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6:57
  本故事剧情跌宕起伏、悬念亘生、老少皆宜,以探险为主,带你领略未知的神秘世界,同时集悬疑盗墓以及搞笑装逼于一体,当然还有打脸,啪啪的,很痛!
  故事经历有吃人的石棺、失落的古遗迹、深山老宅、鸭子河神,三星远古文明等等。
  如果你有兴趣,请一起探寻中国最古老、最神秘的龙王传说。


  《恶鬼峡谷》
  第一章 前言 剥皮死尸

  “你确定老爷子他们是往前面去了?”老六转过头问黄明。
  黄明举起手电照了照,“我们跟在后面这么久,也没有碰见一个人,他们如果不是往前走了的话,就只可能是钻到这些缝里去了。”
  老六显然不是特别相信,抓了抓脑袋,又问: “那你倒是解释解释,为什么我们追到现在还连他们的一根毛都见不到?”
  黄明不耐烦起来,瞪老六一眼,“再往前走走看。”
  老六啧一声,愤愤转过头,二人再次起程,在这又黑又深的墓道里继续前行。
  其实黄明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眼看着老爷子他们进入这条墓道,自己又紧随其后的追过来。但是直到现在,却连他们的一个鬼影子都没看见。这墓道又长又暗,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自己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事情都遇到过。然而在此时,在这条简单的墓道里,黄明心里始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不是害怕,而是一种比害怕还要更深层次的感觉。
  这条墓道实在是太长了,走了将近1个钟头,少说也有几公里的路程,为什么到现在却还--------
  正想着,黄明突然感觉到左脚落脚的地方一沉,紧接着便响起“嚯------”地一声。
  黄明心里一紧,道了声糟糕,忙对前方的老六喊:“有陷阱,快躲开。”
  同时,他翻身向右滚开,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默默等待着这陷阱的下一步反应。
  由于并不能确定这是什么类型的陷阱,他也不敢乱动。若是触了流沙类的陷阱,一般情况下,待机关起效果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间隔,哪怕只有短短的几秒钟,相信凭自己和老六的身手,也可以全身而退。但若是暗箭类陷阱的话,此时如果乱跑,那必然会被万箭穿心的。
  他趴在地上等了好几分钟,仍不见四周有动静,这时便有点怀疑了,难道这不是陷阱?
  但是那一声“嚯---”又是怎么一回事?又或者这是一个连续式的陷阱,刚才自己只是触动了第一步,想要这陷阱发作,还需要再触动什么东西?
  黄明摇头,这在逻辑上说不过去,陷阱都是一招见效的,这连续触发式的设定是在给我们提个醒么?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这应该不是陷阱,很有可能是某种机关的触发装置,比如暗门什么的。
  又等了十来分钟,还是不见有变化,四周仍是静得吓人。
  然而,越是什么都没发生,却总是觉得越会发生点什么。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6:57
  最后黄明再也等不住了,他拍了拍趴在前面的老六,道:“这有可能不是陷阱,没事的话赶快起来,我们要快一点找到老爷子他们,不能再在这里磨蹭了。”
  说完之后,黄明起身去捡刚才由于慌张躲避这“陷阱”而掉落的手电筒。这手电筒可一点也不简单,是一款军用电筒,再加上黄明亲自的改装,普通情况下,电量可以坚持好几天,十分的耐用结实,而且在两手空空的时候还可当作防身的近战武器。
  那手电筒就落在右手边不到1米远的地方,伸手捡起来。却在这时,又发觉到不对劲:老六从刚才拍了到现在,都还一直在前面趴着,一动也不动。
  黄明的心往下一沉,连忙拍了拍手电筒,灯光重又亮起来,他迅速照向前面。
  只一瞬间,黄明便感觉头皮一炸,身体猛打寒颤,冷汗更是止不住地流下来。
  前方已经没了老六,取而代之的是一只血淋淋的尸体,那尸体就倒在了一大滩血泊之中,此时还在不断地往外冒着鲜血。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倒是还不能让黄明产生恐惧念头的,真正能让他感觉到恐惧的是这尸体全身上下没有一丁点儿的皮。
  这是一只被剥去了人皮的尸体!
  究竟是什么机关?能在十分多钟的时间就将一个活生生的人的皮给剥掉,而且还不发出一丁点的响声。
  想到这里,黄明只感觉全身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就在黄明万分惊恐的时候,突然,在他身后又起了一声响动。
  黄明再怎么也是见过大风浪的人,吞了口唾沫,定了定心神,就准备扭头往后看一眼。
  就在此时,他的余光就瞧见有一只鲜血淋淋的手从他背后摸了过来。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6:57
  黄明身体一颤,差点就要大叫,此时他的耳边又响起一个声音:“嘘,别发出任何动静,这地方不太对劲。”
  黄明硬生生转过脖子,当看到身后那张熟悉的面孔,终于出了一口气:“老六,你他娘的刚才去哪儿了?老子还以为你已经------”
  话还没有说完,老六就捂住了他的嘴,轻轻偏了偏脑袋,示意先去看他的背后。
  黄明会意,拿起手电朝老六的背后快速扫一眼,身体已止不住颤抖起来。
  只见老六的背后躺着密密麻麻的至少有十几具血淋淋的尸体,这些尸体的表情都极其夸张,大张着口,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不知道他们死前究竟看到了什么。
  这些尸体还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它们都没有人皮。
  黄明觉得事态已经相当严重了,悄声问老六:“这-----些都是什么人?是老爷子他们么?”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6:57
  “我也不太清楚,刚才听见你大叫有陷阱的时候,我突然往左边一跳,结果------哎!”老六一把擦掉脸上的血迹,“结果他娘的一下子就跳到那堆尸体里面去了。”
  黄明吞了一口唾沫,稍微恢复点平静,思索一阵,才道:“我们刚才一直都跟在老爷子他们后面,并没有发现异样,相信这些人不会是他们。而且----这里的人数也不对,我记得老爷子他们只有5个人,而这里的尸体至少也有十几具。”
  老六心里也有点发虚:“最关键的是这些人不知是中了什么机关陷阱才能有这样的惨状,我看我们最好还是尽----快------”
  话到半截,老六硬生生止住,黄明察觉到老六的异样,忽然意识到背后有状况,扭头一看,顿时更倒吸一口凉气。
  在他们的背后十几米远的地方,这条墓道的深处,不知何时竟亮起了一道光。
  片刻之间黄明还有点蒙,但很快反应过来:“有可能是老头子他们,快,跟上去。”说完拉起老六便奋起直追。
  他们一口气跑了将近五分多钟,仍不见靠近那光源。老六最先沉不住气,一把拉住黄明,大口地喘着粗气道:“等-----等一等,别---再追了,这光好像有问题。”
  “什----什么问题?”黄明上气不接下气问。
  老六吞一口唾沫,接着道:“我们追着它跑了有五分多钟,多了不算,少说也有几百米的距离了,可为什么那光仍然像在我们前面一样。”
  黄明看着那光,当下也纳闷,抓了抓脑门,恍然大悟,道:“不----不是光有问题,而是前面有个人,他手里正拿着强光手电在不停向前面跑。”
  “跑?为什么要跑?我们又不是他娘的----”话还未说完,老六便后悔了,想起他们刚才的遭遇,二人都下意识朝后面望了望,难道是在躲避------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6:57
  然而,他们的背后什么也没有。
  二人回过头,正准备商量一下对策,这时他们又发现了更加怪异的事情。
  他们刚才追着的那光已经停下了,就停在离他们面前十几米远的地方,在忽明忽暗地亮闪着。
  黄明心念急转,心说刚才我们突然向前追,该不会是把那人给吓着了吧?
  他擦了擦满头大汗,朝前指了指,轻声到:“走,先过去看看。”同时他又比划了一个手势,意思是这次要悄悄潜过去。
  老六点点头,二人轻轻朝前,可才走了几步,前面那光突然一闪,紧接着便朝他们快速靠拢过来。
  这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黄明的第一反应是被发现了,下意识就想往后退。老六却推了他一把,意思是都追到这里来了,还怕他发现么,而且面前这人还有可能会是老爷子呢?
  转瞬之间,那光就到了他们面前,停在当场,一动也不动。
  那道光相当强烈,二人被照,顿时只感觉眼前一片炫目,不得已只有伸手档住眼睛,恍忽间黄明觉得在那道光的背后似乎真有一个人影。
  黄明把眼眯成了一条缝,问:“老爷子,是你吗?”
  背后那人并不作回答,那光却忽闪了几下,变得越发的亮。
  那不止亮上一点,刚才自己眯着眼睛还勉强可以接受,但此时却感觉面前好似冒出了一个大火球,散发出大量的热,在灼烧着自己皮肤。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胜,慢慢地只觉得自己身上真就像着了火一样。
  黄明大叫不好,唤了一声老六,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糟糕!老六-------
  面前那道还在不断加强,最后,黄明实在受不了那越发强烈的光和不断袭来的热,下意识后退几步,想就此撤离了。
  然而此时,那道光的强度和散发出的热量突地又增加好几倍。
  虽然是闭着眼睛,但此时的黄明也能感觉到眼前亮成一片,周围俨然已成为了一片火海了,而他自己就正处于这片火海的中心,那无尽的高温高热正在不断往自己毛孔里面钻,想要进一步灼烧自己的五脏六腑。
  慢慢地黄明的意识模糊起来,全身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到最后再也坚持不住,眼前一片炫目,终于晕倒了过去。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6:57
  第二章 食人戈壁

  一望无垠的戈壁滩上,一辆越野车快速驶过,车轮滚滚,激起无数尘埃,打破了这原本宁静的一方净土。
  “唉我说,我们在这破地方都晃荡好几天了,究竟啥时候才是个头啊?”副驾驶位上的贾老练不耐烦起来。
  “啥时候是个头?”鑫三笑了笑,“我说这个小贾同志呀!工作就得一点一滴的来做,遇事不能急躁,欲速则不达,自种改革开放之始,经济建设之初,你知道这都过去多少年了吗?”
  “什么-----什么过去多少年?”
  “嘿!都快将近四十年了,你再看看我们,这才过了几天?”鑫三拍了拍贾老练,“你说你急个啥呀?小贾同志。”
  贾老练白了鑫三一眼,扭转头,往后座靠过来,道:“唉尘扬,你说老爷子一天到晚是不是没事闲得慌,就给了我们一张破地图,还非得要我们到这鸟拉屎的地方来找那什么,什么龙?”
  那贾老练好几天没刷牙了,嘴里都透出了一股臭味,腥腥臭臭的,十分难闻。尘扬捂住鼻子,扇着风道:“你啥说什么呢?什么龙?那是地龙人,是老爷子一直都在研究的远古人种。”
  贾老练表情凝固了片刻,眉头一皱,档开了尘扬扇风的手,又道:“哦--对对对,是地龙人,可你说这地龙人究竟是啥玩意儿?”
  鑫三打着方向盘,头也不回,“你说你这兔崽子,平时耳朵都干嘛去了,没听那老爷子讲过吗?”
  贾老练脖子都伸长了,尖着声音道:“那老头子一讲起来,总是巴拉巴拉的没完没了,能听得进去吗?”
  “听不进去!嘿嘿!那是你笨,你得多学学你三哥,”鑫三指了指自己,“我,知道吗?”
  尘扬都听不下去了,心想就你鑫三那个样,还不是乌龟笑王八,彼此彼此嘛!此时忍不住笑着调侃,“学你?一天到晚,总是--睡大觉?”
  鑫三扭头看过来,表情夸张到了极限:“去去去,什么睡大觉,你啥时候看到我总在睡觉啦?再说了,即使睡觉,我那是也在睡梦中学习。”
  贾老练探头横在了二人中间,“你们这都在瞎扯啥,我们在这破地方奔波了这么些天,我就想知道啥时候能回去。”
  窗外全是被风沙侵蚀成各种形状的怪石,完全看不出生命的气象,尘扬叹一口气,道:“想要回去,那我们最少也得带点东西,总不能两手空空的就这么往回走吧!”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6:57
  “带点东西?带点什么东西?”
  鑫三抢着话答:“一些遗留下来的器物之类的,或者再不行,你在这地方随便捡一块石头,就说是那地龙人的祖先用来凿东西的石器也行,你说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呀,小贾同志?”说完又哈哈大笑起来。
  贾老练斜眼鄙视道:“在这地方找地龙人的遗留下来的器物,那你知道这座戈壁叫做什么地方吗?”
  尘扬有点烦躁起来,“还能是什么地方?麻辣戈----壁呗!”
  贾老练一愣,还没反应过来,顿一顿又说:“我听当地人称呼这戈壁滩叫做食人戈壁,据说里面还住着食人族,专挑我们这些来大漠探险的。而且---”贾老练咽一口唾沫,压低了声音,“而且他们全都是生吃啊!嚼着你的骨头连声响都不带的,在这破地方哪可能还会有什么遗留下来的东西呀!”
  听完贾老练说的话,鑫三又笑起来,“食人族?哈哈哈!你说我们都在这地方转悠好几天了,别说是食人族,”鑫三用手捻了捻,轻轻一吹,“就连一根毛都没有看见,还吃个屁的人,你说你脑袋里装的究竟是什么玩意,当地人瞎编的,你也信?”
  “怎么可能?那可都是有真凭实据的,前几天我在村子里打听的时候,你难道没瞧见?那些人反应那么大,我估计这里面的问题肯定不简单。”说着贾老又练坐直身子,靠了过来,“不过这个尘扬啊!平时你跟那老爷子走得最近,改天你好好跟他说一下,别再这么折腾下去了,他年纪都多大了呀!应该早点退休,待在家里好好抱孙子了。”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6:57

  “我靠,你让我怎么去说,那老头儿一生都在考古,考古考古,不就是越考不就是越古---板嘛!”
  话才刚说完,汽车突然朝上跳了一下,几人全都没准备,贾老练更是撞到了车顶,他揉着头大声吼起来,“哎呦!我的头哇!你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开的车?”
  “我靠,你丫行,你来呀!”鑫三不服气,双手放开方向盘,拉扯着贾老练,贾老练更是满脸惊恐,不断挣扎。
  尘扬一看这还得了,忙调和起来,“唉瞎闹个啥?好好的开车,这都是好同志,拉拉扯扯的干嘛!前面有一个斜坡,往那走,我们到那块高地上去瞧瞧,如果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的话,我们就撤,回去就跟老爷子说啥也没有,他给的这张破地图呀,有问题。”
  鑫三精神一震,“ok,没问题。”说完一脚就将油门踩到了底。顿时,汽车如脱缰的野马,飞一般向前疾驰。
  贾老练正揉着头,忽然顿了顿,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正准备对尘扬讲,然而还没来得急张嘴,忽然就听见鑫三大骂起来,然后一脚就刹了车。
  这一下来得太突然,可以说是毫无征兆,就连尘扬也来不及躲避,重重地撞到前面的靠垫上,他一下子也是鬼火冒,大骂起来,可还没骂完,突然就愣住了。
  这斜坡的另一边竟然是一处断崖,他们的车头已经冲了出去,两只轮胎已然悬空,这要是再晚上半秒刹车,只怕此时就已经葬身崖底了。
  颤颤巍巍下了车,走到悬崖边上,发现面前出现了一条巨大地底峡谷。放眼望去,只见这地底峡谷不断朝前延伸,一直蜿蜒到了远处的山脚下,其中最宽的地方估计有几百米,而最窄处则最多不会超过十米。
  贾老练揉着脖子走过来,吃惊道:“额---这个,我们这------就找到啦?”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6:57
  第三章 恶鬼谷
  眼前情形之壮观,实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阳光正斜射进峡谷里,入眼所见,处处都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谷底长着大大小小的植物,盛开着五色缤纷的花瓣,样式各异的蝴蝶随风起舞,乍看一眼,只觉得眼前会是一副色彩斑斓的动态油画。两侧的石壁上还附着许多低矮的植物灌木,无数飞鸟穿插其间,忙碌个不停,更远处则隐藏于一片朦朦胧胧的雾气之中,放眼望去,也只能依稀瞧见一些黑色影子,估计是巨大的岩石或山体的延伸。
  三人看得完全呆了,想不到在这茫茫食人戈壁之中竟还隐藏着这么一座绿洲。
  鑫三将绳子固定在车上,另一头垂下峡谷,正准备扣上安全扣,贾老练就大叫起来:“你们要干嘛?这就要下去啦?”
  鑫三瞟他一眼,手上的活也没停下,“当然,不然我们到这里来干嘛!你该不会真以为咱到这儿是来旅游的吧!”
  “我们都下去了,那待会老爷子来了,找谁去?”
  鑫三更正道:“是我们俩先下去,而你,留在上边。”
  贾老练一脸惊惑,嘴都快张成圆圈了,尘扬笑了笑,便走过来对他解释:“我已经联系老爷子了,他们大概不到2个钟头就会到,你就在上面等他们,到时好有个照应。而且我们的动作很快,下去看一眼立马就回来。”
  贾老练动着嘴唇,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尘扬一挥手,阻止了他。
  一切准备妥当,鑫三把安全扣扣上绳子,扭头看二人一眼,又笑着挥挥手,纵身就跳了下去。
  尘扬心中紧了一下:我靠,这小子动作幅度怎么这么大,别不小心把绳子给绷断,摔下去变成一坨肉饼。
  所幸无碍,这绳子是专用登山队用的加强绳,别说是鑫三一个人,就是再加上他和贾老练相信也不会产生任何的变形。
  鑫三最后安全落了地,尘扬心里的石头才终于放下,他深吸了一口气,也扣上安全扣,开始慢慢朝下滑。
  不多时,二人来到了谷底,这站在谷底和在谷外看风景,完全是两种感受,在峡谷外你就相当于是上帝,向下俯瞰,全是一派大气蓬勃的景象,而站在这谷底才完全是人类自己的视觉。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6:57
  二人所处的位置应该还是在峡谷的中段,前后都还延伸至很远。抬头向上望,只能看见一小块长条形的蓝色天空,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总感觉这天空就在离头顶不远的地方,似乎伸手一摸就能摸到一样。
  峡谷底部长满了杂草灌木,远处还有几棵大树,更多的则是大大小小的山岩,长时间被风雨蚀侵,已经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形态,如神兽、如鬼魅、如仙境琉璃、更如人间百态,真不愧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记得当地人说在这食人戈壁滩里有个峡谷,名曰恶鬼谷。但举目四望,这峡谷洒满了阳光,虫鸣一片,生生不息,完全看不出哪里有阴气深深的“恶鬼”。
  正看得入醉入迷,鑫三的声音就响起来,“尘扬,快过来,这边有情况。”
  尘扬收敛心神,这才发现鑫三已向前走了有五六十米的距离了。此时他正蹲在前面,背对着尘扬,似乎是有了发现。
  几步赶过去,鑫三站起来扬了扬手中的一样东西,道:“你看,这是什么?”
  尘扬接过那物事,观察起来:那是一根黑色细长的东西,大约有三十公分长,锈迹斑斑,表面脱落了好几层,但某些地方还闪着丝丝寒光。尘扬擦掉上面的泥,惊呼一声:“这-----是一把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