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16:48
  序言
  强盛的大唐,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安史之乱,所有的繁华戛然而止。本书以安史之乱为背景,展开一幅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没有枯燥乏味的练级,只有对天道人性的感悟,传承儒道文化,弘扬国家民族大义。雍丘之战,潼关之战,太原保卫战,睢阳之战等诸多经典战役,都将在书中一一展现。
  精彩尽在后面。


  第一章 仙师公远

  公元747年, 唐玄宗天宝6年,携开元盛世余威,大唐帝国经济空前繁荣,西北对吐蕃,突厥等诸国保持着强大的军事压力,老百姓安居乐业,一片国泰民安。
  农历八月的长安城,秋风初起,街道上人群熙熙融融,一条宽阔的巷子尽头,正是新任陇西节度副使、都知关西兵马使、河源军使哥舒翰的府邸,院子和门口今天张灯结彩,宾客纷至沓来。原来哥舒翰在不久前的苦拔海和吐蕃的一战中身先士卒,击垮三路吐蕃军,取得辉煌胜利,声名大振,被朝廷召请回京述职,玄宗大悦,加封哥舒翰,恰逢哥舒翰55岁寿辰,朝廷恩准在长安做寿。
  此刻哥舒翰站在门口,满脸笑容,招呼着前来祝寿赴宴的各路朝廷大员和亲朋好友,身边站着大儿子哥舒义,眼看该来的都来了,哥舒翰却不断望巷子口张望,一脸期盼,哥舒义好生奇怪,道:“父亲,还有特别重要的贵客吗?”哥舒翰轻叹一声道:“为父的救命恩人!也不知道这位仙师会不会来?自从朝廷恩准在长安过寿辰,为父立刻命人送请柬去青城山,回报出外云游,不知何日归来,本来挺渺茫的,不过仙师神通广大,行事不可以常理衡量,所以为父还是抱着一丝希望。”
  哥舒义更加好奇了,追问道:“父亲能不能说说这位仙师是如何相救父亲之命的?”
  哥舒翰抬眼望了一下巷子口,转头对哥舒义道:“这位仙师姓罗名公远,在青城山浮云观修炼。”顿了一下,思绪飞往了遥远的西北疆场,续道:“几个月前,天气变暖,战事重启,为父带着十几个侍卫绕过吐蕃军队营地,想寻找一条近道插入敌方后面,没想到遇到了吐蕃的巡逻部队,有上百骑,战斗就此开始,我方寡不敌众,边战边退,死伤了好几个,仗着马快,眼看着脱离追兵了,突然从敌方马群中驰出一骑,一个黄衣喇嘛射出一箭,我躲闪不及,正中后背,幸亏距离较远,受伤不重,回营后军医马上拔去箭支,敷上金疮药,一夜无事。第二天起床,伤口竟然愈合了,但是鼓起一个大包,中间红的如同鸡冠,鲜艳欲滴,周边一圈黑的如墨,触之痛彻入骨。”
  哥舒翰再次看一眼巷子口,叹了一口气,道:“当时就知道是毒箭,但是不明白是什么毒,军医试了好几种解毒法,一点用处都没有,眼看着,每天就看着这个脓包不停长大,再过几天就会长满整个背部,到时就是为父毕命之棋,大唐也会在此役战败,吐蕃将重新取得主动权。”
  哥舒义忍不住插嘴:“知道你受伤,吐蕃军为何不乘机进攻?”
  哥舒翰笑道:“再愚蠢的指挥官都知道群龙无首的军队没有战斗力,一来天气尚寒,敌方补养尚未充足,二来他们知道这个毒无药可救,安心等十天后,为父死了再出击,自然可以事半功倍。第八天,病情愈发严重,队伍里人心惶惶,军医束手无策,为父自知命不久矣,召来各级将领,安排退兵事宜。”看着哥舒义紧张的神态,微微一笑,道:“突然亲兵进来禀报,有一道士在营门外求见,自称能够治愈我的毒,当时营帐一片欢腾,大伙蜂拥出去迎接,走到营门口,都傻眼了,心凉了半截,只见一个十五六岁模样的小道士站在那。一名副将迟疑半晌问道:“可以解毒的道长在哪?””
  哥舒义忍不住道:“这是罗仙师的徒弟吧?”
  哥舒翰道:“这就是仙师本人,罗真人修道有成,今年已经130多岁了,但是驻颜不老,面如少年。”哥舒义吃了一惊:“难道世上真有长生不老之人?”
  哥舒翰正式道:“长生不老,为父以前不信,但是自从见过罗真人后,为父信之不疑!”见哥舒义开始思索,续道:“公远仙师念了一句福生无量天尊,然后稽首请众人带他入帐,众人无奈,只能带其进来。仙师进来,为父已经不能抬头招呼,但是看到模样,内心也是无比失望,仙师明白众人的想法,也不说破,走到床榻前,因为疼痛,为父的背上没有被子,裸露在外,罗先师看了一眼道:“阴阳蜈蚣散,幸亏贫道来的及时,再晚2天就没救了。”军医在旁问道:“请教道长,何谓阴阳蜈蚣散?”罗先师指着脓疮道:“中间红肿发烫,周边发黑阴冷,此毒皆有阴阳之毒,去阳毒则阴毒发作,除阴毒则阳毒爆发,都会加速中毒者死亡,西域白驼山有个欧阳家族,善于饲养毒物,他们在雪山之阴掘地抓捕一尺以上的蜈蚣,取其毒液浸泡箭头制成,蜈蚣本身为阳,感受雪山的阴寒,遂成阴阳皆备的剧毒,此箭上毒液必定是吐蕃从白驼山购得。”众人骇然。军医急问:“道长,现在怎么办可以尽快让哥舒将军恢复健康?””
  哥舒义也急着问道:“毒药如此厉害,罗先师怎么解除?”哥舒翰笑道:“法子很简单,让卫兵把为父放在担架上抬到营地外小溪边的一颗柳树附近,背对着树闭目,在灵台穴贴上一张符,然后仙师掏出朱砂笔,在脓疮上画画写写,口中念念有词,最后在中间一点,道一声好了,我感到脓疮中间一阵清亮,周边则是一阵发热,身上突然一轻,反手一摸,脓疮居然无影无踪了,围观的将士一阵惊叹。”
  哥舒义急问:“脓疮哪去了?”哥舒翰哈哈一笑,道:“罗先师指着柳树的树干,原来平直的树干莫名其妙凸起了一块,形状和我身上的脓疮一模一样,也是中间泛红,周边发黑,原来病根被转移到了柳树上,仙师言到,这就是黄帝内经所说的移精换气,古老相传,并嘱咐将士们要善待此树,有时间多施肥浇水。”哥舒义惊骇无比。
2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16:48
  呼龙现身

  哥舒翰继续道:“回到营帐,仙师开了几剂药,吃完我就完全康复,没有收受任何财物飘然而去,原来真人云游到西域,本想暗中帮助戍边将士做点事,正好遇到为父中了毒箭,营中有将士是川蜀弟子,平素听说过仙师的事迹,才知道仙师已经130多岁了。后来为父命全军假装紧张后撤,暗中派遣一只骑兵迂回到吐蕃军后面,十天后吐蕃军果然大举进攻,我军且战且退,退出60里后,突然回军掩杀,为父一马当先,吐蕃军看到我没死,惊慌失措,纷纷后逃,预先迂回的骑兵截住敌军归路,大败吐蕃,从此战局彻底扭转,为父也能回到京城向天子述职。”
  哥舒义听得悠然神往,道:“何时能够见到仙师老人家一面?也就不枉此生了。”哥舒翰笑道:“傻孩子,仙师世外高人,神龙见首不见尾,为父能够见上一面,受仙师恩情,已经是最大的福分了,不要再指望仙师光临了,进去吧。”
  哥舒义恋恋不舍的往外望了一眼,瞥眼间看到巷子口进来三人,前面一人衣衫飘飘,走路犹如行云流水,脚不点地,后面2个衙役打扮的公人快步小跑,满头大汗跟在后面,赶紧叫住已经进门的哥舒翰,哥舒翰回头一看,不由得大喜,快步迎上去,一揖到地:“末将哥舒翰拜见仙师!”
  来者正是大唐有名的神仙,青城道士罗公远,看到哥舒翰,罗公远打个稽首,笑道:“福生无量天尊,将军身体安康,英风胜昔,可喜可贺!”哥舒翰有点惶恐,道:“末将之命全赖罗仙师相救,那天尚未答谢,仙师已经远去,没想到今天又能见到仙师,末将万分荣幸。”罗公远一笑,道:“将军戍边辛苦,保护大唐边境安宁,老百姓安居乐业,正是吾辈追求的大道所在,贫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寒暄中,两人步入庭院,俩衙役也跟着进来,兀自喘气,哥舒翰内心讶异,问道:“罗仙师,这两位何人?”罗公远笑道:“鄂州府公人,押解贫道来京。”哥舒翰知道是说笑,但也不好细问,只能让人招呼两人入内奉茶。
  原来罗公远自西域回中原后,四处游历名山大川,寻访师友,印证大道,这一日来到鄂州,恰逢刺史举行春祭,完毕后刺史设宴招待参与祭祀仪式的道士和募捐的乡绅士豪,全郡老百姓都来观看。罗公远也随着人群进城,城门口围着一群人,中间有个人一丈多高,一身白衣,还带着个稀奇古怪的高帽子,更显得鹤立鸡群,长相也迥异他人,颊下几根细麻绳粗的金色胡须,守门人认为他挺怪,盘问其来历,怪人不服,坚持要进城,却说不出来历,正在和守门人争辩。
  罗公远一眼就看出那高个子底细,上前呵斥:“为何离开你住处,来惊吓大伙,人间的热闹轮不到你来看,速速回去!”那怪人听了此话,看了一眼罗公远,二话不说,拨开人群,一溜烟跑了,人群哄堂大笑,以为是个白痴。
  内有一个年老守门人,经历的事多,觉得这个小童和怪人不简单,便揪住罗公远不放,要到刺史那里把刚才的事解释清楚,罗公远只能苦笑,任其拉到刺史府。刺史听了报告,十分好奇,便问罗公远来历,
  罗公远只能回答:“贫道姓罗,名公远,自小喜欢道术,遍访蜀地名山,拜师学艺,刚才来到贵地,发现守江的白龙幻化人形,前来看热闹,贫道生怕他一时忘形,显露原形惊吓百姓,把他赶回去了。”
  刺史不信,士绅和围观百姓更是认为这小童在骗人,可罗公远说的煞有介事,刺史也变得将信将疑,对罗公远说:“你这道童,本官可以相信你,但是这么多人都认为你在妖言惑众,你得想个办法让大伙看到那条龙的原形。”
  罗公远无奈之下,只能答应在后天让白龙现形。接下去2天,罗公远被安置在刺史府,好吃好喝招待,但是有2衙役寸步不离守着,生怕这“妖道”偷偷跑了,被刺史怪罪,好在这个“妖道”挺老实,也没有逃跑企图。
  第三天一早,罗公远被刺史催着到了江堤边,全城百姓都知道了这个事,江堤上人山人海,众说纷纭,一人道这个小妖道等会唤不出龙,会被刺史杖责,另一人说道士虽然年幼,看上去仙风道骨,说不定有点本事,再有一人三天前在城门口见过怪人,更是说的吐沫横飞,还有好赌之人设下赌局,真是看热闹不怕事大。
  罗公远离开刺史一行人,在距离江一丈远的地方挖个了一尺深的小坑,再命衙役掘一条小沟,把江水引入坑中,掏出一张符,甩手就燃,符灰掉在坑里,很快,江面突起大风,波浪翻滚着涌向岸边,一条五六寸长的白鱼顺着波浪游进小坑,在里面不断翻滚跳跃,鱼身也越来越大,白鱼吐出一条线一样的青烟,直上半天,一会儿时间,黑气满天,对面都瞧不见,人群一片惊骇,罗公远喊道:“大伙赶紧找个躲雨地方!”话音刚落,雷电大作,暴雨如注,人群四散奔走,个个淋了个落汤鸡,刺史一行人坐在岸边亭子里,才没淋到。
  暴雨来得快也去得快,刹那间又是晴空万里,坑里的白鱼已经不见,有人高喊:“龙!”只见江心出现一条白龙,在水面游动,身长20余丈,一会儿游龙昂起头,直上天际,在云间游动,尾巴在江水里摆动,岸边所有人全部跪下磕头,刺史也在亭子里跪拜。
  在众人的簇拥下,罗公远回到刺史府,刺史恭恭敬敬请罗公远上座,口称仙师,强烈挽留多住几天。
3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16:48
  本书已经写了快20万字,希望书友们多多推荐
4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16:48
  哥舒寿宴

  自李渊建立大唐,李氏就以老子为祖,崇尚道教,虽有则天女皇贬抑李氏,推崇佛教,但是唐玄宗继位后,道教更是一派兴隆,玄宗本人也经道教一代宗师司马承祯受箓,成为货真价实的道士皇帝,特别喜欢方术,张果,叶法善更是时常蒙玄宗召见,出入宫闱。
  刺史见了罗公远呼龙神通,马上想到把此神仙向圣上举荐,岂不是大功一件?盛情款留了几天,修书一封,详细叙述了罗公远呼龙现形的神通,并派了2个公差,一路保护罗公远去长安。
  罗公远推辞不得,也有心见一下玄宗,于是就随着公差上路,路上忽然心中一动,低头掐算,知道哥舒翰派人上青城山送请柬的事,紧赶慢行,恰于哥舒翰寿辰当然赶到长安,也无需打听地址,直接赶往哥舒翰府上。
  哥舒翰长期驻扎在和吐蕃作战的西北边陲,从军前因为父亲去世,按照习俗,在长安居住了3年,期间每天喝酒赌博,无所事事,被人瞧不起,直到40岁了,才幡然醒悟,投军去了王忠嗣账下,因作战勇敢,带兵有方,收到赏识而步步高升。
  这次回京述职过寿,因为少在京中,交好的朝廷大员不多,而且和当朝宰相李林甫不对付,所以只邀请了一些亲朋好友,军队中的同僚,但是哥舒翰这次高升,还是引来了不少渴望结交的大员,不请自到,纷纷携带重礼上门讨杯酒喝,其中有一人,乃新晋国舅杨国忠,他和哥舒翰本来交好,同样和口蜜腹剑的李林甫结怨。

  哥舒府不大,客人来的又多,挤得满满当当,正房厢房都摆满了酒席,只可怜跟着罗公远来的那两公差,只能和马夫挤在一起吃喝。
  除了老寿星哥舒翰居首席,坐在最上面的就是罗公远,这些大员看着一小道童大大咧咧坐在上首,哥舒翰又对其恭敬有加,虽然奇怪,但是都觉得这个道童恐怕来历不凡。
  杨国忠坐在罗公远下手,忍不住问道:“这位小道长在哪座仙山修道?”罗公远尚未回答,哥舒翰赶紧介绍:”这位是青城山的罗公远仙师,在下的救命恩人,皇上圣明,才会有仙人出世,此乃大唐之福!”
  听了哥舒翰介绍,众人才明白事因,但是罗公远大多数时间在蜀地云游,名气远远不如经常出入朝堂的张果和叶法善,大伙并没有太重视,都以为哥舒翰是因为救命之恩才邀请罗公远。
  酒过三巡,宾主言欢,众人纷纷向哥舒翰和罗公远敬酒,哥舒翰满脸通红,明显不胜酒力,罗公远则是来者不拒,几十杯酒下去,面不改色,依旧谈笑风生,众人暗暗称奇,都觉得这道童不能小觑,杨国忠道:“罗仙师,今日哥舒将军寿宴,能否显露一下神通,增加一点喜庆,也让吾辈凡夫开开眼界?”
  罗公远微微一笑,道:“将军府的大厨厨艺了得,烹制的几味菜甚合贫道口味,奈何长安离海甚远,不能有新鲜海鲜可吃,贫道不才,愿为将军和诸位取之一二,以增桌上美味。”言毕伸手凌空抓了几把。
  突然间外面天井中一阵噼里啪啦声响,似有物体从天而降,外面忙碌的仆人一阵惊呼:“哪里来的这么多鱼!”“天上掉下鱼了!”“还在动呢!”心急之人纷纷跑到外面,杨国忠也跟着出去,只有罗公远端坐不动,举杯饮酒。
  只见天井里散落着上百条各种各样的海鱼,有2尺长的带鱼,一尺长的黄鱼,在地上蠕动的八爪鱼,众人欢声雷动,吩咐下人拿去给厨师烹调,因为听到了杨国忠和罗公远的对话,都知道是这位不起眼的小道童显示的神通,并非见鬼,回头瞧向罗公远的眼色充满了崇敬。杨国忠站起来深深一揖,道:“罗仙师神技,国忠大开眼界,明日定当秉明天子,大唐又得一神仙,幸甚!”
  三天后,唐玄宗早朝,文武百官山呼万岁,站立两旁,宰相李林甫出列道:“启禀陛下,鄂州刺史有书呈上,叙述了不久前发生在鄂州的一件奇事,并推举一位奇人。”玄宗很感兴趣道:“把书信呈上来,让朕一阅!”粗粗看完,喜道:“这位仙人现在何处?快宣觐见。”
  国舅杨国忠站出来道:“启禀陛下,罗仙师现在哥舒翰将军府上,臣三天前与之同桌共饮,仙师当时取来活海鱼无数,让臣等大开眼界!”把罗公远取鱼的事细说一遍,满朝文武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这时哥舒翰言到:“陛下,罗仙师乃末将救命恩人。”又把罗公远解毒的事细述一遍,玄宗更加感兴趣了,道:“朕已有张果,叶法善两位仙人,还有金刚智大师,今日又有罗公远仙师,实为大唐之福,就请哥舒将军和国忠爱卿带着朕口谕宣召罗仙师。”
  不一会,罗公远进殿,道教规定道士不得骑马乘轿,但是罗公远走路毫不费力,不起微尘,哥舒翰和杨国忠骑马都赶得气喘吁吁。
  罗公远见到玄宗,打个稽首,道:“福生无量天尊,陛下圣安!”玄宗大喜道:“罗仙师仙法玄妙,乃我大唐之栋梁,望不吝赐教,喻朕治国方略。”命左右搬来绣墩请罗公远坐下。
5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16:48
  码子辛苦,书友们的支持就是对作者的鼓励
6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16:48
  天子之道

  罗公远也不推辞,坐下道:“陛下英明神武,体恤民情,今日我大唐老百姓安居乐业,四夷宾服,边关将士英勇善战,正合我太上道祖的无为大道,乃万民之福!”李唐一直以老子正统后人自居,听罗公远这样说,玄宗更加高兴,乘机又请教了几个问题,罗公远对答如流,无不称旨。玄宗确实是个英明的皇帝,虽然后期贪恋杨贵妃美色,生活奢靡,但开元盛世开创了一个时代,今天遇到罗公远,这个道士皇帝比捡到宝还高兴,马上在宫里打扫出一个院落,专门请罗公远居住,也方便随时请教。
  当时张果和叶法善成名已久,为玄宗所尊崇,时常出入皇宫,而罗公远以前多在川蜀,三人并不相识。
  这一天玄宗和张果,叶法善下棋,突然问起:“两位真人,可认识罗公远?”张果和叶法善对视一眼,摇头道:“世上高人数不胜数,多半隐居在名山大川,我俩人孤陋寡闻,不识此人!”玄宗便把罗公远鄂州呼龙现形的事迹简单说了一遍,张叶两人不信,玄宗看出两人的怀疑之心,存了让三人比试的想法,边叫高力士宣召罗公远。
  不一会罗公远到来,打个稽首,念一声道号:“福生无量天尊!陛下宣召贫道所为何事?”玄宗指着张果叶法善,道:“张果和叶法善两位真人欲结识罗仙师。”罗公远转身向张叶两人打个稽首:“久仰两位真人大名,今有缘相见,幸何如之?”
  张叶两人见罗公远只是一个道童,不由得相视大笑:“小小村童,怎么可能知道龙的事?”两人伸手各抓一把棋子,问罗公远:“我俩手里抓的是何物?”罗公远嘻嘻一笑,道:“两位真人空手来骗贫道,贫道可不上当。”张叶两人暗笑,越发认为罗公远是个欺世盗名之徒,把手摊开,大惊失色,手里空空如也,20多枚棋子不翼而飞,对面罗公远伸出手掌,棋子好端端都在,玄宗看的有趣,哈哈大笑,张叶两人一脸尴尬。
  自此以后,玄宗让罗公远和张果叶法善平起平坐,言必称罗仙师,地位隐然超出另两人。
  剑南一地有一种果子,名叫“日熟子”,酸甜可口,宫中嫔妃都喜欢,但是这种果子熟了当头就得采摘吃掉,否则第二天就腐烂不能吃,产地距离长安400里,快马接力也来不及送到,张果和叶法善知道此事后,施展法术运取,但是只能运到离长安100里的地方,再由地方官吏派遣快马送进宫,一过正午,果子必定送到。
  这一日,天气寒冷,日熟子直到天黑都没送到,心急的嫔妃派宫女问了几次,张叶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当时天气寒冷,两人和罗公远一起围坐在火炉边,瞥眼见到罗公远嘴角带笑,心里一转念,知道罗公远在暗中捣鬼。罗公远见两人着急,大笑一声,伸出把火炉中竖立的拨火钳拔起来了,道:“两位莫急,日熟子马上送到!”
  过不久,太监来报,日熟子已经到了宫门口,叶法善马上出去问使者为何今天来迟这么久,使者回答:“回真人,将到城门3里地时,突然烟火冲天,周边并无可燃之物,混不知火从何来,直到前不久才熄灭,道路两旁却无灰烬,好生怪异。”叶法善这才明白罗公远刚才拔起火钳的意思,越发钦佩罗公远,自认不如。
  此时佛教在民间非常盛行,特别是女皇则天刻意弘扬之后,隐隐然有凌驾于道教的趋势,西域外来的传教和尚也不少,尤其是金刚智,法术高强,属于密宗一派,玄宗以前宠爱的武惠妃笃信佛教,金刚智也经常被召请进宫讲道。这天玄宗闲来无事,命高力士召请金刚智和张果,叶法善,罗公远一起闲聊,三个人都到了,唯独罗公远迟迟未至,玄宗纳闷,罗公远本来就住在宫中,走过来几分钟的事,为何比住在宫外寺院内的金刚智还来的迟?派高力士再去催,回报已经走了好久,早该到了,路上也没遇见罗公远,出家人也不可能有琐事耽搁。
  众人站起身往窗外望去,希望看到罗公远轻步走来的身影,路上除了宫女太监,哪有罗公远!众人无奈坐下,转头间赫然发现罗公远坐在边上,大惊之下,玄宗问道:“罗仙师何时进来,朕和几位法师等待已久,却不知道仙师在座!”罗公远哈哈一笑,道:“皇上派高力士召请,贫道跟着就来了,只不过施展了一小小障眼法,诸位没有见到贫道,得罪莫怪!”说完稽首为礼。
  除了玄宗,余人都是法力高强之辈,都被罗公远镇住了,这岂是小小的障眼法,这是隐身术,没有一定造诣和对法术的领悟,根本做不到,不由得钦佩不已。其中最为高兴的是玄宗,首先想的就是要学会这隐身术,今后可以随意到各位嫔妃处而不被发现,外出私访也可以不受拘束,无需前呼后拥一大帮人,搞的人所皆知。
  第二天,玄宗迫不及待召请罗公远,开门见山请求传授这隐身术,罗公远回答:“陛下金书玉格已经记录在九清,您是真人下凡,您的职责是保国安民,应该学的是尧舜禹他的无为而治,继承汉文帝汉景帝的俭朴节约,不骑名马,不带宝剑,以万民福祉为重,这种循蹈小术杂耍,不应该是陛下这样的明君所学的。”玄宗笑道:“罗仙师差矣,朕学会此术,可以更加自如的体察民情,而无需劳动大批侍卫负责朕的安全,还请罗仙师不吝传授。”
  罗公远无奈,只能恐吓玄宗:“陛下如果学会了贫道的小术,必定会揣着玉玺进入寻常百姓家,困在平常人的衣服中,最终失去帝皇之位。”玄宗闻言大怒:“好一个妖道,你不教朕就算了,为何诅咒朕?”罗公远一想,玄宗近来沉迷杨贵妃美色,奢靡之风渐起,何不再骂几句,说不定可以警醒,于是继续数落玄宗的种种不是。
  玄宗恼羞成怒,下令侍卫抓住罗公远,几个侍卫身手矫捷,一起向罗公远抓去,罗公远一闪,到了一根殿柱里面,探出头继续数落玄宗,玄宗更怒,下令用刀斧砸破柱子,罗公远一闪间换了一根柱子,等到所有的主子都被砍破,罗公远跑到了柱脚石里面,等到把柱脚石打破成十几块,却发现每一块都有罗公远的形迹,此时玄宗怒气渐消,知道奈何不了罗公远,只能道歉。
  长笑声中,十几块石头中的罗公远合而为一,罗公远毫发无损,站在玄宗面前。
7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16:48
  这世界流行标题党,只要标题够唬人,看得人就多
8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16:48
  接上面一章 天子之道
  玄宗知道强求不成,改变策略,每天软言相求,罗公远不胜其烦,只能答应传授,玄宗大喜。
  罗公远正式对玄宗言到:“司马真人曾经给陛下受箓,天庭上有了陛下的名号,有经过香火祭炼的法印,可以自己画符,贴在灵台之上,可以隐去自己形迹,但是陛下嫔妃数量太多,平时不注意保养精气,画出的符恐怕不能达到完全隐身的效果。”
  玄宗笑道:“但求仙师不吝赐教,学多学少,绝不怪罪仙师。”罗公远不再多言,当下就把隐身符的画法教给了玄宗,玄宗依样画瓢,盖上自己受箓后从未使用的法印,贴在灵台穴,果然效验非凡,马上隐去了玄宗头脸和躯干,但是四肢和衣冠都没有隐去,高力士和边上人不由得笑出声,玄宗瞧着自己也好笑,只能再次请教,罗公远也不禁莞尔,道:“陛下初次使用,已经能够达到这个程度,已属不易,今后多多练习,自然熟能生巧,召唤更多先天之气,效果将越来越好,至于能不能完全隐藏,还得看造化如何。”
  天下升平,玄宗无需为国事操劳,闲暇时就不断画符练习,但是总不能完全隐藏,每次隐身后出入嫔妃宫苑,想给嫔妃们惊喜,却总被发现皇帝驾到,因为总会有一片衣角飘飘荡荡进门,宫女太监一眼看到就知道是皇上,玄宗无奈,再次请教罗公远,罗公远只推说功夫不到,多练习。
  罗公远在宫中一住半年多了,除了自己打坐修炼,闲暇就和玄宗闲谈,纵论治国之策,都能博得玄宗赞赏采纳,赏赐无数,罗公远让人把赏赐的财物送往青城山浮云观,作为观中道士生活所需。
  十多年前,罗公远已经修道圆满,得天庭召唤,可以征得地仙之位,但是并没有上天任职,依旧在凡间修炼,以求更进一步,征得天仙之位,此时道行大臻圆满,心知天庭的召唤几年后就会再次到来,这次不可能再次推脱了,想起一身道法没有传入,突起收徒之念,于是向玄宗告辞。
  玄宗极其不舍,道:“罗仙师为何匆匆告别?宫中衣食无忧,可以静心修道,朕有事也好随时请教仙师,今日一别,何日再见仙颜?”罗公远笑道:“贫道乃山野之人,和陛下一聚数月,也是福缘不浅,今大唐国泰民安,望陛下遵循圣人无为之道,为民造福。”玄宗问道:“仙师将往何处?还望告知,有事也好派人求教。”罗公远道:“贫道幼时四处求道,拜入青城浮云观年份并不久,这次将回观中长居,和陛下终有再见之日!”
9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16:48
  @啥事都得想开点 2017-07-30 15:07:53
  继续啊!感觉还不错呢!楼主加油!
  -----------------------------
  感谢支持,这是一部慢热的书,我将努力写出一部真正的经典
10楼    做记号   更新时间:2017-11-18 19:16:48
  今天更新少了点,恰好是章节的结束,请谅解