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29:44
  我是谁?人真的有前生吗?……在生命历程的某些特殊时刻,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充满困惑地想到这个问题,而却没有几个人可以获知真确的答案。由于人们对于前生没有任何记忆,便无法确定它真实的存在。人类习惯于“眼见为实”,对于看不见的、难以捕捉的东西则一概定义为虚幻。

  “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庄子向人们发出智者的诘问。是呵,每天我们看到的湛蓝天空,难道真的是天空真正的颜色吗?!对于生命的本质,我们又究竟认知了几何?!忙于尘劳,纠葛于名利情感,终日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负累,经常使本真的智慧与我们擦肩而过……当直起腰喘息片刻四顾原野之时,才察觉出自己的灵知灵觉一直被形躯拘役着,方才萌生出一个万灵之灵的悲哀!

  在这样一个繁华、忙碌的现代社会里,我们会“心随境转”,经常忘了“真我”,而让“客我”牢固地占据其心;直到我们真实地看到了生命中的某些奇异现象,才会重新思索“我是谁?”这个生命本质的重大问题。由于大自然造物原理的精密,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记得自己“前生”的生命轨迹,但也有少数人因种种特殊原因(这里有活佛转世、修炼高人、也有特异的普通凡人),得以保留“前生”的记忆,成为佛学中“六道轮回”——生命延续性的有力佐证。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29:44
  本篇纪实故事中的主人公菊卉仙为了证明这生命的本质现象,历经成百逾千的折磨,耗尽了自己大半生的力量,付出毁誉和畸变的代价,只为了证实一个真理的存在,警示芸芸众生迷途知返!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29:44
  【裂变】


  菊卉仙是他的艺名,在文中采用这个名字,1是说明作为男人的菊卉仙很爱戏并且会唱戏,尤其是京剧荀派的花旦戏。2是暗示了主人公贯穿了一生一世的女人情结。

  他非常执著地认定自己前生“是个女人”!而这种心理的确认,完全是从“文化大革命”中那次残酷的“脑外伤”……开始的。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29:44
  时空倒转……1966年的8月,骄阳似火。

  红宝书,红旗,红袖标,红色大字报……一片红色的海洋。“红色专政”的“热情”如那炎热的夏日般高涨。这时只要你走上街道,就很可能看到沿街游斗的“白色高帽”、同时听到刺耳地高呼口号声……“整人”,成了那个时代强者的突出乐趣,就象那些嗜血的法西斯,凭借政治的狂飙,发泄着久已压抑的兽性。他们极其容易地就可以给倒霉者罗列出若干“十恶不赦”的罪过,而天生命运多桀而又性格执拗的菊卉仙于不知觉中便被推进了倒霉者的黑色漩涡。

  就在出事的前几天的晚上,菊卉仙忽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一个阴暗的厕所里,有四个小人儿(三男一女)在开会密谋什么事,并且在说着他的名字……醒后他便有一种预感——有小人想“整他”。果不其然没两天,工厂的厂房、车间就开始贴他的大字报。粗大的墨笔字醒目地历数着他的罪状:“演旧戏”“封资修”“牛鬼蛇神”……并且他还看到车间里的工人不知在什么人的指使下,在烧“铁高帽”。

  “不好!”天生敏感的菊卉仙意识到危险正在悄然向他袭来。于是他连夜背上苞米面“窝窝头”(因为没有全国粮票)赶奔火车站,他想上北京去告“他们”,因为他想党中央、毛主席一定不会知道能有这种事,只要能得到北京的支持就什么都不怕了!

  可正当买完票就要上车之际,意外的事情发生了:突然从后面上来三、四个壮汉,老鹰扑食般把他按倒在地……他被想“整”他的人给抓住了!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29:44
  先贴到这吧,明天接着更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29:44
  兄弟顶贴感激不尽啊。。。。不然掉海里了!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29:44
  今天必更……得找个人多的时间更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29:44
  继续更新:

  押解途中,菊卉仙百思不得其解:他这次进京应该是绝对保密的,连家里的妻子都不知道,怎么对方能这么快就捕捉到了确切的信息?!后来他想起来了:莫非是袁某某……。

  在上火车站的路上,他遇到了一个车间的工人——平常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袁某某;袁问他“去哪?”他气愤地把目前的情况说了出来。他之所以没有戒备袁某某,一是因为自己马上就要上车了,二是他绝对没有想到平时沉默寡言、老实巴交的袁某某会告他的密。直到后来他才知晓了袁密告他是想反戈一击、避免造反派对他的出身是个“小业主”的追究。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29:44
  造反派们牢牢地抓住他的肩膀,形成“喷气式”飞机的摸样,强制地给他穿上京剧《女起解》的红色罪衣罪裙……无疑往下他将任人宰割。失去尊严的“束缚”,让天性就热爱自由的菊卉仙感到无以言表的屈辱。可那时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料到这“束缚”竟然是伴随他一生的命运写照,应该说命运对他是严酷的。
  这血红色的戏装十分扎眼,引来街上众多看热闹的人群尾随着。造反派的几个年轻力壮的更是来了精神,他们逼着牛莱菊唱“苏三起解”。牛莱菊气得咬紧牙关说什么都不唱,造反派就一皮带抽了过来:“这会叫你唱你到不唱了,那你以前怎么唱那么欢?”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29:44
  养落虎口,菊卉仙知道自己完了,肯定好不了,只有任人宰割了!……他和另外一个脖子上被挂着破鞋(象征乱搞男女关系)的女人在市府大院跪了半天的搓衣板,到了晚上才被押到工厂的批斗现场。
  那台子有一米多高,下面挤满了黑压压看热闹的群众。……人们好奇地琢磨着这个穿了戏装罪衣罪裙而又分不请是男是女的批斗对象。从背后楼房里接出来的两盏大灯把台子照得雪亮,主持人陈正歧手持大喇叭筒,慷慨激昂地说着开场白……
  菊卉仙被他诬陷式的罪名气得肝胆欲裂,他竭力挣脱想要向这个无耻小人冲过去……这举动越发激怒了造反团的红卫兵,他们从台下拣来六块砖吊在了菊卉仙的脖子上,迫使他不得不低下头去。“哼哼,叫你不服?!……”旁边那个五大三粗的红卫兵狞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