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0:03
  闲来无事,便想絮叨絮叨自己所知道的鬼故事,仅此而已。
  这里面呢,有老崔自己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有的是听老人给讲的真实性比较高的,也有身边人说与我听感觉有些可信的。虽说是鬼故事,但未必有多恐怖,但能保证有一定的真实度。
  老崔自诩所经历过的灵异事件要比起身边人要多,但也没多少,所以希望大家一起将自己所经历的灵异事件也一同讲出来,万分欢迎各位来投文,大家一起分析,毕竟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0:03
  首先,讲一个我亲身经历的吧,话说现在的朋友们看小说,故事,帖子啥的都比较多了,大家都喜欢真实发生的故事……
  这事儿发生在前几年,具体哪年忘了,大约五年以上十年之内吧。
  我家住山东济南市里的一个城中村,盼着拆迁都不知盼了多少年了……
  记得是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在二楼睡觉,我们这儿虽是平房,但为了以后拆迁能多捞点儿,家家户户都盖的好几层。
  大约是晚上一点多不到两点,我有些闹肚子,就醒了。厕所只有一楼有,所以我就拿着纸跑去一楼……
  其实这里就有些不太正常,我属于那种只要睡着了,几乎是雷打不动的状态,哪怕是早上醒来感觉都快拉裤里了,也不会半夜起来上厕所的主……
  叼根烟,正蹲的爽呢,就听见大门外胡同里有声音响起。那声音就是那种拿着大扫帚扫大街的声音,听位置大约在胡同口,而我家则在胡同中央位置。
  什么?隔音?我们这儿就没隔音一说,不知道别处的平房什么效果,反正我家这里隔音性很差。差到什么程度?就这么说吧,有段时间老崔总是失眠,原因就是我们隔壁胡同里不知哪一家有对火气旺盛年轻男女的新房客……
  咳……听着那声音由远而近,正在胡同口往里来,“哗啦,哗啦,哗啦”就这么一下一下的。
  老崔有些纳闷,按说我们这儿虽说有扫大街的,但是他们懒的出奇,所以这种城中村那叫一个脏乱差。而且我家胡同是个死胡同,还老深的那种,就算有扫大街的清洁工,他也不会往里来,太费事……
  再说,可别忘了,这时可是凌晨一点多,有扫大街的么?就算他们起的早也没这么早的啊!
  起初老崔是越听越感觉奇怪,等那声音来到我家门口时,深更半夜的,听的就更清楚了,绝对没错,是扫大街的声音。
  这时我也解决完毕,擦过屁股,提上裤子就出去了(不要有人问我“你是不是没擦就跑出去了……都给你们堵死!”)
  要不怎么说好奇害死猫呢,尽管我并不知道这句话的出处,好奇跟猫有啥关系……
  可能是身在自己家里,胆子就有些大,我就站在大门口处,听着那声音往胡同深处走,打算等着它再回来(死胡同……)
  这里就得说明一下,大门是锁着的,铁栅栏门,我此刻在门里……(要说明的细节方面太多了,感觉好麻烦……)我们这儿房子多,大多都往外租,一家最少能住十几户,多的……这么说吧,我一同学,他家前后两个院子连起来盖的房子,往外租的房间编号到三位数……我家这种铁栅栏门是方便房客晚上回来还是出去的话能随手开门锁门方便,毕竟周围人多了,贼也多……
  我就站在大门里,等着那声音过来,当时心里有些横,非要看看是谁在扫大街,或者说是看看怎么回事儿。
  那声音到了胡同最里面,果然又回来了,由远而近的,我就这么仔细的听着……
  别说,还真听出点问题来:一,它这声音节奏一致。就是哗啦一下,哗啦一下的,间隔一致。这就说不过去了,人又不是机器,怎么可能这么标准的挥动扫帚?再说胡同虽然是直的,但也是到处坑坑洼洼的不平整……
  二,没脚步声……啥也别说了,就俩字“卧槽!”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0:03
  现写的,打了半天字,才写一半,先发上来再去码字。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0:03
  我就这么说吧,就算是在白天,我下班后往家走。在我走到胡同口时,我家里养的小狗就能听到并且能认出是我的脚步声,从而欢实的跑出去迎我……
  我百分百确定,没有脚步声,可以说除了哗啦一下,哗啦一下的声音就没别的声音。
  别笑话我,当那声音快到门口时,老崔怂了……当时的想法是,我特么要真看见个什么……要特么什么都没看见……
  耳听那声音就要到门口时,我真受不了了,立马转身躲在了墙后,也就是进了大门拐弯的墙角。
  那声音就这么哗啦哗啦的过去了,我当时所处的位置到大门外胡同里大概三四米的距离。深更半夜,就这距离,如果有人喘气稍微重那么一点儿我都能听清楚,然而……除了哗啦哗啦的声音,别说脚步声了,什么都没有。
  那声音路过我家门口没停,就这么过去了,向着胡同口而去。而我稍微沉了一下,突然蹬蹬蹬跑上二楼,拿着钥匙又跑下来,打开门锁就冲了出去……(当时心里挺矛盾,又慎得慌又十分想看看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这一来就耽误了,当我出去的时候,那声音已经在胡同口拐弯了,没办法,我半夜上厕所,就穿一裤衩下来的,没事儿拿钥匙干嘛……
  记得很清楚,当时月光还算亮,我能清楚看到胡同口的景物。低头看了看地上,也不像有扫过的痕迹,但也说不准,因为本身胡同里就挺干净的。(自家门口谁不打扫……)
  而我就这么站在胡同里发愣,听着那声音出了我们胡同后又拐弯去了西边隔壁的胡同,而我依旧能听到。直到它又出了隔壁的胡同继续向西走,慢慢听不到了,我才转身回家……
  那后半几乎没睡,为此第二天犯困我还请假了……满脑子都在琢磨这件事,的确挺诡异的。
  几年后的今天再回想起来,当时我如果没怂,没有躲在墙后, 估计真成鬼故事了……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0:03
  一时心起,什么也没准备就开贴了,现写现卖……好不容易将这个故事写出来了,累个半死。今天就先到这儿,熄灯!睡觉!睡觉前先抽一颗,想想下一个写什么……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0:03
  其实这个事我这么说出来,感觉并没那么吓人。但是要知道我当时那个状态,深更半夜自己一个人,而且还想的那么明白。。。。。这也就是在自己家心里多少比较踏实,如果换个别的地方,估计我第一反应就是跑了....
  还有,自己亲身经历哪有跟网上说的故事那么玄的事?真要那么玄,比如看到个无头女鬼嗷嗷的朝你追来.....那我还讲什么故事......(我真要这么讲了,那我本身就是个鬼故事了...)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0:03
  好了,咱开始讲第二个故事。与其说这是个故事,但其实这是在说一个人...
  之前说过,我家这边家家户户往外出租房屋,所以流动人口特别多,大多是因为九十年代施行的下岗政策给闹的。能住我们这种便宜出租房的都是些混穷的人,以上班族和摆地摊的居多。
  说来也巧,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家里住了一院子神仙.....比如:一进门的旁边那屋住个周易学者,也就是个算卦的。南屋住个看风水的,西屋住个瞎子推八字的,东屋住个看病的(其实就是除邪的)其他还有几个也都是算卦之流的半仙们。
  但我要说的是住在东屋的一个算卦的(并非一间东屋)
  九四年或者九五年吧,当时我大概上小学三四年级时,那人大概四十左右岁,姓富(或者姓付)我们都叫他老富。
  那时候我们这边摆摊算卦的收费大约也就两三块钱的样子,算的好的收五块,像是西屋那瞎子能收十块,这就很了不得了。老富曾经开口敢要五十.....(不知人家给没给他)
  那年暑假,下雨,我在家进行一项伟大的工程,写暑假作业....由于下雨,老富也没法出去摆摊,就跟我家里人一起喝闲酒,一起的还有我家一亲戚。
  老富就属于那种三句话不离本行的,喝了酒嘴也就没把门的了。他说他小时候经常中邪,就是那种晚上在家睡觉,大早上却发现自己爬电线杆子上去了....为此家里没少给他找人看,但都无果。
  最后有个厉害的神汉说他天生就是干这行的命,要他学这些玄学就没这么多邪乎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了。于是老富就下道了...
  在我家住的那段时间,他几乎天天晚上深更半夜在屋里关上灯,就点个蜡烛。而他对着蜡烛叽叽咕咕的能嘀咕一晚上。我曾好奇,悄悄的爬在他窗户或者门外听他说什么,但就跟听外语似得一个字也听不懂,而且语调特别奇怪。
  家里所有人都很纳闷,感觉他太奇怪了,说一晚上难道不睡觉吗,关键是他几乎天天晚上这样。
  所以这次喝酒时就开口问他了,据他自己说,他是在跟他师傅对话,只要他点着蜡烛睡觉,他师傅就跟托梦似得跟他聊专业知识.....(这尼玛太玄了,我有些不信)
  为了显摆他算卦算的多准,老富主动给我那亲戚算了一下,别的我没记住,反正挺准的。
  唯一记住的是老富给他算祖坟的事,竟然能说准他家祖坟在自己家的哪个方位,距离大约多远,祖坟里埋的都是谁,谁挨着谁,埋的方向头冲哪儿脚冲哪儿(我那亲戚农村的,祖坟里埋的过早的老人都没有火化,以棺材形式下葬的)
  还有就是举出两个特别的例子,说祖坟里那位死的时候年龄多大,身高长相什么样,特别是说脸上有个痦子啥的,反正经过我那亲戚证实他说的都对。顿时惊为天人。
  老富这时喝高了,又有人捧他,所以他就要露个绝活。、
  说是取家里做饭的锅来,刷干净,盛满清水。他就能让一旬内的小孩看到他说的祖坟里的那位长什么样.......
  我们这儿一旬是指属相的一个轮回,也就是十二岁。当年我十一岁...
  我都兴奋的把锅给端来啦,结果家里人担心吓到我,死活不让我看,也不让老富表演....
  就这么个事儿和人,话说我到现在都在后悔,可惜当初没看到,否则就能证实世间的确有如此之玄的法门......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0:03
  考虑了好久,拿不准第三个故事该说哪个,老崔有选择障碍……
  这样吧,之前讲了两个亲身经历的,之后还有,那么这里就插个我听说来的吧。
  在说故事之前声明下,老崔在标题上就保证过,所讲的故事要求真实,或者比较真实,最不济也要有一定的真实性。但这个故事老崔有些拿不准,要说真实吧,因为讲故事的这个人比较可信,不是那种喜欢乱说的人,老崔也一度挺信的,但后来接触的事物多了……。
  这是零七年一位大姐讲的,当时与她是同事,年龄四十左右了,很朴素的一个家庭主妇类型,连个手机都没有……
  听她讲,这故事她也是听家中长辈说的,故事就发生在她们村,现在还有那户人家。她家住济南洛口附近,快到黄河边了,早年间那里就是农村。
  早年间是多早?嗯,刚解放吧……那时人们结婚普遍都早,十七八岁找不到老婆的都能被人称为光棍。而她们村里有一家的小伙子,二十多了还未结婚,所以家里特愁。
  原因是那哥们是个酒晕子,见酒不要命的那种……整天喝的醉儿咣当的,被人瞧不起,也就找不到老婆。
  好在有一年,人家给介绍了邻村的一姑娘,同意嫁给他。那时哪有什么恋爱,两家同意这就算定下了。男方家里着急啊,也是怕有变,所以催促着尽快结婚,日子就定在年底。(就算到现在,也很少有年底结婚的)
  那男的自然是高兴的不行了,整天呼朋唤友的四处喝酒。可就在临近婚期的前几天,男的喝完酒后晚上回家,走在乡间地头上,因为实在醉的不行了,一头扎在路边沟里睡了过去。
  列位,那可是快过年了,十九寒天,他就倒在雪窝子里睡了。等被发现时天早亮了,他自然也早硬多时。
  突如其来的喜事就这么变成了丧事,他母亲自然是无法接受,整天以泪洗面。
  由于他上有老人,而且是未婚,这种情况不吉利。按习俗是不发丧出殡,所以当确定他死了后立马草草的就埋了。
  那时好像还没火化一说,就找了个水泥斗子当棺材给埋自家地里了。水泥斗子是我们这的叫法,就是个用水泥做得槽,有大有小,一般用来当水缸使唤,或者盛粮食用。
  埋了之后,他母亲却总是心神不宁,老感觉她儿还有救,亲戚们听了后一致认为她是太悲伤的缘故,却只是在安慰她。
  可是过了几天后,与她儿子定亲的女方那姑娘却找来了,说是这几天晚上睡觉老梦见那男的。在梦里男人浑身是血,口里不停的念叨:“救救我,救救我……”连续几天都是同一个梦。
  人家姑娘自然是很害怕,一次也就罢了,接连几天都这样,姑娘想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所以就找来了。
  男方母亲一听就急了,吵着闹着要把她儿子挖出来。但是家里人不同意,说她胡闹,下葬的死人哪能随意说挖出来就挖出来?
  没办法,这事儿就算了,可她一直念叨说,她儿子还没死。家里其他人也认为她是太过度悲伤了,毕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可没成想,过了两天那姑娘又找来了,说还是那梦。这下男方母亲铁了心要将坟挖开看看。,不顾阻拦的带着那姑娘就去了坟地。
  可当挖开坟,打开水泥盖子。她母亲大叫一声当场就昏了过去。只见水泥斗子里,那男的浑身是血,衣服被撕的一条一条的,皮肤也被挠烂了,两手指甲几乎全部脱落……
  讲到这里,这个故事就结束了。后来分析,应该是那男的当时处于假死,被埋之后,他在里面又慢慢缓了过来,却发现再也出不去了。估计已经意识到自己被活埋了,硬生生的又给急死了……
  这里面唯一比较玄的是托梦。讲故事的大姐可不像咱们一样,到处能听说或看到什么稀奇古怪的故事,她们都是听老一辈传下来的。而且能证实就是她们村的哪户人家的事情。
  我也曾一度深信这是个真实的故事,可是后来我从网上看到有好几个不同版本的,虽然地点,细节,人物不一样,故事大多类似……于是我也拿不准是不是真的了……
  当然了,仁者见仁,不管信不信,是否真实,对于我们来说,它就是个故事。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0:03
  抽根烟,缓一下,一会接着讲。我这都是现写的……
  有要抽烟的么,来一根不?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2:50:03
  再讲个真事儿,这个事儿也算不上鬼故事,但却是货真价实的事情,而且就发生在前几天。
  十月七号,(就是这个月哈哈)老崔出差肥城。不要问为什么放假期间怎么会出差,因为我们就放六天……
  同行的还有两位同事,我们三人骂骂咧咧的就来到了肥城……为什么?最近这几天开个劳什子鸟会,闹的全国都不消停,出行真的很费劲。而赶巧的是其中一同事前几天把身份证给丢了,带着户口本都不让住宿啊,非得要求去派出所开个证明才行。
  反正到肥城时天快黑了,我们要去的那地方附近没宾馆,跑出好几里才找到一家。而且条件还不咋地。
  三人,自然就要了个三人间,。房间位于二楼,最北头,几乎终日不见阳光的那种。
  一进房间我就感觉阴冷阴冷的,而且看这房间格局也不太对劲。可能也是我平时比较信这些,所以就注意到了。
  一般来说,宾馆的房间一进门,在左边或者右边就是卫生间的门。而这个房间的卫生间门则是拐过去朝里的,也就是说门口正冲床。
  房间里的墙上竟然还有四块大镜子,一人多高啊。有两块分左右照着三张床,而另外两块从床尾方向照着左右两张床。哪有这么玩的?
  三人间就剩这么一个,没得选。我开玩笑的口气跟俩同事说,:“今天晚上有的闹了,绝对鬼压床。运气好的话还能有更稀奇的事儿。”
  俩同事年龄跟我差不多,却都姓刘。暂且叫他俩刘一,刘二吧毕竟不能给人家曝光不是。
  刘一呢,以前听说中过邪,属于八字软的人。刘二从未有过灵异的经历,他俩也都没见识过什么叫做鬼压床。而我自然就成了权威……
  话说我经历的鬼压床太多了,以至于都到了不在乎的境界,心态是它压它的,我睡我的……至于我以前鬼压床的经历,那是另外一个故事,咱以后再说。
  我有心开玩笑吓唬吓唬他俩,而他俩也不信我说的,就这么说说笑笑的住下了。
  没啥可形容的,鬼压床而已,大家应该都知道那种感觉,跟被窝里刮风似的,也动不了,也说不出话,反正倒是挺难受。
  当天晚上我就被压了,还特么是三次。第二天我问他俩,他俩都说没有遇到。奇了怪了,按说门冲床肯定会发生鬼压床事件,我保证,除非你八字硬。
  后来我想了想,可能我睡的那张床正好离门最近,而刘一睡中间,刘二睡最里面离门最远。
  俩货听了我说昨晚鬼压床的情况,还嘲笑我,说我故意吓唬人……
  结果第二晚上,我没事儿,刘二被压了……从没经历过的他在早上脸都变了,不停的说怎么怎么样,反正说来说去就是鬼压床。
  我笑的肚子疼啊,真的。而刘一也害怕了,立马决定要换房间,我能同意么?第三晚上轮也轮到他了,……
  结果还是換了个房间,换宾馆是不可能了,附近就没其他宾馆,就算有,我们人生地不熟的哪找去。
  在要求换房间时,问前台的姑娘,:“你们宾馆房间里怎么那么多镜子?”而姑娘回答的却是:“我们这儿房间里都有镜子啊,很正常就是个装饰。”(这里杜绝了姑娘指卫生间里的镜子的说法。因为问明白了)
  当我们说你这房间不大对劲的时候,我特意观察到姑娘的脸色有些变,有点儿欲言又止的意思。而且因为没有第二个三人间,刘一说要个两人的标间就好,将床一对睡三人,反正是再住一天就走了,凑合着吧。(我估计如果要两个房间的话,他有些怕被单独分出去……)
  两人的房间睡三人,人家宾馆肯定不乐意,一开始那姑娘也不情愿。但我们一说房间不对,她立马就改变态度了,生怕我们对那房间再有意见的样子。
  后来我们聊起这个事儿的时候,三人一致认为前台的那姑娘肯定知道点什么,最不济也可能之前有客人说过那房间有问题的话……
  后来换的那房间在三楼,很正常,压根就没镜子。晚上三人一点儿事都没有。
  后来回来时我对他俩说,就咱仨这正值壮年的三个大老爷们,住一间屋,那阳气得多旺。就这样还能遇到鬼压床,可见那房间问题也不小。如果住的是个孤身一人体弱的女人,情况还不知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