四五十米的样子,长方形。以前水都是满的,近几年,但干涸了。有点像‘口’去掉上面一横,其他三笔都是小路的这种感觉。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3:25
  继续写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3:25
  我想接着写是不是在评论里写就行了???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3:25
  故事四 这个故事是我在酒店兼职的时候一个近六十的保洁阿姨跟我说的。以前,她家隔壁的女人去世了,无奈,去世的这个人的小女儿当时8岁,母女关系非常非常好。那几天天天哭着对家人说想妈妈想妈妈的,可是人死不能复生啊,怎么办呢?这天小孩爷爷对家人说头七快到了,要不试试吧?大人们都说太危险了,不行。可听着小孩断肠心碎办的哭叫声,任谁都心生怜悯。于是都同意了说试试。头七那天,老人顶着一头白发,用苍老的双手摩挲着小女孩的脸,沙哑着说,娃啊就这一次啊,我等会把你藏在堂屋后面点草席子里,中间留两个小洞,你可以看看你娘,遇到危险大声叫,我们就在院子外面。天色渐暗,冷风夹杂着树叶突兀而来,大人们心急如焚的站在院外仔细听院里的情况。此时小女孩就着煤油灯透过两个洞口观察着堂屋里的情况,忽然阴风袭来,吹散了院中间的焚香灰,煤油灯光在颤抖,堂屋里物影摇曳,一个蓬头垢面的妇女摇摇晃晃着进来了,她低着头痀偻着身子双手低垂,身子僵硬,走一步好像随时都要倒地一样……嘴里莫名的在念叨着什么。只见那妇女翻箱倒柜搬得好似在寻找什么。不多久,就找到了里屋,而小女孩此时正在堂屋门后的草席里蹲着,位置正好在里屋门口处,那妇女踱到离小女孩大概一尺的距离时,此刻煤油灯穿过两个小洞照在小女孩的眼睛里,眼睛刹是光亮。那妇女立即就觉察到草席里有人在,面无表情的嘟囔着:“怎么在这里啊孩子,娘的时间不多了快出来。”她一下子就把草席掀开,搂着小女孩的头就啃,没错是啃……“啊!!!!!!”院外大人听到小女孩的凄惨声,立马闯进院子里忽然听到‘嗖’的一声,只见一团黑影跳出了墙外,此时小女孩已经倒地,奄奄一息……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3:25
  合肥今天天气阴沉沉的,我坐在办公室里写着恐怖故事,烟雾缭绕……
  不求几多人再看,只想让更多人知道这些事情(我不想用故事,总觉得故事两个字的真实性不如事情两个字高)。OK,我继续。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3:25
  故事五 是人还是死人?
  这个事情是我中学的时候有次在地头干活,听老妈说的。(我妈是老大,以前农村的小孩很早就懂事了,能分担很多家务,写到这里的时候我拿起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玉米收完 小麦刚种上,二老今年终于可以清闲下来了。身在外地的你们,一定要多多往家里打个电话问候一声,尽量做到父母在不远游……)。
  当年她还是八九岁的小孩时,有天下午她在地里割草有次在地里割草,忽然看到一大群村里人跑向邻村。她追上去问怎么了,人们说邻村有个死人活了。正文:
  话说邻村有个男的在干农活时,突然暴毙,家人痛不欲生。办完丧事,时隔半月,怪异的事情发生了:邻居先是鸡少,再是鸭少,后来竟然羊也不见了。这还了得?在当时农村,正是非常艰苦的时候,三个鸡蛋就可以当学费了!!于是人们就查这天杀的小偷,可是查来查去也没个头绪,死的那个人的家里的猪也少了一只。这下可炸开了锅!村里有个算命的老先生对大家说:“可不得了咯,大虎出来喽。”(大虎就是那个暴毙的男人)人们不信,都去坟墓里看看大虎的尸体到底还在不在,当人们到了墓旁,只见一个人头大的洞口猛的惊现在人们面前!算命的老先生大声说,妇女全部后退,身高高于170体重140的汉子全部上前,扒坟!……可是坟里什么都没有。一些印有手指印的棺材木七零八落的散在坟墓里……算命先生又大叫到赶紧回去看看他家有没有。一伙人赶紧跑回去。人们把他家围了一个圈,拿着铁锨和镰刀钉耙和木棍,女人们弄来好大一堆柴火堆在院子前方的河边,有人透过窗户看到了麦堆上躺个人,叫他他又不答应,算命老人断定就是死去的大虎!因为屋子太小,进不去那么多壮汉,所以有人提议把房顶掀开。算命老者抬头看了下太阳说道事不宜迟,赶紧的!当人们掀开房顶推倒墙的时候才看清楚:一只平躺着的满身是灰毛的不明物种,能辨认出它穿着大虎生前的衣服,脸上胳膊上脚上都是灰色的毛,那绝不是汗毛,因为那毛起码有两寸长,午后的阳光照在灰色的毛上,诡异的令人起鸡皮疙瘩!!于是人们小心翼翼的用绳子大铁锨(以前挖河用的那种,我见过),把它弄了出来,放到草堆上。一把火烧了,烧的时候,莫名的一阵大风吹来,风和火相互纠缠在一起,老人大声说赶紧泼油上柴!壮汉们冒着热浪,把一捆一捆的秸秆木柴往里扔。就这样一个小时不到就烧完了!
  事后听人说政府还奖励了村里人一台放电影的机子,可是算命的老人却没能看一眼,因为火烧汗毛桩(音译,我们那里叫那东西汗毛桩)没超过三天,老人就死了。
  我当时问我妈那个汗毛桩到底是啥东西。我妈也说不清楚,她就说到人死了之后一定要把死者身上的衣服烧掉,眼泪不能滴到死者身上……
  不说了,要上班了。晚上有空继续更新。大家有什么灵异事件都可以进来说说,互相交流嘛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3:25
  解释说明 故事四其实有个后续我没说清楚。很多年后,那个小女孩从阴影里走出来(但是脖子上还有一些抓痕)对人们说她当时看到的应该不是她妈,是一个长得跟她妈妈一模一样的怪物。这个故事疑点有点多,应该是小女孩当时觉得害怕,胡乱踢打的时候被草席划伤了,我们那里的草席就是用很大的芦苇编的,我小时候就睡过,偶尔不注意也会被划哥小口子啥的。这个故事应该还有一个温情的版本,就是小女孩死去的妈妈不惜冒着什么什么的危险冲破重重阻碍来人世间见女儿最后一面,怎料女儿惊吓过度,最后对其拳打脚踢……呵呵。抽根烟去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3:25
  大家尽量用“只看楼主”的这个功能,省流量,省时间,还不用看那些广告。呵呵。别盯太久了,对眼睛不好。天气渐凉,注意保暖!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3:25
  看帖的有800 回复的有35 这4.375%的回复率好低啊……一百个看官里只有4个人回复……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5:23:25
  呃,坐了半小时的公车,终于到家了。以最快的速度脱掉裤子,躺在床上,做饭前再写一个。肚子好饿啊!!!!
  故事七 鬼打墙
  国庆期间回家看望二老的。有天晚上在奶奶家喝酒,我老爸还有我大伯,都喝差不多了。他俩讲起了比较紧的事情(紧,在我们那里就是诡异的意思)。我大伯说,二十多年前,大概在十月份,喏,就像合肥现在这个天气吧,下雨还雾蒙蒙的,他那天从县城回来,下车以后,要步行半小时才能到村里。农村嘛,地头,村头都有些小路(他妈的,隔壁个男人一下班就唱歌,烦死了),就那种很曲折的小路,周围都是些荒草,雨水,天气很冷了。那会儿都雾蒙蒙的了,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走在这样的路上安静的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不一会儿走到了一个用四个水泥板(盖房子用的)搭的简易桥附近,就这时出事了。我大伯说,就感觉周围芦苇晃动,前方烟雾缭绕,很冷,意识开始有点跟喝醉酒似的那种感觉。虽然在不停的走路但是就是感觉像走不到头似的,然后迷幻中隐约看到从芦苇丛里爬出一个带草帽的老头,就在前方桥头,那老头身穿白色背心,黑色大裤衩,没穿鞋,叫我大伯过去帮他找鞋子穿。我大伯当时后面是长长的小路,左边是芦苇丛,芦苇丛离他很近,手一抬就能碰到,右边是地头,地头是又高又坡的泥堆做的,下雨天很滑。我大伯当时意识还是很模糊,就慢慢走向那个老头了,走进一看,那老头在笑,我大伯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老头的五官生的很紧凑,一笑就好像黄鼠狼一样。我大伯问他鞋在哪里,那老头说在下面的芦苇丛里。我大伯二话不说就要下去,正在此时(下面出现的人物的儿女也有很多故事,等我忙完再更),只听苍老的的妇女声音在那骂啊叫啊的。我大伯立马清醒了,看到地头有村里做秋衣秋裤生意的夫妻俩拉着驾车子在那骂,我大伯赶紧连爬带跑的上去了。那两个老夫老妻问我大伯怎么回事?我大伯说碰到黄鼠狼精了。于是三人赶紧趁天未黑回家了。
  我大伯讲完之后跟我干了一杯,呵呵。我问他,现在怎么很少碰到这类似事情了?他说,现在那么多人,家家户户都通电,人死了就火葬了,公路上有路灯,人气旺了邪乎的东西就少了。呵呵。我去做饭,吃完继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