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43:52
  第一卷 魑魅妖墙
  楔子
  “要想在盗墓界出人头地,便要谨记一句话:求财,但不贪财。所谓盗亦有道,出门盗墓摸金,取财之时,足够即可,不能将之取尽,即自断财路,又遭受孽报。所以切莫为之,孙儿,你可记住了?”老者悠闲地坐在藤椅上,手中轻摇着一把灰旧的纸扇,对跪在他身前的一名少年说道。
  “逸儿记住了。”自称逸儿的少年端直地跪在老者身前,坚毅地点了点头。
  “你如今岁已成年,是该接手我们欧阳家族的盗墓手艺的时候了。不过在这之前,我要你向天上的祖宗发毒誓,今后绝不违背欧阳家的三条盗墓规矩!”老头突然坐正,面色严肃地对少年说道。
  少年闻言,当即脸面朝天,竖起了三只手指:“我欧阳逸对列祖列宗发誓,今后逸儿出道倒斗,谨尊祖训:凡英雄豪杰之墓主不盗,凡穷苦出身之墓主不盗,凡贤明帝王之墓主不盗!若违此誓,定遭天谴,不得善终!”
  “好、好、好!”老者连说三声好字,接着又靠回藤椅,继续摇起了纸扇:“这三条祖训是老祖宗严令绝不能违背的训诫,你既已发誓,就切莫违背,不然祖宗在天有灵,将不再保佑你,切记!”
  “逸儿记住了。”少年又恭敬地答道。
  “那好,现在我就开始传你欧阳家族的盗墓手艺。我先要你明白盗墓界的一些常识和规矩,你记好了。”老者一挥纸扇,在少年的额头上轻轻敲了一记,接着说道:“盗墓,是外界对我们这种手艺活的称呼,我们行内人,习惯将之称为倒斗。”
  “自古以来,倒斗一脉就已经存在。最早的历史,要追溯到夏朝。而到了汉代,才逐渐形成了倒斗界的诸多派别。虽然这些派别多而混杂,但是真正有实力能够窥视大藏古墓的,却只有四大派系和两大家族。四大派系有以秘术分金定穴的摸金校尉,有以技巧破墓盗宝的掘土夫子,有以势力聚义分财的压马乱魁,有以鲛肺潜水寻藏的镇海猴子。而两大家族,除了我们欧阳家族为其中之一以外,还有江南的马氏一家。欧阳家族涉足倒斗此行,从唐朝就已经开始了。发展至今,全靠老祖宗留传下来的破解古墓机关的技巧,才能稳立倒斗界数百年。不过,到了我这一代,天灾战乱贻害,导致如今只剩下你我祖孙二人,实在愧对列祖列宗。我曾经发过誓言,定要培养你成为新一代的倒斗之王,所以,莫要教我失望……”
  欧阳逸一听爷爷说到这里,立刻回答道:“逸儿定用心学习手艺,今后盗得古墓大藏,成为倒斗之王,定不负爷爷重望!”
  “在你出生之时,我曾经为你起上一卦。你八字刚硬,眉宇坚挺,天庭宽满,命带鸿星,乃帝王之相。所以对于你的成就,我也很是放心。”老者欣慰地点了点头,轻摇纸扇,接着说道:“除了欧阳家族的三条祖训,你还要忌讳一些东西。首先,我要你记下一句八字真言:南星晦暗,虽死不盗!今后你出道,倒斗之前,定要先用我们欧阳家族的占星秘术观测南方星象,凡鬼金羊、翼火蛇、轸水蚓这三个星宿当值,凡井木犴、星日马、张月鹿这三个星宿不显,凡柳土獐这一个星宿晦暗,这些日子,定不能入墓盗宝,否则,轻则伤身,重则亡命,切记,切记!再有,天下间有四种古墓,不可涉足。三世血尸墓,这是其一,其二是黑龙困尸墓,其三是鬼火焚尸墓,最后是凶婴护尸墓。此四等古墓,乃倒斗界的四大禁地,其中之凶险,非人力所能应付,一但入内,恐怕大罗金仙也难以助你脱身。”
  “逸儿记住了。”欧阳逸重重地点点头。他的父亲当年,就是无意间闯入了四大禁地之一的凶婴护主墓,才丢了性命的。所以当他听到爷爷说到此墓的时候,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老者似乎知道欧阳逸在想什么,只见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想你爹爹当年在倒斗界,叱咤风云,不可一世,最后还不是在凶婴护主墓下丧生。凶婴护主,且还是排在四大禁地之末,更何况其他三大禁地……孙儿,你要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不可以闯入这四种地方。”
  “嗯。”欧阳逸清澈的眼眸注视着老者,又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言归正传,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我门欧阳家族的倒斗手段……”
  ……
  我躺在电脑前面,脑海中思索着当年爷爷传我手艺时候的片段,渐渐陷入沉思。如今我已经二十八岁,距离那个时候,已经过去整整十年了。十年以来,我在爷爷的指导下,不停地历练自己。终于在三年前,我成功在一座从没有人成功将之征服的古墓里盗得宝物,并脱身而出,从此一夜成名,成为了公认的倒斗之王。
  一时间,我名声大噪,欧阳家族也因我而再次崛起。然而,这却是噩梦的开始。
  自古以来,倒斗界都流传着一个传说。当一个人能够从四大禁地中得到“妖墙精魄”、“盘龙乌胆”、“鬼火裂魂”和“凶婴邪锁”四种东西,那么就能够结成天缘,不仅能用这四种东西制成延年益寿的灵药,还能换来三世好运。
  一个名为“天罚”的地下倒斗公司,在我刚成为倒斗之王不久,劫持了我那已经患上老年痴呆的爷爷。他们的目的,是要我得到四大禁地中的那四种东西,交给他们,然后他们才会将爷爷交还。无奈的是,身为倒斗之王,生死之交遍布世界各地的我,居然没有办法得知“天罚”倒斗公司的所在。经过多天的调查无果和“天罚”的催逼之后,我终于决定,带上一帮愿意追随我的弟兄,寻找那四种禁忌之墓。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43:52
  一个月前,我委托北京的一个摸金校尉,利用摸金校尉分金定穴的手段来为我寻找这四种凶穴。
  所谓分金定穴,那是摸金校尉们自古流传下来的一种依靠风水秘术来寻找古墓的手段,密不外传。分金定穴的手段非常厉害,能够很准确地找到古墓的方位。因为古代墓葬,大多是依靠风水命理来寻找合适的墓址,布置合适的格局。所以,依靠风水秘术来寻找古墓,是倒斗界里最有效迅捷的手段。正因为如此,我才拜托他为我寻找四大禁地。
  说实话,四大禁地虽说万死莫入,但是这四种地方却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直到昨天临晨,那名摸金校尉才致电给我,通知我他已经觅得了一处古墓,根据他的判断,这座古墓应该属于汉代的墓葬,看其格局,极有可能是四大禁地中的三世血尸墓!这座古墓位于蒙古和宁夏交界的贺兰山脉的主峰,巴彦浩特镇东南达呼洛老山上。
  我听到消息,当即整理装备,召集人员。一切准备就绪,我便决定明天就出发!
  躺在床上,我不禁又回想起当年爷爷对我的告诫:“想你爹爹当年在倒斗界,叱咤风云,不可一世,最后还不是在凶婴护主墓下丧生。凶婴护主,且还是排在四大禁地之末,更何况其他三大禁地……孙儿,你要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不可以闯入这四种地方。”
  我摇头苦笑,爷爷善于算卦,当年他或许算到我今后会有此劫,才会如此慎重地出言提醒。但是他却没有算到,为了能够从“天罚”的手中救回他,我已经无法选择了。
  几天之后,我就要抵达那个古墓,四大禁地中最凶险的一个古墓,三世血尸墓。传闻三世血尸墓里有一面鬼墙,名为魑魅妖墙。魑魅妖墙里面有一个核心,这个核心就是妖墙精魄,也就是“天罚”公司要我寻找的那四种东西中的其中一种。
  虽然现在我的成就已经很大,甚至超过了父亲当年,但是我依然没有任何把握,能够顺利地从三世血尸墓中找到妖墙精魄,并且安然返回。多想无益,我索性不再去想,只有养足精力,应付古墓中的变化,或许才是现在最需要做的。我闭上双眼,很快进入梦乡……
  第二天,我和一众兄弟,以探险者的名义,踏入了旅途。在这里,我有必要逐一介绍跟随我前去倒斗的每一个人。此次有6名盗墓者随我前去。第一个介绍的,也是最有必要介绍的是我的一个好兄弟。他的名字叫张继,是和我从小玩到大的哥们,也是我最信任的一个人。张继虽然出身不佳,倒斗的手艺也不甚精湛,但是他强壮的体格和敏捷的身手,却是不止一次地帮我渡过难关。我成为倒斗之王,除了爷爷之外,他可谓是第一大功臣。不过,他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神经比较大条,在古墓里惹麻烦已经是家常便饭。据我计算,从我出道到现在,他在古墓里招惹到的僵尸,比我的手指和脚趾头加起来还要多。
  第二个人,我要介绍的是一位老头,同行都叫他吴老头子。吴老头子是倒斗四大派系中的掘土夫子,大家可千万别小看这个身材瘦弱矮小的吴老头子,他进过的古墓,可比我的3倍还要多。当然他倒过的古墓质量上不如我,但他那对付奇门阵法的手段,可谓是天下一绝。他是爷爷一位至交,和爷爷的感情非同一般,这也是为什么他答应随我前去的原因。
  第三个人名叫刘全胜,就是帮我寻找到这座古墓的那名摸金校尉。摸金校尉是倒斗界四大派系之首,本事十分了得。不过可惜的是他们人丁稀少,即使倒斗的手艺人很多,但真正算是摸金校尉的,用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摸金校尉的身份证明,是一枚用穿山甲的指甲制成的摸金符,有了摸金符,才能算是真正的摸金校尉。而刘全胜,就是仅剩的那几名摸金校尉中的其中一人。他跟我合作过很多次,是很可靠的一个人。
  第四个人,是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头发染成五颜六色,耳朵上布满了各式各样的挂件,看起来十分不伦不类。他叫王子,这并非外号,而是他姓王名子。他是吴老头子的徒弟,暂且能够信任。
  第五和第六个人,是一对三十多岁龙凤胎,姐姐名叫刘梅,弟弟叫刘兰,倒斗界称之雌雄双盗。来头不小,早在我成名之前,他们的大名就已经在倒斗界影响颇深了。他们是陕西一带压马乱魁的首领,如果不是我横空出世,倒斗之王的称号,或许就是他们的了。所以对于这对兄弟,我还是存有三分戒心的。
  一路奔波,我们终于在第二天抵达了内蒙古的巴彦浩特镇,住进了摸金校尉刘全胜为我们准备的宾馆。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43:52
  一个月前,我委托北京的一个摸金校尉,利用摸金校尉分金定穴的手段来为我寻找这四种凶穴。
  所谓分金定穴,那是摸金校尉们自古流传下来的一种依靠风水秘术来寻找古墓的手段,密不外传。分金定穴的手段非常厉害,能够很准确地找到古墓的方位。因为古代墓葬,大多是依靠风水命理来寻找合适的墓址,布置合适的格局。所以,依靠风水秘术来寻找古墓,是倒斗界里最有效迅捷的手段。正因为如此,我才拜托他为我寻找四大禁地。
  说实话,四大禁地虽说万死莫入,但是这四种地方却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直到昨天临晨,那名摸金校尉才致电给我,通知我他已经觅得了一处古墓,根据他的判断,这座古墓应该属于汉代的墓葬,看其格局,极有可能是四大禁地中的三世血尸墓!这座古墓位于蒙古和宁夏交界的贺兰山脉的主峰,巴彦浩特镇东南达呼洛老山上。
  我听到消息,当即整理装备,召集人员。一切准备就绪,我便决定明天就出发!
  躺在床上,我不禁又回想起当年爷爷对我的告诫:“想你爹爹当年在倒斗界,叱咤风云,不可一世,最后还不是在凶婴护主墓下丧生。凶婴护主,且还是排在四大禁地之末,更何况其他三大禁地……孙儿,你要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不可以闯入这四种地方。”
  我摇头苦笑,爷爷善于算卦,当年他或许算到我今后会有此劫,才会如此慎重地出言提醒。但是他却没有算到,为了能够从“天罚”的手中救回他,我已经无法选择了。
  几天之后,我就要抵达那个古墓,四大禁地中最凶险的一个古墓,三世血尸墓。传闻三世血尸墓里有一面鬼墙,名为魑魅妖墙。魑魅妖墙里面有一个核心,这个核心就是妖墙精魄,也就是“天罚”公司要我寻找的那四种东西中的其中一种。
  虽然现在我的成就已经很大,甚至超过了父亲当年,但是我依然没有任何把握,能够顺利地从三世血尸墓中找到妖墙精魄,并且安然返回。多想无益,我索性不再去想,只有养足精力,应付古墓中的变化,或许才是现在最需要做的。我闭上双眼,很快进入梦乡……
  第二天,我和一众兄弟,以探险者的名义,踏入了旅途。在这里,我有必要逐一介绍跟随我前去倒斗的每一个人。此次有6名盗墓者随我前去。第一个介绍的,也是最有必要介绍的是我的一个好兄弟。他的名字叫张继,是和我从小玩到大的哥们,也是我最信任的一个人。张继虽然出身不佳,倒斗的手艺也不甚精湛,但是他强壮的体格和敏捷的身手,却是不止一次地帮我渡过难关。我成为倒斗之王,除了爷爷之外,他可谓是第一大功臣。不过,他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神经比较大条,在古墓里惹麻烦已经是家常便饭。据我计算,从我出道到现在,他在古墓里招惹到的僵尸,比我的手指和脚趾头加起来还要多。
  第二个人,我要介绍的是一位老头,同行都叫他吴老头子。吴老头子是倒斗四大派系中的掘土夫子,大家可千万别小看这个身材瘦弱矮小的吴老头子,他进过的古墓,可比我的3倍还要多。当然他倒过的古墓质量上不如我,但他那对付奇门阵法的手段,可谓是天下一绝。他是爷爷一位至交,和爷爷的感情非同一般,这也是为什么他答应随我前去的原因。
  第三个人名叫刘全胜,就是帮我寻找到这座古墓的那名摸金校尉。摸金校尉是倒斗界四大派系之首,本事十分了得。不过可惜的是他们人丁稀少,即使倒斗的手艺人很多,但真正算是摸金校尉的,用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摸金校尉的身份证明,是一枚用穿山甲的指甲制成的摸金符,有了摸金符,才能算是真正的摸金校尉。而刘全胜,就是仅剩的那几名摸金校尉中的其中一人。他跟我合作过很多次,是很可靠的一个人。
  第四个人,是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头发染成五颜六色,耳朵上布满了各式各样的挂件,看起来十分不伦不类。他叫王子,这并非外号,而是他姓王名子。他是吴老头子的徒弟,暂且能够信任。
  第五和第六个人,是一对三十多岁龙凤胎,姐姐名叫刘梅,弟弟叫刘兰,倒斗界称之雌雄双盗。来头不小,早在我成名之前,他们的大名就已经在倒斗界影响颇深了。他们是陕西一带压马乱魁的首领,如果不是我横空出世,倒斗之王的称号,或许就是他们的了。所以对于这对兄弟,我还是存有三分戒心的。
  一路奔波,我们终于在第二天抵达了内蒙古的巴彦浩特镇,住进了摸金校尉刘全胜为我们准备的宾馆。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43:52
  第一回 鬼石头
  宾馆不大,不过我们要做的事见不得光,自然没有什么抱怨。一路颠簸,众人都
  累得不行,大家分好房间,便早早地休息了。
  晚上,睡我旁边的张继拎着一本不知道哪个倒斗小辈写的自传,津津有味地读着,时不时还好学生似的向我提问,弄得我最后实在是忍受不了这个精神过剩的同仁,索性蒙住被子,不再理会他。
  听着张继口中喃喃的“天!”、“牛逼!”、“太神奇了!”之类的话,我逐渐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洗漱完毕,整理好随身的装备,便开始出发。达呼洛老山位于巴彦浩特镇的东南方向,大约三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才抵达了山脚。达呼洛老山是贺兰山脉的主峰,海拔3556米,是内蒙古自治区的最高点。山体呈月牙型,南低北高,部分地方颇为陡峭。
  我们首先要进入一个名为黑谷的小山谷,在那里和一个军火贩子接头。古墓凶险,必须携带枪支防身,不过路上我们不方便携带枪支弹药,所以只有这个方法。倒斗可谓也是与时俱进,在如今科技发达的年代,进入古墓的时候,携带枪支防身已是必不可少的手段。
  开始登山的时候,我再次计算昨晚观测的星象,今天南方星日马这一个星宿当值,晦星不显,算是一个倒斗的良辰吉日。但愿这个日子能冲一冲三世血尸的凶气,为我们的行动带来成功。
  “老逸,你说这地方鸟不生蛋的,会有古墓吗?”我走在前头,张继屁颠屁颠地跟在我的屁股后面问我。
  “你觉得摸金校尉用他们的本事来分金定穴,失误的几率多大?”我将脖子上临时弄来的职业登山队的挂牌甩到后面,同时反问道。
  张继闻言耸了耸肩,没有回答。他虽然挺水,但是对于摸金校尉寻找龙脉,指点古墓穴位的功夫,却也不会怀疑。
  刘全胜走在张继的旁边,听见我们的谈话,很得意地一笑:“那当然,我们寻龙点穴的手段通天,错不了。”
  “切,老黄瓜!”张继对刘全胜的黄婆卖瓜自卖自夸的行为分外不爽。
  “是,我是老黄瓜,却也比你这个过端午节的好吧。”刘全胜嘴上功夫倒是挺厉害,对张继的话丝毫不以为然,反倒是回了他一句。
  刘全胜话里的意思,是在嘲笑张继的丑事。我之前已经说过,由于张继在古墓里及其不安分,开棺倒斗的时候,老是忘记憋气,导致经常激起棺材里的僵尸。所谓行有行话,倒斗这一行里,习惯将古墓里僵而不腐的僵尸称之为粽子。所以,倒斗界给张继冠以端午节的荣誉称号。意思是只要他在古墓里,那就会群粽乱舞,天天过端午节。
  张继听刘全胜又揭他的短,想张口大骂,却又实在找不到可以反驳的话,样子委屈至极,看得我直想发笑。
  黑谷距离山脚不远,我们很快就进入了谷口。这条小山谷果然不大,不过乱石倒是不少,队伍也因此放慢了速度。走了一段,隐隐见到前方坐着一群人马,大约十多个人,在他们的背后,还有两个木头箱子。
  根据我们这行接头的规矩,此时我必须站在队伍前面,跟他们侃黑。所谓侃黑,那便是用道上的暗语和对方接头的人对话,对上了才能开始交易,对不上,那就只好说句对不起,刀兵相向,杀人灭口了。这估计和当年的占山土匪差不多。
  侃黑的暗语十分晦涩难懂,我们这些人里面,只有吴老头子懂得侃黑。只见他清了清嗓子,站到队伍前面,用不大不小,刚能传到对方耳朵的声音说道:“姆过个当头,我在这头截路!”意思是:你们来个能代表说话的,我是来这里接货的。
  对方起先看到我们有些戒备,相互看了看,听到吴老头子说出暗语的之后,才安然了不少。很快,里面就有一个人站了起来,估计是他们的老大,只见他朝我们拱拱手说道:“是狼还是雁?那边的客?”意思是:你们是土匪还是盗墓贼?是哪路的?
  我摇头苦笑,看来他们的生意还不止我们一路顾客,还有一班土匪也来找他们买枪。
  只听吴老头子开口对他们说道:“大雁南北过,鲁财的客!摸把棍子打蛇!”意思是:我们是来自各地的盗墓者,来这里盗墓,买几把枪防身。
  道明了身份,对方的老大才挥挥手示意我们过去。我这才带着队伍朝他们走了过去。
  “如果我没猜错,兄弟是当今倒斗之王,欧阳世家的欧阳逸,逸兄吧。倒斗的我见得多,但是来这里倒斗的可就不多了,难不成这里也有古墓?”对方老大是一个皮肤黝黑的汉子,我走到他跟前,他便对我问道。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43:52
  汗,网页抽了,多发了几遍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43:52
  “呵呵,随便混口饭吃,我要的货呢?”我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直接问道。他们这些军火贩子,可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好在这伙人在道上的信誉不错,我便也不太担心。
  “货都在。”他对我的反应倒是没有介意,笑着指了指身后的一个木箱,同时吩咐手下将箱子打开。
  我们走上前去,等到他的手下将盖在表层的稻草拿开,清一色的AK-47顿时映入我们的眼帘。
  “怎么样,这些都是新货,老板可满意?”对方老大也走上前来,得意地向我问道。
  “嗯。”我熟练地敛起其中一把,支在肩膀试了试:“不错。”
  “乖乖,这家伙我还是第一次用啊,哈哈,等进入古墓,管他有没有粽子,我先来他一梭过过瘾!”张继见到宝似地也敛起一把,甚至还跃跃欲试地要打开保险,被对方老大及时拦下。
  “小心走火,这里还不是没人的地方,枪声可是要引来条子的。”看得出来对方老大对张继也是很无语。
  我们每人都取了一把枪和两块备用弹夹,我给对方老大付了现金之后,便头也不回地继续上路。军火贩子们则是留在原地,估计在等下一批买枪的顾客。
  这次换刘全胜在前方带路,众人跟在后面。这次我们的目的地,便是那座传言中有去无回的三世血尸墓!
  “前面那个山头后面,就是地方了。”走到一处,刘全胜停了下来,指了指前方对众人说道。
  我循他所指,朝前方望去,大吃一惊。前方的格局颇为诡异,中央一座小山头,小山头的左边是一个光秃秃的土坡,右边是一堆乱石。如果古墓真的建在山头后方的话,那岂不是应了无头之局?古墓背山,谓之逆,荒坡在左,谓之反,乱石在右,谓之乱。三者有其一,已经是大凶之穴,如今居然逆反乱三者都具备了,真是大凶中的大凶,又有大凶。看来这个古墓,还真不是一般的恐怖。
  “很吃惊吧,我刚发现它的时候,可是吓得不轻啊。”刘全胜走回我的身边,苦笑着对我说道。
  “这种格局,煞气太重,山头顶上阴气冲天,怨念聚集。山坡上百草不长,百兽不留,真是好一个凶穴。”吴老头子站在我的身后,看着前方的山头,眉头凝重无比。
  “还不止呢,山头后面,微风不起,草屑不飞,泥土泛红。真是……真是血腥!”雌雄双盗中的姐姐刘梅说到最后,实在不懂得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最后居然用血腥两字。
  “微风不起,乃死气聚集,草屑不飞,乃生气消弭,可这泥土泛红,又是唱的那出啊?”弟弟刘兰也插了话。
  我眉头紧皱,对他说道:“死气乱,生气无,若再加泥土泛红的话,那只能是血尸地了。到时候进去里面,如果墓室里果然放上三口棺材的话,呵呵……”
  “三世血尸墓啊……”刘全胜摇头感叹:“见到这种凶穴,任谁都得绕着走,我们却还要进去,呵呵,真他妈算是壮举了。”
  我正要说什么,自始至终都没有发言的不良少年王子突然惊呼起来,吓了众人一跳。
  众人回头,只见他声音有些颤抖地指着前方说道:“鬼……鬼石头!”
  “什么?”我闻言大惊,立即望向他所指的地方。果然发现,在前面那座小山头的顶上,突兀地立着一块上粗下细的石头,就好像一个巨大的钉子,钉在山头顶上一样。因为石头相对于那座山头来说,显得太小,所以一开始大家都没有发现。
  的确,这样的石头,倒斗界称之为鬼石头。行里有一句俗语:鬼石头,鬼石头,一进古墓没了头。
  凡是古墓顶上有这样的石头钉着,地气立即断绝,古墓里的尸体受到极重的阴气滋养,便会化为尸魅。尸魅是由尸体的怨念幻化而成,凶厉无比,不仅能够慑人心魂,还会吸尽人的全身精血。所以倒斗界才会以“一进古墓没了头”来形容被鬼石头钉住的墓穴之恐怖。
  “血尸地见鬼石头,里面的尸魅可是堪比千年僵尸的血魅啊,如果这里是三世血尸墓,那血魅岂不有三只,这……这……”吴老头子此刻也慌了神。
  我无言以对,面色凝重地看向前方的山头。不知是不是幻觉,此刻我只觉得那座山头的顶上,到处弥漫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直教人喘不过气来。果然如爷爷所说,三世血尸墓,的确是盗墓者四大禁地的绝对禁忌之地。
  此刻,整个队伍还没进入古墓,士气已经一落千丈了。从一开始发现的逆反乱三凶格局,接着到生气消弭的血腥墓气,最后居然还有天杀的鬼石头,这种凶到不能再凶的古墓,任哪一个倒斗高手,都会望而止步!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43:52
  第二回 血坑
  虽然古墓凶险,但是为了得到妖墙精魄,救回爷爷,我自然是不能退缩。现在我要做的,便是先安抚好众人的低落情绪。古人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行军打仗,士气最为重要,倒斗更是如此。如果不能让大家重新振作起来,那恐怕到时候一进古墓,就已经无法应付其中惊变了。
  我想到这里,便干咳了一声,然后转身对众人说道:“大家不要惊慌,虽然这地方是诡异了点,但是毛主席有一句话说得好,人多力量大嘛!更何况众兄弟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倒斗精英。前人虽然说禁忌之地不可触犯,但当时他们不也没有结伙吗?如果谁都单干,没有和其他人合作的话,即使不是禁忌之地,也有可能折在里面嘛。而我们现在呢,可是集结了各地的精英啊,我相信,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必然会共度难关的。”
  我说完对张继挤了挤眼睛,凭借他多年跟我合作的的默契,立刻会意,便也接口对众人说道:“老逸说得对,不就是一块破坟头吗,凭我们那么多高手,还怕搞不定?况且,大家可别忘了站在前面这一位是谁啊,倒斗界里,谁不晓得老逸的大名?老逸可是曾经倒过无头凶坟的斗啊,无头凶坟是什么,那可是仅次于四大禁地的墓穴啊!里面那只千年粽子可不比血魅逊吧,还不是被欧阳单枪匹马给搞定了?所以啊,大家要镇定,要自信,有倒斗之王老逸带着,再加上在场那么多高手,老的少的都齐了,还怕区区一个……呃……一个什么三世血尸墓?大家在倒斗界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如今还没进墓穴,这腿肚子就转筋了,传出去的话,还不让天下倒斗人士笑掉大牙?换个角度说,若是大家此次成功,今后在倒斗界,那可就是属螃蟹了!大家追随老逸来这,不就图这个吗?”
  张继虽然是胡侃一通,但他的话无疑也取得了激励士气的效果,我发现刘梅姐弟俩眼睛已经开始放光了,在倒斗界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出门倒斗已经不是为财那么简单了,他们更注重的,是自己的名气和威望。
  吴老头子知道我的想法,也站出来说道:“小逸和端午(此时张继立刻抗议:你个缺德带冒烟的老头,谁是端午呢!)说得不错,虽然三世血尸墓被传言得凶险异常,但是传言难免会有夸张的成分,况且我们这次是众多高手集结,有备而来,所以这墓穴倒也可闯上一闯。依老夫看来,我们从外面观察,已经可以发现其中的凶险来自何处,所以我们还是占据主动形式的,只要事先准备充足,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大家觉得呢?”
  吴老头子德高望重,他既然也这么说了,众人便也没有了恐惧感。我仔细观察大家的神色,发现士气已经激励得差不多了,当即一挥手:“好,准备好应付的装备,我们出发!”
  众人闻言,便开始检查起身上的装备。枪械,手电筒,折叠铲,匕首,防毒面具,抗毒药物……觉得没什么问题之后,众人便开始往前方的那座小山头走去。
  望山跑死马,虽然隔着远看那座山头不大,但好不容易走到近前,才发现它其实也不小。我们又走了半天,才绕过山头,抵达了山头后方的墓穴所在。
  我一走到这里,立刻就闻到了一股腥臭难闻的气味。血尸地尸气聚集不散,所以才会发出这样的味道,我们怕吸入太多尸气会引起中毒,便都陆续把防毒面具戴上,这才开始观察起此处的地形。
  “凶地就是凶地,就连味道都那么臭!我他妈的都要吐了!”张继骂骂咧咧地套上自己的防毒面具,同时用力跺着地面泄愤。
  我们所处的地方,是一个稍具倾斜的平坡,刘全胜告诉我们,这个平坡的底下,就是古墓所在了。
  “你快找到位置,挖洞交给我们!”刘兰对刘全胜说道。他们压马乱魁,对以力破墓的手段非常在行。我们这几个人,各有各的本领,结合起来,还真可谓强大。刘全胜的分金定穴,刘梅姐弟的外力破墓,吴老头子的破阵秘法,张继的不凡身手,我的拆解机关。就是不知道那个叫王子的小鬼有什么特点。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43:52
  后来我一问,才听吴老头子说,王子从小鼻子灵敏,能够闻到一般人闻不到的东西。不过唯一一个不好的缺点就是,他的胆子比较小,没有倒斗应该具备的素质。
  “找到了,入口应该在这里。”刘全胜拿着看风水用的罗盘,用脚跺着一块地方,大声对我们说道。
  众人很快聚集过去,只见刘全胜所踩的那块地面,从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有什么与众不同,幸亏有他这个寻龙点诀的摸金校尉在,不然要找到打洞的地方,还不知道要费多少劲呢。吴老头子将他携带的洛阳铲接长,然后往这块地方敲进去数米。将铲拔出来的时候,只见铲头带出来的泥土,犹如血一样鲜红。还好我们事先知道这里是块血尸地,不然如果突然间发现被洛阳铲带出来的泥土鲜红如血,那恐怕大家都会被吓到。
  吴老头子脱下防毒面具,接着用手捏起其中一个红得发紫的土块,放在鼻子前,轻轻嗅了嗅。
  “还好,看来这块地成为血尸地的时间不长,应该是后期因为某种原因才变成血尸地的。”吴老头子说着,此刻面色舒缓许多。
  众人闻言,也都暗自庆幸。古墓里的血魅的凶厉程度,是于血尸地的形成的时间长度成正比的,血尸地形成的时间越久远,古墓里的血魅就越厉害。换而言之,这里这块血尸地形成的时间不长,那么古墓里面的血魅就比较容易对付,甚至它们只是普通尸魅,还没有变成血魅。
  我闻言也微微感到轻松,但后来在古墓中所发生的事情,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里面的危险,也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当然,这是后话。
  刘梅姐弟已经准备好了挖土工具,正在看着吴老头子,只等吴老头子辩完土色,就开始动工。所谓的辩土色,是倒斗四大手段中的一种。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四种手段,而倒斗也同样如此。只不过倒斗中所说的望闻问切和中医的不同。在倒斗界中,望,即是指通过眼睛观测风水,寻找古墓的具体位置,这种手段要数摸金校尉最为擅长。闻,指的就是像吴老头子这样,通过鼻子的嗅觉来辨别古墓的土质,获取古墓的地质信息,这要具有丰富经验的掘土夫子才能办到。问,说通俗点就是套近乎,倒斗者通过口才来骗取当地人的信任,不漏破绽地向当地人打听古墓的情况,一般有点经验的倒斗者都会这种手段。而最后一个切,指的是挖掘古墓、盗洞的手段,倒斗界挖墓的技法里,还有专门的一种技术就叫做“切”, 这种切的技术,就是提前精确计算好方位、角度和地形等因素,然后从远处打个盗洞,就能笔直地通到墓主的棺椁停放之处。
  吴老头子蹲下身子,仔细地观察着洛阳铲带出来的那堆泥土,辨别土色和土的味道,良久之后,他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便起身让开,对刘梅姐弟说道:“可以开始挖了。”
  刘梅姐弟急于表现,见吴老头子发话,立刻就摩拳擦掌,开始挖掘。还别说,他们姐弟俩你一铲我一铲,动作不仅迅速,配合得还相当协调,很快,一个大坑就慢慢在他们的铲下形成,旁边挖出来的两堆泥土也渐渐升高,成了两个小小的土丘。
  “嘿,这姐弟俩还真不简单,两人打洞的速度都快赶上一穿山甲了,看来压马乱魁也不是盖的啊。”张继凑到我的身边,惊奇地看着站在坑里疯狂挖地的雌雄双盗,啧啧地赞叹道。
  我微微一笑,带这两人来,图的就是这个。现在挖洞还是小事,到时候碰到墓墙什么的,他们那时才是派上大用场呢。吴老头子这时突然发话:“王子,你去帮我把我的背包拿来,我要抽烟。”
  “是,师傅。”王子恭敬地点头,转身便往吴老头子放背包的地方走去。
  突然,王子停止了所有动作,静静地站在原地。只见他慢慢闭上了眼睛,我们正疑惑地看向他,突然,他一下子回头,指着刘梅姐弟所在的方向,大喊道:“坑里不对劲,好重的尸气!”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正在坑里挖洞的刘梅刘兰两人突然同时惊呼起来:“啊!血,好多血!”
  我吓了一跳,一个纵身,跳到了坑洞边上。此刻的坑洞已经挖得有半人多高了,刘梅姐弟俩站在坑里,但是手里却停止了继续挖掘,边叫喊边迅速往地面上爬。吴老头子也赶到了坑洞边上,我和吴老头子,一个拉着刘梅,一个拉着刘兰,将惊慌失措的二人拽了出来。
  “怎么了?”我眉头微皱,对他们姐弟俩问道。
  “洞里好多血,好多血从地下冒出来!”刘兰对我说道,同时指了指洞里。
  众人闻言,便纷纷朝洞里望去。只见洞底的泥土中,居然慢慢渗出了一股股红得发黑的鲜血!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43:52
  第三回 凶兆
  张继一见这坑底的土地里居然慢慢往外渗着鲜血,当即怪叫一声,往后跳了一大步:“这他娘的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有那么多血啊,难不成这块土地它……它是活的?”
  我见状也是被吓得倒吸一口凉气,倒斗整整十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古墓中的泥土会渗出鲜血的,即使是和血有关的血尸墓,也仅仅是泥土上带有血气,微微泛红而已。难道说这种凶厉至极的三世血尸墓,真的已经活了?会流血?
  “大家不要惊慌,这只是血尸地的血气凝结造成。三尸血尸地比寻常的血尸地凶上万倍,所以具有如此浓重的血气也算是情理之中。”吴老头子见多识广,也只有他一人没有被这坑底的血水惊得变色。
  听吴老头子这么一说,我才恍然大悟。
  “这墓血气那么浓重,里面的血魅岂不是很厉害?我……我们还要进去吗?”王子捂着防毒面具的口,不知道是被尸气呛得难受,还是因为害怕,他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了起来。
  “哼!”吴老头子见王子的那么怂,顿时不满地哼了一声,吓得王子当即就不敢说话了。
  在这里,我有必要介绍一下什么是血气。
  血气又名血尸气,严格来说,血尸气是普通尸气异变而来。
  所谓尸气,顾名思义,是尸体所产生。如果尸体安葬的墓穴能够藏风聚气的话,那么尸体的尸气很快就能被墓穴的生气所化,从而导致尸体很快腐化,成为一具枯骨。如此一来,死者安息,子孙后代也会得到庇佑。但是,假设安葬的位置不对,恶风侵袭,生气降甚的话,那么尸体的尸气就会聚而不散,停留在棺材里。尸体长年受到尸气的滋养,就会僵化而不腐,成为僵尸!
  而血尸气,则是尸气在血尸地这种穴位上经历百年而养成的。假设尸体被安葬的穴位是在生气全无,死气汇聚,微风不起,尘土不扬的地方,那么这块地方就会受到尸体的尸气侵蚀,从而形成泥土泛红的血尸地。形成了血尸地后,尸体的尸气就会开始蔓延,直到笼罩整个穴位。最终被血尸地的恶气侵染,形成血尸气。
  “现在怎么办,继续挖吗?”刘兰姐弟不愧为但气过人的压马乱魁的魁首,立刻就镇定下来,征求吴老头子的意见。
  吴老头子沉吟片刻,随后对众人说道:“只是正常现象,先等等,如果我没猜错,一会坑里的血气散得差不多,那些血水也会退回去的,到时候再继续挖。”
  听了吴老头子的话,众人将信将疑,便都站在坑边等待。果不其然,过了大约五分钟后,坑里的血水开始慢慢减少,似乎是被土地倒吸了回去。
  刘兰姐弟一见坑底血水退去,便不再迟疑,再次跳到了坑里,继续动铲开挖。看着继续从坑里掀出来的泥土,我的心才慢慢放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平常的这个时候,必定会听到张继这家伙的声音,怎么此刻突然那么安静了?
  我偷偷转脸过去,瞄着站在我旁边大约五步远的张继。他背对着我,没有看向坑里,而是微微抬起头来,不知道在瞄什么地方。突然,我的目光落在张继的后背上,他穿着背心,脖子根处的皮肤裸露在外,只见他的脊椎处,一条淡淡的红色线痕若隐若现。我一看之下,顿时大吃一惊,这种症状,可是只有邪气入侵,才会出现的。民间多称背有红线的人为厉鬼缠身,难道这小子真的中邪了?
  难怪从刚才到现在都不见他吭声,我不敢轻举妄动,偷偷用手肘顶了顶吴老头子。吴老头子转过头来,我向吴老头子指了指张继脖子根的后面。吴老头子凝神看去,双眼大张,也是倒吸一口凉气。一边的王子见我们神色异常,正要询问,我立刻就朝他竖起了食指,贴在嘴唇处,示意他噤声。
  吴老头子用眼神示意王子看张继身后的红线,王子一看,顿时反应非常激烈,步子情不自禁地向后一挪。
  “他他……他中邪了?”王子凑到我们耳边,慌忙地低声问道。
  “为师也看不清楚,总之我们先把他按倒,再做计较!”吴老头子低声对王子说着,同时对我们使了使眼色。都是同一条道上的,我们看见他眨眼自然知道他想干什么,立刻会意地点了点头。王子虽然战战兢兢的,但迫于他的师父在场,便也不敢退缩。
  “小逸,你跟他熟,你先上去。”吴老头子拍拍我的肩膀。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8:43:52
  张继此刻还是呆呆地站在原地,我不动声色地朝张继走过去,同时对他说道:“继子,你在看什么呢,该不会是见着花姑娘了吧?”
  “呃……”张继含糊地答应了一声,却没有转过身来。
  “咦,没有花姑娘啊?”我走到他的身边,用手遮挡额头,装作顺着他的目光往前看,同时偷偷注意后面,吴老头子和王子正在轻手轻脚地靠过来。等到吴老头子对我点点头,我立刻身子一矮,同时在张继的前方伸出了一只脚。
  吴老头子和王子两人便也立刻跟着往前一扑,张继被身后的两人一撞,身子便不由自主地往前一冲,正好卡到了我伸出来的腿,“哇”地一声扑倒在地。
  我们三人不敢迟疑,立刻就扑到了他的身上,用力按住他。
  张继疯狂挣扎,大喊大叫:“我靠,老逸你们发什么神经呢?”
  “少废话,老实说,你刚才做了什么?”张继身强体壮,力气奇大,我们三人使出了浑身力气,才勉强按住他。
  “你在说什么呀,快放开我!”张继疑惑地大喊。这个时候,刘全胜也闻声赶了过来。
  “怎么了?怎么回事儿?”刘全胜见我们三人把张继压倒在地,就要过来把我们拉开。
  “别动,我们怀疑他撞邪了,你去看看!”吴老头子整个身子都压在了张继后背。
  刘全胜听吴老头子这么说,也是不敢怠慢,立刻就绕到了张继的面前,蹲下身来仔细观察着他的脸。
  “你他妈才中邪了,我警告你们,快把我放开,不然我不客气了!老逸,你倒是放开我啊。”张继被我缩得最紧,骂完吴老头子后,立刻就瞪着我说道。
  我正要说什么,刘全胜却出声打断了我:“他脸上血气很充足,不像撞邪啊……”
  “就是,如果我撞邪,还能他妈那么正常吗?”张继也不满地接口喊道。
  “那你背后脊椎骨那的红线是怎么回事?”我没有立即放开他,而是问道。
  “那是昨晚睡宾馆那床,竹席子起了一块,给我疙的!”张继摇摇头,一脸无奈神色。
  我闻言,便仔细观察起那条红线,发现果然不像血线,到像是疙上去的。我对吴老头子和王子点了点头,三人这才放开他,把他扶起来。
  “我说你没事疙条红线干嘛啊,我们还以为你中邪了。我说,你平常不都是侧着睡的吗?”我帮张继拍着身上的尘土,摇头苦笑。
  “你以为我想啊,那床那么小,我要不多占点地,半夜还不被你个睡觉不老实的缺德鬼给踢下去啊!他奶奶的,摔死我了。”张继愤愤不平,揉着胸口怒骂。
  众人闻言,随后哄笑起来
  “嘿嘿,失误失误,不好意思啊……”我老脸一红,立即对张继陪笑。
  这场闹剧就在众人的笑骂声中结束,我心思细腻,笑了一阵便对张继问道:“继子,你刚才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喏!”张继顺手一指,指向了山头的顶上:“山顶那破石头歪了!”
  我抬头一看,果然发现,原本那块直立着的鬼石头,此刻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微微向南面倾斜了一个小角度。我正奇怪是怎么回事,身旁却突然听到吴老头子一声惊呼!
  “鬼石南偏,大凶之兆啊!”吴老头子神色惊恐,喃喃说道。
  “凶兆?怎么说?”我还没有见过这等事情,便向吴老头子疑问道。
  吴老头子没有正面回答我,而是念了几句话:“鬼哭坟,狗头岭,大罗神仙绕道走;荒草庙,无头冢,千年粽子起扑人;鬼石头,立山头,凶魅缠体命难留;鬼石头,向南偏,血溅五步死无全!”
  我听了吴老头子的话,才明白了其中厉害。鬼哭坟,狗头岭,荒草庙,无头冢,血尸地,万骨坡,这种地方都是一般盗墓贼不愿涉足的凶险之地,而后面两句:鬼石头,立山头,凶魅缠体命难留;鬼石头,向南偏,血溅五步死无全!则充分表明了如果遇到鬼石头,那么墓地里的尸体就会化成尸魅,而如果鬼石头向南偏,则血溅五步死无全!没想到这三世血尸墓的凶险,居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看来我们这次的倒斗行动,是万万没有想象中的顺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