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26:44
  首先声明:文中涉及的人名、地名还有后边会出现的公式、理论等,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是凑巧。 至于故事……有真有假,且权当一乐吧。

  简介大概如下:
  1978年,北京工艺美术厂一件大唐贵妃象牙雕刻神秘消失,唯一知道此情况的工美副厂长崔奸冒死反应情况,却音信全无。
  2016年大唐贵妃象牙雕刻出现在北京博物馆。
  复活的探险队,国家在昌平十三陵的200号工程,光都会变慢的黑洞,国安局里的小白楼,前门地底真正的前门,天坛里藏着的八国联军指挥所,孙中山来京无人知晓的诡异火车站,为什么炮轰了前门?是谁竟要水淹天安门?为什么无数次看到了我自已?太多诡异正在发生,答案没有尽头。
  生,生不了;死,死不掉。
  比死忙更可怕的竟是死不掉……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26:44
  引子1:景泰虫

  红墙黄瓦老皇城,青砖灰瓦四合院。
  在德胜门护城河边,有这么一座四合院。
  墙为红,瓦为黄,不是王爷、贝子、贝勒的府宅,却是北京工艺美术厂所在。
  这个地方说来有一些故事。
  解放后没闹文革那会,就传此地极为阴森。
  一是因为靠近护城河又偏离城中心,历朝历代战死的、溺水的、跳河的尸体骸骨都 沉于河底。加上人烟稀少,阳气不胜,就是酷夏从护城河边走过都感觉阴冷。
  也许因为这个原因,文革的时候来过一批人马,清理了河道,在河上封了盖子,改成了马路。
  第二个原因是厂里的人。
  里边工作的,多是前朝经过思想改造后,不普通的手艺人。
  有在皇宫做事的匠人,也有给皇亲国戚做玩意儿的。
  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绝。
  活儿绝,人更绝。
  绝子绝孙的太监,男人如女人的匠子,女人如男人的匠妇,做的事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在工艺美术厂里,有一位专给宫里烧制景泰蓝的“景泰虫",经他点的蓝死树即为活树,死人即为活人。
  仔细看啊,仿佛能看到风吹杨柳,美人纤笑,走兽扑食。
  可惜此人无儿无女,从未娶妻,在他偌大的府邸孤零地过到解放。
  那天抄他家的时候,据说在西房的地窖里抄出几十件女人的肚兜,还有一口黑红的盆,很黑很红很沉,不像是铁不像是铜也不像是银,离远看像一口吃人的嘴长在地上。
  墙上还挂了十几件红火的肚兜,来抄家的红卫兵看到火红的肚兜,心里也是变得火红火红的,一个个都心跳加速,好像真的有十几个妙龄少女裹着肚兜赤条条地站在他们面前。
  说来也怪,在阴暗潮湿的地窖里,本该是霉腐的阴冷气息,但在这间地下的暗室里却是一股的女子体香,更确切地说,像处女胴体散发出的奶香。
  “真香啊!”抄家的红小兵心里惊叹。
  如果不是因为身边有同伴,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会偷拿一件肚兜,在寒冷寂寞的夜里抱着它睡觉、自慰。
  说到景泰虫。
  他的工作经历有两个:
  一是在前朝,也就是在大清朝给皇帝家烧制景泰蓝,再洋气点的名字叫掐丝珐琅。
  这个景泰蓝或者叫掐丝珐琅的东西,对于来北京旅游的朋友并不陌生。
  只要到故宫、雍和宫、南罗鼓巷,还有就是最坑人的王府井和前门大街的小商店里,全都有卖。
  价格几块到几十万不等,当然99%都是次品跟赝品。
  真正的好东西,那是皇帝使的。
  搁到现在,那是大官们礼尚往来的礼品。
  景泰虫的第二个工作,是在解放之后。
  在辽宁抚顺,景泰虫和他的主子宣统皇帝爱新觉罗溥仪一起接受了思想改造。
  之后,景泰虫当上了北京工艺美术厂的副厂长,改名崔奸。
  可惜,在那场众所周知的革命中,溥仪因周总理的力保免受迫害,而景泰虫并没有他 老主子那么幸运,被抄了家,关了牛棚。
  当然,不得不承认,人民群众的专政力量是巨大的。
  景泰虫在关了几天牛棚,坐了几次喷气式后,便把自已不为人知的老底儿和问题全交代了:
  景泰虫清光绪年生人,祖籍山西,自小随母要饭至京城,后卖给了清宫太监崔四,便 有了名字崔秦兰,做了太监的儿子。
  其父崔四正是景蓝瓷器造办处的总管,专为皇帝烧制珐琅。
  其实,景泰虫的父亲崔四,得宠的真正原因是他烧制的一件器物--龙翔鞭(模仿皇帝阳具制作的景泰蓝瓷器)。
  器物通体黑红,暴起的血管为一条条蓝色的龙缠绕在器物周围。
  因此物极为稀少珍贵,光绪帝只赏赐过锦妃和妙妃两人。
  之所以珍贵不光是它形神兼备,而是有更为特殊的功效。
  妇女用之,可胴体湿润,仿佛回到15、6岁的敏感身体。久而用之,身体更可收缩变紧,弹性十足。
  崔四死后,景泰虫崔秦兰便继承父亲的衣钵,继续这门景泰的手艺,给大清最后一位皇帝做了末代的景泰兰造办处总管。

  景泰虫,也就是北京工艺美术厂副厂长崔奸,在认罪书上是这样写的:
  最高指示:
  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该进行批评,决不能让它们自由泛滥。必须批判资产阶级的反动思想。
  要斗私批修。
  检查我为什么会犯下十恶不赦的流氓罪行
  一、检查我的思想历史根源。
  我出身于一个封建官僚地主家庭,社会关系也大部分是封建官僚地主阶级,我从小就受着封建阶级思想的教育和影响,因此,我头脑中从小就打下了地主阶级、资产阶级反动思想的烙印。49年,我参加工作后,由于自已坚持封建、资产阶级立场,放弃思想改造,资产阶级反动思想进一步发展,尤其是对待妇女的态度,仍停留在封建思想的意识里,对女性不尊重,利用职务便利,抚摸、威逼、利诱妇女。
  二、彻底批判我的封建资产阶级流氓反动思想。
  长期以来。由于我不突出政治,没有学好毛主席著作,因此头脑中是封建资产主义阶级世界观。一打三反运动前,我为了使自已的封建资产阶级思想不暴露,平时在学习讨论中,在会上我不敢发言,不敢写文章,但是假的就是假的。总有一天我的流氓罪行会被揭露、告发。
  三、认罪
  (一)3月7日,李翠莲来到我办公室,要我在她结婚审批书上签字。我采用了威逼的形式,在语言上对她进行了调戏。
  (二)3月9日,罗雅找我给她调宿舍,我借机对她进行了拥抱和肢体的爱抚。
  (三)4月6日,我和李媛在办公室里发生了关系,并于10日、15日、20日进行了3次。我承认是我勾引、威逼她与我发生了关系。
  最后崔奸在认罪书上按下手印,对他所犯的事供认不讳。
  可是,那十三件女人的肚兜到底是怎么回事,认罪书上只字未提。
  至于那个吃人的盆,也许是因为太过阴森和无法理解,就被随意掩埋了。
  必定,这种阴冷诡异的东西,即使是再纯洁坚定的无神论者看到后,都会头皮发麻,对待吃人盆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赶紧找个地方埋了。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26:44
  引子2

  1978年对于北京工艺美术厂是一个多事之秋。
  应陈副总理指示成立的北京工艺美术厂,不计前嫌,广泛吸收了前朝和国民党时期留下来的各种在工艺美术上造诣深厚的宫廷、民间手艺技人。
  可以说,他们为新中国工艺美术的建立和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如开国大典上使用的“万里长城锦绣山河地毯”,就是工艺美术厂200多名工人用仅仅不到2个月的时间赶制而成。
  参加庆典的外国使节都连连惊叹,中国居然可以织出如此巨大精美的地毯,便问身边的陈副总理中国可以织出多大的地毯?
  陈老总答:你要多大的地毯?因为织地毯的大梁是用铁轨连接成的,可以无限延长。
  还有至今仍在联合国永久珍藏的富贵绒花象牙雕刻珍品,也出自工艺美术厂的工美大师之手。
  其实这些我们在小学课本里都能读到的先进事迹,对于工艺美术厂来说是彼彼皆是。
  但,正如人性一样,除了光明,总会有黑暗相伴。它的建立或许就是这黑暗的开始或轮回。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26:44
  @wls19770902 2017-02-07 20:19:00
  微博和QQ空间都推荐了楼主的这个帖子。 此帖必火。 楼主坚持啊!
  -----------------------------
  多谢,一定坚持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26:44
  “我叫崔奸,我承认强奸妇女,搞破鞋。我是流氓犯。”
  “打倒流氓犯崔奸,打倒流氓犯崔奸……”群众义愤填膺高呼,每天如此,不知疲惫。
  这就是北京工艺美术厂副厂长崔奸每天的例行工作。
  每天上午批斗完,下午再进行他的本职工作——雕刻一件象牙工艺品。
  晚上继续睡他的牛棚。
  崔奸从牛棚到批斗的大操场,会经过河边的一排库房。
  每天他都会在经过的一间库房前多驻足一会儿,走过去、回过头、走过去、再回头。
  像是房间里有他的情人,他的思念他的爱情,都只在那一间小小的库房里。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我的爱啊,我会用生命去守护你。可是我真的可以吗?”
  崔奸面对现在的处境,对自已产生了怀疑。
  就在那天晚上,天很睛,可以看到银色的云和洁白的月亮,崔奸坐在牛棚里,想到了他的至爱——他精心守护的一件大唐贵妃象牙雕刻。
  他想看到它,这是超越人性和性欲的一种迫切。
  大唐贵妃的年代久远,象牙的保存需要特定的干湿度,保存不当,会使象牙开裂、变黄,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害。
  更重要的是,崔奸每晚总是梦到大唐贵妃上的美人。
  每到深夜,她好像能从库房的玻璃柜子里走出来,来到崔奸破烂的牛棚里,安详的看着他,眼神仿佛可以抚慰崔奸一切痛苦。
  什么批斗,侮辱,肉体的迫害,在那眼神里可以得到完美的愈合。
  崔奸必须保护她,这是他的命。
  想到这,崔奸起身,望了一眼的月亮,周围静悄悄的,牛棚旁边就是德胜门的护城河,月光洒在上面,被阴森的河水吸进河底,没反射出半点的光。
  崔奸紧了紧没有多少棉花的破袄,拖着半瘸的腿,向招思暮想的库房走去。
  库房很小,旁边有一棵柳树,枝叶繁茂的时候可以盖住房子的半个屋顶。
  除这棵柳树外,库房周围再没有其他的东西。
  大概赶上了北京的旱季,最近又遭了一次黄灾,连这棵粗壮的柳树也变得枯干,本是开春的季节,却一点发芽的痕迹也没有。
  库房说来也怪,据说还没有工艺美术厂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
  一个拿泥糊的屋子,能经得起近百年的风吹雨淋,人为破坏,是很不可思议的。
  还有就是,别看屋外边是泥墙,里边却别有洞天,画满了彩色的壁画。
  虽然年代久远,因氧化大多变成了青黑色。
  但是,依然可以看清画的内容,画面恶心令人眩晕,盯久了还想吐。
  刚建国那会,就有人要把它给推了,后来不知怎么的没拆成。
  再后来闹文革了,厂子里的小年青嚷嚷着也要把它给推了,但被厂长和一些老同志拒绝了。
  理由是这屋子很奇特,可以常年保持恒定的温度,科学院的同志也在调查原因,正好厂子里需要恒温保管的艺术品,可以暂时放在这个屋子里,节约保存的成本。
  崔奸就是反对推倒的老同志之一,他知道这间屋子的很多故事,还有埋在柳树下的十三具女尸。
  她们的肚兜就曾经挂在他地下室的墙上。
  不多不少,十三件。
  崔奸此时就站在柳树下,柳条垂下来,落在他头上,刮他的脸。
  借着月光,他扒开一道逢,想看到他用生命去守护的宝贝。
  可是,他看到了用来保存大唐贵妃的玻璃柜,但那件1米7长的大唐贵妃象牙却没看见。
  崔奸“嗡”地一下,空白了。
  身体的血液涌向大脑,它需要大量的氧气运转。
  因为脑部缺血,崔奸甚至开始眩晕恶心。
  头晕的症状减轻后。
  崔奸一脚踢向房门,却被弹倒在地。
  他爬起来,继续踢。
  房门被踢开了。
  他盼着门打开的瞬间,大唐贵妃就在某个角落里。
  他依然能看到他的贵妃,他的挚爱在月宫里遨游,菩萨一般、仙女一般。
  “可是,它在哪啊,它在哪里呢。”
  崔奸嘶吼着,拼命翻找周围的藏品。
  哪都没有。
  老鼠洞里没有。
  蜘蛛网上也没有。
  他得去报警。
  但是,这里没有警察,甚至没有公正。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26:44
  @岚十八 2017-02-07 22:27:00
  “我叫崔奸,我承认强奸妇女,搞破鞋。我是流氓犯。”
  “打倒流氓犯崔奸,打倒流氓犯崔奸……”群众义愤填膺高呼,每天如此,不知疲惫。
  这就是北京工艺美术厂副厂长崔奸每天的例行工作。
  每天上午批斗完,下午再进行他的本职工作——雕刻一件象牙工艺品。
  晚上继续睡他的牛棚。
  崔奸从牛棚到批斗的大操场,会经过河边的一排库房。
  每天他都会在经过的一间库房前多驻足一会儿,走过去、回过头、走过去、再回头。
  像是房间里有他的情人,他的思念他的 爱情 ,都只在那一间小小的库房里。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我的爱啊,我会用生命去守护你。可是我真的可以吗?”
  崔奸面对现在的处境,对自已产生了怀疑。
  就在那天晚上,天很睛,可以看到银色的云和洁白的月亮,崔奸坐在牛棚里,想到了他的至爱——他精心守护的一件大唐贵妃象牙雕刻。
  他想看到它,这是超越人性和性欲的一种迫切。
  大唐贵妃的年代久远,象牙的保存需要特定的干湿度,保存不当,会使象牙开裂、变黄,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害。
  更重要的是,崔奸每晚总是梦到大唐贵妃上的美人。
  每到深夜,她好像能从库房的玻璃柜子里走出来,来到崔奸破烂的牛棚里,安详的看着他,眼神仿佛可以抚慰崔奸一切痛苦。
  什么批斗,侮辱,肉体的迫害,在那眼神里可以得到完美的愈合。
  崔奸必须保护她,这是他的命。
  想到这,崔奸起身,望了一眼的月亮,周围静悄悄的,牛棚旁边就是德胜门的护城河,月光洒在上面,被阴森的河水吸进河底,没反射出半点的光。
  崔奸紧了紧没有多少棉花的破袄,拖着半瘸的腿,向招思暮想的库房走去。
  库房很小,旁边有一棵柳树,枝叶繁茂的时候可以盖住房子的半个屋顶。
  除这棵柳树外,库房周围再没有其他的东西。
  大概赶上了北京的旱季,最近又遭了一次黄灾,连这棵粗壮的柳树也变得枯干,本是开春的季节,却一点发芽的痕迹也没有。
  库房说来也怪,据说还没有工艺美术厂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
  一个拿泥糊的屋子,能经得起近百年的风吹雨淋,人为破坏,是很不可思议的。
  还有就是,别看屋外边是泥墙,里边却别有洞天,画满了彩色的壁画。
  虽然年代久远,因氧化大多变成了青黑色。
  但是,依然可以看清画的内容,画面恶心令人眩晕,盯久了还想吐。
  刚建国那会,就有人要把它给推了,后来不知怎么的没拆成。
  再后来闹文革了,厂子里的小年青嚷嚷着也要把它给推了,但被厂长和一些老同志拒绝了。
  理由是这屋子很奇特,可以常年保持恒定的温度,科学院的同志也在调查原因,正好厂子里需要恒温保管的艺术品,可以暂时放在这个屋子里,节约保存的成本。
  崔奸就是反对推倒的老同志之一,他知道这间屋子的很多故事,还有埋在柳树下的十三具女尸。
  她们的肚兜就曾经挂在他地下室的墙上。
  不多不少,十三件。
  崔奸此时就站在柳树下,柳条垂下来,落在他头上,刮他的脸。
  借着月光,他扒开一道逢,想看到他用生命去守护的宝贝。
  可是,他看到了用来保存大唐贵妃的玻璃柜,但那件1米7长的大唐贵妃象牙却没看见。
  崔奸“嗡”地一下,空白了。
  身体的血液涌向大脑,它需要大量的氧气运转。
  因为脑部缺血,崔奸甚至开始眩晕恶心。
  头晕的症状减轻后。
  崔奸一脚踢向房门,却被弹倒在地。
  他爬起来,继续踢。
  房门被踢开了。
  他盼着门打开的瞬间,大唐贵妃就在某个角落里。
  他依然能看到他的贵妃,他的挚爱在月宫里遨游,菩萨一般、仙女一般。
  “可是,它在哪啊,它在哪里呢。”
  崔奸嘶吼着,拼命翻找周围的藏品。
  哪都没有。
  老鼠洞里没有。
  蜘蛛网上也没有。
  他得去报警。
  但是,这里没有警察,甚至没有公正。
  -----------------------------
  @无敌美少女阿冰 2017-02-08 09:01:00
  支持
  -----------------------------
  多谢 美女支持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26:44
  崔奸关了三天后迎来了审判。
  特殊时期,办事效率极高。
  没审讯,没取证,事实清楚。
  老崔因故意破坏人民财产,被打成反革命,判处15年有期徒刑。
  因工作需要,缓期三个月。
  宣布完审判书,崔奸很平静。
  这是他早预料到的结果。
  他坚信,他所遭受的一切都是一个阴谋。
  目的就是为了他的大唐贵妃。
  他需要一个计划证明自已的清白,证明大唐贵妃真的没有了。
  但所有的一切,应该基于自已真的没有精神疾病的前提下。
  “我不会错的,我一定没病。1米7高的象牙,我怎么会看不到。那天在场的人一定在说谎。”崔奸想。
  计划很快实施了。
  因为街面上,一个单位一个系统的,都在传一本书,叫《大唐贵妃旧闻考》。书的最后,居然讲到了崔奸发疯的原因。
  那是一种古老的病毒,不仅会让人发疯,还会让他吃人的肉,喝人的血。
  所以大伙远离老崔。
  几乎没人看着被判了缓刑的崔奸。
  书虽然有大唐二字,却是以李自成进京的大顺朝写起:
  虽然已经是五月初一,但高山中的夜晚仍然有点轻寒逼人。
  所以燃起了一堆火,幽幽冥冥,努力使周围的人们感到温暖和舒服。
  乌龙驹将头向火堆边探一探,虽然它的毛发已经垂进火里,但没有发生燃烧,像是毛发垂进了空气,然后它抬起头,望望它的主人,头上的铜饰映照着火光发出幽幽的光。
  大小将领们把眼光移向闯王,等候他说话。
  他沉默和寒冷的脸孔,青蓝的双目,以及他的花马剑柄,用旧了的牛皮箭筒,绵甲上的黄铜护心镜,都在暗沉沉的夜影中吸收着光亮。
  他突然从嘴边露出一丝笑,然后平静的说:“七月七日长生殿,此恨绵绵无绝期……我已不再是人!”
  那一天是1644年,农历甲甲年三月十八,谷雨,北京飘起了稀薄的雨雾,后来变成寒凝的雪粒。
  清冷的雨丝雪粒被寒风裹挟着,抽打着人们的脸,睁不开眼。
  惟有闯王李自成站在雪中,望着眼前的城出了神。
  就在此时,在远离京城的大离县已开始了一场盛宴:
  13个镇,48个村,3325人,最大的80岁,最小的38天,有1000多户人家被杀绝。
  农民的起义军们,先是把年轻的同类杀掉,做得尽量隐秘,防治暴动。
  然后是无反抗能力的老人,最后是不董事的小孩儿。
  婴儿被劈成两半。
  有的孩子被孤零零地留在家里,士兵们到各家搜,见到小孩就扔到门口的马车上,多数孩子被活埋摔死。
  死人都被埋在北梁村的苇塘里,后来管那里叫万人坑。
  有的小孩没被摔死,从万人坑里往外爬,打手们上去就是一铁锹,再把他打回去……至于女人,那是对强者最好的犒赏。
  也许是官兵瑟瑟发抖的身体提醒了他--此时的天气已不是平常人可以承受。
  闯王回过神,露出诡异的笑,对身边的军师宋献策道:“十八大雨,十九辱时城破。人为鬼,鬼为人。”
  难道闯王已成了鬼?
  在德胜门,就是现在北京工艺美术厂所在的地方。
  李自成头戴毡笠,身穿缥衣,骑着乌驳马,在人群中格外显眼。
  他自德胜门入城,穿过大明门,一路杀到紫禁城前。
  宫内,长平公主醒来的时候,宫殿外依旧响着潇潇的风雪声。
  就在她安详地熟睡时,她父亲的王朝已经落幕,恍惚中她梦到了闯王,走到她面前,说快把她扶到宫中好生照料。
  醒来时,她却已经全身赤裸的和众多贵妃置身于大殿之中,周围的男人满脸横肉,污泥沾满了他们的身体。
  她看到男人眼中火一样的欲望。
  他们打量着中间赤裸的高贵女人,寻找自己的猎物。
  坐在龙椅上的人,走下大殿,从每一个女人的身边走过,等他挑选完30件战利品后,其他男人一拥而上,就在大殿之上,享受起了美味的早餐。
  终于有一天,长平公主得到了一个远离屈辱和折磨的机会。
  闯王命她从香山的昭和寺,把大唐贵妃请入宫中,他要亲眼看到大唐贵妃到底有多么的美丽。
  他要让她的13个女奴,赤裸全身,分别与大唐贵妃一起画13幅“梦仙”画像。
  当护送大唐贵妃的人马经过德胜门护城河时,长平公主下令停止前进,然后抱起大唐贵妃,跳入了护城河底。
  李自成打捞了一个多月,找到了长平公主,却怎么也找不到大唐贵妃。
  军师宋献策拿起他的龟甲铁盒,一道血红的龟裂纹贯穿龟甲。
  “陛下,大唐贵妃动不得。怕是这大唐贵妃早已经和长平公主容为一体了。北京城如今百废待兴,京都自古多妖孽,臣规划的八臂哪吒城还未建成,怕压不住想要做乱的鬼祟。还请陛下好生安排长平公主的后事,谨防妖孽作祟啊。”
  闯王听取了军师宋献策的建议,给予了长平公主应有的礼葬,把她葬入了十三陵的思陵之内。
  解放后,崔奸与北京工艺美术厂的同志为了疏通护城河,进行了2个月的打捞工作。
  不知是不幸还是幸运,崔奸打捞出了好完无损的大唐贵妃,完好的就像刚完成的一样。没有一点开裂和变色。
  之后,崔奸又陆续打捞出十几件女人的肚兜。
  最后不多不少,十三件。
  它们完好无损,就像昨天还穿在女人的身上。仔细闻,可以闻到女人的体香。
  给崔奸送饭的男孩,只给崔奸讲了最后的故事。
  其它的故事,小孩也没听过,也听不懂。
  他只好奇,为什么没大人过来找崔奸,也没人看着他。
  有一天,小男孩送饭晚了,天也都黑透了。
  崔奸用一只鸽哨贿赂男孩后,便打开了那间他招思暮想的房门。
  那天是北京的谷雨,天凉,河上泛起了雾。
  房子里也有凝结的水珠。
  “小子,你看看柜子里有什么?”崔奸指着大唐贵妃的柜子问。
  “有一颗大像牙,崔佰。”小男孩答。
  崔奸愣了一下:“小子说实话,说了实话,这屋子里的鸽子哨(绑在鸽子尾巴上的响器,鸽子飞的时候发出悠扬的响声,被老舍称为北京的声音)全都给你。”
  男孩顺崔奸手指的方向看,七只大小不同,形状各异的鸽子哨正向他招手。
  “真的,里边是一颗象牙。我上学看到过这种大象的牙。”男孩又望了眼那些鸽哨。
  崔奸愣了很久:“难道真的是自已得了失心疯?男孩一定在骗我。”
  “小子,象牙最上是什么图案?”
  “崔佰,上面有一个大菩萨,周围还有几个小菩萨。”。
  “难道这小子是厂长那帮人刻意安排好来骗他的?”崔奸想。
  大唐贵妃底部的宫殿上檐的斗拱内侧,有一行很小的字,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小子,你看下边有个宫殿,仔细看看房檐下边的锯齿上有没有刻字啊?”
  男孩不耐烦了:“崔佰,你事可真多,不想给我鸽子哨就算了。”
  男孩虽然嘴里埋怨,但还是仔细找起来。
  找了一会,男孩读出了一句话: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读完一遍,男孩不罢休,又读了一遍:“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声音平淡,没有平仄顿挫,像是谷雨的雪一点一点掩埋死狗的尸体,悄无生息,一切都在秘密的发生,一切都不被知晓。
  当崔奸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男孩已天真无邪地钻到他眼皮底下。
  “我说的对吗?崔秦兰。”顿时,男孩无邪的笑,在老崔眼里变的异常阴森。
  崔秦兰这个连他自已都快忘记的名字,从一个小孩口里说出来。
  崔奸陷入巨大的震惊和恐惧之中。
  “你,你是谁,你怎么知道崔秦兰这个名字?”
  男孩没回答。
  转过身朝墙角的鸽子哨走去,口中依然念着:“七月七日长生殿,此恨绵绵无绝期……”
  老崔几乎要晕厥了。
  “你是谁!”
  男孩没答,盯着鸽哨找着什么。
  突然,男孩停止动作,扭头盯着老崔:“这里的象牙黑哨没有了,你知道它在哪吗?”
  如果不是老崔在前朝做事时,遇到过诡异的事,怕早被男孩吓死了。
  “五把鸽子哨全在那了,不会少的。”
  崔奸极力平复自已的恐惧,语气里早已经没了小子小子的戏虐。
  现在更像是对比他自已年长的长辈,语气充满谦卑。
  “不,黑哨没有了。”
  崔奸呆在原地一动不动,连呼吸都要停止了。
  男孩身上他看到了死人的气息,他的走动、语气、还有他的气味,在崔奸还是崔秦兰的时候,他就闻到过这种的死亡味道。
  看男孩走远,崔奸朝墙角走去。
  他没去追男孩,不是他不敢,他更在大唐贵妃和男孩找的那只鸽子哨。
  “一、二、三、四”,崔奸默念鸽子哨的数量,一眼鸽哨、三眼鸽哨、五眼鸽哨,数到第五把九眼鸽哨时,崔奸愣住了。
  九眼象牙口黑色鸽哨真的没有了。
  月光照在崔奸惨白的脸上,更惨白了。
  再数一次,但无论怎么数,九眼鸽哨就是没有了。
  崔奸回头,看着大唐贵妃的玻璃柜,心里很复杂:
  “是谁偷走了鸽哨?是谁偷走了大唐贵妃?为什么他在找那只九眼鸽哨?两件藏品的丢失会是一个人所为吗?又或者自已经历的一切,真的是精神出了问题。其实自已一直身在牛棚,臆想着关于大唐贵妃的阴谋。还有那个寻找鸽哨的男孩,也都是自已幻想出来的吗?也许我一直就是个躺在床上的植物人,我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大脑皮层制造的梦。”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26:44
  @淮左名都陆公子 2017-02-08 14:02:00
  帮顶,写的不错!继续!
  -----------------------------
  多谢多谢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26:44
  昨天有人问我:说你的题目叫“弯曲旅行”,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想了很久,打算先放一段提前写好的内容,这段内容是主角崔岚弄到的一段录像,录像里他看到了矿灯的光变慢了,还看到了他自已。

  我觉得看完这段内容,你就能明白弯曲旅行的意思了。

  我想我这么做也肯定会影响到你的阅读体验,在此先对不住了。



  需要脑洞大开的一章:时间和光

  早上,崔岚和高峰在胡大国医馆见面了。
  两人都没睡好。
  崔岚搓着手,高峰也搓着手。
  “老觉得手上有油。”崔岚说。
  “我也觉得手上有尸油,手都洗脱皮了,还是觉得油。你说是不是心里作用。”高峰说。
  “你不是说那东西是魍魉吗,千人万人里出那么一个,人总得有点牛叉的地方吧,比方说,油大。”崔岚说。
  高峰笑了:“这些天的事你也看到了,你是打算把大魔也拉下水?”
  崔岚无奈:“录像里有些事,你不懂我也不懂,没准他懂。”
  “什么录像得找江湖郎中?”
  “记得大魔学的什么?”崔岚问。
  “物理。难道录像里是科普知识?”
  崔岚摆手:“走吧,进去说。”
  店里挂了好几块匾:妙手回春、悬壶济世、货真价实、仁心仁术。
  跟电视推销似的,卖假货的才爱说假一罚百、货真价实。
  店里也都是些老头老太太,他们信这个。
  两人走过去,大魔正给老太太把脉呢。
  闭着眼,甭管真假,挺像那么回事。
  把脉的桌布上有两行字: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
  崔岚心里暗骂:“这是人家同仁堂的训条,他大魔还真是什么词都敢用。”
  写完连大魔自已都看不懂的方子,他才缓缓的问站在旁边的崔岚和高峰:“二位何事?”
  高峰早憋不住了:“别装丫挺的。”
  大魔稳坐,还是缓缓的说:“我看你印堂发黑,目光无神,唇裂舌焦,元神涣散,近日必定心虑憔悴,房事不济。你且使用我们的胡大洗面奶和胡大壮阳贴,保你三日荣光焕发,一柱擎天。”
  崔岚都看不下去了:“别装了,找你有正事。”
  大魔道:“找我看病就是正事。”
  崔岚道:“你也就骗骗老头老太太。信不信我让高峰把你摊儿踹了。”
  大魔知道高峰当了警察:“他不是城管,没那胆儿。”
  高峰道:“不逗了,崔岚找你是真有事。”
  说完,大魔做了请的手势:“二位到后堂会话。”
  到了办公室,高峰给大魔一拳:“让你装丫挺的。”
  大魔笑了:“那么多老头老太太,不装能行吗?你看我这打扮,我这谈吐,有文化吗,像大师吗?”
  崔岚也笑:“你戏有点过。”
  大魔道:“老头老太太信就成。”
  崔岚感慨:“想当年那个科学小青年哪去了。你那在国际著名期刊发表的论文我看过,愣是没看懂,比你现在写的方子还深奥、还难懂。”
  大魔也感慨:“哎,档案有污点,正经单位没人要我,现在也就靠这个混口饭吃了。”
  崔岚、高峰还有大魔的同学,都觉得可惜。
  如果大魔搞科研,说不定用不了几年,国家就会出现一位钱学森一样的大师。
  但体制如此,才永远是第二、三、四、五,不可能是一。
  感慨完,大魔问:“找我什么事?”
  崔岚掏出U盘:“里边有段录像,你看看。”
  既然是正事,大魔没多问。
  外边的财神等着呢,早点看完录像,还得去迎他们。
  看到李大光他们头上的矿灯,慢慢向前射出的时候,大魔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们知道光速是多少吗?”大魔问。
  崔岚知道:“每秒30万公里。一秒钟人可以从地球和月球来个往返。”
  “每秒30万公里是光在真空状态下的速度,也就是不受任何力的影响的状态下的速度。”大魔说。
  “光还会受力的影响?”高峰问。
  “光也是一种物质,更确切的说是一种电磁波。它也会受引力的影响,地球的引力,天体的引力,宇宙的引力。”大魔说。
  “真的假的,我看光走的可都是直线。”高峰说。
  大魔没理高峰,他太业余了。
  崔岚说:“地球的引力也会使光发生弯曲。只是光太快了,当你看到光弯曲的时候,你已经在地球之外了。”
  大魔继续说:“引力会影响光的传播路径,甚至吸收光。两个有质量的物体,它们之间存在加速靠近的趋势,这是一种基本属性,其来源于物体自身质量对于时空的弯曲,而不是源于重力场间的吸引。因此,引力可能并不像你们理解的那种力,它是由时空弯曲形成的。”
  说完,崔岚和高峰沉默了。
  他俩不懂。
  崔岚想了想:“因为时空是弯的,所以在时空里的两个物体,只要有重量,就会因为时空的弯曲相互靠近?”
  大魔觉得崔岚理解了一点,他没奢望崔岚能明白。
  大魔还是被眼前的录像迷住了。
  接着说:“录像里的光变慢了,有两种可能:一是因为引力的作用;二是时空巨大的弯曲。”
  崔岚说:“你的意思是,黑洞里的引力使光变慢了。那这个引力的值是多少啊?初中物理学过的引力G=9.8m/s,这个引力对于光速来说微不足道。如果要使光慢下来,那引力至少也要和光速接近吧,也就是300000000m/s,它是地球引力的多少倍,我已经算不出来了。有这种引力人早被吸成肉饼了吧。”
  大魔摇头:“不是肉饼,会被分解成基本的粒子。”
  崔岚说:“所以你说的第一种引力的作用是不可能的。”
  大魔摇头:“还是很有可能的。比如物体的惯性就是万有引力产生的,是遥远星体共同引力产生的惯性,理论上一直认为惯性是做匀速直线运动的。但是物体惯性从来就不是走直线,而是受引力强弱影响的。也从来没有绝对静止的物体,因为引力的作用,物体都是做惯性运动的。当一个物体不与任何其他物体作用时,这个物体的惯性运动就会达到光速。”
  崔岚不知道大魔在说什么。
  大魔等了一会接着说:“如果黑洞里的三个人不与任何其他物体作用时,那么他们的惯性运动就会达到光速。他们每走一步,就接近光速,和矿灯的光速度接近,因为周围很黑,只能以人为参照物,光的速度如果是10,人的速度是9,速度差是1,我们看到的光速就是变得很慢的1了。”
  大魔等了一下又说:“如果三个人不与任何物体作用,那他们的质量要接近无,或者他们所在的洞存在万无引力,也就是没有任何的力,这样也有可能接近光的速度。”
  崔岚好像明白了:“我刚才想的是引力接近光速。你的意思是,引力为0,确切点是时空里不存在力。”
  大魔点头:“差不多吧。但宇宙大到天体,小到粒子,只要存在质量就会产生力,所以没有力的空间比黑洞更难理解。如果他们所在的洞是这样一个时空,我想他们会兴奋死,发现宇宙的奥秘是所有科学家的终极梦想。”
  高峰听不懂大魔说什么,他也不关心光为什么变慢了。
  他的心思在录像里的人。
  金铁铃给的探险队合影一共有5个人。
  录像里到现在他看到了李大光、赵建国、王刚,还有门外的黑袍子。
  而崔奸(或者崔岚)还有老所长赵刚,一直没出现在镜头里。
  摄像的有可能是崔奸或赵刚,而另外一个人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他要躲在镜头之外,高峰想不明白。
  录像一直在放,三个人一直在走,因为周围太黑了,参照物只有三个人本身,所以也不知道三个人是不是真的在走,或者走的是快是慢。
  就好像把人放在窗户外漆黑一片的火车上。因为火车做着匀速直线运动,所以人完全不知道自己是静止的还是运动的。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26:44
  @岚十八 2017-02-08 16:28:00
  昨天有人问我:说你的题目叫“弯曲旅行”,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想了很久,打算先放一段提前写好的内容,这段内容是主角崔岚弄到的一段录像,录像里他看到了矿灯的光变慢了,还看到了他自已。
  我觉得看完这段内容,你就能明白弯曲旅行的意思了。
  我想我这么做也肯定会影响到你的阅读体验,在此先对不住了。
  需要脑洞大开的一章:时间和光
  早上,崔岚和高峰在胡大国医馆见面了。
  两人都没睡好......
  -----------------------------
  大魔看着录像接着说:“第二种可能是时空发生了巨大的弯曲,我觉得它造成光变慢的可能性更大。”
  大魔问崔岚:“你觉得时空是几维的空间?”
  “三维空间加一个一维时间,一共4维。”崔岚答。
  虽然崔岚想不到自已说的4维到底是什么样子,但他觉得应该是这样。
  大魔点头:“爱因斯坦认为的宇宙是4维,也就是你说的三维空间加一维时间。他之后有的科学家认为是7维空间,只是我们看不到,因为它们自身卷在了一起,是压缩的维。拿在纸上走的蚂蚁举例:它只能向右或向左,向前或向后走。对它来说高与低均无意义,这就是说,第3维的空间是存在的,但没有被蚂蚁所认识。同样,我们的世界是由四维构成的,但我们没有觉察到所有其他的维。”
  崔岚能明白。他看着高峰,高峰显得心事很重。
  大魔接着说:“将蚂蚁在上面行走的那张纸卷起来,卷成一个圆筒。如果蚂蚁沿着纸壁走,最后它会回到出发点,这就是压缩维的一个例子。”
  大魔等了一下,又说:“第5维的空间是一个质点即宇宙(宇宙由一个质子爆炸而来)。又宇宙内外质点无处不在,物理学已经证明了光、电、磁均是粒子波动,同理人的思维、意识都是质点序列的波动。那么第6维应该是遍布一切的,所有事物都是以概念区分,由我们大脑的意识所认知的,这样我们就可以将第6维命名为“识”。至于第7维,试想你能跳出概念这个圈子吗?如果一切概念都抛弃的话,(连抛弃都是概念)会呈现出来(不能说还剩下)什么呢?我想就叫它“空”吧。”
  大魔说道空的时候,高峰一愣。
  老所长跟他讲,他看到200号门后的情景时,他想不到什么词能够形容,用人类仅有的词,就是“空”。
  老所长看到的“空”,难道就是大魔说的第7维空间吗?
  这个空间什么都没有,甚至都不该用“没有”来形容。因为不能被形容,不能被认识。
  大魔接着说:“如果在那个黑洞里,时空发生了弯曲,维度被压缩了,比方说被压缩成圆筒。光在这个时空里,就会像那只蚂蚁一样,从原点出来,最后又回到原点。至于为什么会看到光变慢了,那是因为时空的压缩,光产生了折射,通过不同维度的折射,最后呈现出了变慢的效果。”
  崔岚觉得学物理的,跟学档案的就是有差距。
  什么事他都能说出个道理来,而且还挺像那么回事。
  崔岚正想夸大魔几句。
  没想到高峰说话了:“如果他们就在第7维呢?也就是那个“无”的空间。因为超出了人大脑的概念,人根本无法认知。如果是这样,那这段录像只是我们人在自已的视力和意识的认知下看到的结果。也许这段录像有7个维度,他们也根本不在黑洞里,只是我们的意识达不到更高的维度,所以只看到了黑暗。我们看到的黑暗,说不定正充满色彩呢。”
  说完,大魔呆住了。
  崔岚也呆了,想不到高峰能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
  有点否定之否定的哲学味道。
  录像还在放。
  人开始一个一个的被那东西弄走。
  三盏灯变成两盏、一盏,最后剩下黑暗。
  大魔在想,是什么东西把他们弄走了。
  高峰想,没出现在画面里的老所长赵刚和崔奸,有可能是他们二者之一,袭击了探险队。
  如今,李大光三人跟废人一样在精神病院。
  崔奸更是下落不明。
  只有赵刚还好好的在十三陵派出所。
  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全身而退了呢?
  高峰怎么都觉得袭击探险队的那个东西,就是赵刚。
  崔岚按了“暂停”。
  快结束了。
  最后的那个画面,他不知道该不该让大魔和高峰看。
  大魔急了:“怎么暂停了?”
  崔岚想了很久,说“最后出现了一个人,我希望你们做好准备。”
  大魔还是急:“赶紧吧,我做好准备了。”
  说完,按了“播放”。
  看到那张脸的时候,高峰和大魔完全的呆住了。
  那张在画面里一闪而过的脸,就是崔岚啊。
  办公室里静默了很久。
  高峰看到照片里的崔奸(或者崔岚)时,已经吓了一跳。
  但在录像里看到的脸,比照片更生动,那脸怎么看都是现在的崔岚。
  高峰掏出了照片,他本来不想给人看的。
  崔岚和大魔接过照片。
  照片里的李大光、赵建国、王刚,还有“崔岚”四人,他俩算是全见过了。
  “哪来的?”崔岚问。
  “我爷爷给的,他也在工美厂。”高峰答。
  崔岚指着照片里的自已问:“这个人是谁?”
  “我爷爷说是崔奸。”
  “也太像我了。”崔岚说。
  “不是像,我看就是你。”大魔说。
  “看来录像里的这个人就是崔奸了?”崔岚说。
  “很有这个可能,这个人总不能是你吧。”高峰说。
  “你说这个人是袭击探险队的那个东西,还是三人身后的摄影师啊?”崔岚问。
  高峰更觉得是赵刚袭击了队伍,而崔奸是三人身后的摄影师。
  “我觉得他是摄影师。”高峰说。
  “在画面里从来没出现的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他袭击了探险队。”崔岚指着赵刚说。
  崔岚没见过赵刚,他经常听高峰说起老所长的事,但他没见过本人,也不知道老所长的真名叫什么。
  崔岚听的最多的就是:那个老炮又怎么怎么样了。
  高峰也说:“我也觉得是他袭击了队伍。”
  “要是能找着他们问清楚就好了。可惜,三个人疯了。剩下的两个人,根本不知道是死是活。”崔岚说。
  说完,他突然想到了大魔。
  大魔好长时间没说话了。
  他给自已找了把椅子,在处方纸上写着什么。
  崔岚指着大魔:“疯了?”
  高峰应和:“疯了。”
  高峰过去推大魔,大魔才回过神。
  大魔问:“怎么了?”
  “你干吗呢?”高峰指着纸上的字问。
  “我在想,录像里的那张脸,就是崔岚。”
  说完,崔岚和高峰都愣了。
  大魔指着纸上的一个公式说:“你们看这个:t=t1* √(1-v^2/c^2)。t是物体运动时时间流逝的快慢,t1是物体静止时时间流逝的快慢, v是物体速度,c是光速。如果,v足够的大,大于光速的c,那么根号里的(1-v^2/c^2)就是负数,负数的平方根叫虚数,那这个虚数用在时间上表示什么?会不会就是时光倒流?”
  崔岚看了半天,想了半天:“你的意思是,速度越大,物体时间走得越慢,当物体以光速运动,物体的时间就不再流逝,从而时间就停止了。”
  大魔点头:“是这个意思。但你理解的时间停止,和我要说的肯定不是一回事。”
  崔岚道:“愿闻其详。”
  “假如我在地球,你在那个黑洞里。如果你的速度能达到0.99c,那么你的1年相当于我的7年。如果达到了0.99999c,你的1年相当于我的250年。”
  崔岚道:“真的假的?”
  “虽然你过的1年相当于我的250年,但是你仍然只能感受到你自己生命中里365天,一天也没有多出来,一天也没有少掉,每天仍然是24小时,1小时仍然是60分钟。只是当你走出石门的那一刻,你看着外面的景物,已经隔世。”
  “你想说什么?”崔岚问。
  “我在想,你是不是进过那个黑洞。而你就是照片里的那个人——崔奸。”
  突然高峰想到了他爷爷金铁铃,看到崔岚照片时说的话:“他就是崔奸”。
  “难道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崔岚,而是崔奸?”高峰想着,后背发凉。
  崔岚笑了:“怎么可能。我就是我,我是崔岚。”
  大魔接着说:“也许你受了一些影响,分不清你自已的现在,和外面的现在,产生了一些错乱。”
  崔岚无法辩解,这跟在精神院证明自已不是疯子差不多一个道理。
  崔岚想了想,换了个话题:“总之你觉得录像里的这些事,都是黑洞在作怪?”
  大魔点头:“肯定有关系。”
  高峰插嘴道:“这还用大魔看,我也能看出来他们去的黑洞有问题。”
  崔岚又想了想:“被大魔说的吧,我心里还真有点发毛。万一我真是崔奸怎么办?没准10分钟前,我刚从洞里逃出来,现在就在这了。”
  高峰安慰崔岚:“不可能,昨你还跟我一块呢。”
  崔岚无奈的笑了。
  大魔坐了起来:“这录像非同小可。我也不问你们从哪弄来的,总之这是天大的事,你们小心。要是你们打算去那瞧瞧,别忘了叫上我。”
  说完,大魔就出去了。
  财神爷都等着胡神医把脉呢。
  高峰一直在纠结该不该把一些事跟崔岚说。
  他想了想,还是算了。
  他想先去找老所长赵刚,这家伙可是疑点最重的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