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4:14
  盗墓这行有很多忌讳,各门各派都不同。
  爷爷自立门派,给我定的规矩是“三不”。
  不盗冤死鬼、不盗少亡鬼、身上不干净时不去。
  冤死鬼怨气太大,少亡鬼也作短命鬼,保有阳气太重,运气不好,会遇上大粽子。
  至于身上不干净……自己都不干净,再去那不干净地方,回来一准生病。
  我从清朝一位叫王富甲的死人墓里爬出来时,手机铃刚好响起,那时诺基亚还走在时尚最高端,铃声奇大无比。
  半夜三更,吓得我手里铲子都掉下去了。
  这是清墓,里头可是货真价实的粽子,不是盛着白骨灰的小盒。
  近些年,盗墓行业突然红火。现代墓都被新手踏完了,没任何油水可捞,我这才不辞千里到湘西。
  打电话来的是隔壁糖果铺的少女莺莺,声音甜濡带着害羞。
  “寒霜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奶奶病了!”
  听莺莺说我奶奶病了,我立刻表示,我会迅速从“公司”请假回来然后打算挂电话,那边莺莺害羞道:“那寒霜哥我等你回来哟!”
  我哭笑不得的挂了电话。
  关于“哥”这称呼,真是爷爷做的一手好孽。
  他说我阳火重,可以女扮男装,省去不少麻烦。
  这人一到老就疾病缠身,好在我“出息”了,邻居们本对我奶奶爱搭不理,却也在我“出差”后帮忙照顾着我奶奶,不然指望我爷爷还真是难……我脚下一用力跳起来,双手攀住墓顶,利索的爬了上去!
  都说湘西邪乎,但若小心点,挑着简单富商下手也没什么。
  白天我来踩过点,这墓里头是个银匠师。
  清白世家,世代皆银匠师,没什么蛊啊虫的,湘西市区的墓,没传说那么邪乎。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桃木枝,拍打周身,将晦气、尸气一并打掉,目光四下游离,心想着王富甲的子女也太抠门了,一共就四个陪葬品!但目光不经意瞥向墓碑时,我怔住——
  这碑上名字怎么是两个字?不是王富甲吗?
  我心里慌了,手中桃枝更是“啪”的一声断了。
  事情不妙。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4:14
  我迅速走到我所盗的墓前,看着石碑上的字——
  池琛,生1982,卒2008……
  1982这四个阿拉伯数字已让我浑身发凉,卒的年份更让我倒抽一口气,因为今天是2008年1月3号。他死于2008,时间不过3天,如此匆匆下葬,定另有隐情。
  短命鬼和冤死鬼聚齐一身……
  我脚下有些发软。
  但事已至此,没有回旋余地!本想倒完这斗后就回家过个好年。无端断掉的桃枝,已让人心里发毛,更让人发毛的是月亮。
  方才还皓月当空,转眼竟变成了毛月亮。毛月亮,便是那种阴云缠绕,雾气蒙蒙,远远看起来,像是月亮长毛一样……
  毛月亮,起大风;妖风阵阵是鬼来。
  这种现象,在倒斗行里出现,是十分不吉利。
  刺骨的寒风平地起,风声更似是人的呵气声——
  “哈——呵——”
  我低头看着地上被吹走的桃枝,眯起眸子,看来,我是惹上这少亡冤死鬼了。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4:14
  关于三不原则,我以前也曾犯过一次,俗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但亦有云说,你有张良计,我也有过墙梯。这事儿,其实很好解决。
  我在阵阵妖风中,不慌不忙将包里刚盗的四样小物放下:
  一樽小金瓶、一个年代久远的小木匣。匣子里头放着泥,泥已被我倒掉。
  一樽小银瓶,瓶里有臭臭的水,也被我倒掉。
  一块红色血玉。
  血玉通透,市面上已不多见的好料,是墓里我唯一看上眼的值钱物。
  东西都放下后,我闭上眼。
  若见了鬼模样,可就真脱不了身了……
  我有双阴阳眼,也是爷爷让我入这行的原因。
  有阴阳眼的人,是命定属这行,若真遇上鬼,只消闭上阴阳眼,他们自会放我一马,据说这规矩是个厉害人物定下的,我虔诚道:“冤有头债有主,池琛先生,望您高抬贵手,小人七日内必奉冥钱九九,白银九九,黄金九……”话音没落,风已止。
  “九。”
  我还是按照规矩,说完最后一字才睁开眼,皓月又当空,也许是方才的大风吹走阴云。
  我抬手抹一把额上虚汗,片刻不敢耽误,麻溜拾掇起面前几样小物——得把东西给主人放回原处。
  但当我麻着头皮放东西时,却发现一件倒霉事儿——
  我拿走的几样东西下画着五行符。
  金瓶对金,木匣放泥对土,银瓶里的臭水自是对水。
  而血玉八成是火……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4:14
  至于木——
  自是那室内摆放奇怪的金丝楠木棺材。
  我竟走错了墓,入了湘西人设下的困死鬼阵。
  这阵法,爷爷提过,全名是“五行困死鬼阵”。顾名思义就是用五行符咒金、木、水、火、土来困住一个死去人魂,让此人永生永世都要在这墓室里望门不得出!
  怪不得进来时,我第一时间感觉棺位摆放奇怪——寻常人家哪有把棺材正冲墓门方向?这一般是生死不共戴天的仇家才会下此狠咒,爷爷也没多说因为根本不会有人下这种咒决,据说自己也不得善终什么的……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想到我今天可能要交代在这里,腿肚子有些打颤。
  舍利子我没带着,身上只有开光后的五帝钱。
  我捏紧五帝钱,想着棺材要是动了,出来粽子恶鬼什么的,就和他拼了。
  可让厉鬼魂飞魄散这件事,我并不乐意做,听爷爷说这要遭报应的,若我能跑出去,能下山就好了。
  车里有舍利子,舍利子能超度鬼。
  超度这种事我爱做,这是功德。
  发死人财,最重的就是阴德和规矩。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4:14
  东西摆放齐活,棺材也没动。
  我该走了。
  临走时我扫了一眼那棺材,上头涂了很多奇怪的符文……
  也许,是我补救的及时吧,泥已经放回木匣,银瓶里我也倒了水。
  毕竟我也没见过阵法,这是头一次,盗墓中,我也没真见过鬼,一直都闭着眼的……
  离开这位池琛先生的墓,走时我刻意瞄一眼旁边的墓碑。
  石碑上红色人名才是我今晚的目标——
  王富甲。
  我头皮又开始发麻,迅速小跑着离开这座风水秀丽的山,开着二手市场淘来的破皮卡踏上归途。
  我爷爷身份特殊,不能接电话,所以,我得赶紧回去,和我爷爷把这件事说一下。
  这是我在湘西开的第一斗,太不吉利。
  我想,我以后不会再踏足湘西了。
  但仅仅是我想……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4:14
  我家离湘西不甚远,六个小时车程,暂称其为江城。
  把破皮卡停在郊区租来的院里后,进屋洗了个澡,换身衣服。
  换上新款奥迪往家开去。
  那年,奥迪算是车中佼者,如同给我车那人,也是佼者。
  我因为走错墓的事,一路忐忑,虽然我职业特殊,但我也想有天钱赚得差不多了,就金盆洗手,回归普通人生活。
  回来匆忙,没来及买湘西特产,就随便买些东西,就是超市里常见的高级补品,但寻常人家绝不会花钱去买的那种。
  莺莺来接礼物时,红着脸,害羞的不行,完全没有电话里的可人儿劲。
  在触碰到我手时,脸上的红晕直接飞到耳根。
  “寒霜哥,你,你回来了……”
  “嗯,莺莺又漂亮了!”
  我应承之后,说赶着去下一家,就走了。
  回家我竟没看见徐祖尧。
  徐祖尧就是我“爷爷”的名字。
  “奇了怪了。”
  我穿过小弄堂,疑惑的自言自语。
  按照往常的惯例,他该在家门口迎接我,且说一声“小崽子命大,又没死”之类的话,然后让我在家门口,除去晦气再进门。
  他不在,我左右看看没人,自己取下门框上的老桃枝。
  这次桃枝没断,看来我安全了。
  兴许爷爷又去哪儿玩了吧。
  他可风流着呢。
  既桃枝没断,我又照照门前的八卦镜,也没发现什么。
  就进了屋。
  奶奶没什么大事儿,只是轻微感冒,人上了年纪后,吹吹风都头疼脑热,好好休息几天,固存元气就没事儿了。
  三天后,奶奶基本已经恢复。
  我也才敢确定真没带回脏东西,如果我带回来了,家中有老人小孩儿会受到到鬼的影响,我最怕的就是波及到奶奶,所以这几天一直把舍利子带在身上,如果那鬼来了,我就超度他……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4:14
  出门给奶奶买绿豆糕,走了没几步,被开面馆的张叔叫住:“寒霜,等等!”
  我停下来。
  “什么事啊,张叔?”
  “听说江家二少死了?你不是在他手下工作吧?”
  我对他们撒谎说,说我在江氏集团工作,我哪知道什么二少,但我只需笑笑,摇头,免他担忧就是了,“当然不是!”
  “不是就好,我也是听吃面客人说的什么控制权都到大少手上,江氏集团要换血,哎呀,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总之你小子没事儿就好!要来瓶烧酒不?张叔请客!”
  “不了,我得先回去!奶奶让我出来买绿豆糕,该等急了。”
  我晃晃手里的袋子,告别张叔后,转身往家继续走。
  虽不知什么大少二少,但江家却知道。
  江家是江城金字塔尖上的人,打个喷嚏江城都得抖一抖。
  啧啧,这二少也真是倒霉!年轻轻就死了,又一个少亡鬼……想到少亡鬼,脑袋里又想起那困死鬼阵法。
  脊背嗖嗖的凉。
  不想了,不想了,都过去了。
  我已经打定主意,今年不干了,好好过个年。
  至于明年,我想找份正经工作……
  不知道徐祖尧到底去了哪?这几天,我一直没看见他。
  拐个弯,前头就到家了,余光瞥见路边停的黑色房车,正想着谁家又出息一位,改天引荐一下。
  毕竟多个朋友多条路,谁想车门突然打开,打车上冲下四个黑西装男,动作迅速,极其熟练的捂住我的嘴,合力把我抓到了车上!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4:14
  上车后,我的眼睛被黑布带迅速蒙上,双手也被交叉在背后,用粗绳绑起。
  他们打结手法纯熟,是专业的。
  死扣儿是越挣越紧那种。
  话虽如此,可也有解决方法。
  对上专业人员,我不敢大意,假意挣扎,手腕却绷紧了,他们训练有素,没有说话。我等他们系好了,手腕松弛下来——
  试了下,我可以轻松挣开绳索。
  车里算上司机五个人。
  我不知道他们绑架我有什么目的,目前我不想打草惊蛇,何况,以少胜多除非是高手,否则就是傻子。我自认不是高手……
  嘴里勒着的布条,没什么古怪味道,不然,我八成要当一回傻子,给他们点厉害。
  江城,也算是我的地盘了,我真没觉得自己得罪过什么人。
  车行驶时,我在心里默数秒数。
  907秒,一刻钟。
  车停下。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4:14
  从我出事的地点,开始向四周扩散,十五分钟的车程,会是哪?我迅速联想着可能会到的地方,却万万没想到,我竟被带到江宅。
  下车走大约三百步,上楼。
  楼梯是九十六阶,四楼。
  再走四十步,我似乎到了房间,耳边传来开门、关门声。
  那些人走了。
  我所在的地方,很安静。大概是把我关起来了吧?我仔细竖着耳朵,确定没有动静后,迅速抽出手,那绳子早被我解开。
  一路上我没感觉到什么威胁,一直没反抗,飞快扯掉眼罩,我还没来及拿下口中布条,怔住……
  不远处立着一个穿白衬衫男人。
  逆着光,只看得面色阴狠,眯起的丹凤眸中划过寒光、
  他道:“有些三脚猫功夫。”
  我迅速往后翻两个跟头,中途扯掉嘴上布条,再趁机扫了一眼周围,布置奢华,不知道是何处。
  门口应有人把守,我只能走窗。
  这是四楼,若跳下去,用我腰上改良绳索,没什么大问题!
  我朝着窗边走了几步,面上假意警惕的看着男人。
  “你是谁。”
  男人一步步朝我走来,我紧盯他的动作,随时做好准备撤离。
  “江户川。”
  “噗……”
  我手都已碰到窗,闻言竟是手滑,愣是从窗把手上落下来,笑出了声。
  他怎么不叫柯南?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4:14
  他长得倒像柯南。
  一派纯良模样,星眸剑眉,唇红齿白。
  只不同是他纯良面上满是毒辣阴狠之色。
  见我笑,他不解。
  “你笑什么。”
  我背靠窗,手负在身后,轻巧拧开窗卡,撤了手,抱臂看江户川。
  “没什么,请问江先生专程把我‘请’到这里,有何贵干?”
  我没挖过本地坟,应和挖坟无关。
  我与江家八竿子打不着……
  难道说,是那个人出事了?
  那个人,就是给我奥迪车的人。
  我心里七上八下,面上却笑意不减。
  江户川则面色难看,似乎不知我为什么笑。
  继而,他阴鸷的眸眯起,“你不怕江家。”
  我坦然一笑:“当然不怕,我和你们又没什么关系!”
  我说的坦荡至极,他却语音一沉:“那池琛呢。”
  “池……”
  “池琛!”
  我脚下趔趄,扶着窗户,一股风从窗户缝里钻到背上,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