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5:44
  我叫顾言喜,对于这个我爷爷取得名字我并不是很喜欢,因为常常被人叫着叫着就成“演戏”了。可是我爷爷喜欢,这名字是他取的谁也没办法改。
  我爷爷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言喜,言喜!天天说喜事,喜事就会来了。
  至于我爷爷为什么这么迷信这些,那是因为跟我家的经营有关。
  我家是开香烛铺的,专门卖纸钱香烛,还有一些骨灰盒。
  据说这老铺子就从我爷爷的爷爷手里就有的,要知道这死人的钱也不是谁都能赚的,去打听打听这游走在阴阳两界做买卖的人没有些手段谁敢?
  这十里八乡的凡事有点稀奇古怪的事都会来找我爷爷看看!
  今个,我那对活宝爸妈说是去参加什么乡村舞会去了。我爷爷都年过古稀身体不好,所以今天这香烛铺子就由我这个闲在家过暑假的人来镇守了。
  夏天最容易让人犯困了,迷迷糊糊的我都快睡着了。
  “姑娘,有骨灰盒卖吗?”
  突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入我耳朵,有些低沉沙哑,吓得我瞬间清醒过来。
  我抬头望去,眼前连半个鬼魂都没有更别说是人了。难道是我做梦出现了幻觉,可是这桌子上突然多出来的骨灰坛又作何解释?
  半人高的柜台之上,突然出现一个碧绿色的骨灰盒。那绿色就如同翡翠一般,绿的令人沉醉,我忍不住伸手将碧绿色的骨灰盒我抱在手中。
  可是为什么我感觉会有一股热量透过的手掌心不停的往我身体里面跑呢,我该不会是见鬼了吧?
  “撕开符纸,撕开符纸,快点撕开……”
  “老子命令你快点撕开,不然军法处置……”
  谁、是谁在说话?为什么这个邪魅的男人声音好像从我的心里面发出来一样,一直反反复复不断萦绕在我的心头。
  就这么一下子,我觉得我的脑袋特别的重,有些晕眩。
  这整个房子都在转,地震了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5:44
  内心的恐惧感无限蔓延,让我整个人都有一种要爆掉的感觉。
  一阵凉风从我脖子后头吹过,眼前突然一黑,一个双红彤彤的眼睛出现在我的面前。
  “啊……”
  我大叫出声后,接下来就是噼里啪啦的碎裂声音。
  一个巨大的气浪突然袭来,我不断往后退,撞到身后的柜子才摔了下去。脑袋清醒了过来,看清了这个世界。
  看见地上散落的骨灰和一地的破玉片,我有些懵了。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会把那骨灰坛给打破。
  完蛋,发生这种事情,今日这店门绝对不能开下去了。不然鬼知道会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我要是先去把门关上停业一天得了。
  我撑着爬起来,走到铁门边上,准备把门给关上。
  没想到门外突然来了一阵飓风袭来,风大的我都站不住。整个人被风给吹得往后退了几步,在柜台的支撑下才没有继续外后退,然后慢慢顺着柜台倒下。
  金光乍破,明明是黑夜,现在却如同白昼一般。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5:44
  门外走进一个穿着军绿色军装的俊美少年男子,精致冷傲的容颜,如同精心雕刻一般完美的黄金比例脸,黑曜石般的双眸,散发着冰冷凌厉的光芒,给人带来无穷的压迫感。
  他脚踏黑皮军靴一步步走进来,每一步都发出沉闷的啪啪声。
  我的心脏也随着他的脚步咚咚跳动的十分剧烈,只差没跳口来了。
  我很想跑,可是一点都动不了如同被定住一般,我只能惊恐的朝着男人大喊。
  “啊啊啊!!你不要过来,求你不要过来!”
  可是那男人根本不听,一双大手揽过我的脖子,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
  现在他的脸就在我跟前,他就这样盯着我看着,黑曜石般的眼里带着些许嘲笑的意味。
  “刚出去,正好缺点阳气。女人,就由你来补吧。”
  我连开口拒绝的时间都没有,他就这样扑过来,两片冰冷的薄唇贴上我的唇。
  为了不让他得逞,我紧闭牙关,没想到这男人这么卑鄙居然用手掐我的腰。
  “据说,处子的心是最干净的。女人,你的心是否干净,给我尝尝。”
  顿时我的内心一惊,身后的冷汗不断往下冒。这军装恶鬼是什么意思,他是要吃掉我的心吗?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5:44
  人没有了心,不就会死吗?
  内心的恐惧让我拼命的想反抗,不,我不要死。我才二十岁,我一定不能死。
  可是我那点力道在这个恶鬼这里根本不算什么。
  恶鬼冰冷的大手在我胸前来回游走,最后定格在我右半边身体心脏的位置上。
  “这里就是心脏对不对,我忍不住要加快动作了,记住我的样子。记住我的名字,我叫秦漠。”冰冷的语调,在她的耳边慢慢回荡,如入骨髓般惊寒。
  他要开始下手了,我该怎么办?我连喊都喊不出来,谁能来救救我呀。
  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都会下意识闭上眼睛,我也不例外,默默的在心里祷告,求这时候出现一位天神来拯救我吧。
  大手重重撞击在我右胸房之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我感觉我的心脏在那一秒停了。
  可是,预计的疼痛没有传来,我的心脏跳动声比刚才更加距离更加有力了。
  悄悄睁开一只眼擦看状况,只见原本要吃我心脏的恶鬼,现在倒在我的对面,嘴角留着鲜血,眼睛仿佛要吃人一般望着我。
  刚才发生了什么,怎么这恶鬼一下子成了这副德行,难道这上天真的听见我的呼唤,派来天神拯救我吗?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5:44
  “女人,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有一颗玲珑心?”
  什么玲珑心,我完全没有听懂。这恶鬼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现在是不是应该趁着恶鬼受伤赶快逃才对。
  我还没有开始动,那恶鬼便慢慢站起来。
  老天,他恢复怎么这么快呀?
  我下意识想躲,门外传来一声响亮的口哨声,让恶鬼停止了脚步。原本要朝着我走来的步子,改走去了门口。
  临走前他转过头看着我,如刀锋般锐利的目光扫过,冷冷一笑。
  “女人,等着我回来找你!”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5:44
  等了许久,确定没有动静了。
  我才敢慢慢爬起来捡起破碎的衣服遮住自己,来到门边将铁门关上。
  嘎啦!
  门关上的瞬间,头顶上的灯也跟着暗了。
  吓得我一下子速度堪比刘翔,冲到楼上去。跑到自己的房间,反手锁门,将整个人包在被窝里。就算热的我满身大汗了,连动我都不敢动一下。
  刚才那一刹那真的是太恐怖了,跟做梦一样,吓得我心脏都软了。
  从小到大,我就经常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我爷爷说是因为我身子太阴了,容易看到,所以从来不让一个人我走夜路。
  可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恐怖的鬼,那气息瞬间就能让我窒息的感觉。
  不过,那穿军装的男子,看起来貌似长着还可以。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5:44
  那英俊无比的脸阴冷而成熟,挺拨傲岸的身躯多看两眼一定会迷倒她的吧。不知道那修身的军装之下,是否也包裹着无比健硕的身材,想想就让人有流口水的冲动。
  此刻,我的脑袋在想些什么呀?居然开始窥探一直鬼,我是不想活了吗?
  甩了甩脑袋,赶紧把自己脑袋里面这些破不垃圾的想法全部给销毁掉,免得害了自己。
  黑暗中,时间貌似过去了很久。
  竖起耳朵聆听外面的动静,静悄悄的一片,看来已经没事了。
  这被窝闷热的难受,再这么下去我就要窒息了好吗?
  掀开被子,将脑袋暴露在空气之中。
  闭着眼睛深深的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只是为什么感觉我这唇上有股凉凉的气息,还有是什么东西堵住我的唇?
  睁开眼!
  啊,老天。
  一双绿油油的眸子,与我的眸子就这么对上,那人似乎也感受到我出来了。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5:44
  挪动了下身子,窗户外的光就这么透了进来。
  借着光线,我微微有些看清了。原来趴在我身上的是刚才那个穿军装的美男子,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趴在我身上,我躺在床上。
  他的唇堵着我的唇,我就这么静静的没喊出来?
  老天,我还是个学生,老师上课上没有教我这种情况要不要喊出来呀。
  若是要喊,因为对方是个鬼,我该喊什么?
  救命呀,有个鬼亲了我吗?
  家里只有爷爷和我,老爸老妈还没回来。爷爷年纪那么大了,我将他喊来不是害了他吗?
  一瞬间,无数的想法在我的脑海里闪过,以至于我没有发现这个恶鬼已经不在堵着我的唇了。而是用他的唇,轻吻着我脖子上的每一寸肌肤,细腻而霸道。
  “你干、干什么?”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5:44
  我可以感觉的出来,我问出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你不专心,我要惩罚你。”
  那人一双桃花眼泛着绿光盯着她,邪魅的声音带着霸气。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巨大的黑影又再一次扑了下来,盖住了所以的光线。
  一改之前的温柔,这次是剧烈而汹涌的吻。对于我这个第一次接吻的新手来说,要多么狼狈就有多么狼狈。我想反抗,可是整个身子跟定住一般,动弹不得。
  救命呀……
  我只能用眼神跟他就来,因为我现在动不了,嘴巴也被他给堵住。
  终于就在我眼睛不断翻白眼,要快窒息的时候,那恶鬼放开了我。
  如同被干枯许久得到一阵雨水的鱼一般,猛吸着空气,让自己的肺再充沛起来。刚才那瞬间,我感觉我所有的气息全部被他吸走了。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5:44
  “你到底要干嘛,要钱吗?我们家没钱,求求你绕过我吧。我知道我错了,放过我吧。”
  “女人,本座要你嫁给我?”
  那恶鬼附在我的耳边,冰冷的气息飘荡在我的耳蜗内,来回游荡。邪魅而性感,撩拨内心深处最颤动的那根弦。
  嫁给他?
  我没有听错吧,他是鬼,我是人,我嫁给他岂不是成了冥婚?
  这怎么行,我这么一青春大好姑娘,怎么可以冥婚嫁给鬼呢。
  我将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泪眼汪汪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