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33:54
  我走出繁华的都市,站在凉爽的江边。

  江边有人钓鱼,好像收获不错,鱼网已经下水。

  时值阳春三月,不仅鸟语花香,并且鱼群活泼。

  “哈哈!又上钩了!”

  灰衣老头乐不思蜀,左手握住纤细的海竿,右手转动绕线轮,生怕钓到的大鱼逃走。

  我的视线转向江中,起初羡慕老头收获不小,随后发现不大对劲。

  钓鱼爱好者心里明白,只要大鱼咬住鱼钩,就会因为疼痛胡乱挣扎,形成一股强大的拉力,让人进入遛鱼状态。

  灰衣老头手中的海竿,的确是被重物拉弯,不过鱼线没有乱动,说明不是钓到大鱼,而是钓到笨重的物件,诸如水底的衣服裤子。

  “哪个娼妇乱丢衣裳,害得老子空欢喜一场。”

  灰衣老头使劲转动绕线轮,总算拉出水中的衣服。

  不是衣服,是条裙子。

  经过我的努力辨认,终于看清水面的东西,出于好奇走下堤岸,来到灰衣老头身边。

  “小伙子,钓鱼好耍嘛!还能钓到女人的裙子!”

  “老大爷,好像不大对劲,你钓到的不是裙子,而是穿着裙子的女人。”

  “现在正是大白天,你别吓唬老子。”灰衣老头嘴上逞强,心里反而有点害怕,睁大眼睛望着水面。

  迎着川流不息的江水,一条碎花裙子飘来飘去,裙中藏着一具身体,两条手臂裸露在外,偶尔伴随江水沉浮。

  “妈呀!真的是人!”灰衣老头看得清楚,双手发抖海竿落地。

  我连忙抓住海竿,用力转动绕线轮,努力拉起下沉的尸体。

  由于江底并不平坦,水流速度千变万化,沉尸浮面那片区域,水面比较平缓,往后几米却有变化,水势特别汹涌,形成强大的阻力,鱼线远远拉住尸体,真的感到非常笨重。

  唯恐拉断鱼线,尸体沉入水底,我不敢鲁莽行事,只有试探性的转动绕线轮,希望能将尸体拉向岸边。

  滚滚东去的江水,拥有巨大的阻力,坚决不让沉尸上岸。

  “老大爷,你拿稳海竿,我下去看一看。”

  灰衣老头咽下一口唾沫,伸手接过纤细的海竿:“那人应该死了吧!你……你不害怕吗?”

  “死人活人都是人,哪有啥子害怕的。”

  我犹豫两秒钟,脱下衣裤鞋袜,只穿一条裤衩,毫无顾虑跳入江中,快速游向远处的尸体。

  我是一个乡下人,从小就在河边长大,见过几具水中的尸体,觉得都与活人相同,心里不会感到害怕。

  今天我会跳入江中,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像被奇怪的力量支配,有种无法自拔的感觉。

  难道我撞邪了吗?

  我相信外星人的存在,同样相信世上有鬼,但不相信自己撞邪,还是鼓足勇气游向前方,决定把尸体带回岸上。

  不知不觉我已身在激流当中,看见水面漂浮一个女人,慌里慌张将她搂进怀里。

  这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年龄大概二十出头,身上穿着连衣裙,雪白的手臂裸露在外。

  如果有人被水淹死,或者死后落入水里,起初就会沉入水底,随着时间往后推移,尸体又会浮出水面,并且出现膨胀现象。

  这个女人毫无变化,死亡至今不算太久,绝对不会超过三天。

  长得这么漂亮,居然香消玉殒,真是令人惋惜。

  我伤感的摇了摇头,拔掉裙子上面的鱼钩,右手伸向女人腋下,架住她游向岸边。

  一片劲浪扑了过来,冲得我晕头转向,险些呛到一口江水。正当我在暗自庆幸,又是一片劲浪扑来,冲走臂弯中的女尸。

  千万不能让她沉底,否则我就瞎忙一场。

  最后一片裙摆消失,我在瞬间游了过去,不假思索潜入水中,勉强抓住女尸的手臂,用力将她拖出水面。

  幸好只是一具尸体,假如是个活人落水,而且又是旱鸭子,恐怕救人不成还会搭上性命。

  “呼!”

  我长长吐出一口气,右手搂在女尸腋下,竭尽全力游向岸边。

  这里属于郊区,过往的行人较少,当我再次搂住女尸,发现岸上站着几人,听说灰衣老头钓到尸体,争先恐后冲下堤岸,扯开嗓门儿询问情况。

  我没搭理凑热闹的人,架住臂弯中的尸体,不慌不忙游向岸边。

  “小伙子,她死了吗?”不等我上岸,有人就在询问。

  “死了!死了!早就死了!”岸上站着七八个人,竟然没人愿意帮忙,我的心里有点生气,说话音量大了几分。

  灰衣老头比较识趣,放下海竿跑了过来,伸出皱褶的双手:“大家不要只顾看啊!帮忙将她拉上来!”

  有个男人趴在岸边,随同灰衣老头一起用力,将这水底沉尸拉了上去。

  “快打电话报警!”

  “打了,打了。”

  宁静的河岸沸腾起来,七八个人围住女尸,大大咧咧发表言论,既在猜测对方的年龄,又在分析具体死因,还在推测死亡时间。

  灰衣老头滔滔不绝,装出一副高深的模样,吹嘘自己特别英勇,像是故意钓到女尸。

  听着杂乱无章的交谈,我抓住石头爬上了岸,双手挡住重要部位,偷偷拿起衣裤鞋袜,准备找个僻静处穿上衣服。

  “小伙子,你做啥子?”有名丰满妇女走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晃动着双手,示意当前的处境:“找个地方穿衣服!”

  丰满妇女哦了一声,目光在我身上游走,最后停在裤衩位置,眼里掠过惊讶神色。

  我赶紧放下双手,借助衣裤挡住胯间。

  丰满妇女尴尬一笑:“不用害羞,我不会吃人,上面有个厕所,进去脱下裤衩,穿上干净衣服。”

  我转身踏上台阶,却又忍不住回头看去,只见女尸上空有团黑影,形状就像人类一样,迎着凉爽的河风飘忽不定。

  传说中的鬼魂!

  这是我的第一反应,随后揉了揉眼睛,凝眸观察女尸上空,再也没有看见人形黑影。

  一阵凉风呼啸而过,我的身上爬满鸡皮疙瘩,为了避开邪门的事情,急忙离开诡异的江岸。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33:54
  第2章 好工作

  怀揣忐忑不安的内心,我火急火燎钻进公厕,急急忙忙穿上衣服,决定远离是非之地。

  大步流星走出公厕,迎面过来一位警员,看了看我手中的裤衩,然后露出平静的笑容。

  “这位先生稍等一下,是你捞起尸体的吗?”

  我沉着的点了点头。

  “我们需要了解刚才的情况!能不能耽误你一点时间?”

  “请你有话直说。”

  警员笑眯眯的发出邀请:“这里说话不大方便,去派出所坐一会儿吧!”

  派出所位于两百米开外,我来到威严神圣的地方,详细说出之前的情况,最后问起女尸的去向。

  这具女尸尚未确认身份,暂时属于无名女尸,警方将会收集相关线索,然后将她寄存在殡仪馆,等待亲属前去认领。

  对于我的英勇行为,几名警员非常满意,口头表扬一番,说我可以离开了。

  捞起死人和营救活人相同,绝对称为英勇事迹,应该得到一点奖赏,不料只是喝了几口开水,没有得到实质性的奖品。

  就当做好事吧!

  我无奈的笑了笑,缓慢离开派出所,沿着江岸返回市区。

  “小伙子,等一等。”丰满妇女边跑边叫,两只大白兔活蹦乱跳,简直令人流连忘返。

  “大姐,有事吗?”丰满妇女三十多岁,叫她大姐最为恰当。

  “跟我来!”丰满妇女毫不避嫌,忽然拉住我的右手。

  我挣脱光滑的手掌,认真审视她的脸庞,希望找出骗子的破绽。

  丰满妇女看穿我的心思,干净利落杀入主题:“你以为我是骗子吧!我能骗你啥子呢?”

  正如丰满妇女所说,当前我是一穷二白,没有东西被人骗走,毫无必要瞻前顾后:“你要做啥子?”

  丰满妇女掏出一张证件,在我跟前晃动几下:“我叫徐媛,啷个称呼?”

  虽然徐媛晃动证件,但我看得一清二楚,原来她是街道办的副主任,负责这片区域的日常工作。

  “我叫李色,木子李,刀巴色。”

  “很有个性的名字!耽误你一点时间,坐下来摆龙门阵。”徐媛靠近旁边一张凳子,坐下以后示意我过去。

  我在徐媛身旁坐下,若有所思望着江面。

  徐媛故意咳嗽两声,连续抛出几个问题:“李色,你是四川人吧!来到重庆市多久了?做生意还是上班?个人收入啷个样?实际年龄多大了?”

  既问年龄又问收入,难道是要替我做媒?

  像我这种大好青年,目前还是一无所有,不敢奢望谈婚论嫁。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33:54
  我是四川人,今年二十四岁,大学毕业踏入社会,由始至终不满现状,先后换了几份工作,银行卡里没有存款,反而浪费大量时间,导致现在狼狈不堪。

  我来重庆市两个月了,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眼看兜里的钞票所剩无几,内心真的相当着急。

  我轻轻的叹息一声,回答了徐媛的问题。

  “我向你推荐一份工作,一份收入很高的好工作。”

  徐媛是街道办的副主任,推荐一份好工作不算太难,但我没有一技之长,很有可能无法胜任。

  徐媛看出我的忧虑,拍了拍我的肩膀:“当你跳入江里那时,我在岸上认真观察,发现你是游泳健将。我向你推荐的工作,不仅需要超强的游泳本领,而且需要很大的胆量。”

  “到底啥子工作?”

  “捞尸人!”

  “捞……”我的脑中闪过千百念头,觉得捞尸人三个大字有点耳熟,出于思考的原因闭上嘴巴。

  我家门前有条大河,正是长江的支流,尽管水产不大丰富,但是养活一些无业人员。

  关于捞尸人这个行当,我曾听到村里的老人提起,可惜当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知道打捞尸体。

  “有兴趣吗?”见我沉默不语,徐媛开口试探。

  “很有兴趣,可是待遇……”

  “待遇肯定让你满意,两千块基本工资加提成,不仅包吃包住还有五险一金。”

  打捞尸体都有提成,分明就是心术不正,意思是指多死点人,并且还要死在江里。

  “徐大姐,谢谢你的好意,我不想挣死人的钱。”

  “喂!喂!你别走嘛!”

  徐媛赶紧拉住我,一本正经的说道:“虽然是挣死人的钱,但是也在行善积德。人们都说落叶归根,相信你懂这个道理。”

  这片地区的传统思想,正是人死为大,应该入土为安,如果随波逐流,或者遗尸荒野,会让亲朋悲痛。

  一句落叶归根,算是打动了我:“一个月能捞多少尸体?捞起一具尸体啷个提成?”

  “根据相关部门调查,我市有个捞尸人,每年至少捞起百具尸体。别说捞起百具尸体,仅仅捞起五十具尸体,每具尸体收取三千块,其中八成是你的劳务费,算算一年的收入吧!”

  “十二万!”我大吃一惊。

  “大姐向你保证,只要你愿意打捞尸体,一年至少能挣十五万。”

  我在穷困中看到希望,顿时变得高兴不已,就差没有抱住徐大姐。

  徐媛平静的笑了笑,刚要准备说点什么,却又听到我的话声:“啥子时候我能上班?具体做些啥子事情?需不需要岗位培训?”

  徐媛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郑重其事的说道:“李色,通过短暂的接触,我觉得你是一个好人,很有必要提醒你一下。这份工作存在危险,请你务必三思而行。”

  “没事的!”我大手一挥,没有考虑太多。

  “如果你考虑清楚了,我可以随时送你去酆都。”

  “上班的地方在酆都?”如果是要离开繁华的重庆市,真的让我觉得美中不足。

  “是的!”

  “我能留在这里上班吗?”

  “这里并不需要捞尸人!你留下来做啥子?”

  “好吧!我去酆都!”

  “关于捞尸人这个行当,世上存在各种说法,你先上网了解一下情况,然后冷静的考虑清楚,如果需要这份工作,随时可以和我联系。由于时间关系,我该回街道办了。”徐媛递给我一张名片,挥挥手臂掉头离开。

  我将名片放进裤兜,掏出最后一根香烟点燃,庆祝好运来到的同时,沿着江岸快速走去。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33:54
  第3章 巨人观

  回到朋友租的单间,我打开电脑搜索捞尸人,总算弄清倍受争议的行当。

  我国的河流数不胜数,尤其长江最为突出。

  在漫长的岁月中,长江吞噬许多生命;江里的尸体顺水漂去,从而衍生出捞尸人。

  捞尸人的主要工作,是将尸体打捞上岸,等待别人前来认领,以便收取一笔劳务费。

  在无明文规定的情况下,捞尸费用相差悬殊,某些捞尸人爱财如命,挟尸要价高达几万,多次造成负面影响。

  打捞尸体是种工作,付出就该有所收获,合理的收费毫无异议,坐地起价令人痛恨。

  捞尸人很不容易,始终游走于生死边缘,还被称为阴阳跨界人,稍不留心就会丢掉性命,坐地起价又像合乎情理。

  关于捞尸人的禁忌,一直不被外人知晓,其中的秘密有待考查,假如可以完全揭露,或许就会惊世骇俗。

  我还没有进入这个行当,暂时不知道酸甜苦辣,但是敢用人格保证,遇到穷人前来认尸,决不收取任何费用。

  我在穷困当中,深知穷的滋味。

  好好做个捞尸人,挣取更多钞票,摆脱贫穷的现状。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我就不再畏首畏尾,掏出手机联系徐媛,说是明天前往酆都。

  第二天上午,我告别朋友,提着一个旅行包,坐上徐媛的小车。

  历经两个钟头车程,我们终于进入酆都县,沿着长江向东而去,最终抵达城郊一栋小楼。

  永福社区居民委员会!

  之前徐媛向我透露,今后我将住在居委会,吃喝拉撒都有美女陪伴。

  进入小楼我才发现,原来徐媛谎话连篇,这里共有五人办公,可惜她们年龄较大,幸好相继出现两个女孩,总算没有让我彻底失望。

  通过短暂的接触,我已认识几个女人,知道都是居委会的成员,每天会到这里工作。

  我的工作非常简单,每天坐船巡视江面,发现死尸打捞上岸,好让相关部门进行处理。

  一艘陈旧的冲锋舟,改装成乌篷船的造型,不过塑料顶篷高于常人,无非是要遮阳蔽雨。

  这艘奇形怪状的小船,正是载我巡江的工具,更是载我捞尸的工具。

  我不会驾驶冲锋舟,开始觉得有点害怕,得到简短的指点以后,咬牙发动轰隆隆的马达,在那宽广的江面畅游一圈,若无其事返回岸上。

  接下来三天,全是一成不变的工作,每天分为四个时段,来到江边爬上冲锋舟,沿江而上巡视一番,停好船后回到居委会。

  除了巡视江面以外,就和几个女人摆龙门阵,加上不愁衣食住行,这种生活倒是安逸,可惜只有两千块钱收入,或多或少让我有点担忧。

  第四天上午,不到八点钟,有人敲响房门:“大懒虫,快点起床,有人看见浮尸了。”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33:54
  我穿上衣服打开房门,懒洋洋的打个哈欠:“叶大美女……不对劲哟!你会这么早来上班?”

  叶玉湘二十二岁,拥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加上玲珑浮突的身材,堪称居委会第一大美女。

  居委会共有七名成员,加上一名做午饭的阿姨,总共就是八个女人,她们全部住在永福社区,上午过来傍晚回家。

  由于不到上班时间,叶玉湘出现居委会里,肯定我会疑神疑鬼,认为她在开玩笑。

  叶玉湘瞪了我一眼,推着我往前走去:“我也不想这么早来,可是有人给我打电话,说是江里漂着浮尸。”

  我们来到江边的时候,岸上站着十多个人,指着江面议论纷纷。

  江面漂浮一个东西,因为距离岸边较远,无法分辨是人是物。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走向远处的冲锋舟,携带轰隆隆的马达声响,快速赶到大江中心。

  江面的确有具尸体!

  还差十多米接近尸体,一股腐臭气味飘散开来,险些让我张嘴呕吐。

  我急忙停下冲锋舟,屏住呼吸看向尸体。

  这具尸体背面朝天,身上没穿任何衣服,一片浪潮翻滚而来,竟让尸体脸庞朝天。

  “啊!”忽然看见恐怖的尸体,我吓得尖叫一声。

  这具尸体面容肿胀,无法辨别真实相貌,但能根据头发断定,应该就是一具女尸。

  女尸的眼球挂在脸上,两片嘴唇十分粗厚,乌黑的舌头伸出嘴外,看来令人不寒而栗。

  女尸的肢体早已膨胀,简直就是一个胖子,浑身上下呈现气肿状态,轻轻一碰都会炸裂。

  这具膨胀的尸体,进入高度腐烂阶段,正是人们说的巨人观。

  我努力控制颤抖的双手,拿起绑着铁钩的竹竿,小心钩住女尸的手臂,发动冲锋舟返回岸边。

  岸上伫立十多个人,当我快要靠岸时分,一股腐臭气味涌向四周,迫使他们落荒而逃。

  两个娇气的女人,尝到臭不可闻的气味,跑到旁边呕吐起来。

  我的肚子里面翻江倒海,滋生一种强烈的呕吐欲,幸好想到钞票的味道,才不至于丢人现眼。

  冲锋舟停靠岸边,我牢牢握紧竹竿,尽量钩住巨大的女尸,准备将她拖上岸去。

  这具女尸太过笨重,恐怕足有两三百斤,纵然使出浑身解数,却也不能拖她上岸。

  “叶大美女,过来帮忙。”我的确无计可施,不得不请求援助。

  “我害怕!”叶玉湘位于十米开外,手捂嘴鼻往后退去,根本没有帮忙的意思。

  我无助的叹了口气,索性放下长长的竹竿,决定用手抱起女尸。

  “不要用手触碰尸体!”

  我慢慢弯下腰去,双手正要碰到女尸,恰好听到一声呼叫,顺其自然挺直身子。

  岸上跑来六个男人,其中四人穿着警服,一路走来神色严峻,另外两人手提箱子,目测像是法医到了。

  难怪叫我别碰尸体,原来是怕尸体受损,从而破坏重要线索。

  我理解法医的艰辛,准备贡献一臂之力:“需要我帮忙吗?”

  为首的警员摇头一笑:“尸体交给我们处理,赶紧回到岸上休息。”

  我没有延误宝贵的时间,迅速来到岸上坐下,目不转睛望着女尸。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33:54
  第4章 讨厌的独臂老头

  我在重庆市的时候,捞起一具漂亮的女尸,发现女尸上空有团黑影,形状就像人类一样,以为正是鬼魂显现,当时真的吓了一跳。

  跟前这具尸体上空,没有出现人形黑影,我却感到有点好奇。

  到底世上有没有鬼?

  我像一个无聊的傻瓜,静静思考揪心的问题,可惜没有得到准确答案。

  “李色,我们回去吧!”叶玉湘走了过来,目光投落我的身上,不敢看向腐烂的女尸。

  “我要巡河,你先回去。”

  “那你注意安全!”

  听到关怀的话语,我的心里暖烘烘的,原本还想闲聊两句,察觉岸边有了动静。

  两名法医拿出装尸袋,谨小慎微装好巨大的尸体,随同两名警员抬了上来。

  灵车停在公路旁边,等到尸体上车过后,不慌不忙开向殡仪馆。

  目送灵车远去,几名警员返回岸边,靠近群众了解情况。

  有名警员向我走来,笑眯眯的问道:“是谁发现尸体的?”

  我轻轻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知道实情,紧随其后补充两句:“今天早晨我在睡觉,居委会的叶玉湘敲响房门,说是河里有具尸体,所以我就过来打捞。”

  “你说的是永福社区居委会吧!她们为啥子找你打捞尸体?”

  “我是居委会聘请的捞尸人,负责打捞酆都县流域的浮尸。”

  “原来你是她们聘请的人,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好好干,有前途。”警员拍了拍我的肩膀,叫上几名同事走向公路,钻进警车扬长而去。

  凑热闹的人逐渐散去,我再次跳上冲锋舟,认认真真巡视江面。

  四十分钟以后,将船停在指定地点,我到岸上坐了下来,点燃香烟望着长江。

  “小伙子,你看啥子?”一个老头走上前来,弯腰坐在我的身旁。

  这个老头七十多岁,胡子拉碴不修边幅,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浑身上下皮包骨头,一条左臂不翼而飞,干瘪的衣袖随风飘动,无端让人心情沉重。

  “没看啥子,吹风而已。”

  “你不是在吹风,而是在想事情。”

  我狠狠吸了一口香烟,没有搭理独臂老头。

  “还在惦记那具女尸?”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33:54
  “老大爷,我想静一静,请你不要打扰我。”

  “树欲静而风不止!啷个静得下来嘛!”

  这个讨厌的糟老头,一副穷困潦倒的模样,不料还是一个文化人。

  我打量老头一眼,提高防范之心:“你想说啥子?”

  “你不应该做捞尸人!”独臂老头点明要害,却又不愿说明原因。

  我的心里有点着急,忍不住开口追问:“为啥子我不该做捞尸人?”

  “你还比较年轻,不该和死尸打交道,否则将会沾上尸气,不出几年就会丢掉性命。”

  全是骗人的鬼话,肯定不能让我屈服。

  发现我无动于衷,独臂老头继续说道:“刚才有人见你捞尸,眼里像要喷出火焰,足以证明非常生气。在此我要劝你一句,每个行当都有规矩,你抢了别人的饭碗,当心平白无故摔了跟头。”

  打捞尸体是种普通工作,假如有人明争暗斗,那就称为可笑的行为。

  我为永福社区工作,算是拥有强大的后台,不会害怕当地的恶霸。

  “这人是谁?”我冷冰冰的问道。

  独臂老头笑了笑,郑重其事的说道:“这个人你惹不起,最好不要得罪他。”

  我不想虚张声势,但也不能任人宰割,只好搬出强大的后台:“老大爷,谢谢你的提醒,我相信这人不敢害我,因为我为永福社区工作。”

  “你为永福社区工作!到底啷个回事?”独臂老头睁大眼睛,不敢相信亲耳所闻。

  我指着宽广的江面,得意洋洋的说道:“我是永福社区聘请的捞尸人,负责打捞酆都县流域的浮尸。”

  独臂老头没有说话,凝眸望着江中的渔船,像在思考重要问题。

  我扔掉手中的烟蒂,站起身来拍拍屁股,慢慢离开凉爽的堤岸。

  “小伙子,等一等。”

  我走出七八米远,独臂老头追上前来,有意无意挡住去路:“小伙子,我想问你两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我双手环抱胸前,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等待独臂老头提问。

  “你以前做过捞尸人吗?晓得捞尸人的禁忌吗?”独臂老头毫不迟疑,连续抛出三个问题。

  “你问这些做啥子?”

  “只管回答我的问题,反正对你有益无害。”独臂老头语气坚定,应该不是开玩笑。

  “我以前没有做过捞尸人,也不晓得捞尸人的禁忌。”

  “为啥子你要打捞尸体?”

  “为了多挣点钱,买车买房买老婆。”

  “老婆需要买吗?”独臂老头瞪着我,明显将我当成怪物。

  我耸了耸肩膀,没有斤斤计较:“我已回答你的问题,现在可以离开了吧!”

  独臂老头后退两步,目不斜视望着我,摇头晃脑的说道:“可惜啊!年纪轻轻就要丧命,真是苦了家里的父母。”

  “日你先人板板!先是打着别人的旗号威胁我,现在又是胡言乱语吓唬我,我偷了你的米还是偷了你的糠?”面对讨厌的老头,我再也无法忍受,扯开嗓门儿大吼大叫。

  独臂老头若无其事,反而还是嬉皮笑脸:“你没偷我的米,也没偷我的糠。我是打着别人的旗号威胁你,但是现在没有胡言乱语。”

  继续面对独臂老头,或许我会大发雷霆,为了保持良好的形象,只好尽快离开江边。

  当我刚刚提起脚步,独臂老头把我拦下,闪烁其辞的说道:“小伙子,你……乌云盖顶,印堂发黑,将会遇到不干净的东西,当心会有灭顶之灾。”

  绕了一个大圈子,原来却是老骗子,先是吓唬我两句,然后准备从中渔利。

  “你说有灾就有灾!你算哪棵葱哪棵蒜?别再日白扯谎,赶紧格老子爬开。”我按响手指的关节,一步一步逼上前去,迫使独臂老头连续后退。

  “小伙子,你别生气,我说的是真……”

  “滚!”

  察觉我怒不可遏,独臂老头转身离开,很快消失在凉爽的江边。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33:54
  @漓雨飘飘 2017-09-04 12:22:50
  还有吗?写得不错??有点恐怖有点l离奇,但不脱离生活才是读者的喜爱。
  -----------------------------
  感谢支持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33:54
  @ty_126889507 2017-09-04 16:16:28
  好看!好看!楼主加油哦!
  -----------------------------
  感谢支持!!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33:54
  第5章 消失的女人

  闷闷不乐回到居委会,得到几名女士的表扬,我的心里乐开了花。

  怀揣一份美好的心情,开开心心度过一天,翌日我又按时起床,吃过早餐巡视长江,九点半返回居委会。

  今天小雨摩挲,办事的居民不多,几个女人比较清闲,像在办公室里看电影。

  “小李,我们逮住你的把柄了,最好过来解释一下。”聂大姐招了招手,示意我去办公室。

  我懒懒散散进入办公室,挤在几个女人中间,凝眸看向电脑屏幕。

  居委会的办公楼共有四层,下面两层用于办公,第三层作为食堂和会议室,第四层暂时闲置没用,角落的房间作为我的卧室。

  办公楼按照古老的方式修建,每层楼的走廊裸露在外,如果遇到刮风下雨,雨水都会打湿走廊。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每层楼的楼梯口,安装着监控摄像机,可以监视整条走廊。

  时间回到昨天夜里,就在十一点钟的时候,四楼出现一条白色身影,背部对着摄像机,沿着走廊慢慢上前,最后靠近角落的房间。

  仔细观察白色身影,应该是个妙龄女子,她穿着白色连衣裙,遮住一双修长的腿,只有手臂裸露在外,由始至终背对摄像机,无法看清真实容貌。

  这个女人步伐奇怪,好像踩着碎步上前,又像随风滑行而过,最终来到房间外边,静悄悄的面向房门。

  摄像机对准白裙女人侧面,依然无法看清她的容貌,因为始终她都披头散发,显然是要遮住脸庞。

  她在门外站了两三分钟,缓慢抬起苍白的手臂,悄无声息打开房门,轻飘飘的进入房间。

  “啊!”看见有人半夜闯进房间,我的身体猛烈一抖,情不自禁尖叫一声。

  “要死啊!干嘛一惊一乍的?”辽大姐拍了我一巴掌,埋怨我的叫声吓人。

  叶玉湘暂停监控视频,挤眉弄眼望着我:“李色,很有魅力嘛!才来几天就有女朋友了!”

  “她是哪里人?”

  “她在做啥子?”

  “她长得漂亮吗?”

  “小李,你太猖狂了,还叫女人回来过夜,要是杜书记晓得了,绝对不会放过你。”

  几个女人叽叽喳喳,仿佛一群讨厌的麻雀,确实让人心烦意乱。

  “我不认识这个女人,你们不要添油加醋。”

  “笑话,你们不认识,她会去你房里。”辽大姐马上反驳,根本不信我的话。

  几个女人相视一笑,不约而同转移目光,想要从我身上看出破绽。

  “别用这种眼光看我,我的个人作风……”

  “别提你的个人作风,继续观看监控视频。”夏雪二十八岁,是个性感的少妇,居委会第二大美女。

  随着时光往后推移,眼看要到十二点钟,监控视频又有变化。

  白裙女人钻出房间,蹑手蹑脚关上房门,有意无意埋下脑袋,借助长发遮住脸庞,又用滑行的方式上前,轻飘飘的来到摄像机前,接着消失在楼梯口。

  我是一个警觉的人,即便是在睡梦当中,只要捕捉到风吹草动,马上就会睁开眼睛。

  白裙女人进入房间,时间长达一个钟头,我却没有察觉动静。

  白裙女人做过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