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鬼话 > 空皮囊里的曼陀罗
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3:01:51
  发生在宋城连环变态杀人案。被剖开肚子里的黑色曼陀罗花,消失不见的内脏器官,隐藏在烂尾楼里的神秘身影,民间传说里的湖怪,网上流传的七芒星魔阵…………这背后的真相又是什么?


  主帖先给其他大坑打广告,一楼开始。喜欢的亲们留言支持个,不喜欢的亲右上角点叉走好不留。[d:可爱][d:可爱][d:可爱]

  历史武侠 《倭 乱》 http://book.tianya.cn/book/66093.aspx

  都市虐恋 《锦瑟流年倾城》 http://book.tianya.cn/book/67987.aspx

  悬爱连载 《蝴 蝶 劫》 http://bbs.tianya.cn/post-1177-1189-1.shtml#fabu_anchor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3:01:51
  PS 本故事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一,连环杀人案变态

  “叮铃铃!叮铃铃!”宋城刑警大队队长袁锐办公桌上电话急促响起。袁锐放下手中的笔,抓起话筒。“你好!请讲!”
  “袁队!刚刚接到报警,西城湖边立交桥下又发现具死尸。报警人称,路过现场时,发现被害人全身赤裸,身上只盖一张报纸。和之前几起一样,被害人脸被剥皮,内脏器官全不翼而飞,根本无法确认被害人身份。所以,接到电话后,我立即就转过来,这事还得你亲自出马才行!”
  电话是110指挥中心转过来的,这已经是这三个月来第六起这样恶性的案件。每一次案发,都会有各种版本传得沸沸扬扬,引起不少恐慌。等到了了晚上,本地人竟无人外出。只剩不知情的外地旅客,还在街上闲逛,欣赏美丽的夜景。
  “好!我知道了!你先派人保护好现场,我这就带人过去!”挂下电话,袁锐不由眉头紧皱,感觉脑袋正在飞速膨胀中。仿若里面装满了烈性TNT,一触即炸。可他不敢有丝毫迟疑,带着队里人上车,往西城急驰而去。
  宋城是一座美丽的内陆城市,因地处交通要塞,历来就是兵家重地。加之有浓郁的文化底蕴,历史上很多文人骚客都出在这种城市,因此也是一座旅游城市。一年到头都有外地人蜂涌而至,领略这座城市迷人的风光文化。
  正因为如此,也吸引了大量地产商进驻宋城,圈地建房,开发渡假酒店等。当然,并不是所有地产商都成功赚得盆满钵满。比如西城天盛长岛渡假村的蔡总,就因大腿没抱对,运气不好,遇上靠山倒塌。眼见翻身无望,打着重组资金的幌子,扔下一堆烂摊子,狼狈逃离而去。
  他这资金一撤走,便留下已完工,还没来得及装修的几十栋主体楼矗立在城西湖边。初时,还有保安驻守,等待资金回流重建。可在被拖了两个月工资后,老板也不见出现,在打电话无人接听后,也跟着卷铺盖走人了。
  久而久之,曾经在开发商描绘里金碧辉煌的渡假酒店,而今的烂尾楼,就成了流浪汉,乞丐们的天堂。也有不少低收入群体,见这环境不错,干脆搬了进来,省掉租房的钱。还有穷游到宋城的那些游客,为了省掉住宿的钱,也带着背包来这凑热闹,小住一段时间后再流浪到下一个城市。而宋城那些收保护费的暗黑势力,也介入其中,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随着时间的推移,享尽临湖美景的天盛长岛,也没了最初的和谐。时常有人为了抢占地盘而打架斗殴。110出警后,打架双方为了不进去吃免费餐,早已逃得无影无踪。待警察一走,又重新回来,划线为境,不许别人侵犯。
  如此一来,天盛长岛就成了美丽宋城隐藏的毒瘤,也成了警方重点关照的对像。只是,此处废弃房屋过多,加之又没监控,警方想要铲除这里各种势力,一时也是不能。无奈之下,只好在附近街区设了警务亭,意欲起到警示作用。
  可最近一段时间来,西城并不大太平,接连发生的几起命案却无从查起。被害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是在天盛长岛周边被发现。而且,这些被害人被发现时,都是赤身裸体,内脏器官全无,脸皮被剥掉,手指也被剁掉,仅以一张报纸遮住被掏空的躯干。让人很以外的是,报纸上还压着一枝已经枯萎的黑色曼陀罗花。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3:01:51
  晚上再来填坑,先遁[d:调皮]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3:01:51
  2 黑色曼陀罗

  当袁锐带人匆匆赶到时,醉月桥湖边已聚了不少围观群众。只不过,他们都被拦在了警戒线外,正对着被警方围挡起来的被害人指指点点。
  “肯定是湖里的妖怪醒来饿了杀的人!我小时候就听老人家讲,东坡湖里镇压着吃人的妖怪。东坡岛上那塔就是镇妖塔,以前都有高僧在内镇守的。只可惜,东坡岛搞旅游开发,把镇妖塔给拆了。这不,妖怪得了自由,就出来犯乱作怪了。”
  “我听他们说,这段时间死掉的人内脏器官全都没了。只有妖怪才会喜欢吃人内脏。你想啊!真正谋财害命的恶人,哪个不是抢劫完就跑,怎么还可能有空来划开肚子取内脏走?”
  “那也不一定!变态的人那么多!你看电视里演的变态杀人狂魔,专门杀人割人家耳朵泡酒,还把大腿上肉割下来炒来吃。那水浒传里孙二娘不也杀人做人肉包子吗?”
  “操!你积点儿口德好不?能不能别拿吃的开说?我早上才吃了酱肉包子,你这一说我就想吐了!啊呸!”
  “散了!散了!都散了!闲杂人等没事不要在这围观,影响办案!”
  跟在袁锐身后的张剑见他看了下围观人群,眉头紧皱没说话。知道嫌围观人群吵杂,忙转身,挥手示意众人散去。负责警戒的片警见状,也上前帮忙,让吃瓜群众远离。
  袁锐上前,见法医宋哲正在给被害者拍照。报纸上压着的黑色曼陀罗,花朵恰好摆在被剥去脸皮的嘴唇上,给人说不出的诡异感。血肉模糊的脸,已看不到被害人原来的真实面目。但能猜到,Ta生前一定受了不少折磨,才会如此痛苦的双拳紧握。
  揭开报纸,有着丰富经验的法医终没能忍住恶心,跑到一边翻江倒海吐了起来。直到把苦胆水都吐尽才算收住势,才不再干呕,眼泪鼻涕已流了一脸。
  “宋哥!好些了吗?来喝口水漱漱口!”袁锐见宋哲吐完,拧开矿泉水瓶子给他递过去。
  “谢谢!好多了!我们开始吧!”宋哲接过水,喝了一口,从兜里摸出纸巾把嘴角擦干净。然后,拿起相机,重新回到被害人尸体旁。
  地上,那具没有生命的身体,肚子已被剖开,干涸后的血成暗红痕迹,贴在残缺的肌肤上。肚内,心,肝,肾皆不见踪影,被人以很纯熟的手法摘走。肠子却被很变态地绕成一朵曼陀罗花的形状,填在肚子中央。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3:01:51
  刚刚被地震吓哭了[d:流泪][d:流泪][d:流泪]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3:01:51
  一会儿来更新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3:01:51
  3 老猫


  “被害人,男,年龄35到45岁之间,血型不祥。心脏,肝脏,肾脏缺失。双眼眼角膜已被摘走!手指被剁掉,暂时不能通过指纹确认其身份。只能先采集DNA,再上网查询失踪人口备案看看有线索没。”
  宋哲在拍照的同时,向身边的助手报着被害人的大慨情况。
  袁锐看着忙碌众人,眉头拧成了川字。和之前的五个被害人一样,都找不到任何可以确认身份的线索。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从做案手法来看,这六起凶杀案应都是同一人,或者同一团伙所为。
  那么,这会是最后一起变态杀人案吗?应该不是。要怎样才能找到犯罪份子留下蛛丝马迹?阻止第七起或者更多的凶杀案发生。
  想到这里,袁锐又开始觉得头痛。于是,从兜里摸出烟,扔了支给张剑。点燃后,以死者为中心,再次在周围详查,期望能有意外收获。
  可手中的烟快烧到手指头了,袁锐依然一无所获。不得不说,隐藏着的对手非常狡猾。六个死者,被抛尸在六个不同的地方,且都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如果非要说有共同点的话,那就是他们都是在天盛长岛附近被发现。
  莫非,这一切和天盛长岛的烂尾楼有关?远处的楼群占尽了湖边美景,却因各种不可描述原因,没能展现它的辉煌。现在,如同一座死城样瘫在那里,看不到它的生机。
  袁锐掐灭手中的烟头,转头却发现身边没垃圾筒,最近的也在20米外的绿化带旁。于是,捏着烟头向垃圾筒走过去。扔完烟头准备转身时,目光却被垃圾桶盖上用小鹅卵石压着的纸片吸引住。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3:01:51
  浅灰色的石头,是泯江边随处可见的水流石,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压着的纸片一角,隐隐露出一个数字。因被石头压着,一时看不完整。袁锐的心跳猛烈加剧。直觉告诉他,这纸片不简单!
  果然,当袁锐拿开石头,便看见淡蓝色的纸片上,用马克笔写着个阿拉伯数字“6!”纸片一边,有细长粘胶的痕迹,应是从便签本上撕下来的。更让袁锐气愤的是,“6”字中间,还画了个长长个箭头。箭头所指的方向,正是刚才发现死者的地方。
  很明显,这是犯罪份子在示威。袁锐摸出手机,对着垃圾筒盖上的纸片从不同角度拍好照。虽然,他对纸片上会留下犯罪份子指纹不抱希望,还是摸出手套戴上,打开证物袋,小心把纸片装进去,打算带回去交由技术部门处理。
  取手套的时候,袁锐不小心把之前压纸片的鹅卵石碰翻,从垃圾筒盖上给掉下去,砸在他的脚上。隔着皮鞋,有隐痛至脚尖飞速传入大脑。袁锐弯腰,准备把肇事的石头给扔进垃圾筒。
  可当他捡起石头时,再度惊呼出声。原来,鹅卵石的另一面,用马克笔勾画着一只猫。寥寥几笔线条,将猫画得甚是传神。猫眼里透露出狡诈阴冷的目光,唇角还勾出一丝冷笑,仿若活过来了般,说不出的诡异感。
  那猫像人样打坐着,拖在地上的尾巴尖卷起成圆圈儿,像极了“6”字。再一对比,竟然和刚才纸片上的“6”一模一样。那猫的肩上还扛着一把斧子。虽然是画的,但仍能感觉到斧子上的杀气正向四周弥漫。斧子正中,“老猫!”两字正冷冷看着袁锐。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3:01:51
  祝楼里的亲们双节愉快,晚安[d:花]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3:01:51
  4 空皮囊里的曼陀罗

  “老猫!我记住你了!你等着,我一定要把你给揪出来,变成死猫!”
  袁锐重新戴好手套,将画着扛斧子的猫的石头装进证物袋,返回现场。
  那边,张剑,宋哲等人已收拾好残局。被害人的尸体也装进车里,准备带回局里做更详尽的尸检。
  “这个拿好!回去交给技术部门看有残留的指纹没?”袁锐把证物袋递给张剑,坐进驾驶室,发动车子往城内驶去。
  在转弯时,有亮光至后视镜折射过来,耀得袁锐眼前一花。车子险些失控撞上路旁栏杆。大惊之下,袁锐忙踩下急刹车。随即转头,循着光源处望去,只看见远处天盛长岛渡假酒店顶楼窗户处有人影一闪而过。尔后,再无所获。
  “哼!跟我玩儿这套,嫩了点儿!”袁锐冷哼一声,随即明白,刚才那强光,是有人故意而为。算计好角度和时间,待袁锐车子过时,突然发难,意欲造成干扰,制造车祸。所幸,袁锐反应够快,只有惊无险。
  “怎么?袁哥有人在使坏?”见袁锐脸上布满寒霜,张剑猜到刚才发生的事绝非偶然,在警惕向四周观望时,问道。
  “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就是你手里拿着的那家伙!他故作聪明留下标识在现场,赌我们能发现不。然后,又躲在暗中观察。刚才应是见我取走他留下的东西,故意挑衅,意思是一切都在他掌控中!”
  “你说这石头?这些连环杀人案都它干的?那还等什么?走!回去抓住他一审不就完结了吗?”张剑疑惑的看着手中石头。抬首见袁锐依然波澜不惊的将车往回城方向开,不由着急地发表自己看法。
  “没这么简单!他敢在现场留下线索,说明他根本就没把我们放在眼里。而且,他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控之下。这是一个非常狡猾的对手,也很变态。”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前面几起被害者周围,都有他留下的标识。只是,我们搜寻得不够详细,才没发现。况且,都过去了这么久,再倒回去也找不到了。先回局里,等结果出来,看看能不能有新的突破点?”
  袁锐看了下后面,宋哲的车一直跟着,悬着心才放下。看来,藏在暗处的老猫的目标是他,无意对他人动手。
  回到局里,安排完各种乱七八糟的琐事,给自己泡上杯浓茶,袁锐终于得空坐回电脑前。打开电脑,调出前五起被害人的现场图,移动着鼠标一点点放大。可是,眼都快看瞎了,袁锐依然一无所获,反而让血腥的图片给刺激得恶心想吐。
  退出局域网,袁锐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点开了常去的天涯论坛。从上大学起,他就一直泡在这个号称全球华人网上家园的社区网站。特别是累了,烦躁的时候,总会上去逛逛,翻看各种有趣的帖子,放松自己,缓解各种压力。
  袁锐习惯性的点进了生于八十论坛。身为八零后,他觉得和同龄人更有共同话题。看着他们在版面上嘻笑嗔骂,所有的郁结也会随之而散。偶尔,袁锐也会在楼里跟评下,发表自己的看法,刷下存在感。
  突然,袁锐的目光被一个《空皮囊里的曼陀罗——揭秘东坡湖连环变态杀人案背后的秘密》标题所吸引。没做任何犹豫,袁锐鼠标就点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