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36:58
  【简介】

  绝色女侠:我剑术无双,谁敢不服!
  小道士:这拿刀的男侠,我见了就跑;这持剑的女侠,哈哈哈,看你如何败于我的贱下!
  妖艳女鬼:我鬼术无边,谁能收我?
  小道士:来来来,我捉鬼天下第一。男鬼魂飞魄散,女鬼嘛?呵呵,让贫道看看你的脸!
  这是一个轻松的故事,故事的最后结局:
  天底下最厉害的鬼都收入了房中,我的御鬼术果真了得。哎,英雄寂寞啊!
  友情提示:看时请带上纸巾,本文笑点不断,泪点也不少。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36:58
  【01 萌贱小道士】

  九阴有座山,山上有颗树。树上坐着个,嗯,小道士。
  小道士正盘膝静坐。
  山上有风,风吹大树。树枝轻晃,小道士的身子也随风轻晃。但衣诀飘飞中,他的眉眼手指等处却纹丝不动,显已进入“无我”之境。
  这功夫,端地了得!
  半晌后,小道士缓缓收功,从树枝上一跃飞下。
  先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然后小道士一笑。
  他不笑时,眉清目秀,看上去还有几分女相;他静坐时,神色肃穆,望之竟有几分宝相庄严;但他一笑时,那眉眼挤动间,却明明有七分奸滑。
  哎,真是生生浪费了那张好脸皮!
  学兔子蹦几下,学猴子跳几下,这小道士折腾了一会,待身子舒爽了后,看着那大树长叹一声:“哎,师父说,等什么时候我能在最高最细的那根树杈上,静坐满两个时辰,就准我出山。”
  愁着张脸看着那棵大树,片刻后他忽然跳了起来,指着大树骂道:“您个老糊涂的,小爷我今年十八了,十八了啊。您是要我守在这破山上,再坐十八年?”
  骂完了,他的脸又垮了下来:“可怜啊,谁叫我是没爹没娘的苦孩子,没人疼没人爱也没人要。好不容易多了个便宜师父,师父还是个超级懒鬼,连内衣都要我洗。现在就连师父都死翘翘了。”
  掉了两滴泪,他无限寂寥地看着苍天,幽幽地说:“小爷我,寂寞啊!”
  寂寞了片刻后,这小道士把头一甩,甩去了腮帮上的那滴泪:“奇怪了,都晌午了,小石头怎么还没送饭来?哼,敢饿着小爷我,今晚得派大头去,生生地吓死他!”
  再等了半个时辰,见还是没人来,小道士等不急了,压着肚子气呼呼地下山去。
  才走到半山腰,就听见一阵乱七八糟的叫声传来,叫得都是:“道士哥哥。”
  叫声中,七八个半大小孩喘着大气围了上来,个个争着抢着要向他说什么,一时叽叽喳喳的一句都听不清。
  “停!”小道士大叫:“排好队,一个一个说。”
  这帮小孩脚步移动,从高到矮迅速地排好队,动作纯熟之极。
  “道士哥哥,山下来了一群大坏蛋。”
  “将虎子哥哥打来了猪头。”
  “还调戏秋娥姐姐。”
  “什么!”小道士跳了起来,大怒道:“还敢调戏秋娥姐姐!你们有没有报上我的名号?”
  “报了。”
  “说道士哥哥武功盖世!”
  “说道士哥哥法术通神!”
  “说道士哥哥一定会找他们算帐!”
  “呵呵呵,”小道士阴森森地笑了几声:“他们死定了,走。”
  他大手一挥,当先行去,一群小屁孩捏着拳头跟在他身后。
  山口,有一大群父老乡亲正等着。看到小道士过来,立马将他簇拥在中间,痛诉着那帮“坏蛋”的恶行。
  小道士一马当先,后面跟着几乎全镇的居民,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如来客栈。
  一见到客栈的门,乡亲们哭诉的声音渐渐小了,终于息了,一个个的都犹豫着不敢靠近。
  “不对啊,连最大胆的二狗都没出现,这帮家伙看来不好对付啊。”小道士想道,他有心就此打道回府,无奈身后无数双眼睛正殷切地盯着他。
  咬着牙,小道士猛地一脚踢去,那如来客栈的门,顿时打横着飞了出去。
  小道士大喊道:“你们这几个恶贼,竟敢在九阴镇闹事。也不打听打听,这里是谁的地盘!”
  客栈光暗,这喊完了,小道士才渐渐看清,对着门摆了两桌,围坐着五六个大汉。个个左手拿剑,右手端酒,正拿着碗要往嘴里倒。想来是喝酒喝得正高兴,被他突然的一脚给惊到了。
  一时,客栈内外一片死静。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36:58
  寂静中,那几个大汉忽然大笑。
  “笑死人了,这细皮嫩肉的,还说武功盖世。”
  “披了件破道袍,就敢说法术通神?”
  小道士大怒,他挺起胸膛,向左跨了两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那几个大汉喝道:“小爷我,”
  “小爷个屁!”当先的大汉怒喝一声,把手中的酒碗一放,“砰”的一声后,再“砰砰”数声中,他叫道:“出剑!”
  “铮”,只有一声清响,却有六道剑光。
  小道士只觉身上一凉,定晴一看,只见六把长剑正紧贴着他的肌肤,差之毫厘地将他“定”在了客栈的墙上。
  “我的天啊,惨了,这下惨了。高手,顶尖的高手。倒,这么厉害的绝顶高手跑到九阴镇这种,鬼比人多的破地方来干嘛?”
  浑身直冒冷汗,小道士丝毫不敢动弹。那六把长剑将他固定的死死的,剑上的锋寒告诉他,自己稍不小心,真会丢了小命。
  看他眉眼皱得要滴出苦水的滑稽模样,那六个大汉哈哈大笑。
  笑声中,小道士苦着脸,小心翼翼地踮起脚尖——没办法,最下面的那把剑刃正正地挨着他的小蛋蛋,不踮起脚尖,这蛋黄可得出来了,就那么保持着一副一手叉腰,一手直指的怪异姿势,一点一点地挪了出去。
  他这搞笑模样,惹得那几个大汉笑得直拍桌子。
  终于脱身后,小道士长吁了一口气,使力拔出墙壁上长剑,一把把的抱在怀里,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
  站在一个大汉的面前,小道士讨好地一笑,手一动,怀中的一把长剑便“铮”地一声入了大汉手中的剑鞘内。
  如是“铮铮”六声后,将剑物归原主后,小道士退后几步,可怜兮兮地站在那,手指还勾着衣角,那模样活像一个做错了事,在家长面前等着受处罚的小屁孩。
  那帮大汉又是大笑,当先的一个勾了勾手指,小道士就乖乖地走上前,还乖巧地低下了头。
  大汉大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嗯,真乖。这手功夫也不错,有几分火候,是下了几年苦功。小屁股,跟叔叔说说,叫什么名字?”
  小道士谄笑道:“小爷,不,小的叫张天一。几位大侠是哪派高手?”
  那大汉自豪地说道:“我们,是青城剑派门下。”
  小道士大惊,夸张地叫了起来:“哇,竟然是堂堂青城剑派门下。那几位必定是,是……”
  他在那“是”了半天,有个大汉终于忍不住说道:“是青城六剑。”
  “对,”另一个大汉接着说道:“青城六剑。是刀剑的剑,不是下贱的贱。”
  小道士如梦初醒般一拍大腿:“是极!”
  “正是,青,城,六,贱!”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36:58
  【02 哇!原来是青城六贱】

  小道士一把握住当先那名大汉的手,瞬间热泪盈眶:“缘份啊!竟然在这等偏僻的地方遇见六位大侠,小的,小的死了也瞑目啊!想当年,想当年……”
  他一拍脑袋,在那冥思苦想,一位大汉忍不住说道:“当年我们六个,六剑齐上黑风寨。从此,黑风十六煞就在江湖中除名!”
  “正是,”小道士叫道,他一把抄起桌上的酒壶,给自己满了杯酒:“今日得见大名鼎鼎、侠肝义胆、侠义心肠的六位大侠,小子我,我。不说了,我干。”
  举杯敬酒,他一口干下。
  “好。”六位大汉叫道。
  “大侠,请。”他给右手一位满上酒,举杯先干为敬,只是道袍大袖招展中,那酒却全进了袖子内。
  一连敬了六杯,酒壶就空了,有大汉叫道:“美女,拿酒来。”
  门帘声响,出来一位美娇娘。二十三、四岁,粗衣木钗,却掩不住几分艳色。
  “天一。”那美女一见小道士大惊,急急跑了过来:“你怎么来了?”
  说话间,她的手急切地抓住小道士的手,向外用力晃了晃。
  “秋娥姐,没事,这几位都是当世大侠,堂堂青城剑派的顶尖高手,个个侠肝义胆、侠义心肠。这等名门正派的绝世大侠,怎么可能会欺负姐姐这等弱女子?正派人士最重声名、侠字为先,姐姐多虑了。”
  “就是,我们能拿你怎样?老三不过是摸了下你的小脸,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听这话,小道士眼睛一眯,那好看的眉眼顿时化成了一柄利剑。
  待转身时,他的眼里又满是笑意。抢过秋娥手中的酒壶,他笑道:“秋娥姐,去,你里屋呆着,我陪几位大侠喝喝酒。”
  “来,六位大侠,我们今日不醉不归。我一个毛头小子敬酒,你们可不能弱了青城六贱的名头。”
  “切,兔崽子,谁怕谁。来,喝酒。”
  ……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36:58
  好久后小道士才出来,出门时东倒西歪的,似马上就要醉倒。
  可才拐了个弯,他就直起身,眼神清明,哪有一分醉意。
  “哗啦”一下,在门外等着的乡亲们围了上来,个个争着问:“天一,你没事吧。”
  小道士手一举,众乡亲齐齐噤声。
  他双手负于身后,抬头看天,冷森森地说:“天,要黑了。”
  众乡亲齐齐抬头,见日正西沉,又齐齐打了个寒颤。
  一个乡亲幽幽地说道:“是啊,天要黑了。”
  他这话一说,众乡亲又“哗啦”一下,齐齐走了个干净,临走前看过来的眼神里,满是敬畏。
  只有胆子最大,最没人管的小石头留在那,他一脸崇拜地看着小道士:“天一哥哥,你最厉害了!”
  “哼”,小道士冷哼一声,回头看向客栈时,眼里寒光闪烁:“九阴镇的天,白天是你们的天,晚上,就是我张天一的天!”
  说完,他负手向山上走去。那姿势,大是潇洒从容。
  才走了几步,身后小石头叫道:“天一哥哥,你尿裤子了。”
  小道士大怒:“你才尿裤子,那是酒,是酒。”
  “哦,是酒啊!不好,天一哥哥,你裤裆裂了。”
  小道士身子一僵,条件反射似地往裤裆下摸去,一摸之后一愣。
  然后他直起身,继续潇洒从容地往山上走去。
  小石头眼里直冒红心:“哇,天一哥哥太帅了,连裤裆裂了都能走得这般潇洒!”
  “天一哥哥,我也要学。不过,那样会不会冻坏小鸡鸡?”
  “会不会嘞?会不会嘞?”
  ……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36:58
  子时时分。
  夜正黑。
  青城六剑走在山道上。
  “老大,不对啊,我怎么感觉这周围阴森森的,吓人啊!”
  “剑三,就你那怂样,我们是习武之人。习武之人阳气十足,鬼怪不敢近身。亏你练剑十八年,就这老鼠胆子。”
  “老大,这地方的确邪门。我第一次杀人时,心里都没这么慌。”
  剑一大怒,抢先几步,指着几个师弟问:“我们是大名鼎鼎的青城六剑。告诉我,青城六剑怕鬼吗?”
  那五剑站定,互相看了看,一咬牙,齐刷刷的点头。
  剑一气急,抽剑就要打:“你们几个混蛋,师父他老人家现在被厉鬼缠身,性命危在旦夕。青城弟子正倾巢而出,到处寻找江湖高人。我们六个负责找天云真人,本来就耽搁了好些时日。好不容易得到了确切消息,你们在这畏畏缩缩的不敢上前?”
  “老大,师父号称天下第三剑,剑术通玄。连他老人家都被厉鬼缠住,可见厉鬼有多厉害。我们这个时候上去,万一要是也遇上了厉鬼,那怎么办?”
  “是啊,老大,要不明天晌午时分再上去吧。这山,真吓人!”
  剑一怒道:“你没听那小道士说吗?天云真人就是他师父,现在正在闭关,就今天晚上子时时分会醒来下。下次再醒来就得十五天后。十五天,你们等得了啊。”
  “老大,那小子会不会是在骗我们?”
  “骗个毛线,要不是真是真人的徒弟,那小道士能把他师父的事一桩桩一件件说得活灵活现,还说得全对?”
  那五剑无话可说,长叹一声,继续往前走。
  再走一会。
  “老大,怎么这路越走越黑,这风越吹越凉,这鸟越叫越吓人?”
  “我去,你举着火把子,还怕个屁啊。龟儿子你真要怂了胆,就抽出剑来。”
  他话音刚落,“刷刷刷”,五把长剑出鞘。
  “龟儿子的。”剑一骂道。犹豫了下,他骂骂咧咧地也抽出剑。
  长剑在手,青城六剑的胆子大了不少,继续前行。
  “我去,明明天上有月亮,怎么这儿还这么黑?”
  “是啊,明明买得是上好的火把,怎么这光怎么暗?”
  “不好,我的火把灭了。”
  “见鬼,没风啊,我的火把也灭了。”
  “有鬼啊!”
  “鬼你个头!”剑一大喝:“亮剑阵。”
  “唰唰唰”,六人迅速走位,顷刻间剑阵摆成。
  好一会儿后,什么事都没有。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36:58
  “老大,我要尿尿。”
  “去你的,剑六,关键时刻,你吊什么链子,憋着!”
  “憋不住了,老大,今儿个喝了太多酒,要不我就地解决。”
  “滚一边去,你的尿最骚了。快点去。”
  剑六走到一边,哆哆嗦嗦地拉开裤子。因为害怕,他这尿也撒的哆哆嗦嗦的,不少还撒到鞋子上。
  剑六叫了声“倒霉”,正要拉起裤腰带,却见他前方两尺处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个小孩。
  那小孩脑袋大的出奇,正趴在地上,好奇地看着他那条用来撒尿的事物。
  剑六笑道:“你个小屁孩,大晚上的到这鬼地方来,不怕被鬼捉去吗?”
  说到这,他那喝蒙了的脑袋才反应过来:这荒山野岭,伸手不见五指,阴风阵阵之地,哪个小孩敢过来?
  不是小孩,那就是?
  剑六伸手指着那小孩,张大嘴,全身颤抖着,想说却说不出话来。
  那小孩朝他诡异一笑。这一笑后,小孩的两只眼睛、两个鼻孔和一张嘴巴里不停地流出血来。血,暗红暗红的,无止尽地,流下。边流着血,小孩的嘴边张开,越张越大,越张越大。
  剑六终于大喊了出来:“鬼,鬼啊!”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36:58
  【03 被吊死鬼强吻的滋味】

  那鬼猛地向剑六扑来。
  身子留在原地,只一个大大的脑袋飞来。那大大的脑袋上,还有一张大张开的,比脑袋更大的嘴。那嘴里,是一团浓郁的黑暗。
  剑六整个人都吓蒙了!直到那张嘴飞到他面前,一口向他咬来,他还是蒙的。只是武者的本能让他的剑,一剑刺去。
  就像刺破了一个大水袋,水袋里的黑水“哗啦”都向他倒来,浇了他一头一脸。
  那黑水极臭,极致的臭。浇到他脸上后,剧痛,极致的痛。剧痛中,剑六的手条件反射似地一摸。他看到,手上沾了黑水的地方迅速地融化了,也化成了黑水,一滴一滴地往下掉。
  剑六茫然地看了下自己的脸,几个呼吸间,他的鼻子没了,他无法呼吸。再几个呼吸间,他的嘴巴没了,他喊不出。再马上,他的眼前一黑,眼睛也没了。
  ……
  剑六一声大叫,那五剑齐齐扑过来,刚窜出几步,剑一大叫:“不好,摆剑阵!”
  可已经晚了。
  剑一只觉眼前一黑,已不见了五个兄弟的身影。他大叫一声,提气纵去。可连续几次飞跃,眼前都是一片无止尽的黑,耳边都是兄弟们那凄惨至极的厉叫。
  剑一汗出如浆,他嘶哑着嗓音大叫道:“什么鬼?”
  “吊死鬼!”一个女声在他耳边幽幽说道。
  剑一迅速回头,眼睛猛地睁到极致:就在眼前,紧贴着他脸的,是一张惨白惨白的女人的脸。那女人的嘴里,伸着一条老长老长、通红通红的舌头。
  长剑“啪”地掉在地上,剑一喉咙“咕噜”了一声,他想叫声“有鬼”,却叫不出口。
  那条老长老长、通红通红的舌头卷了起来,狠狠舔了他一下,从下巴一路舔到额头。同时一股极致的冰寒也从他的脸,传进他的心,再传遍他的身!
  剑一木然地睁大眼,本能地转了个身,可那舌头跟着一动,还是贴着他的脸,又是狠狠一舔。
  剑一猛地闭上了眼。可没用,那条冰凉的舌头极其清晰地、慢慢地,翘开了他的嘴,然后点点地,裹住了他的舌。再深深地,深深地,和他来了段极致缠绵的,舌吻!
  ……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36:58
  “有鬼。”剑三拼命地想大喊、想尖叫,可他张不了嘴。
  他的心里充满了无尽的恐惧,那恐惧化成了一个极大的漩涡,正狠狠地将他吸进去。他用尽全部力气还有全部意志地去挣扎,想挣脱开。可没用,他的身体化成了石头,完全无法动弹。
  极度的恐慌,极度的难受,他只能无力地睁大眼,盯着眼前的黑暗。
  黑暗动了,从中慢慢地走出一个老太婆!
  这老太婆柱着拐杖,一走一点头地来到他身边,裂开嘴,笑出一口残缺的黄牙:“后生仔乖,请奶奶吃豆子。”
  说完,老太婆伸出一只枯瘦的手。
  更深的恐惧袭来,剑三拼命想避开,却连闭上眼睛都没办法做到。
  剧痛,剧痛中,那双手伸进了他的胸腹,左搅右搅后,从他的身体里扯出一片,鲜活鲜活的肝!
  那老太婆流着口水,将肝放到嘴里,闭上眼,细细吃了起来。边吃,边有鲜红的血、鲜红的肉沫从她嘴边流出来。
  “好吃!好吃,后生仔乖,再请奶奶吃花生。”
  那老太婆将手又伸进他的胸膛里。这次,掏出来的是一片心,一片正活蹦乱跳着的心。
  心没了,自己要死了。死了好,早点死,剑三想道。
  最后的意识消失前,剑三看到,那老太婆将他的心,放进了嘴里。
  ……
  “有鬼,有鬼啊!”
  青城六剑猛地醒来,各个使劲地叫着,睁开了眼。
  然后再一阵尖叫。眼前,赫然站着那几个恶鬼:大头小孩、吊死鬼、老太婆,这几鬼的后面,还有密密麻麻无数的鬼。
  一时阴风阵阵,鬼号声声。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36:58
  那老太婆凑过头来:“好啊好,一个、二个,有六个后生仔。吸完了你们六个的阳气,我鬼婆白天也能现身了。好啊好,这一天,我等了太久太久。”
  那大头小孩叫道:“鬼婆,不要啊!”
  鬼婆大怒,霍地转身:“谁敢拦我?”盛怒之下,她身后忽地窜起几根黑柱,如触手般扭动着,极是吓人。
  “我敢!”一个声音答道。
  于是,阴风,停了;鬼号,没了;那无数密密麻麻的鬼齐刷刷地退向两旁。
  一个道士,潇洒从容地踱了过来。
  他头戴红色九梁巾,身披褐色八卦法衣,脚踏云鞋。左手三清铃,右手铜钱剑,胸前八卦镜,身后拷鬼棒。
  正是小道士张天一!
  小道士走到鬼婆面前,手中的铜钱剑朝她点了三点:“怎么,想造反啊?嗯。”
  这最后的一声“嗯”,他拉长了声音。那还显稚嫩的嗓音里,透出几分威严。
  随着铜钱剑,鬼婆的身子明显地抖了三抖,她那张皱巴巴的脸立马笑成了菊花:“哪能嘞,九阴山哪个鬼不知道,张爷才是这儿的天。”
  小道士不再理她,径直走到青城六剑面前,啧啧叹道:“果然是武林高手啊,这阳气足,十足。寻常人被鬼这么一折腾,不死也得发疯。六位倒好,只是身子虚了动不了。”
  剑一挣扎着说道:“是你,竟然是你!我们青城六剑哪里得罪你了?你驱使恶鬼这么害我们。”
  小道士跳脚骂道:“哪里得罪了?这九阴镇里男的数虎子哥对我最好,结果被你们打成了猪头;女的数秋娥姐对我最好,结果被你们那样调戏。”
  说到这,他气得直转了几个圈,才戟指骂道:“秋娥姐那张水嫩的小脸,我想了三年都没敢摸一下,你们这几个贱人就那样摸了,我去!”
  见他盛怒,旁边鬼婆低头哈腰地凑了过来:“张爷,生这个气干嘛?把这几个交给我们,我保准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死了魂魄还永不能超生!”
  鬼婆这么一说,群鬼顿时大叫,连那大头小孩也提着自己的大头,高兴的直跳。
  青城六剑彻底地崩溃了。
  剑四虚弱地叫道:“张爷,你是我的亲爷爷。我给你跪下了,我给你磕头了,你行行好,一剑杀了我,别让恶鬼折腾我们六个。我受不了了,实在受不了了。”
  说着,他挣扎着就要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