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13:56
  翻到以前自己写下的一段文字:“曾看过一本书里面说:很多自称侍奉神的人,其实心里毫无信仰.----我想也许是有道理的,如果一个普通人突然具有某种特殊能力,也许并非是他多特别,可能只是神灵大发慈悲愿意帮助或拯救他的灵魂而已。这人要么是神认为还可值得最后拉一把,要么就是无可救药早已被魔鬼青睐,未死已入地狱。"
  可我,不知道自己的情况属于哪一种… 只知道自己这几年已被折磨得精疲力尽,尽可能去维持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精神随时处于紧张状态,搞不好哪天就崩溃了……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13:56
  所以我开始努力探索身边的人们,观察他们,跟他们交谈.我希望能找到和我遇到相同问题的人,至少这能让我在心理上觉得自己是正常的,不是孤独的,还是有人跟我有同样的烦恼.但是,目前为止,在我周围还没有出现真正能够让我觉得是同类的人,摆在我面前两个选择:一是继续寻找;二就是我承认自己精神出状况,主动去精神病医院就医.…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13:56
  以前发生的事情,我会慢慢告诉你们,我需要一边回忆一边码字,因为我讲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所以回忆难免带有情绪,有时候情绪强烈到让我简直写不下去.当知道我的事情,我想你们的反应可能会跟我身边朋友们的反应差不多,一样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是难以相信的…
  而且说来也是怪,这几年除了发现自己糟糕的特殊能力以外,还发现我特爱招惹些莫名其妙的人,老是遭遇些奇葩,状况多了朋友都嘲笑,并给我起了个绰号:奇葩雷达. 我也是醉了……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13:56
  这几年利用工作关系接触不少人,我给这些人分类,希望能够找到我所谓的“同类”,或者是充满智慧的,能真正帮助我解决疑问的人.

  前天,我收到一条陌生人的微信验证,对方要求加为好友.我一看对方讲英文的,头像是个老外.由于我工作的原因,身边有好多外籍同事,来自世界上不同的国家,我迅速在头脑里面扫描一遍人际关系网,嗯,好像不认识这个人呀,于是我回复:”Do I know you,Sir?”他回答:“Yes.”接着我便通过验证(为了方便简称他Mr.P) 我看着这个人的照片,即使他说我认识他,可我还是没有半点印象.Mr.P讲话很直接,开门见山约我见面,我这人是个好奇心重的孩子,答应赴约.当然,为了确保安全,叫上了我的男闺蜜----林儿哥一起,本天生胆大的我,经过这几年的事情,几乎改变成胆小谨慎的女子,不然你看我的名字:小兔.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13:56
  引文 奇葩约
  电梯升到第37层停住,我和林儿哥走出电梯,立刻有高大黑衣人上前引路,行至一黑布幕帘前,黑衣人伸手一掀~顿然我们眼前紫光溢彩,酒绿灯红,金发碧眼的俄罗斯兔女郎,只穿丁字裤的纹身肌肉男,震耳欲聋的电子乐狂轰着舞池里各种肤色的人群粘成一片骚动,感觉他们不像人类,有野兽的气息,…光怪陆离的马戏团,给我错觉以为身在LA夜店.转了一圈没有寻到约我的神秘人… 舞池对面的空间内侧有一道自动暗门,穿过它仿佛穿越了时光,进门后眼前的场景很复古,50年代的低调奢华,背景墙面是整片透明大落地窗,一眼就能望见窗外霓虹闪耀雨夜中的城市,耳边游丝着暧昧的Blues,即刻捕抓到一个眼神,坐在漆黑真皮沙发上正注视着我,抽着烟斗喝着威士忌的神秘人,气质很像电影里的黑帮教父,但他肤色黝黑,着纯白西装,黑白对比鲜明,戴着边框眼镜,头顶黑色大詹边帽,帽子几乎遮住他大半肥脸,这人很打眼.我猜约我的人应该就是这个家伙了.我和林儿哥在吧台找酒保各自倒了杯酒,就直奔他过去.我把自己塞进沙发,缓缓地喝着如血液般暗红色的野格酒,接着他用不急不慢地语调,飘出第一句话:“We speak English or Chinese,you choose one.”我很快就决定:“Ok,we speak Chinese.”他又开始讲中文:“普通话,粤语,闽南语,你选一个.”我:“普通话.”
  这就是开场白…
  之后,就是他说我听,这个外国人的中文流利程度超乎我预料,谈话过程很直接,有不懂的地方我就提问,大概我俩都直性子不喜欢讲废话.虽然我内心仍存在很多疑问,他对我来说依旧神秘,但他的确是向我描述了… …他亲自设计的一个疯狂计划,并且强调我一定要参与,他很自信,同时我也感觉到他有所保留,最后他意味深长地说:“准备好,我们要一起钓大鱼!”我想笑,趁神秘人去搞他的烟斗时,转头小声问坐在我旁边的林儿哥:“这个人是疯子么?他就那么自信我一定会参与他的计划?!… …”林儿哥笑了:“哈哈,真有趣,我喜欢做事有计划的人.”哎,问了也是白问……
  诡异的雨夜,跟“Mafia”的谈话,像拍爱丽丝梦游马戏团,也像拍了一部黑帮谈判的电影,还没回过神…我是经常遇见奇葩,其中有些确实奇葩中的极品奇葩… …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13:56
  第二章 Mr.P是个谜
  与Mr.P见面聊了快1个小时,林儿哥没事做,只能无聊喝酒,回头见林儿哥脸已喝的红彤彤,我担心他要是喝醉不就得变成我来保护他!只好跟Mr.P客套一番结束谈话.回家后我躺下一夜无眠,翻来覆去地思考这个神秘人--Mr.P
  我曾问他为什么要找我来参与计划,他的回答是目前还不能告诉我全部,等我参与进来他会慢慢再告诉我,这个心机婊老外吊足人胃口!准备在中国呆5年后离开,我的理解也就是说这个计划实施过程在5年之内.... 他还说几年前他来到中国这座城市偶然见到我,就是那时侯认识我的.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社交范围广泛,经常跟很多不同类型的人打交道,可能以前我真的见过他,时隔几年早就忘记有这么号人存在,没想到他还把我记得那么清楚,并且还回来找到我谈合作.
  事实上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很奇妙,在如今这样的世界,不同人类种族之间的联系加强,空间距离的限制越来越小……
  我的思维陷入混乱中,根本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这个Mr.P 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他来自哪个国家…他究竟要得到什么…这些问题全部是谜!本来以为见到他就能解决我的好奇心,可是见面后他基本上什么都不告诉我,没想到又是更大的谜……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13:56
  第三章 我的痛苦
  Mr.P说过他会再联系我,这几天他没有动静,我也懒得主动去联系他.虽然我对人的好奇心重,但耐心有限,维持不长.我有把握他会在适当时候出现,通常电影里面神秘人物都是这样……
  今年9月中旬刚把工作辞掉,实在是受够了!我每天宅在家,不想见人,哪里都不想去.精神抑郁焦躁不安,我这几年中出现此状态是常事.导致这种状况的原因-----做噩梦.几乎每晚必做噩梦,后来害怕到不敢睡觉,干瞪着眼熬到天亮,实在太累自然就昏睡过去了,那样的话比较不容易做梦.我常常就是这样子,睡不好的人能不焦躁吗?有人会觉得说,切!做噩梦有什么好怕的.不,那是你们根本不了解我的噩梦有多么可怕!能把我逼到今天这个样子!
  持续好几年几乎天天都在做噩梦,被吓醒已是习惯.噩梦的内容全部是灾难片:各种凶杀、谋杀、追杀、强奸、大楼失火、爆炸、飞机失事、战争… …不止梦到这些可怕的事故,我会清楚的记得那些场景,记得人物的外貌,听到那些人与人之间的对话等,仿佛身临其境.有时醒了还伴随生理上刺激反应,情绪低落又焦躁不安,会反胃恶心想呕吐,全身无力发冷打颤,头昏脑胀,甚至还会心绞痛.明明我自己根本没有生病… …而最让我无法接受,痛苦到要命的是,这些噩梦居然过段时间就成了现实,有些事情就在新闻上面看到.......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13:56
  没人看么?那我还要不要继续,给点信心好不好……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13:56
  有人建议我找高人看看,实在是不敢相信所谓的"社会型高人".不是否定高人的存在,我绝对肯定其存在,就像我毫不怀疑神灵的存在一样,圣人神仙之类的高人岂是凡人轻易说见就见?随便说见就能见到的到底是高人还是高级骗子?!
  不过我曾经还是努力过的,从科学入手.我有个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的大学同学---小乐,他从国内大本毕业后就去美国加州大学攻读博士了,他的专业方向正是音乐治疗心理学,我们国内对这方面的学科几乎未曾涉及,了解的人少之又少.他专门发送给我很多治疗音乐,主要帮助我身心放松,希望提高睡眠质量.同时,他一边根据我的实际情况从心理学领域去寻找解答,希望通过科学来帮助我.结果还真让小乐找到一些很有价值的相关资料,据他说那是一个著名的心理学家研究发表的权威学术报告.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13:56
  我绝对保证我讲述的事情是真实的,也是想了好久才决定写出来,我非常愿意随意的方式讲述,但是,不行!我改用小说的形式来讲述,不是我要写小说,只是因为我后面说到的一些内容可能比较敏感,我不想被邀请喝咖啡,不想被调查....你要是愿意,就当小说看也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