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5:34
  “不过是两毛钱而已,你一定要这么较真吗?”婴伊人很不满的说“我可是一次性买了两斤啊,你睁大眼睛瞅瞅,还有人能比我更大方吗?”
  “亏你长得这么漂亮,做出这样龌蹉的事情?”卖橘子的是一个六十来岁的妇人“你摸摸自己的良心,占我的便宜,你不觉得害臊吗?”
  乡下人长年累月的在烈日下暴晒,他们做着最辛苦的活,却吃得最朴素饭菜。所以这个穿灰色褂子的妇女,头发几乎是全白了。她带一对银耳环,额头用有些刘海。她前边缺了两颗门牙,说话有些漏风。
  妇人绷直了身子,目不转睛的盯着个秤,她瘦骨嶙峋的左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她反复强调多出了二两橘子,所以伊人必须再加两毛钱。
  “你这个人怎么冥顽不化,一点都不懂的变通?”伊人杏目圆睁“两毛钱而已,丢在大马路上,我都不会捡。”
  “你自己也说了就两毛钱而已,如果连两毛钱都想赖掉,你就是个王八蛋。”妇人撤了秤,两手叉腰开始理论“两毛钱都不给我,你就是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我并不是心疼这两毛钱,而是我怀疑你的东西没那么好。”伊人鄙夷的说“我想尝一瓣橘子你都不肯,足以说明你心里有鬼。肯定这橘子皮厚又不甜,吃了要酸掉我大牙。”
  “我卖了这么多年橘子,哪个不说我家的皮薄肉厚汁多?”妇人从塑料袋里拿出一个橘子,然后说“你不付这两毛也行,那就少给你一个橘子。”
  “你太过分了”伊人恨恨的说“就你拿走的那个橘子,不可能是二两。我敢打赌,有八两。”
  “一个这么小的橘子有八两?”妇女夸张的说道“你还是去学校问问你的数学老师,你书都念到屁股眼去了。”
  “我可是一个黄花大闺女,连男人的手都没碰过的”伊人提高了嗓门“你跟我说话文雅一些,屁股这样敏感的词语,说了也不怕教坏小孩。”
  “我说屁股关你什么事情,既然是这么要脸面的人,就不该赖掉我两毛钱。”妇女麻利的把秤收好“两毛钱都这么啰里啰嗦,将来谁敢娶你。”
  “我嫁人跟你有关系吗?要你多嘴吗?长舌妇一个,八卦婆一枚。”伊人忽然狡黠的一笑“我不买了。”
  “你真卑鄙”妇人怨恨的说“阴险,狡猾,长得也瘦不拉几。一看就生不出儿子,没人要你。”
  “我说你这位老人家,未免太尖酸刻薄了吧!”伊人着急了“谁都不会要你的橘子,吃了会不得好死。你的橘子,全部都要烂在地里。”
  “你一个姑娘家的,给我下这么重的诅咒。”妇人颤抖的指着伊人“好毒的嘴巴,好泼辣的女人”
  两个人这么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个扎了两个辫子的女孩走过来。她背着个脏兮兮的书包,怯怯的喊了声“数学老师,您好。”
  妇人像被电击中一样,愣愣的看着婴伊人。她回头往孙女头上敲了一下“死丫头,为什么不告诉我她是老师?”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5:34
  “你从来都不问,我也没时间说。”小女生扎了两个辫子“我一回家就要帮忙带弟弟妹妹,你还怪我没有帮你洗碗洗菜。”
  伊人却从容的递给妇人两元钱,然后拎着橘子不紧不慢的往学校走。
  还没进办公室,就听到有人在议论自己。
  “咱们新来的这个老师,好像有些不拢群呢。”说话的是马珊珊“跟她说话,都不大搭理的”。
  “她以为自己是千金大小姐,来这里娇生惯养的”杨仙花是校长,也是安排自己当数学老师的始作俑者。
  校长是个约莫四十来岁的女人,明明是徐娘半老的年纪。她偏生得袅袅婷婷,风韵犹存。走起路来,千娇百媚的扭着腰。就是那个屁股大了些,所以看着让人作呕。
  “为什么叫婴伊人,难道你父母希望你这辈子,一个人孤独终老吗?”校长是丹凤眼,她的五官小巧而精致。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
  “你没事多去看百家姓吧,蒲松龄曾经写过一个叫婴宁的女狐。”伊人嘴里这样说着,心里却很鄙视的想着:婴伊人总比杨仙花好上一万倍,虽然你名字里加了一个仙字,但依然掩盖不了这水性杨花的风流本性。
  “你怎么会选择,到这鸟不拉屎的山旮旯里教书呢?”杨仙花翻着伊人的资料“听说,你的笔试分全省最高。这样的成绩,你可以去省城最好的学校教书。”
  “教育政策一直农村偏斜,据说越偏远,补贴越高。”伊人口齿清晰的说着“况且,乡下一个班只有十来个学生。相比城里一个教室密密麻麻的样子,我还是更喜欢这里的清净。”
  “清净?”杨校长有些惊讶的说“你竟然会认为这里清净?年轻人,你还是太天真了”她说完这句话,又继续眯着眼睛看伊人的信息。
  “你学得是汉语言文学?”杨校长若有所思的考虑了一下,然后说“我懂了,明天教务主任会给你一张任课表。我还有事,就这样吧。”
  结果第二天婴伊人拿到自己的课表,差点抽风了。这个蠢女人,安排她上全校的英语课、体育课、音乐课、美术课。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5:34
  伊人才不是逆来顺受的小兔子,所以她不假思索的就踹开了校长办公室的门。
  杨仙花当时正在照镜子,看见忽然闯进来的野丫头,她一脸不悦。所以她板着脸,面色阴沉的盯着伊人。
  但伊人却一副没羞没臊的样子,她毫不客气的就拖来把椅子。她刚准备坐下的时候,杨仙花开口了。
  “你究竟多大年纪?”女人说这话时,眼神忽然变得凶狠起来。
  果然姜的还是老得辣,说到底伊人还是太幼稚了。她以为这山野小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日守着几亩薄田,吃着自己种的蔬菜;常年交通不便、信息不通……自然造成他们老眼昏花、眼界有限、思想愚钝的傻样。谁想到,这杨仙花竟然一眼就识破了自己年龄造假的事。
  当初刘老大可是再三跟自己强调过,叫她务必谨言慎行,最好当哑巴的。但是伊人太自以为是了,不过是安排她教些副科而已。她来这的目的,全部是为了一个女人。
  最多在这山旮旯里待一年,满足了老大的神秘愿望,伊人就可以和日思夜想的母亲团聚了。
  一想到母亲,伊人就忍不住泪如泉涌。已经十年了,母亲,你还好吗?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母亲,您一定还活着对吗?无数次夜深人静的时候,伊人都会爬起来发呆。母亲是多么美丽的女人啊,巧目盼兮、美目倩兮。母亲是个多么温柔的人啊,从来都是细声细语的跟自己说话。母亲是个多么细心的人啊,她把伊人照顾的无微不至。
  但是现在自己竟然先露出了破绽,让这个杨仙花发现了端倪。伊人有些慌乱了,额头上渗出密密的汗水。但她仍然故作镇定,一本正经的说“你不要转移话题,你解释一下,我这张课表是怎么回事?”边说边扬起自己手中的纸。
  杨仙花愤怒的注视着眼前的丫头,她做梦也没想到,竟然有人敢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这个嫩的能掐出水的姑娘,实在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斤两,就敢公然来挑衅自己的权威。
  小姑娘,你还真的是太猖狂了。你的父母没有教过你,做人要有礼貌,要懂得察言观色。职场如战场,今天你敢踹开我的门,明天是不是要把我从这二楼的窗户丢出去呢?
  杨仙花这样想着,便扬起自己的嘴唇,她似笑非笑的说“已经安排好了的,我也没办法。”
  伊人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看来杨校长并没发现自己的秘密。这就好办了,毕竟老大交代过,一旦伊人让别人识破身份,就永远别想再有母亲。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5:34
  所以后面伊人就象征性的嚷了几句,然后就装作气急败坏的甩门而去。她要给杨仙花留一个假象,让她以为自己是涉世未深的小姑娘。
  临到开学的时候,伊人又被马珊珊通知要教数学。但这次她已经有了心里准备,所以平静接受了。
  毕竟,这教师身份只是一个伪装。她的真实目的是要完成老大的任务,只许成功,不能失败。
  “婴老师只是刚来,她有些害羞呢。”高初晴的话把自己拉回现实,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女人,总是对初来乍到的伊人嘘寒问暖。
  但是,一想到高老师有双蛇蝎心肠的父母,伊人就恨得牙痒痒。所以她重重的推开了门,然后把橘子往桌上一摔“有什么事情,放到台面上来说。背后当长舌妇,心里就很舒服了,是吗?”
  “婴老师,你这是什么态度?”杨仙花一脸不悦的盯着伊人“你还是个小姑娘,说出来的话,跟个怨妇有什么区别?。”
  这个该死的杨仙花,她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不过一个山村小学的校长而已,她却硬是摆出一副君临天下的派头。
  有句老话说,山高皇帝远。她杨仙花是这学校的一把手,自然就可以肆意妄为,玩忽职守,朝三暮四,朝令夕改;也可以在背后指点江山,讨论自己的女员工。伊人这样想着,便轻蔑的盯着杨仙花。
  “婴伊人老师,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这样一直盯着我,也没有太多意义吧”杨仙花一脸挑衅的说“你对我,到底有什么不满?”
  “怎么会不满呢?”伊人狡猾的笑着说“我只是想知道,杨校长已经是貌美如花了。那么做为七里村第一美人的苏暖枝,该用什么词去形容?”
  旁边一直低头改作业的初晴,脸色骤然大变。她连忙用脚踩伊人,然后又连忙岔开话题“伊人你买了橘子呀,好吃吗?”
  伊人的心里,早已笑得花枝乱颤。她知道杨仙花最介意的人是高初晴的母亲,当年苏暖枝抢了她最爱的男人高胜寒。这件事情对杨仙花的打击非常大,所以杨仙花跟苏暖枝是死对头。
  “你不会自己去买吗?”伊人边说边熟练的剥着橘子,她记得小时候最大的梦想是以后能买很多橘子吃。
  橘子真是世间最美的东西,它圆乎乎的,肉嘟嘟的。剥开面上一层青皮,立刻会滋出一股白色的气体。黏在手上,便成了一道浅浅的金子色。扯开一瓣橘子,递入嘴中。甜里带着一股酸爽,真的是好吃极了。
  可惜,而今伊人买得起橘子的时候,母亲却也消失不见。伊人边想,边有些伤心。眼里便弥漫了一层水汽,她伸手去揩干净。
  “穷人的思维是很可怕的,他们锱铢必较,一毛不拔。他们只会可笑的守着自己手里的东西,哪怕是一坨粪便,他们也小心翼翼的护着。敝帚自珍,不就是这样来的吗?”马珊珊的声音很大,她正在跟身边的邱晓燕说话。
  “你这样说好像是有道理哟,马老师真厉害。”邱晓燕一脸崇拜的看着珊珊“所以寒门难出贵子,有钱人才舍得让孩子读书。”
  “话不能这样说,我家虽然很穷,但是我姐姐正在读研究生,我也念了中专”高初晴连忙接过话茬“我姐姐还想念博士,我和妈妈都全力支持她。”
  “所以你们老苏家,舍小保大的传统亘古不变的咯。”伊人忽然就情绪激动的说“小的,就不是人,对吗?”
  办公室的人都狐疑的看着婴伊人,他们不知道这个瘦小的女人,为何这般喜怒无常。前一分钟还悠闲的吃着橘子,后一分钟忽然咆哮着像头野兽。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5:34
  只有伊人自己知道,母亲是自己的唯一。一旦涉及到母亲苏寒枝,她就会失控。母亲这辈子,就是被她的原生家庭给坑了。外公和大姨苏暖枝他们,会不得好死。
  “伊人老师,你怎么了?”高初晴惊讶的看着她“你做噩梦了吗?”
  “大清早的,她好好的吃着橘子,忽然就发脾气”杨仙花冷笑着说“高初晴,你竟然会愚蠢到以为她做噩梦。其实,她是……”
  伊人忽然就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开始给大家发橘子。待走到杨仙花身边时,她忽然无奈的耸了耸肩说“不好意思啊,杨校长,你看正好到你就没有了。有句古话说的好,拿人手软,吃人嘴短。这说明,你可以继续在后边嚼我舌根了。”
  同事们都面面相觑的看着对方,上课铃声恰好响起。所以大家纷纷拿着书本,飞也似的逃离了办公室。转眼间,就剩伊人和杨仙花对视了。
  “有句话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杨仙花冷笑着说“祸从口出这句话,你妈没教过你吗?”
  “所以你就可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边教育别人祸从嘴出,一边又在背后乱说我坏话是吗?”婴伊人从来就没有把这个校长放在眼里过,她可不是高初晴那些没用的人,就想着在这七里小学待上一辈子。心甘情愿的被杨仙花踩在脚下,给杨仙花当牛做马。
  伊人顶多在这里待一年,不,以自己这么冰雪聪明的性情,说不定半年就可以完成老大给的任务。
  她这样想着,便更加肆无忌惮的瞪着杨仙花。
  但是对方忽然就卸下剑拔弩张的气势,忽然怡然自得的喝着茶。她端着保温杯从伊人身边经过的时候,忽然低声说了句“你发怒的样子,跟高胜寒一模一样。”说完,便一脸嘲讽的走了。
  “什么狗屁,一句都听不懂。”伊人扯着嗓子大叫“你潜规则我,你利用自己是领导的身份打压我。”但是杨仙花却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办公室。
  确定那女人下了楼梯,伊人如被雷击了一般,动弹不得。为什么自己越是掩饰,就越容易被人发现端倪。
  她又想起临行前,老大那讳莫如深的眼神,他再三强调,要自己务必小心。
  但这关我什么事情,我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少女。人家吃的盐,比我吃过的米还多。人家走过的桥,比我行过的路还多。为什么派我来执行任务,为何要我来这破落地方?
  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但伊人知道自己会不停的抱怨,其实还是太恐惧刘老大。那是一个身形矮小的男人,一米六的个子,长得也很干瘪。
  但是他身上有一股让人畏惧的力量,从伊人还是个六岁小孩的时候,她就吓得瑟瑟发抖。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5:34
  @举个粟子 2017-09-10 12:45:38
  有意思
  -----------------------------
  谢谢您的肯定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5:35
  @世说三衡 2017-09-09 18:08:09
  支持新帖、欣赏
  -----------------------------
  谢谢三衡支持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5:35
  @zgsxsltsj 2017-09-16 14:13:11
  开场白很有意思
  
  
  -----------------------------
  哈哈,感谢前辈来访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5:35
  传说中,七里村有户人家生了三胞胎。憨厚的男主人坐在门口吃烟的,那是一个秋天的傍晚。炊烟袅袅,寒意乍起。男人眯眼盯着面前一颗枯枣,它正在随着秋风摇摇欲坠。
  接生婆把第一个孩子抱到他面前时,这个憨厚的男人吓得脸色发白。就像让鬼给踢了一样,男人看到孩子的第一眼后,直接跪倒在地。
  这哪是个孩子,分明是块木炭,还是被烧焦的黑炭。黑脸的孩子哇哇哭着的时候,男人瘫在地上无法动弹。
  旧时的农村,家家户户房间床头放一个巨大的尿桶。一般是请专门的手艺人做的,一米多高的木板,被用铁丝箍成一个圆形的大桶。那时没有电,人们也不舍得点蜡烛。夜里尿急,便直接就摸索着解决。
  当时主人家就有这么一个沉甸甸的桶在床头,男人看一眼嗷嗷大哭的黑脸怪物,又摸着自己被吓得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乱撞的心脏。他忽然鼓起勇气,一把拎过正在嚎啕大哭的黑面怪物,直接把那个孩子按在尿桶里。确定那黑炭没了气息之后,他便瘫坐在木质的门槛上大口呼吸。
  第二个孩子抱到男人面前时,男主人简直要晕过去。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孩子,全身上下,红彤彤的。就像铁匠烧得正红火的铁一般,这个孩子红得很不正常。
  更奇怪的是,这个红面孩子竟然眼睁睁的盯着男人。小小的眼睛里,竟然喷着一股旺盛的火焰……男人来不及细想,直接抓起孩子,以投篮的方式,准确的砸入尿桶。
  第三个儿子终于出生了,他长得眉清目秀,浓眉大眼。肤如凝脂,白的不像话。一家人欢喜的围着这个孩子,不停的夸奖他天神下凡。
  可是白面男孩一双眼睛却四处观看,他边焦急的找寻着东西,边大着嗓子喊着。众人都欣喜不已,围着男孩又摸又亲。
  接生婆看着这个清秀的孩子,笑着说“终于来一个正常的娃娃了,否则要跟两个哥哥一样溺死。”
  男婴听到这句话,立即哇哇大哭,哭声里夹杂着含混不清的问话“哥哥在哪?我的两个哥哥在哪?”
  接生婆子清楚的回答一声“你两个哥哥死了,被你父亲溺死了。”
  男婴发出绝望的呼喊之后,忽然一命呜呼了。
  后来人们传言,那先前一个黑面的是文官,后面红脸的是个武官。最后落地的,是个天子。这七里村本来该出皇帝的,奈何遇见有眼不识珠的蠢材。
  所以说啊,投胎是门技术活。千里马还需要碰见一个好伯乐呢,你这九五之尊的天子降落在荒野莽夫的家庭,当真是勇气可嘉、义无反顾、逆流而上。就像我的母亲,以她那样的容颜,那样的勤恳,那样的为人。假如她出生在一个正常的家庭,会陷入这万劫不复的一生吗?
  伊人这样仰天长叹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造次了。老大给她讲这些古老传说的目的,可不是让她浮想联翩的。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5:35
  不过话说以前农村的习俗真的很奇怪啊,尿桶放在床头,这是怎样一道奇特的风景啊。想到这点,她有些嫌弃的捂住自己的鼻子。又抓起一只铅笔,在一张白纸上写着:黑脸、红面、白色、文官、武将、帝王……
  所以老大一再交代自己,要好生领悟古老传说。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字,也不要轻视一个标点符号。因为所有的奥秘,都隐藏在人们口口相传的故事里。
  这难度貌似有些大了,因为这七里村到处都是传说。关于七里的命名,其实也有来历。
  很多年前的一个傍晚,那时正是入伏时节,天气特别炎热。太阳都落山了,村民们还在地里忙着,一直没有回家。
  一个蓬头垢面,破衣烂衫的疯癫老头,手里拿着把扇子,在村里游荡。他路过一户人家,见一老婆婆在晒干菜。便央求对方施舍一点吃的,说自己已经很多天没吃饭了。
  老婆婆是个特别小气的人,人家借她一颗枣,老人都可以唠叨人家三年,要邻居立刻归还的。今天这疯子,素昧平生,竟然问她要点食物吃。这真的是胆大包天,脸皮无敌厚了。
  所以婆婆晾着对方半天,一直装憨,就是不理。
  老头便上前去摘她家门口的梨子吃,婆婆急了,连忙去阻止。可是老头眼疾手快,早已吃完了七个。
  “你个不害臊的臭老头,叫花子,强盗。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层皮。你吃我的东西啊,你摘我的果子啊”婆婆开始鬼哭狼嚎起来。
  老头有些过意不去了,所以他上前去扶婆婆“大姐,七个梨子而已。你不要这样心疼,待我这一扇子过去,担保你这方圆百里,没有蚊虫”老头边说边准备摇动扇子。
  “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婆婆边擦眼泪边说“你吃了我七个果子,我只需要你担保这七里之内,没有蚊虫就行。你听清楚,七里就行。”
  所以这就是传说中的七里村吗?伊人走到窗前,好奇的看着这个村子。
  有农人牵着牛沿着小路慢悠悠的走,他带着土黄色的草帽,嘴里叼着根烟。大水牛趁他不注意,啃了口田里正青翠的庄稼。
  他发现后,紧张的看了下周遭。确定无人后,便扯着绳子飞也似的跑了。
  身边的柚子树结满了硕大的果子,圆滚滚的柚子闪着金灿灿的光芒。有风吹过,那股浓郁的清香扑鼻而来。
  旁边的柿子树也不甘落后的展示着自己,它们像朝霞一样点缀着这宁静的乡村。枣树的果子完全熟透了,它们红得发裂,压弯了树梢。橘子她是早尝过了的,这里的蜜橘比城里卖的好上几倍。不仅皮薄多汁,还甜的美味,让人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